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07:41:26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鬼者天賦
  4. 第四章樓頂上的天使1

第四章樓頂上的天使1

更新于:2018-03-16 07:43:42 字數:2811

  第四章樓頂上的天使1

  回到羅曼房子里,天賦一屁股坐在了他昨晚上坐了一夜的沙發上。羅曼也沒有說什么,換了套居家的衣服,把剛剛從超市里買回來的食物,拿到了廚房里,哼著歌,指揮起了廚房里的鍋碗瓢盆來。

  天賦想著今天在羅曼那家奶茶店看到的那個坐在角落里的男子。很顯然,天賦對這個男人起了興趣,而似乎那個男子也對天賦一臉看不起,看來今晚是要有事發生了。

  羅曼把一份份菜端上了桌,對還坐在沙發上的天賦喊到:“鴻鵠,過來吃飯。”

  天賦回過神來,聽明白羅曼的喊話的內容之后,看著窗外對羅曼說道:“不用了,我不餓,你自己吃吧。”

  羅曼瞬間不開心了,走過去從沙發后面,彎著腰抱著天賦的頭臉貼了上去,說道:“你不吃,我也不吃。”

  天賦轉動了一下頭,看到羅曼扁著嘴,一副‘你看著辦’的樣子,天賦也是笑了。

  “笑什么笑,有那么好笑嗎!不過你笑起來還是那么好看。”羅曼看著天賦笑起來的樣子,假裝生氣地說道后,又補充了一句。

  天賦不知道羅曼為什么執意讓自己上桌,但天賦自己現在沒有得選,那怕他從來沒有吃過人間界的飯菜,看來來自羅曼的這頓飯是逃不掉了。

  天賦站了起來,羅曼也隨之松開了手,直起了腰。來到桌子前的天賦已經看到羅曼替自己拉來了椅子,天賦沒有去坐,反而自己拉開了另一把椅子。惹得羅曼走了過來,把天賦擠開,坐在了天賦拉開的椅子上,并對天賦說道:“我喜歡做這里。”

  天賦沒有說什么,直直走到了剛剛羅曼拉開的椅子坐了下來。羅曼看著天賦還是那身黑色的西服,黑著眼圈,那黑色的胡子也是彎彎翹起集于一點。沒有叫他換掉,但還是拿出了剛剛從超市里買回來的圍脖餐布,走過去,看到天賦剛坐下的屁股又要起來,羅曼上前一步把天賦按在了椅子上,說道:“坐好,這次只是給你系點東西,免得弄臟了衣服。”說著就把手里的圍脖餐布,好好地圍在了天賦的胸前。羅曼干完這個,拍拍手,似乎對自己的‘杰作’很滿意,心情不錯地回到了自己剛剛奪過來的位置上。

  桌子上的飯已經盛好,羅曼率先拿起了筷子,示意了下,把桌子上的某一樣菜夾給了天賦。這些都是憑著以前鴻姨告訴自己的做的,也不知道做得好與壞。

  天賦拿起筷子,有股熟悉的感覺,不過那手還是有點不習慣,可能從沒有拿過吧。天賦夾起那羅曼夾給他的菜,輕輕咬了一口,沒有味道,也是,身為地府的來者,怎么可能吃得出人間界食物的味道。

  天賦放下了筷子,但看到羅曼眼中的一抹失望,一瞬間又拿起了筷子給羅曼夾了一份菜,天賦似乎想到了人間界吃個飯還有這個規矩,并說了句:“女人,這菜不錯,我很喜歡。”

  羅曼看著天賦裝模作樣的樣子,把剛剛吃進嘴巴的米飯給吐了出來,吐到了天賦的臉上。更是大笑起來。

  笑過之后才抽出桌子上的紙,站起來給天賦擦了擦,坐回去揮了揮拳頭說道:“好吃,你就多吃點,趕緊吃,有剩的,小心我的拳頭。”說完也重新吃起飯。

  天賦看著這眼前的食物,還是重新夾起一口,放到了嘴里,有股熟悉的味道,真是奇了怪了,剛剛還沒有味道,現在怎么又有了呢?天賦一口接著一口快速地吃了起來,只是天賦沒有注意自己的胸前的紋身動了動。看在羅曼的眼里是那么的欣慰和滿足。急忙送上了水,說道:“沒有人更你搶,慢點吃,別噎著了。”

  兩個人簡簡單單吃了頓飯,羅曼收拾了碗筷盤子,在廚房里洗了起來,那怕今天的碗筷盤子是平時的3倍,但羅曼發現,洗碗也不是那么累嘛。

  而吃完飯的天賦走出到房子的陽臺。羅曼租住的樓層,還真是有點高,在五樓層,離地面有20米左右吧。天賦估計著自己能不能十秒鐘到地面時,眼睛的瞳孔一陣放大,這是一個危險的信號,看來該來的還是來了,天賦的嘴角露出了那牙齒,似乎那牙齒長長一般,如同來那鯊魚的鋸齒般。

  畢竟那圣杯的下落不明,天賦這段時間得搞清楚現在人間界的一些情況,雖然時間已經不多了,但來的好不如來的巧。畢竟在10年前,善鬼道與惡鬼道一戰中,善鬼道敗得很慘,組織總部,早已經被咦為平地。而此次偷偷過來的天賦不過是一個復仇者罷了。而現在的他所要做的就是盡快找到圣杯來打通地府與人間界的通道,不然他又怎么對得起他善鬼道鬼族一級軍士長的榮耀,但尖牙老頭卻似乎有另一種打算,而天賦的打算就隨著尖牙老頭的打算好了,從自己有記憶來,尖牙老頭在訓練自己上是狠了點,但從沒有害過自己,這就夠了,十年的信任可不是一天建立的,而自己似乎沒有得選。

  似乎感覺到了什么的天賦除露出獠牙之外,還一躍就站到了陽臺欄桿上。如同一陣風猛烈襲過一般,天賦的眼前看到了一個影子一掠而過,似乎一切都發生得太快,快到天賦都沒有看清那影子的模樣。天賦握了握手里剛剛如同撕紙一般撕下來的鐵片,瞬間就化成了粉,縱身一躍就如同燕子一般,踏著樓的外墻壁,一個快步,來到了樓頂,追那影子而去。天賦看著那個十幾米遠漂浮著的半夜來客,一臉平靜地說道:“沒有想到,是你。羅曼的奶茶店里的那個金色頭發的帥氣男。”似乎這在天賦的意料之中。

  “鴻鵠嗎?還是這只是個假的名字?來自地府的不善之客。”對面的金色頭發帥氣男子煽動著背后光芒無限的翅膀說道。

  天賦在樓頂上走動了兩步說道:“沒有想到,本鬼已經降臨在這個人間界,就遇到了一直想見,但卻沒有見過的天使,你們的翅膀本鬼真想拿一對回去研究研究。”

  “那就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剛剛那一下沒有干掉你,甚是遺憾,不過那只是試探而已,真的干掉了,就沒有趣了。不過接下來的你沒有那么幸運了。”金色頭發帥氣男子把手中的鐵劍往地上一扔,從那對散發著光芒的翅膀中間抽出了一把同樣是發出奪目光彩的劍來。

  “本鬼一向不喜歡別人說本鬼幸運,因為本鬼的實力可以駕馭一切幸運!復原!”

  天賦說出‘復原’兩個字之時,手指并攏一甩,手掌中的五指長指甲如同雨后的春筍一般,長出了一米,在月光的照耀下,閃爍著鋒利的寒光。天賦一個伏沖,來到金色頭發帥氣男子面前,揚起手中的一米長的指甲刺向金色頭發帥氣男子。

  金色頭發帥氣男子看著眼前的天賦,沒有后退,用手中的奪目之劍一橫,擋開了天賦的進攻。天賦一個轉身,另一只手指上的指甲利劍又一次襲擊金色頭發帥氣男子,但都被金色頭發帥氣男子擋了下來。

  “不虧是來自地府的鬼族,但是,今天的你是沒有勝利的機會的,因為你的對手是本準大天使!”金色頭發帥氣男子,另一只手從后背又抽出了一把奪目之劍,左右開弓一般,猛烈地刺向天賦。天賦被金色頭發帥氣男子一橫,整個人被打到天空之上,向后倒退而去。落地之后還滑行了一段距離。

  看著滑行出去的天賦,金色頭發帥氣男子有點得意,卻沒有看到,在他還沒有反應過來之時,一道寒光已經殺到了他的胸前。金色頭發帥氣男子一仰身,想躲過天賦的攻擊,但天賦揚起腳就給了金色頭發帥氣男子重重的一腳。把那金色頭發帥氣男子踢出了十米之外,這一腳把那金色頭發帥氣男子的光之翅膀踢了個粉碎。天賦又是一個快速近身,金色頭發帥氣男子看著那到了自己脖子前的利劍般的指甲,顧不上狼狽,想向后退去,卻發現還是遲了。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