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08:14:52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永夜的挽歌
  4. 001泰坦?誓言之劍?法師

001泰坦?誓言之劍?法師

更新于:2018-03-17 14:57:12 字數:4703

  001泰坦·誓言之劍·法師前言:漆黑的夜路,古樸的青石板,兩旁的青銅路燈如同星火一般,暗,卻不可缺失,指引著未知的前方。我輕輕的挽著妻子的手,走向我們提前訂的旅館。“這個旅館真的好奇特啊!”妻子的話中充滿了驚奇與高興。這讓我心中暗暗竊喜。“當然了,我找的可是最好的旅館了,既然出國玩,當然要好好的享受了。”其實我自己也沒有想到這間旅館有這么美麗,之前也只是在圖冊上大略的看過。純樸的一座歐式建筑,中世紀歐洲城堡的樣式,幽暗的氣氛被哥特式的建筑烘托到了無以附加的極致,大門前幽暗的燭火不斷地搖曳著,我的腦海中不斷出現吸血鬼的想法。我暗自笑自己的想象力。在旅店人員的指引下我和妻子走進了這座美麗的城堡旅館。大廳里,我看到了如同盧浮宮一般的華麗裝飾,明亮的水晶吊燈映照著四周已經暗淡的壁畫。天花板,墻壁,包括那地上都是絢麗的中世紀文藝復興時期風格的遺跡。這家旅館真的是花了大代價裝修,這錢花的真是不虧。“老公,這些畫畫的是什么啊?我怎么看不懂!”妻子的話讓我從自己的想象世界中醒了過來。我細細的看了一下壁畫。“這些壁畫是記錄了圣經中大災難的故事,上帝用洪水懲罰了失去信仰的人類,只有一些生命在希望指引下存活了下來。”我順手給她指去。“老公,你懂的真多!”妻子高興的依偎在我的身旁。我開心笑了起來,被妻子稱贊那可是無比的榮耀。“這種壁畫最出名的應當是出自米開朗琪羅之手的,它,它是在梵蒂岡?還是在盧浮宮來著?”“是在梵蒂岡的圣彼得大教堂,先生。”一旁的旅館引導者面無表情的說道。我尷尬的點了一下頭。“對,我剛想說呢!是圣彼得大教堂,我下次領著你去看看。”同時我鄙視的打量著走在前面的引導服務生。英式的管家裝扮,白色的花口襯衣,暗黑色的領結系在領口,在燈光的照耀下,反射著誘惑的光芒,黑色的長褲,讓他看起來略微有些瘦弱,他不緊不慢走在我們的前面。“這衣服一定很貴!”我小聲說道。可是妻子光顧著欣賞壁畫,沒有聽見我的話,看著妻子洋溢著的笑臉,我就沒有在說出什么,順手掏出了五百美元,遞給了他。他轉過身,一只手背在后面,一只手恭敬的接過錢,三十度的彎腰表示謝意。我們在他的指引下走上了白色大理石的盤旋樓梯,來到了城堡的第二層。這一層就不再像大廳一樣明亮,長長地走廊只有暗淡的燭火照著亮,走廊中充斥著淡淡的說不出的幽香。剛從明亮的地方來到這里,我的眼睛有些不適應,不過妻子在身旁,就沒有表現出來。“這座城堡是什么時候建成的?”我試圖用對話來分散不適應的尷尬。“先生,這個沒有人知道,我的老板的祖父買下了這個古老的城堡,所以它留在這里,就如它本身一般。”服務生笑著說道。“那你們老板以前一定是顯赫的貴族,否則怎么會有這么多錢裝飾大廳,我雖然不是很懂壁畫,可是能看的出來那些絕對不是便宜的。”服務員繼續在幽暗的走廊中帶領著我們,仿佛但丁的引導者,引導他游歷地獄與天堂。“這個說起來很奇怪,去年,有個人郵來了很多的錢,還有這些壁畫圖模,免費為我們裝飾了大廳,先生,說出來你都不會相信,他們沒有留下姓名。”服務員的話讓我陷入了無盡的幻想之中,仿佛城堡中滿滿的都是藝術的靈魂。“哇,真的像電影一樣啊!”妻子驚訝的叫聲回蕩在幽暗的走廊,這讓我有些不滿,我好像生怕這不和諧的聲音會驚醒了這里沉睡的靈魂。我順著妻子的目光看去,是一個騎士的鎧甲,鋼化外殼靜靜地站在黑暗中,鐵劍牢牢地握在騎士的手中,如同他們的尊嚴一樣。我想去摸摸它們,或許這就是國人的好奇心,對于自己好奇心總是想摸摸看。我很快意識到這個動作并不禮貌。“我和我的妻子可以摸摸嗎?”服務員面無表情的示意可以。冰涼的鎧甲帶著古老的文化氣息,在歲月的歷史下,他們的寶劍和鎧甲依舊帶著它們的光輝,我仿佛聽見了他們的宣誓,在他們的鎧甲深處回蕩。服務員拉開了左手的一間房門,把鑰匙恭敬的放在我的手中。“先生,夫人,祝你們有一個美好的夜晚!”我和我的妻子走了進去,暗淡的燈光比起游廊里確實亮了很多。房間中梳妝臺、書桌、書架都很齊全,我放下簡單的行李,走到了書架上,我隨手拿起了一本《仲夏夜之夢》,靜靜的翻了起來,淡淡的書香撲面而來。我的妻子整理著本就不多的行李,埋怨道:“這間旅店確實很華麗,可惜沒有電視,唉!”聽見妻子的嘮叨,我笑著放下書走了過去,撫摸著妻子的肩膀。“中世紀的人可沒有你這么前衛啊!親愛的!”妻子像個孩子似地看著我。“我要是活在中世紀一定能引領時尚的潮流。”“是!是!呵呵!”我走到了書桌旁,拿出了電腦,看看在旁邊。“嘻嘻,幸好有電源!”“老公,你說這個壁畫在這是里不是有些不舒服啊?”“壁畫?”我順著妻子的方向看去,原來我一進來就光注意書架和妻子了,沒有發現床頭的墻壁上有一幅巨大的壁畫。一個美麗金發少女坐在秋千上,秋千低低的擺動,綠色的森林背景襯托著她藍色的紗衣,透露出無限神秘。少女的臉上透露出淡淡的愁容,那份愁讓整個壁畫不再是春天的美麗,而是深秋的傷感。“有什么的,看來這也是一個大師的大作,這么美麗的少女!”我呆呆的看著壁畫。妻子看著我的樣子,嗔怒道:“有我漂亮嗎?”我立馬意識到了不對勁,轉口說道:“哪有!老婆最漂亮了。”“恩,這還差不多,我去洗個澡,你接著寫你的小說吧!”妻子走向了衛生間。“老婆,中世紀可沒有淋浴,我看你要去跳到河里洗了!”浴室里傳來了妻子怒斥聲:“去死!”我笑著走到了書桌旁,盯著電腦屏幕,看著妻子今天拍的照片,試圖找到一些小說的靈感。“你是作家嗎?”優柔的聲音在暗淡的房間中回蕩,短短的話中我能感受到無盡的愁思。“誰?”我環顧著不大的臥室。“你是作家嗎?”聲音依舊是那樣,毫不掩飾的愁思涌進了我的心中。“是!”我大膽的說道,我甚至懷疑這是妻子的惡作劇,可是浴室里嘩嘩的水聲打消了我這個懷疑。聲音沒有在出現,當我轉過頭,卻看見我的身旁坐著一個少女,我吃驚的跳了起來,重重的摔在地上,我看了一眼床頭的壁畫,屁股的疼痛感讓我確信我沒有做夢,壁畫的少女活了。少女走到我的身旁,拉起了坐在地上目瞪口呆的我,在我起來的那一刻,我聞到了她身上淡淡的香氣,就是走廊中我聞到的氣味。藍色的紗衣彰顯著她婀娜多姿的身材,讓人產生無盡的幻想。“你不會是夢淫妖吧!不對啊,我還沒有睡著啊!”我語無倫次的自言自語道。她搖了搖頭,坐在我的身旁。我立馬起身坐到了書桌前的椅子上。“我的妻子可在!”她憂傷的看著我,我看著她楚楚動人的臉龐,不禁咽了咽口水。“你愿意聽我一個故事嗎?”她用熟練的英語和我說道。“你會說英語?”我吃驚的說道,表情極其的夸張。她沒有說話,而是用她湖藍色的雙眸看著我,那一瞬間,我仿佛置身于瓦爾登湖,撲面而來的風帶著清涼,帶著濕漉漉的氣息。“故事?你為什么要給我講故事?”“你是作家,我想要你記載下來,讓他的故事不再被歲月所淹沒,讓他們被世人所傳唱,如同游吟詩人的吟唱一樣,帶來光芒。”我聽完她的話,先是一愣。“我先申明,我可是無神論者,寫不出圣經的!不過聽見你這么說,我到想聽聽你的這個故事!”說著,我把手放在了筆記本電腦上,靜靜地開始傾聽。題記:書寫歷史的不一定都是偉人,他們只是勝利者而已。我發誓,善待弱者;我發誓,抵抗一切錯誤;我發誓,勇敢地對抗強暴;我發誓,為手無寸鐵的人戰斗;我發誓,幫助向我求助的人;我發誓,不傷害任何婦幼;我發誓,真誠對待我的朋友;我發誓,將對所愛至死不渝;我發誓,捍衛騎士的榮譽。英雄歷2616年瑟耀2月騎士的宣言在空曠的廣場上嘹亮的念起,慷慨渾重的聲音讓所有人都為之動容,白色日曜石的廣場被雨水慢慢濕透,夾雜著所有人的淚水。正中豎立的黑色熾天使石像仿佛也在哭泣,沒有太陽,就如所有人的心一樣。黑色與白色產生的鮮明的對比,壓抑沉重的氣氛籠罩著整個廣場。十三個騎士被綁在木樁上,他們年輕的臉龐早已濕透,可是不是淚水,稚氣的臉洋溢著騎士的尊嚴,如同他們的靈魂被烙上的騎士二字。映著紅薔薇的鎧甲帶著他們的榮耀,如太陽,給黑暗中,帶來了一絲光芒,可惜,這一絲光芒也如同燭火一般,搖曳著快要消失了。廣場上,無數的人為之哭泣。“爸爸,叔叔們為什么要死啊?”小女孩年幼的臉上帶著無盡的疑問,她不明白這些人犯了什么罪。中年人撫摸著女兒的頭。“因為…”中年人不知道要怎么來給自己不經世事的女兒說,只是擦抹著眼角的淚水,他從女兒褐紅色的眼睛中看見了自己,丑陋懦弱二字環繞在他的心頭。哭泣,渲染著寬闊的廣場,騎士們的宣言聲依舊沒有停止,一遍遍的宣言聲猶如火與冰的凱歌一般。隨著軍官的一聲令下,熊熊的火焰開始燃燒,沒有人有一絲**,烈焰中,騎士的身影一個接一個的模糊消失,一個接一個的模糊消失。直到最后一個騎士,他用著最后的聲音沙啞嘶喊道:“安德里亞騎士團,榮耀萬歲。”這最后的一聲吶喊,讓守衛的士兵也感受到了震撼,內心深處的震撼。所有人都希望雨能大一點,澆滅著黑暗的火焰,救活他們的榮耀,來挽救著自己的靈魂。痛苦糾結的軍官深深地低著頭,帶著無比的懺悔去回稟他們的王騎士死亡的消息。明媚的森林中,一個騎士躺在地上,鮮血不斷地從他破舊的鎧甲中流出,就如他的生命一樣,漸漸地消逝。躺在地上的騎士周圍護衛著四個騎士,他們背對背的站在四個角,手持著透露出寒光的鋼劍,鎧甲上的痕跡以及臉上未干的血液表示著他們剛剛浴血奮戰過,血腥味不斷地圍繞著他們。獵狗的聲音越來越近,這預示著殺戮的腳步也越來越近,緊緊地追隨著血液的氣味。騎士臉上的疲憊讓他們無法再繼續奔跑,四個騎士對望了一眼,那堅定的眼神讓他們不得不作出犧牲,來捍衛僅剩的榮耀。兩個騎士點了一下頭,向著敵人的方向奔跑過去,另外的兩個背著暈倒的騎士繼續向森林深處奔跑。敵人的包圍圈越來越小,小到讓他們隨時可以感受到死亡的氣息。突然叢林中竄出一只獵狗,后面跟著數十個地精,手持長劍的騎士拍了一下另一個騎士的肩,示意讓他繼續跑,自己則毫不猶豫的沖向敵人。另一個騎士流著淚,繼續背著流血的騎士奔跑。直到他也累的被一個干枯的樹根絆了一下,被迫倒了下來,泥水混入著血水參著淚水濺滿了他瘦小英俊的臉。地精的搜索隊很快就追了上來,包圍住了騎士。他拄著劍站了起來,用他稚氣的臉怒視著這些地精走狗,深邃的眼眸仿佛要把一切都要吞噬,沒有一絲的恐懼,他大叫了一聲:“安德里亞騎士團萬歲!”拼命地沖向了敵人,做好了必死的心態。地精嘲笑的看著這個白癡的騎士,因為它們不懂榮耀,不懂信仰,就如它們沒有什么大腦一般。突然一個火球砸向地精最密集的地方,所有地精被火球的熾熱的氣浪烤傷,騎士也被震得退后了幾步,才穩住了搖晃的身形。一個法師從樹上敏捷的飛了下來,白色的法師袍讓他仿佛看見了一個天使,一個希望的天使,不帶有一絲的污染。“帶著你的同伴向東跑,那里有一個城堡,可以給你堅實的庇護!”真的好美!騎士完全沒有想道這個救星是個少女,動人的聲音讓他短暫的忘卻了眼前的恐懼。“可是你?”新地精很快又包圍了上來,騎士擺出了戰斗的姿勢站在少女的前面。“你快走,我殿后!”少女的聲音帶著急迫的語氣意味。“我是騎士!不能讓你殿后!”騎士揮舞著手中的劍,試圖嚇退靠近的綠色地精,對于他來說,拋下任何一個女性都是不可能的,這是騎士的榮譽,哪怕是用死來捍衛。“真麻煩!”少女舉起了銀白色的法杖。對于這個騎士,她覺得可氣又可愛,不過這只是一瞬間的念頭。【冰的精靈,請保護我——凍結術】刺眼的白光過后,三個人早就找不見蹤影了,只有一群被凍成冰雕的地精,它們猙獰的面目永遠的留在了它們的臉上,無比的可悲。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