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4 20:34:25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隨源
  4. 第一章 嗜酒少年

第一章 嗜酒少年

更新于:2018-03-17 19:24:50 字數:2089

  灼日當空,熾熱的陽光籠罩著大地,萬物猶如處在一個熔爐之中,接受著那漫長的淬煉。那被蒸騰而起的熱氣,竟讓得人們的視線,都出現了些許模糊和扭曲。路旁的野草深深低垂,述說著它此時內心的煩躁。

  位于漠城一處街道的角落里,一間不起眼的小酒館,臨街而建,酒館的裝飾,略顯破敗與陳舊,大門正上方,有些泛黃的牌匾上,隨意雕刻著的所謂“醉客居”的字跡,倒是頗顯幾分灑脫與愜意。

  雖然時值正午,是一天氣溫最為炎熱的時候,但小酒館里的席位已是坐了大半。

  “昨天醉鄉樓里新來的小妞,那個騷啊…,真他娘的要人老命。”

  小酒館二樓的一處位置,幾名客人圍桌而坐,剛才說話的,是一個士兵模樣穿著的紅臉大漢,聲音大得幾乎傳遍整個樓層,大漢光著膀子,露出結實黝黑的肌肉,顯然其干的差事,時常逃不過烈日的摧殘。

  “別他娘的瞎想了,那所要付出的代價,是你守城半年的俸祿了”桌對面的一名小眼睛的瘦弱男子有些戲謔地說道。

  “哈哈……”頓時,酒館里哄笑聲響成一片。似乎在這些處于底層的市民之中,說不盡的話題里,永遠也離不開金錢和女人。

  酒館里的一處角落,一張有些陳舊的木制酒桌臨窗而設,桌上簡單的擺放著一個帶些裂痕紋路的酒壇和一個普通石碗,碗中殘留的少許酒水輕輕晃動。

  桌旁一道麻布衣衫穿著的身影安靜而坐,相與酒館里熱鬧的氣氛顯得格格不入。少頃,輕風吹動,那頭隨意散落的黑發變得有些凌亂。身影主人似乎有些不喜這樣的凌亂,伸手捋去額前的發絲,露出一張少年模樣的稚嫩臉龐。

  少年臉龐略顯蒼白,額前滲出些許冷汗。從那緊緊咬著的嘴唇和麻布衣衫下有些顫抖的身軀可以看出此時的他,似乎在承受著某種巨痛的煎熬,他不禁瞥了瞥空了的石碗,拿起酒壇,倒了滿滿一碗酒,一口喝完。不多時,似乎未能達到想要的效果,他再一次為自己倒滿一碗酒,再次的一飲而盡。

  “呼……”

  不間斷地灌了自己足足兩大碗,少年也是有些吃不消,氣息微喘。但那有些病態蒼白的面部,也是有了些許血色的紅潤。

  做完這些,少年側過頭望向窗外,靜靜地,眼神逐漸迷離。

  ……

  “他娘的,你以為我愿意守城啊,像我們這種沒有源脈,不能修煉的普通人,就他娘的要聽從老天的安排。”剛才的紅臉大漢在郁悶之余,也是有些感概的說道。

  “源脈!”

  突然聽到這兩個字,酒館里眾人的大聲喧嘩也是變得安靜了許多,似乎這兩個字所代表的意義重要非凡。

  相互戲鬧的話題,頓時,也是因為紅臉大漢那不經意間的話語,而悄然轉移。

  “不知道誰還記得八年前,柳家出了一位了不起的后輩。”

  良久,紅臉大漢對面的瘦子,不禁問道,眼睛雖小,卻是透著一絲精明之意。

  “城南柳家么,是不是那位名為柳凌兒的少女?柳家族長,柳震的女兒?”紅臉大漢臉龐,帶著回憶的表情,緩聲道。

  “可不是嗎!少女六歲筑脈,十二歲就步入了筑脈后期,是柳家百年難得一遇的修煉奇才!家族之中眾星捧月的掌上明珠,日后的成就,不可估量,恐怕超越其父柳震,都是預料中的事,其在柳家所占據的地位極其重要,與其相比,甚至家族中的一些長老都是略有不及,真是一個得到了上天眷顧的女孩啊!”

  臨桌的一位客人也是神情向往地接過了話茬,說得激動異常,吐沫橫飛,好像那名為柳凌兒的少女創造的諸多傳奇,是他親眼目睹了一般。

  “另外聽說與那絕佳的修煉天賦相比,其驚艷的容貌更加令人傾倒,家族中不知多少少年愿為其鞍前馬后,只求能博得佳人一笑。哪怕在這整個漠城之中,也不乏一些其他家族的后輩對其美貌垂涎已久,嘿嘿!也不知這傳聞是否屬實?”

  潤了潤有些干涸的嗓子,那位客人有些意猶未盡地接著說道,對于那名修煉天賦出眾的少女,仿佛他更加在乎的是其容貌。

  “這傳聞的確屬實,柳凌兒也確實是一個天賦與容貌雙絕的少女,可惜你們不知道的是…,他從小就是與人定下了婚約…,而那幸運的家伙卻是一個家族中沒有源脈之人,一個名叫梁瀟的少年…”

  瘦弱男子瞇著小眼睛慢悠悠地說道,而說出來的話卻是有些讓眾人震驚。

  “哦?還有這等事…,那就真的有些可惜了,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

  對于那位叫梁瀟的廢材少年走了這樣的****運,眾人心里很是有些不平衡,同樣是不能修煉的人,怎么他們就沒有攤上這等好事呢,想想可能是一個人的人品問題吧。

  少年臨窗而坐,看著窗外街道上來來往往的人流不禁有些入神,對于酒館里眾人的大聲議論,似乎渾然不覺,

  ……

  收回目光,少年站立而起,伸了伸坐得有些發麻的腰身,伸手搖了搖桌上的酒壇,發現已是空空如也,不由釋然,在木桌上放了些許酒錢,接而轉身,徑直朝出口的方向緩步行去,背影顯得有些落寞而孤獨。

  眾人討論的話題,依然在持續,而少年的離去,并未引起人們的在意,就如同那最為普通的過客一般,沒有引起一絲的波瀾。

  “似這般特立獨行的年經人,在這漠城之中真是少見……”

  酒館里同樣有些安靜的,是一處柜臺,一位頭發花白的老者正在翻看著手中的賬簿,不經意間,老者望向少年頹然離去的背影,不禁感慨道,心中有些不解,這少年為何如此地嗜酒。

  “唉!多好的年紀,卻是這般頹廢,真的可惜了!”老人輕輕的話語,卻似乎道盡了少年這十多年的經歷……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