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05:57:36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靈魂六使者
  4. 第一章 報仇!

第一章 報仇!

更新于:2018-03-17 07:38:05 字數:3266

字體: 字號:
  一個伸手不見五指的夜晚,風在放肆的吹著,不是從山谷中傳來一陣陣神獸的嚎叫聲“吼——吼——”,在一條小道上,一位中年男人正腳步匆匆的前行著,忽然,一道影子飛快地從他身后兩百米的草叢里閃過,他警惕地望了望。

  “切,還以為是什么東西,只是一棵‘浮樹’罷了。”他長呼出了一口氣。

  在他剛剛望過的草叢堆里,一位黑衣少年正在匍匐前進著。

  他暗暗吃驚,心道:好厲害的‘覺’,‘靈’也很厲害,起碼也達到了虛靈境界,不過,還不至于對我構成威脅。想完,又繼續臥著身子前進。

  黑衣少年跟蹤那個中年男子到了鬼悲崖,心想:不能再等了,必須在這解決他。

  一道人影從草叢堆里蹦出來,正是那位少年。他雙手持著一把厚刃大刀,目光冷峻,從骨子里透出一種令人畏懼的氣勢,光是這種冷酷,足以讓人避讓三分。

  “你……你是誰?”中年男人慌張地說道。

  “我是誰?這還要問你,難道你不氣的我了嗎?”少年的眼神逼得中年男人直發虛。

  “我,我……不認得你。”

  “哼,”少年用輕蔑的眼神看著他,“記得二十年前那一場‘烈風’大屠殺嗎?”

  中年男人思索著,搖了搖頭。

  “那一天,我剛滿三歲,一家人團聚在一起,甚是高興,可是,一群自稱刑天門突然沖進來,說:‘我懷疑你們村私藏一件神器,現在搜房子。’話音剛落,那些人便翻箱倒柜,尋找了起來,一會兒,還剩下一個箱子了,這時,我媽媽擋在了箱子前,說:‘這是我們村的至寶,不能打開,打開者,終生受詛咒。‘帶頭的一個不屑的說道:’別擋著,小心我一刀砍了你的頭。‘但我媽媽的語氣卻異常的堅定:‘不,我不能走開,沒有村長的命令,我不能離開,誓死捍衛至寶!’‘嘭’,我那可憐的媽媽便被那冰冷的刀鋒給殺死了。之后,你們又派人把我們全村人給活埋在鬼悲崖了。”

  說到這里,天炎已經淚流滿面了。

  “而你,就是二十年前殺死我媽媽的那個人,古戮——”最后,天炎幾乎是喊出來的。“十五年了,十五年了!十五年了!!十五年來,我們村的人都含冤被埋在了黃泉之下,今天,我要為他們報仇——”

  “你,你是誰?”

  “天炎,十八歲,無門無派,請多多指教。”

  “哼,這么多年來,還沒有人能夠打敗我,讓你見識一下我的厲害吧!”

  “來吧。”

  “狼狗,附體——”

  “異龍,附體——”

  此時的天炎,身上覆蓋著晶瑩的紫色鱗片。

  古戮清晰的感覺到,一股強大的氣息向他撲來。

  慢慢的,古戮的頭變得猙獰起來,兩顆眼珠子大的讓人害怕掉下來,雙手長出了一團團棕毛。手指長出了利爪。

  “破天穹——”隨著天炎的一聲喝叫,一道紅光筆直的射向古戮。

  古戮的爪子一遁,他立刻轉移到了天炎背后,一抓向天炎抓去。

  天炎在古戮落下爪子的那一瞬間,跳起!騰空!轉身!

  天炎暗暗吃驚:好厲害,遠遠超出了我的想象,居然感覺不到他的“靈”。

  但最吃驚的還是古戮:神人!連我平生最得意的“飛狼爪”也能閃避的了。

  “冰針,臨!”上千枚冰針浩浩蕩蕩的向天炎飛去,“呀!”幾枚冰針刺中了天炎,流出了殷虹的血。“可惡!”天炎咬緊牙,“龍刃——顯!”一道紫光從天上降臨,是一把全身透著暗暗的紫光的刀刃。

  龍刃,武器前三名,削鐵如泥,中心刻著一個龍的頭像,每修煉突破一層“靈”,就能換一種顏色,起初是:白,黑,藍,黃,紅,最后到紫。

  “哼,你以為一把破刀就能嚇唬我么?沒那么容易!狼刀——顯!”

  狼刀,一把用上等狼骨做的刀,鋒利無比,殺人不見血,只要刀刃一碰到血,就能隨著程度變化,頂級是刀丹,其次是刀延,刀陣,刀耀,刀矯。

  顯然,古戮的那把狼刀已經達到了刀丹,可以說是天下無敵,無人能擋,可天炎的那把龍刃也不是吃素大的,它也曾經在戰場上叱咤風云,赴湯蹈火的。

  天炎掄起龍刃“混——陰——陽——盾”

  “異龍——變——”天炎的左手已經變成了龍臂,透著淡淡的黃色,整只左臂已經覆蓋滿了金黃色的鱗片。

  “玄,玄斗龍臂......千年一遇的極品......”古戮的語氣里充滿了驚慌,不過多年的戰斗經驗使他很快冷靜下來。

  天炎微微一笑。

  “既然你已經露出你的底牌了,那我也露出我的絕招吧——”古戮吼道。

  下一刻,古戮已經變異了,狼腿變成了八條蜘蛛腿,一團絲從古戮的口里噴出來。

  這次,輪到天炎驚慌了:“蛛,蛛狼狗。”

  古戮也微微一笑。

  天炎道:“不過你錯了,玄斗龍臂并不是我的底牌,我還有一張底牌沒出呢!”

  古戮的嘴巴起碼可以塞得下一只雞蛋。

  不能給他有一口喘息的時間,這是古戮的想法。

  “橫——豎——劈——”一個十字狀的氣波像天炎飛去。

  天炎也不敢大意,“博——圣——”,一個巨大的乳白色光波也飛向了古戮。

  “嘭——”

  兩股巨大的能量撞在一起。

  “你比我現象中的要強哦。”古戮道。

  “你也不賴嘛。”天炎捂著受傷的腿說。

  “熱身結束,殺戮,正式開始!”

  一下子,天炎便隱沒在夜色中。

  古戮開始警覺了,四處張望著。

  “有本事出來光明正大地一對一,別做那些卑鄙小人。”

  “嘻嘻,有本事你早我出來。”天炎的聲音在回蕩著。

  一明一暗,一強一弱,一長一幼,仇人之間的戰爭便這樣拉開了帷幕。

  一支飛刀從古戮背后射向他。

  “呀——”那支飛刀射中了古戮的手肘。“可惡。”

  “呀——”又一支飛刀射中了古戮的右手肘,“被這樣牽著走始終不是辦法,嗯,只能這樣了。”

  “夜視眼,啟——”

  用了夜視眼,天炎的一切行蹤都在古戮的掌控之中。

  “啊——”一支暗箭飛向了天炎,射中了他的右手臂。

  怎么辦?天炎心道。

  “云異龍,啟——”

  天炎的腳下多了一片云,就是這一片云,就與古戮拉近了一大段的距離。

  “輪回斬——”天炎的那把龍刃不知何時已經變成了一把雙刃大刀,兩頭尖尖的,鋒利無比,削鐵如泥,這把雙刃大刀飛快的向古戮砸去......

  經過一番惡斗,漸漸地,古戮占了上風。

  “龍圖騰——皇龍圖——顯——”天炎大聲吼道。

  一道龍紋身在天炎背后顯了出來。

  天炎背后的龍圖騰散發著一種金黃色的耀眼的光,在這個大陸上,紋身也只能刻得栩栩如生,但天炎背后的龍紋身真的活了,在天炎的身上盤游著,龍尾一直延伸到天炎的小腹上。

  天炎飛到了云中,古戮也緊隨其后。

  倆人就這樣一直追逐著。

  換做旁人,早已腦溢血而死,而他們兩個卻沒有一絲的疲倦。

  大約一壺茶的時間,古戮終于投降了:“靠!賤!你們云異龍最擅長的就是云中作戰了,不公平!”

  天炎竟然學起女人的口吻說話:“哎呦,不要嘛!人家那么垃圾,你又那么厲害,你要讓讓人家嘛。”

  “……”

  趁著這0.00009秒的間隙,天炎從腰帶里摸出一把匕首,扔向古戮,整個過程只用了不到0.00085秒的時間。

  “啊——靠,你居然有陰陽帶,厲害。”

  陰陽帶:自從煞皇次元到煞帝次元來,已經遺失了四條,現在僅剩下一條,陰陽帶只要注入“覺”就可以儲存東西,五條合在一起可以成為陰陽五帶,可攻可防,是防具、攻具中的極品。

  天炎手中的那條陰陽帶可能是大陸上的唯一的一條陰陽帶了,為了這條陰陽帶,不知多少人喪失了生命,天炎卻毫無損傷,毫不費吹灰之力就拿到了,可見,他的“覺”、“魄”、“靈”達到了多么高的境界!

  “就讓你嘗試一下我新創的招式吧!”天炎說,“骨——怒——火——”一團紅紅的火焰裹著他,他卻連一根頭發也沒燒著,他飛到古戮面前,死死地把住他。

  “呀——”云霞中的古戮的嘶喊聲。

  古戮“呼”地一聲往下掉,天炎也飛了下去,大于二十三個呼吸的時間,他們倆才飛回地面。

  飛回地面時,古戮已經因為去血過多而奄奄一息了。

  天炎手握著龍刃,用歧視的眼光看著躺在地上的古戮。

  “我,我最終,還,還是敵,不過......你。”古戮一聲不到一聲地說道,“你殺死我吧。”

  “哼,你以為我會這樣殺死你嗎?我要你在痛苦中死去!”天炎狠狠地說道,“加上我爸我媽,被你殺害的人一共有一百六十個,今天,我要把你剁成一百六十塊——”

  良久,一百六十塊血淋淋的人肉整整齊齊的放在地上。

  不知不覺,天也亮了,天炎累倒在地上,暈迷了。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