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18:23:40
  1. 愛閱小說
  2. 軍事
  3. 睿亞大陸1淚與鐵
  4. 開端

開端

更新于:2018-03-17 21:50:16 字數:2388

字體: 字號:
睿亞大陸1淚與鐵目錄
共1章
  故事發生在這片古老的睿亞大陸上,這兒曾經存在著一個強盛的帝國——睿亞帝國。但后來國家衰落,東南沿海的土地被諾德人掠為己有,西南的雪原被維吉亞的原住民奪回。西面的沙漠被一分為二,沙漠的北面是薩蘭德王國,南面則是庫吉特王國。但帝國的北方山地領土則被駐扎在那里的羅多克聯合軍團占據著。國家實力一落千丈,最終占據著中原地帶的睿亞后代們建立起了迪洛克科帝國。戰爭的陰云已經籠罩過來了……

  諾德人是海上民族,他們以步兵的驍勇善戰配合強大的海軍一舉攻破東南沿海的數座城池。維吉亞人則擅長弓箭,庫吉特是馬上民族,他們騎兵眾多但沒有像樣的盔甲,。薩蘭德卻是一個比較中肯的國家,至少它各方面都能說得過去。但北方的羅多克則不同,羅多克的軍隊騎兵很少,卻因其步兵方陣的紀律性與厚實的盔甲雄據著北方。而迪洛克科的騎士們卻一直是世人敬佩的對象,他們有最好的戰馬與護甲,盡管如此迪洛克科卻要面對著更大的挑戰。

  這場神圣的戰爭終于爆發了——諾德國王王峰

  張楠,一個懵懂少年,只知道所謂的美好生活的藍圖,卻殊不知什么才是真。他是諾德國國王王峰年輕時的好友,但出于對探險的熱愛,便只身前往迪洛克科王國。能放下家族榮耀的他,對名利看的倒不是很重,因為張楠此刻只明白他心中對世界的向往。

  “嘿小孩,蘇諾城是走這個方向嗎?”張楠騎著旅行馬問道。

  那個孩子點了點頭,呆呆的答道:“是的先生。”

  “好的,謝謝了。”

  多么優美的世界啊,多么誘人的陽光,盡情的普照這片多情的土地吧!

  不遠處,蘇諾城的門口,一個穿著正式的、留著大胡子的中年男子正拿著一把鞭子打著一個可憐的人,那個可憐的人求饒著,卻不敢有半點怨言。張楠明白——那個人是奴隸。

  “可真慘啊。”張楠對中年人說道。

  “是啊,這個下賤的奴隸,竟然不聽我的話。真是想死。”說完便揮起鞭子又打了幾下。

  “啪。”

  一下下,皮開肉綻,張楠看不下去了,說道:“你別打了,看著也挺可憐的。這樣吧,這兒有1枚金幣,就當是贖他了。”

  中年人露出了笑容,奉承道:“這位爺,他也遠遠不值一個金幣啊,您也太慷慨了,是哪家的大公子啊?”

  張楠剛準備開口卻想起來自己是諾德人,便改口道:“我是從德赫瑞姆來的。”

  “哦哦,難怪,那可都是有錢人啊。”說完便轉身準備離開,臨行前又補充道,“這個奴隸歸您了。”

  “啊?哦。”

  那個奴隸緩了一陣子便起身走到張楠旁邊說道:“您以后就是我的主人了。”

  “啥?額,好吧,你叫什么。”張楠問道。

  “我叫小風,這還是剛才那個人家的大小姐起的。”奴隸答道。

  “看樣子你對他們家的大小姐有意思啊。”張楠開了開玩笑。

  奴隸點著頭道:“嗯,以后聽您吩咐。”

  隨后便晃晃悠悠地進入了蘇諾城,迎面而來的便是征兵通告,旁邊有四個輕士兵站著崗,唯獨一個穿著鏈甲的人坐在桌子旁,拿著羽毛筆。

  張楠好奇便湊了過去,那個穿鏈甲的人看到了張楠便問道:“你是來報名的嗎?遠征羅多克的軍團現在缺人,現在來可以先拿到兩個月軍餉。來不來?”

  張楠搖了搖頭,又看了看桌子上的那份文件內容。

  “要看就拿去吧,如果你認得字的話。”

  張楠接過文件,當他讀到“北蘇諾鎮可以再指派”時,那個人便小聲地開口說道:“如果你肯付一些那個的話,我可以把這個名額給你。”

  “這......這是什么意思?”張楠問道。

  “你不懂嗎?去參加遠征的人多半是回不來了,你如果付給我500迪洛幣或者一個金幣,我就可以把你報上去,因為北蘇諾鎮缺少一個鎮指揮使。”

  “可是......請問指揮使是干什么的?”

  “額,好吧。鎮指揮使就是負責鎮子所有事物的,包括軍事、生產之類的。”

  “一顆金幣嗎?”張楠問道。

  那個人點了點頭。

  只見張楠掏出一個金幣遞給了那個人,隨后那個人便把張楠的名字寫在了一張紙上,然后裝進了信封。

  “嘿,阿特過來一下,把這封信遞給蘇諾領主。”只見一個輕步兵跑了過來,小心翼翼地把信裝起來,然后放下了手中的錐頭槍,向北邊飛奔了過去。

  男子微笑著請張楠坐了下來,親切地說道:“這枚金幣我就收下來了,您只需要在對面的酒店住上幾日靜候佳音就行了。”

  張楠笑了笑,起身離開了。

  “您這樣真的好嗎?”小風問道。

  “很好啊,我畢竟不是本地人,總該有個安身的名分吧。”張楠答道,是啊,迪洛克科與諾德處于停戰期間,誰又能保證再無戰爭?

  “嗯,您講的也有道理。”

  掌柜的人從柜臺里迎了出來,“看您的打扮,一定是位大公子吧。我們有最好的客房!”

  “請帶我們去吧。”

  “一天是10迪洛幣。”

  張楠看了看錢袋,便問那個掌柜道:“一個金幣等于多少迪洛幣?”

  “等于500個。”掌柜的看了看張楠,“您一定很有錢吧。不多說了,我們旅店旁邊就有一個銀行。”

  張楠拿出一個金幣給掌柜的人,“請幫我換成迪洛幣,我得住五天。”

  “好嘞,等會我再把剩下的地給您。”

  在一個侍者的領路下,張楠和小風進入了客房,小風住在門旁邊的仆人室,張楠則住在客房的主臥室里。把行李整理好之后,張楠數了數錢袋,還有七個金幣。

  “咚咚咚。”

  只見掌柜的拿著一個錢袋興奮跑了進來,“先生,你的錢,里面有4個100面值的迪洛幣和五個10面值的迪洛幣,您收好。有事請吩咐。”

  說罷,掌柜的一邊夸著張楠一邊退出去,“吱——”輕輕的關上了門。

  “等吧。”

  “先生,我能說句話嗎?”小風問道。

  “你說吧。”

  “北蘇諾鎮一共下屬兩個村莊,我去過那兒,鎮子上只有五條街道,并且通往那兒的路也不好走。”小風說道。

  “所以?”

  小風接著講道:“所以那兒不是很有錢,土匪強盜也很多。”

  “不是有士兵嗎?”

  “您想多了,那兒兵有和沒有本質上沒有多少區別。”

  張楠愣了一會,便笑著答道:“沒事,那兒正是我的第一站,它的環境正好可供我去施展才華!”

  才華?對于張楠而言,這只是開始。

字體: 字號:
睿亞大陸1淚與鐵目錄
共1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