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23:04:04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御劍仙魔
  4. 第四章:動亂

第四章:動亂

更新于:2018-03-17 10:59:40 字數:3616

  第四章:動亂

  只見眼前那人長發披肩,劍眉星目,面容俊朗,一派飄逸出塵的的樣子,本來這也沒什么出奇,令小魚驚訝的是他的年紀卻只有二十多歲的樣子。

  正在小魚端詳那人的時候,那人卻開口了,卻是對著和小雨一起來的那個少年。

  “如風,你先去練劍吧”,聲音爽朗具有穿透力。

  “是,師父”那個叫如風的少年對著他又鞠了一躬,然后看了看小魚,慢慢退了出去。

  “你叫什么名字?”那人看著少年出去后轉過頭對小魚問道。

  你叫什么名字?...

  恍惚中,小魚似乎又回到了巨木村的那個小屋中,有個紅衣少女也是這么問自己。

  我給你起個名字吧...

  你就叫小魚怎么樣...

  ......

  可是...

  小魚面有悲戚之色,低聲道:“我叫小魚。”

  那人皺眉道:“小魚?沒姓的么?”

  小魚搖了搖頭。

  那人點了點頭,沉吟了片刻,然后突然從手里變出了一物,伸到小魚面前。

  “這個,是你的吧?”

  小魚看他變戲法似的忽然就變出了一個東西,心里正驚嘆,但看到他手上之物時,忽然就愣住了,心里泛起一陣苦澀,然后慢慢的接了過去。

  赫然就是小香的那把小刀!

  那人看他接了過去,又在他臉上看了片刻,然后又道:“你隨我去天劍峰,拜見一下掌門吧”

  小魚從傷懷中恢復過來,把小刀小心的放在懷里,然后點了點頭。

  那人領著小魚一路出了怡心堂,走到了一個巨大的平臺處,小魚豁然被突然出現的景色驚呆了。

  這里,就是仙境么?

  只見眼前這個平臺所對的前方,赫然矗立著五座巨大的山峰,山勢高大壯闊,山頂筆直的刺入蒼穹之中,座座都如擎天巨柱般,其中一座最大的山峰更是如巨劍般樹立在天地間。山上云霧裊裊,如綢緞般圍繞著山腰,飄渺若仙境;遠遠望去,云霧翻騰中,似乎還有光芒閃過...

  小魚看的如癡了一般。

  突然出現的如小船一樣的巨劍把小魚的思緒拉了回來,小魚嚇了一跳,回過神來才發現這就是眼前那人那天踩的巨劍。

  小魚心里看著遠處的巨峰,又看了看眼前的巨劍,隱隱有些激動,脫口就說出:“你是神仙么...”

  那人愣了一下,然后似苦笑了一下,說道:“我不是神仙,我也是和你一樣的凡人,我名字叫蘇嘯天,莫再呼我為神仙了。”

  小魚皺了皺眉,心中想到:不是神仙也可以飛么?

  隨即蘇嘯天招呼了小魚一聲,一提他的肩膀把他帶到那個巨劍之上。

  小魚“啊”了一聲,然后就發現自己站在了巨劍上面,臉上頓時露出興奮之情,東瞅瞅,西看看,不時還用腳用力跺了一下。蘇嘯天看他這樣只說了句“站好了”然后巨劍載著二人“唰”的一聲飛上了空中,朝著中央的那座大山飛去。

  小魚只感到耳旁呼呼風聲刮過,只看著下方的景色如殘影般向后退去,青山白云,更是美不勝收。

  片刻后,巨劍載著二人穿過一團云霧之后落在了那座巨山之上。

  “咻”得一聲,二人從巨劍上跳了下來,小魚還差點摔了個跟頭。只見那巨劍慢慢縮小,最后沒入了蘇嘯天手中消失不見,只看的小魚又是驚嘆連連。

  二人落地之處,便是御劍門主峰天劍峰峰前的廣場之上。只見巨大的廣場之上云氣蒸騰,周圍景色在幻化萬千的云霧中飄渺如畫,人在其中隱有出塵之意;在廣場的四個角落分別立了四個三足兩耳的巨鼎,氣勢恢宏之余還帶著一股蒼古之氣。和這里大氣磅礴的景色相比,來時的靈劍山上的景色卻又顯的不足一提。廣場北面的邊緣處有處大而緩的樓梯,連著上面的一座大氣磅礴的大殿,匾上寫著——玉心殿。

  小魚跟著蘇嘯天向天劍峰上的那座大殿走去,一路上不時便有一道色彩鮮艷的光芒閃過,小魚仔細看去才發現竟都是踩著巨劍的似神仙一樣的人。想來之前看到這里山上的光芒便是這些仙劍發出的了。

  不到片刻,小魚跟著蘇嘯天就來到了大殿之內。殿內坐著五個人,正交談著什么,看到小魚二人便停了下來。為首的是一個白發白須,素衣長袍的老者,看去一派道骨仙風的樣子,正是天劍峰的掌教,御劍門的掌門玉清上人了;其他幾位看穿著和蘇嘯天差不多,不過年紀卻比蘇嘯天大了許多,想必就是其他諸峰的掌教了。

  蘇嘯天對著首座上的行了一禮,開口道:“師父。”

  御劍門一脈掌教里靈劍峰蘇嘯天實乃是一個異數,其他諸峰掌教如斷劍峰吳起梁,斜劍鋒趙無延,長劍峰李賢,巨劍峰牛沖天都是和掌門玉清上人同輩師兄弟,而蘇嘯天卻是天劍峰玉清上人的座下弟子,因為最新開發的靈劍峰無人掌教,于是被師父玉清上人推薦去做了靈劍峰掌教,輩分雖小,卻已和其他掌教平起平坐了。

  那老者笑了笑,正要說話,忽然,從殿門外傳來了一聲驚呼。

  眾人正疑惑間卻只見一柄長劍夾雜著一股勁風,朝著殿內急速飛來,目標直取轉過身子看向外邊的小魚!

  那長劍來勢迅疾,屋內眾人還來不及做出反應,便已然到了小魚的身前,眼看著這長劍便插在了小魚的胸膛之上!

  “叮”,一聲脆響,長劍無力的落在了地上,而小魚則臉色蒼白,身體不受控制的向后飛去,后飛的過程中,身體翻轉,從懷中掉落一物。

  一把精致的小刀!

  首座上的玉清上人此刻已回過了神,上前飛身接住了小魚。同時目光閃閃的看向門口處出現的兩個少年。同時巨劍峰掌教牛沖天臉色難看之極的看著二人:看來這兩個是他座下弟子。“馮玉明,陳無窮,你們兩個兔崽子怎么回事?”聲音響亮如春雷,果然是牛氣沖天。

  “嘿嘿,牛師弟,你座下弟子好厲害啊。”說話的是斜劍鋒的趙無延,此刻摸了摸嘴上的兩撇小胡子,他臉型黑瘦,身材瘦小。看去破像個市井無賴。

  牛沖天面色一沉,卻沒有說什么。

  蘇嘯天冷冷盯著二人,冷冷道:“不說清楚有你們好看!”

  那兩個少年十五六歲的樣子,此刻臉色蒼白似也嚇的不輕,哆哆嗦嗦的答道:“回、回稟師父、蘇師叔,我們二人本在后山沐云臺練劍,一時興起便飛到空中比試了幾下,誰知沐云臺上云霧濃厚一時遮住我二人視線,看不清對方身影,在一次對招時,陳師弟一不小心手中仙劍脫手而飛,仔細看去卻發現竟是沖進了大殿,我二人本欲追回卻力不能及...”

  “好了,”卻是玉清上人截斷了二人,目光閃爍看著二人,“念你二人是無心之舉,也沒鑄成大錯,暫且放過你二人,不過回去之后仍需面壁思過一個月。如此,你二人可有什么意見?”說罷,眼光深邃的看著二人。

  “沒了沒了,謝掌門”二人慌忙答道。牛沖天看著二人,冷冷哼了一聲。

  “嗯,你二人下去吧。”玉清上人緩緩道。

  然后回過頭看著小魚。

  小魚此刻臉色蒼白,剛才雖有小香的那把小刀替他擋住那一劍,但那沖擊之力卻還是讓他氣血翻涌,滋味也極不好受。

  這時,蘇嘯天拿起了那把小刀來到了小魚面前,遞了過去。旁邊的玉清上人看到了那把小刀,眼睛中似有淡淡光芒閃過。小魚默默接過,接著便聽到蘇嘯天對玉清上人道:“他便是我昨天在無邊森林救來的那少年了,他叫小魚。”

  玉清上人點了點頭,看著小魚:“孩子,你以后準備怎么辦啊?”

  小魚聽了這句話楞了一下,默默的搖了搖頭:“我不知道。”

  他沒有過去,不知自己從何處來,也不知何處去;還好之前碰到了小香收留了自己,本來,他以為可以跟著小香在巨木村過完一生,可是小香已經...

  玉清上人看他這樣,嘆了口氣,想了片刻然后說道:“你可愿意留在御劍門啊?”

  小魚似楞了一下,沉默了半晌,忽然道:“你們可愿意教我踩著劍在天上飛嗎?”

  眾人聽了皆笑出聲來,斷劍峰的掌教吳起梁咳了一下,說道:“這個可不叫踩著劍飛,這叫御劍飛行,呵呵”

  小魚連忙點點頭:“那你們可愿意教我?”

  玉清上人沖他和藹的笑了笑:“自然愿意的,這樣吧,昨天是嘯天把你帶回來的,看你們也有一二緣分,你以后就跟著他學吧,可好?”

  小魚轉頭看了看蘇嘯天,然后點了點頭。

  玉清上人呵呵笑了一聲,拍了拍小魚的腦袋。又轉身對蘇嘯天說了些什么,然后蘇嘯天想了一下,轉過身來對小魚道:“你先去外邊的廣場等我吧,一會我帶你回靈劍峰。”

  小魚看了他一眼,點了點頭道:“嗯。”接著便走了出去。

  待小魚的身影看不到時,玉清上人回過頭來,看了看眾人,最后又看了看蘇嘯天,道:“嘯天,說說此次你去無邊森林探查的情況。?”

  “是,師父”蘇嘯天頓了一下,斟酌了一下,然后慢慢道,“此次前去在那里停留了三天,這段時間內,我一直向內森深處全力飛行,并無停歇,一直飛到內森中心處,卻并沒發現有什么異常,于是我就飛了回來,不過,就在外森處,遇到了一頭三尾魔狼。”

  此言一出,眾人皆臉色大變!

  趙無延皺著眉頭道:“無邊森林內森妖獸數百年來都不曾越出分界深淵半步,為何這幾年卻屢有妖獸外出?”

  玉清上人看著眾人,眼光又落到了蘇嘯天身上,對著這個他曾經最得意的弟子道:“嘯天,你怎么看?”

  蘇嘯天想了想然后慢慢道:“此事恐怕不簡單,無邊森林的妖獸百年來一直呆在內森安分守己不曾出世,如今屢有妖獸外出,恐怕內森內部已生異變,至于什么異變,那便不是我等所知了。”

  玉清上人點了點頭,然后看了看外邊,默然不說話。

  蘇嘯天似乎猶豫了一下,然后又到:“此外,在那里,我還見到了彩虹谷的人,當時他們似乎還救了一個小女孩!”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