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05 19:34:52
  1. 愛閱小說
  2. 短篇
  3. 同心結
  4. 過去的一切都是現在的伏筆

過去的一切都是現在的伏筆

更新于:2018-03-14 16:28:36 字數:2045

字體: 字號:
  我今年已經二十歲了,還是那么天真幼稚,人生平平淡淡,沒有波瀾。二十歲以后的生命對我來說就像一股突然出現的風,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無情的推著向前走。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一切已經無可改變,人生總是這樣無奈,無一例外。于是我學會了等風來的時候躲在一塊大石頭后面,后來為了自己不再被風吹走,我決定帶著它跟我一起上路。

  “家里沒鹽了,你去超市買一袋回來,我等著做飯”

  “媽,我不想去,外面還在下雪呢,這么冷你就不怕出門凍著我”

  “別廢話了,快去,你爸就快下班了“

  '好吧,我去“說著我從我媽錢包里抽了張五十的出來‘

  ’買包鹽用這么多么,剩下的拿回來給我‘

  ’剩下的都是我勞動換來的,不給你,哈哈”

  這孩子,哎。我媽看著我的背影搖搖頭,隨手拿起一棵洋蔥,這就開始準備晚餐需要用的食材。

  外面的世界都是白的,剛出樓道我就把頭藏進了羽絨服的帽子里,冬天了,天黑的早,這還不到五點已經在路上見不到一點白天的顏色,去超市的路上幾乎一個人都沒有,雪越下越大,我趕緊加快步伐,五分鐘零二十八秒以后,我喘著粗氣進了超市里,這超市是我們這個小縣城最繁榮的地方,可能擔心治安不好,隔壁就是警察局。它從一開始建的時候就吸引了一個城市所有人的目光,這修建的幾年里,幾乎成了大家茶余飯后的談資,人們都在憧憬這這個超市的到底有多大,商品有多少,樓的外觀有多美。終于在這座城市等待了多年之后,超市建成了,開業的那天整個超市擠滿了男男女女,這座無聊的城市又多了一個無聊的地方。當我踏進門的那一刻,一種莫名的喜悅撲面而來,至于為什么喜悅我不知道,是將要發生的事讓我喜悅,還是預示著著自己將要痛苦一生,趁著最好的年紀再笑一次,還是其他的什么我一概不知。我所知道的是這世界充滿了宿命,有時候就是一袋鹽引發的。你知道么,多年以后,我拿起那把刀的時候,我恨透了那袋我沒帶回去的鹽,可是鹽不可恨,可恨的是宿命,這宿命與生俱來,無論你怎么努力都逃脫不了。前腳你踏進這道門,就再也踏不出去。

  ‘你到哪兒了,還要多久’我媽在電話那邊催促我。

  ‘就回去,很快’

  我回答完趕緊把電話掛掉,我很清楚如果我不掛掉,她又該嘮叨我了。一進商場我的步伐就慢了很多,剛進門的一樓大廳,擺放著高檔化妝品還有手表,每次我路過那個那些手表柜臺,都在想,為什么大人要靠這些東西來裝飾自己,后來我也大了,這些裝飾我也有了。這世界是不是挺奇怪的,終有一天你會變成你討厭的那種人,做著當初你討厭的事,而你對此無能為力。可能是因為下雪路滑,很多人都沒出門,超市里三三兩兩的人,稀稀落落。很快我就在入口處左手邊第三排最底部的架子上找到了我需要的白色的鹽,白色的外包裝。由于我挑挑揀揀的想找到一包最喜歡的鹽,起身的時候頓感無力,霎時間眼前一片黑色的金光,跌坐在白色的地板上,白色的鹽袋從手中滑落。隨著眼前的黑夜一點一點盡無,一只完整的手出現在我的臉旁。順著這只纖弱的小手我往上望去,看到了一個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面孔。我沒有說話,只是一直愣著,整個人身體像是被掏空,直到我被她拉起來,我的靈魂才從遙遠的物外回來。

  ‘’你什么時候回來的’本來我想問你還好么,那感覺像是失散很久的戀人重逢。

  ’回來幾天了,老家有點事要辦,所以回來幾天,我明天就走了‘’

  ’哦。。,一路順風,我還有事,先走了‘說罷,我就轉身離開。我感覺到整個空間的空氣都是壓抑的,憋到讓我窒息,不知道怎么出的大門,我就已經出現在白茫茫的大街上,雪越來越大,剛出家門的時候還只是沒過腳踝,我穿著紅色的長筒羊毛襪,褲腳挽起來露出了一整條。現在腳邊只剩下白色,像雪絨花的花瓣粘在我的身上。最怕它及時的融化,在我還沒把它脫下來之前。

  ‘咦?那邊怎么一堆人啊,走,我們去看看’一個孕婦挺著個大肚子對她老公這樣說。這女人又瘦又小,肚子仿佛占了她絕大部分重量,如果她不小心滑倒在這雪夜里,瞬間就會被雪淹沒,除非她能克服地心引力自己爬起來。站在一旁的男人左手舉著一把大傘,右手從后面趟過去,停留在對方腰間。這男人肚子比女人還大兩倍,女人的頭剛到他肚子的最鼓的地方。女人的雙腳一步一步走向人群密集的地方,腳印一深一淺,一深一淺,身后大雪紛飛.....圍觀的人堵在十字路口,來來往往的車輛緩慢的移動著,車上的人都在輕抬的剎車,小心翼翼。氣溫特別低,但人們的熱情一直很高,尤其是參與跟自己無關的事情。男人用自己的身軀擠出了一條足夠女人隨意通過的路,這條路直達事件的最中心。這風雪里,交通警察來的比往常晚了一點,他看起來四十多歲,一定是走的匆忙,只戴了警帽,穿的還是自己的便裝,黑色的棉外套背后繡上了一個手掌大的紅色大寫的英文字母A,別致的跟這天氣格格不入。他顯然不高興,面怒猙獰,所有的面部肌肉幾乎都堆在了眉心。可能是想著這種鬼天氣里,應該沒什么事,可能接到報警的時候,他正在暖氣充足的值班室里準備脫掉隔壁醫院實習護士工作服。事情似乎并不是他一個人能處理的,躺在地上的那個男孩被雪覆蓋的只剩一個頭露在人們的視線里。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