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4 20:37:09
  1. 愛閱小說
  2. 武俠
  3. 叫花子的傳奇

更新于:2018-03-17 09:16:29 字數:4110

字體: 字號:
叫花子的傳奇目錄
共4章
  香飄飄客棧今天也推出了一系列與本次比武大賽相關的競猜賠率,有榜首的,有八強的,有16強的入選,甚至連進入正賽多有著名單,賠率也是按照相應的熱門來進行,畢竟除了吃喝玩樂,此時的賭博也是全城所熱衷,不僅全城就是全國各個檔口也多熱門關注,有的人因為下注一夜暴富,有的人因為賭博妻離子散,但是全城就像著了魔似的,不受控制的,即使有的人押兒押女也愿意賭一把,即為了那看不到摸不到又在不斷幻想的榮華富貴,隨州的歌謠這樣子唱到:

  貪婪啊,你是多么的可怕,

  看,我們的民眾為你而奔波,

  妻兒被押上了擋鋪,

  所有珍貴的被許偌到了你的賠率

  我不知道是魔鬼牽引著我

  而是那不受控制的靈魂在驅動著我

  期盼是我此時唯一的篤信

  我不敢多想

  怕地獄會找我去

  我不敢多想

  怕輸掉會變成什么

  妻兒的命運被這樣荒唐的捉弄著

  珍貴的所有被這樣典當著

  幻想是我此時所能應付的一切

  渴望的幻想能夠成為真實

  告別這種苦,悲憫的苦

  為了那不夠真實的一切

  為了那令人窒息的貪婪

  請把我的一切放在賭注的盤口

  讓這樣貪婪的命運去主導我的一切吧

  流傳的歌謠,每個賭的人多知道,因為捷徑是每個人所喜歡的,所狂熱的,瘋狂代表著人類失去理性的那一刻,展現大地也必將是可怕的。

  小華子這幾天乞討的食物并沒有什么增加,因為隨州的乞丐比從前增加了好幾倍,隨便那個口子上多有好幾個乞丐甚至數十個乞丐擁擠著像過往的行人去乞討,其中還因為搶地盤,小華子挨了一頓拳腳,所以自己只能和乞丐大叔尋了個偏僻的地方去乞討。

  大叔身上的傷沒問題吧,剛剛因為保護小華子所以挨了幾頓拳腳,小華子關心的問道

  沒事的,大叔我能扛的過去,用手摸了摸小華子粉嫩的臉蛋

  以后我們就不去那邊乞討了,我看最近也挺亂的,大叔這樣說道

  好的,一切聽大叔的,小華子懂事的點點頭

  至于打架的事情,也是因為小華子找了個好的地方,要到了一些錢,幾個年輕一點的乞丐要擠兌他走,不愿意,就直接對小華子動起手腳來,幸好大叔乞丐把小華子保護了起來,不然肯定準得殘廢不可,世道就是這樣,欺負弱小的。

  隨州廣場自從比武大賽開始以后,就沒有一天消停過,每天死的人多是好幾十的往城外墳塋送,有擂臺上的,有賭輸了的,有私憤的總之應有盡有

  香飄飄客棧今天議論的話題變成了一個農民,一個城郊鄉下的農民應為把所有的家產押到了一個很冷門的注上,誰料想竟然贏得了近千倍的賠率,一下子轟動了整個隨州城,到處在議論這件事,眼紅的,做夢的,多在狠自己為什么錯失了這個注碼,更是有人為了這件事而活活氣死的

  香飄飄客棧一間尚好的客房里,這里縈繞著女人的香,香飄飄本人正在梳理發型,管家進來了,說道:掌柜的,那件事情成了全城議論的對象了,

  聽著這樣的話,香飄飄輕視的笑了笑說道,做的好,比武結束了以后一定重獎

  其實每年這些個客棧多要制造一些神話出來,只有制造一些神話出來,讓人變得貪婪,她們才能更好的去盈利,所以要在全城遍布眼線,讓一件小的事情發酵,這樣才能夠影響大,

  還有掌柜的,你看今年軒轅派勝率大還是蚩尤派的勝率大,管家接著說道

  聽著這樣的問華,香飄飄嘴角露出了一絲不快,帶點怒氣的說道,你一個下人不該你關心的事情就不用瞎猜了,這樣對自己沒有好處。

  感受到,主人有點發怒,管家立馬道歉然后關上門出去了。

  比武大賽經過七天的比試,終于迎來了八強的誕生,這八強多是數得著的大派,只有太行派的劉三用一把出神入化的劍連克幾大高手,殺入八強,引起了全城不小的共鳴與議論。

  你知道嗎,那劉三可是草根出身,聽說得到了異人相傳,又有神器相鋪才能在本屆大賽大放異彩,關于這樣的版本傳了好幾個,多是比較神奇的,畢竟能夠入圍八強的人選那就不在是凡人了。

  八強選手公布天下

  軒轅派谷風子

  蚩尤派蠻沖

  玄云宗海清

  黑云宗風嘯

  木風寨關虎

  東海派敖欽

  天當派武瓊

  太行派劉三

  八強放榜之日起,隨州大慶三天,八強選手騎馬游街,昭告天下,那情形好不熱鬧,煙花璀璨,一片繁華盛世,到處洋溢著歌功頌德,八強選手更是像金字招牌一樣吸引著各商家的搶奪。

  這幾日小華子和大叔乞丐一直在城郊生活,對于城內的狀況也是略有耳聞,只是大叔受過那次打以后身體狀況一日不如一日,虛弱的只有一口氣的力量了,小華子更是寸步不離的照顧著大叔。

  大叔喝水,大叔這是我要來的饅頭吃一點,你看饅頭多白哦,小華子生怕大叔不和他說話似的,害怕大叔閉上眼睛就在也看不到他了,可是現在能夠做的就只能是這些了,期盼,期盼,像賭徒一般的期盼,只是這種期盼是純潔的是善良的是愛心的,渴望大叔好起來,能夠像以前那樣和自己說話,看著蒼天小華子用內心祈禱著:

  尊敬的老天爺啊,求你保佑善良的大叔早點好起來吧,我愿意用一切去償還您對我的恩情,我知道您在我的身邊,老天爺您是善良的,您是公正的,大叔他不是墜落的夕陽,也不是游去的海浪,他有著心中小小的夢,那是一畝地的收獲,求求您讓他好起來吧,不用讓那看不見的悲哀去包裹善良的人,老天爺您看啊,大叔的內心比金子還燦爛,像怎么好的人您愿意他離去嗎,求你給我一種康復的神奇,帶給我親愛的大叔,讓我們像從前那樣,即使不要那一畝地,即使讓我們堅守著乞討,我也愿意,只求大叔早些康復,早些好起來。

  小華子的心中無數次這樣子的祈禱著,呼喊著,他害怕失去,害怕失去

  乞丐大叔用他那粗陋的手顫抖的指了指,氣喘喘的說:小華子假如我去了另外一個世界,記住自己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

  聽著大叔輕微的說話,小華子痛苦的點了點頭,這種痛苦沒人能理解,只有在那樣的場合下才能去感受。

  緊接著,大叔指了指一塊清板的石頭,叫小華子把石頭挪開

  走到石頭邊,挪開以后,是一塊干凈的布包裹著多年乞討要來的細軟

  小華子用手捧著細軟來到了乞丐大叔的面前

  乞丐大叔用那布滿皺紋的老臉俯身聞了聞細軟,這是他一生的收獲,這里面有著一畝田的夢想,輕微的說:以后這些就交給你了,要好好的用

  嗯,大叔,我等你好了一起用,我們還要買一畝田呢,小華子想用天真來取悅乞丐大叔的開心,

  大叔笑了笑,說道,等大叔去了另外一個世界的時候,你把我放在買好的一畝田旁邊就可以了

  大叔不要這樣想,你會好的,我們會有自己收獲自己糧食的那一天,小華子不氣餒的說道。

  乞丐大叔笑了笑

  今晚的夜色特別的寂寥,慘淡中帶著一縷縷的凄清

  黑色的幔遮住了星空的閃耀

  大地透露的冷峻令人毛骨悚然

  我不知道如何來表達這一天

  惡劣或是糟糕是無法解說那顆漸冷的心

  溫暖早已被惡魔所吞噬

  還有什么讓我如此凄清的去對待

  也許無知與天真會好一點

  最起碼不知道什么叫疼痛

  在這個寒風與冰冷的夜色中,乞丐大叔無數次睜開過眼睛,無數次又被自己身上早已遺留下的病痛折磨者,他想**,他想呼喊,可是他不想弄醒熟睡的孩子,望著四壁空空的廟宇,他知道死神漸漸的向他走來了,不帶一陣風的走來了,那是一種欣慰與坦然的接受,如果心中還有著一絲的不舍,就是懷抱中的孩子,孩子是他乞討所有一切的依附,無數次幻想過好的,確又無數次被惡劣的現實所驚醒,因為要努力的去掙每一分錢,這樣才能更有機會的去接近自己的追求,一畝地的追求,一份收獲的追求,微弱的眼神,知道閉起來了,就將永遠看不到明天,也許去另外的一個世界,是的,去另外的一個世界,在也看不到這樣的落魄了,只是心中還有著放不下,放不下懷中的孩子,因為這個孩子太小,如果他的離去,不知道他如何生活,不敢想,真的不敢想。死神漸漸的近了,那是一種帶著可怕又兼具優惠的黑,帶著你的靈魂脫離你的身體,告別所有的不舍,就這樣,就這樣,毫無牽掛的走。

  你把自己放進了冰冷的世界

  我把太陽的燃燒引向你的身體

  你不知道如何走了進來

  也不知道那未知的世界是什么樣

  恰似嬰兒般來臨的狂歡

  我把溫暖送到你躺下的大地

  鮮花會綻放出美的光芒

  炫耀著你的不在孤單

  霧霾般的氣體阻礙著你的身影

  渴求的月色,一條線的狹隘

  帶著我那深深的眷戀,越來越模糊

  禁錮你所有的一切

  爭奪你所有的時光

  歲月的長空會雋永著你生命的一切

  乞丐大叔這樣的離開了,沒有一絲聲響,而此時的小華子還在沉睡中,只是感覺到乞丐大叔的身子越來越冰涼了,他想用身子把大叔摟得在緊一點,把自己的溫暖給大叔,有時候,甚至與想過,假如我可以活十年,我可以和老天爺請求,分一半給大叔多好啊,這樣我們就可以一起去大叔說的那個世界了。

  清晨,小華子醒過來,想呼喊乞丐大叔起來,又有點不忍,難道乞丐大叔還沒醒嗎,用手輕輕的摸了摸乞丐大叔,身體很僵硬,輕聲的呼喊著,任憑怎么喊乞丐大叔就是不醒,天旋地轉籠罩在了小華子的眼前,心中無數個疑問在否定現實的想法,乞丐大叔不可能不可能去另外的一個世界,他還答應過教我耕田呢,不會的,絕對不會的,聲音從輕微變成了嘶啞,此時的乞丐大叔任憑怎么折騰反應的永遠是冷漠的對待。一個不爭的事實擺在了小華子的眼前,就是乞丐大叔去了另外一個世界,悲痛與悲憫始終貫穿在小華子的心中,也不知道時辰過了多長時間,廟內是一種呆滯的對持,眼神中的呆滯。似乎這樣的呆滯可以復活所有一切

  冰冷的物體。

  直到王屋派幾名弟子的出現,才打破了廟內的僵局。

  王師叔這個孩子還有一口氣在,躺著的那個早就斷氣了,一個年輕人在朝一個比較尊敬的老者說道。

  這個老者就是此次帶領王屋派參加比武的總管王善真人,由于此次王屋派此次比武慘敗,所以也沒什么面子繼續留在隨州,只能是趕緊趕路回去

  趕緊拿本派鎮心丹給這孩子用上,王善真人說道

  然后一行人找了個好的墳塋將乞丐大叔給埋葬了,做這些事情的時候,小華子一直在昏睡著,這樣的昏睡直到王屋山才蘇醒過來。

  我這是在哪里,醒過來的小華子看著床頭這樣說道,他似乎很奇怪怎么自己突然就躺在一張不熟悉的床上了,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乞丐大叔呢,難道我到了另外的一個世界了嗎,這樣無數個想法始終貫穿了自己的腦海。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字體: 字號:
叫花子的傳奇目錄
共4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