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04:09:28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凡人啟示錄
  4. 紫霄輪回珠

紫霄輪回珠

更新于:2018-03-16 21:44:05 字數:2570

  陽光很明媚,一切似乎都很和諧,樹上的枝葉沙沙作響,錯亂的樹葉遮在人臉上有一種光怪陸離的感覺。

  此時一個少年正盤膝而坐仰頭看著從樹上飄落下來的樹葉,靜,仿佛,世界都靜了下來......

  “這孩子悟性,心性,根骨都是不錯,特別是心性,恬淡閑適,是個好苗子,老張,你生了個好兒子。”在少年盤膝而坐的不遠處兩個中年男子站在閣樓上,其中一個身著武士服的男子對另一個華服男子說道。

  “老李你就別取笑我了,這孩子在這靈域可能資質算是極佳的,但是如果帶到你們中原可能只能算中人之資吧......”華府男子一臉苦笑道。

  “他多大了?”

  “今年剛滿十八。”

  “十八歲就進入靈根初開的境界,非常不錯!這樣,我把入門劍貼留下,你讓他明天就出發前往中原之地,我還要去下一家發放劍貼,你們盡快準備準備!”說完武士服男子就從袖中拿出一柄黑色的小劍交給了身邊的華服男子,然后一縱身騰空而起飛向遠方。

  華府男子看著手中的劍貼,絲毫不掩飾臉上的欣喜之色,當即對盤膝而坐的少年喊道:“用兒,快過來,為父有事告訴你!”

  “呃,來了,父親。”原本一直抬頭看著樹冠的少年回過頭來露出一副陽光的笑容,清澈的雙眼非常有神。

  這個陽光少年名叫張用,是靈域張家的公子,而這靈域則是這片大陸的東端,是由無數的海島組成的,而大陸的中央則是被稱為中原的地方,那里靈秀異常,可謂是所有政治、勢力、文化、人文的中心。

  張用今年十八歲,十八歲的他從小每日被父親逼迫著學習、參透自己張家世代傳承的《磁元玄心錄》,據張用的父親張德說他們張家能在靈域躋身中等世家完全就是依靠這本家族傳承的《磁元玄心錄》。

  而他也不負所望,終于在十八歲這年領悟出了磁元玄心錄中的一些奇妙,甚至都能按照書中所說的感知到一些很奇怪的能量,張德知道之后就立馬來找張用徹夜長談,經過那次談話之后,張用終于知道了為什么一本《磁元玄心錄》會成為一個家族的傳承之謎。

  原來在這個世界上是有一類人,他們追求力量的極限,他們追求壽命的極限,他們修煉,他們試圖勘破這一切,所以他們擁有絕強的力量,甚至他們擁有顛覆一切的力量,他們才是這個世界真正的主宰,這些強大的武修中一些悟到屬于自己的體悟后一般都會著成一本書以供后人參悟。

  而前人栽樹,后人乘涼,經過無數先驅者們的試煉,終于將武道一途的修煉分為幾個階段:靈根初開,靈根已成,登堂入室,悟道,得道。

  至于以后的境界階段因為從來沒有人達到過,所以還有待后來之人開發。

  而張用能感受到周身能量的存在這就算是進入武修中的靈根初開了,張用這個年紀就能達到靈根初開這個境界,在貧瘠的靈域已經算是很有天分的事情了,所以張德動用了所有的能量,向中原第一大宗派------青峰派,推薦了自己的兒子拜入宗門之中。

  “父親,武道修煉好奇妙啊,我在剛才似乎感受到了萬物的心跳!”張用摸著后腦勺憨笑道,剛剛別以為他只是在發呆,如果仔細去看那些飄落的樹葉的話,你就會發現樹葉是以張用為核心呈被吸引狀的。

  “用兒,武道一途變化萬千,你以后有大把的時間去感悟,這次為父是有些東西要交給你.......”張德完全不似平時的慈愛,此時正一臉嚴肅。

  張用見父親張德如此嚴肅也不由打起精神靜候下文,只見張德從袖中拿出一柄黑色的小劍以及一枚丹藥,語氣生硬地說道:“這小黑劍你切記好好保管,這是青峰派的入門劍貼,你馬上去準備一下行李,明天就前往中原青峰山加入青峰派!”

  頓了頓張德終于將另一枚丹藥放在張用手上,仿佛這是一個很艱難的決定:“這丹藥名曰‘七竅玲瓏浮塵丹’,是我們張家祖先,也就是寫下《磁元玄心錄》的那位祖先留下的,當年他可是達到登堂入室境界的,這是他游歷時所得的奇物,服用之后在短時間內會靈根大漲,領悟能力會好很多倍,你到時候到了青峰派,如果在修煉途中有什么不懂的重要關卡時就可以服用此丹......”

  “父親!這!這可是傳家之物啊!”張用不由感到惶恐,這可是老祖宗傳下來的東西,真真正正的傳家寶啊。

  “為人父母的哪個不是希望自己的孩子最好,可能我是最自私的族長,但是窮家富路,孩子,到了更大的世界千萬不要忘記你背負的姓氏與家族!”說完張德就擺擺手轉身走去,“明天一早就啟程出發吧,不用來請安了!”

  張用站在清風中,手中握緊了那柄小黑劍和丹藥,東方的少年總是這樣,他們的未來總是背負著希望,有的來自家族,有的來自父母,說到底他們背負著身體中的血脈!

  次日,清晨。

  張用站在碼頭上看著面前的一艘艘巨船,還有那不怎么蔚藍的海水,心中不由開始對以后離家的日子充滿了期待,而這次來送他的只有幾個家中的老仆,張家說是世家,其實也只有張德這一房僅存了,張用的母親也在生張用時難產死去,所以張家的主人說白了只有張德和張用兩人而已。

  少年心性,正是不戀家的年紀,這次獨自出門還要去見識外面更加精彩的世界,不像在靈域除了海島還是海島。

  正當張用要登上家里給準備的船只時,正好見一個老者邊跑邊喊:“船家!等會兒!”那費力勁兒看得張用都替他的那把老骨頭捏把汗。

  張用不由笑了笑走向老者:“老人家,你是被船家落下了么?”

  “小娃娃莫不是瞎了,你是在取笑老頭子我么!”老者見張用一臉笑容以為他是故意來笑話他的,畢竟貪玩幼稚的少年不在少數。

  “老人家不要誤會了,晚輩的船只正好要乘船前往江陽城然后轉往青峰山,不知道老人家順路否,晚輩也可以與老人家一路,方便時刻聆聽老者教誨。”

  老者聽罷不由上下仔細打量了一下張用:“小娃娃你倒是心善,不過你為何要幫老夫這個無緣無故之人?”

  “為什么要不幫?”張用下意識地就像一個沒長大的小孩反問了一句,這是一種心性,一個大男孩的純潔心靈。

  “哈哈哈哈!”老者突然扶須大笑,“小娃娃倒是好心性!以赤子之心入道,小娃娃你以后可以走得很遠啊!”

  說罷老者從懷中拿出一顆紫色的小珠子,這珠子通體剔透,呈紫色,但是內里卻又根根金絲,好看異常:“小娃娃這珠子名叫‘紫霄輪回珠’,你可不要辱沒了它的名聲,老夫坐船不過是為了散散心,既然落下了,再趕上便是了。”

  不等張用反應過來時珠子已經落到了他的手上,而老者卻是化成一道紫光向遠處掠去,張用看著手中的珠子不由苦笑,這珠子一看就知道不是凡物,想不到自己出于本心幫人一次也會有這等際遇,應該算是命里注定吧.......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