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1 20:11:26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仙跡可尋
  4. 第一章 黑手指

第一章 黑手指

更新于:2018-03-16 21:55:13 字數:3231

  “此處應該是盈水峽,但又感覺不像,地圖上記載,此處水色碧綠才對,怎么全是土黃色?”杜凌皺著眉,將手中地圖正過來反過去看了兩遍。

  “死老頭子這不是玩我么?這么大塊地圖上面只有兩個點,其一是小港,其二便是江北城,中間還有數十山脈百余條河流……根本就沒法辨別嘛……”杜凌躺在順流而下的木樁上,一手捻著浮塵子,一手舉著一只金黃色烤羊腿,神情悠然愜意。

  “或許我應該照人打聽一下,只是這荒郊野嶺的哪去找?”將黑桶夾在腋下,杜凌美美地睡去。

  碰!

  “小子,將身上的藥劑交出來!不然做了刀下冤魂可怨不得俺!”

  杜凌還未清醒,卻見一黑面大漢將明晃晃的長刀架在自己脖子上,刀鋒處冷芒刺得汗毛根根直立。

  山道要人命,荒野不求財!

  在山道處打劫者基本上才會圖財害命,而在荒無人煙之處,劫掠大都不會傷人性命。想通此點,杜凌才將心放下,雖然在古老的教導中學到不少,但自己的武力值只比普通人略高一點,而且比斗毫無經驗

  杜凌細細觀察了一下,這大漢手持的長刀的右手食指上磨了厚厚一層繭,應該是長期用弓所致,頭上毛氈,腳上皮靴均是獸皮所制。

  這大漢是一獵人!杜凌當下判斷道,只是這大漢口口聲聲說要‘藥劑’而他身上又毫無傷痕,可見他是一只隊伍中的獵人,且這只隊伍中有人受傷!

  “大叔,我身上沒有藥劑!但是我識得藥材,興許能幫得上忙。”杜凌眼睛一轉,隨口回答道。

  “那也行,你跟俺來!”黑面大漢將杜凌抗在肩上,飛奔而去。

  “三叔!三叔!俺回來了。”

  杜凌放眼望去,只見十余人圍坐在那頭發灰白的老人跟前,其側還有一只身長丈余的巨齒虎,口中沒有氣息,儼然已經死透,而那老人斷了一條腿,腹下泛著紫色,應該是中了巨齒虎的嚙噬毒。

  “鋸掉一根腿也擋不住毒素蔓延啊!”老人自嘲道,“不服老不行咯,臨死還給你們拖后腿啊!”

  “三叔,俺雖然沒有找到藥劑,但是這娃娃說他識得藥材,興許能給你把毒解了!”黑面大漢拉著杜凌走上前去。

  “這小娃娃?”眾人看了一眼杜凌,均不認為這個看起來只有八九歲樣子的孩童能把嚙噬毒

  清除掉。

  “孬蛋啊,你就別安慰叔了,叔的身體叔清楚,我膝下無子,也是看著你們長大的,就算能治好,沒有這條腿我也走不動山道了,將來總不能再拖累大家不是?”

  眾人心中悲戚,放佛認命般,低著頭不再言語,一個塊頭比較大的青年啞著嗓子道:“叔可別灰心,您若是有個好歹,我們也沒法向嬸子交代。”

  “而且我們是打著保票出來的,誰曾想遇到巨齒虎,走了這么一遭!”大塊頭后悔地錘了一把地。

  杜凌心中升起無數念頭,在流雨池中度過多年,被古老頭的猩紅藥液折磨無數次,大多數草藥的藥性藥理卻是認得,比如說草木之毒,其生長之側肯定有解毒之物,而野獸身側也肯定有其天敵!

  這嚙噬毒的解藥其一便在巨齒虎身上,取其膽汁,配合一種湛靈草的根液便可制成。湛靈草這東西外相與鋸牙草差不多,一般人是分辨不出的,所幸杜凌幼時便為慧敏修身打基礎,些許差異還是能看得出。

  “巨齒虎出沒的地方應該會有湛靈草的!”杜凌四下撒望,少時便收獲一棵。

  另外巨齒虎的膽汁是現成的,解藥算是找齊了!

  “那個……孬蛋叔,你把那巨齒虎的膽汁取出一些給我,我可以配出解除嚙噬毒的藥劑!”杜凌拽著黑面大漢的外衣道。

  “呲……小娃娃,你能解這毒,我們十幾個大漢一頭撞死算了!”蹲坐在地上的一個年約二十左右的青年不屑道。

  “就是,我們十幾個大人都不用,你這屁大的孩子能有什么辦法?”另外幾人也隨口應付了句。

  “給這娃試試吧!”最后老者發話,老者抬頭看了一眼杜凌,苦笑道:“這也算死馬當活馬醫吧!既然這娃娃能認得這巨齒虎,說不定還有些辦法呢,就算醫不好,咱這情況本就這樣,死了也怨不得人家!”

  黑面大漢拿著那把明晃晃的大刀,對著巨齒虎腹部連砍三次才微微破了皮,這巨齒虎活著的時候皮毛更加堅韌!對于這十幾人能夠拿下這巨齒虎,杜凌也略感詫異。

  擦了把汗,黑面大漢將盛著半碗的膽汁遞給杜凌,杜凌將湛靈草根汁滴入碗內,攪拌均勻后又遞給黑面大漢。

  “一半外用一半內服,身體不要大動,將養個十天半月嚙噬毒便可解除,只是老爺爺年齡太大,斷腿之處想要愈合怕是要很長時間,回去后用烈酒仔細擦拭就可以了!”

  黑面大漢按杜凌所說,將藥在外涂抹均勻,又將另一半扶著老者喂下,那紫色皮膚眨眼功夫便開始消退,眾人圍在一起,看著毒素慢慢退去,對杜凌的輕視之心也隨之收起。

  “不對!”杜凌蹙著眉,總感覺忽略了些什么,“巨齒虎一般是一雄多雌,這雄虎死在這里,只怕那幾只雌虎也快過來了!”

  “快跑!快跑!周圍又出現了幾頭巨齒虎!再不走就來不及了!”一個身材瘦小的獵人邊跑邊喊。

  “已經來不及了!”杜凌將黑桶提在手中,向四周一望,三頭巨齒虎已經把來去的路堵住。

  “靈猴!帶這娃娃快走!在樹上走!”老者當即大喝一聲,那瘦小的獵人作勢便要沖到杜凌身前。

  “走不了了!它們已經把外圍的樹木全撞到了,只能靠著速度沖出去,否則大家都是死路一條!”

  “不錯!趁著包圍圈還未縮小,大家選定方向,各自逃命吧,逃出去幾個的幾個!”

  “唉!都怪我這老頭子,把大家拖累了一次又一次!”老者自責道。

  話音未落,杜凌便竄了出去,雖然自己戰斗力并不算強,但論靈敏速度,他自信這里面沒有人能及得上他,真正跑起來,巨齒虎也奈何不得他。

  自己飛速逃奔,巨齒虎的注意力應該暫時會鎖定在自己身上,至于那十幾個獵戶能逃掉幾個,全看他們本事了,杜凌低嘆。

  兩個喘息之間,杜凌便沖出了圍堵,竟然沒有一頭巨齒虎上前攔堵,甚至距離自己最近的那頭還厭惡的盯了自己一眼,杜凌錯愕,隨即便想了起來。

  “應該是湛靈草的關系!巨齒虎最厭惡湛靈草,而我又沒有接觸巨齒虎膽液……那豈不是說,黑面大漢和那老者成了巨齒虎的重點照顧對象?”

  杜凌轉身便見黑面大漢背著老者被一頭巨齒虎緊緊盯住,而其余人逃生的方向人聲虎嘯亂作一團。

  黑面大漢拿著大刀,一刀一刀地劈在巨齒虎身上,發出金石碰撞的聲響,巨齒虎竟然毫發無損,甚至巨齒虎的嘲諷之意表露無遺。

  “殺不掉巨齒虎!如果憑我的身手應該可以阻擋一二!”杜凌不多想便折身返回。

  “孬蛋叔!轉身跑!別回頭!”杜凌一拳打在巨齒虎的下顎處,巨齒虎腦袋晃了晃。

  見得杜凌可以與巨齒虎相搏,而且還能配出嚙噬毒解藥,黑面大漢沒有多想,眨眼功夫便跑出了杜凌視線。

  巨齒虎吃痛,猛地轉身,粗尾如橫棍直挺挺劈向杜凌。

  杜凌雙手一撐,虎尾如錘子般打在手上,霎時發出碰碰的聲響,抹了一把嘴角溢出的血液,杜凌冷哼道:“倒是我高看了你,不過如此!”

  身子一側,將虎尾讓出去,杜凌身形不退反進,自己身子矮小動作敏捷,對于巨齒虎這種龐然大物來說,近身要更加安全一些。

  纏斗許久,巨齒虎連連吃痛,卻連杜凌的衣角都碰不到,也就萌生退意,而杜凌自小港生活,哪里跟野獸搏斗過?古閑所授基本上都是些理論知識,如今有這么個練手,杜凌怎舍得讓它跑掉?

  “吃我一指!”杜凌大喝一聲,食指中指相并,朝著巨齒虎下顎處猛戳,巨齒虎哪敢讓杜凌戳中?略微低頭,杜凌的手指便停在巨齒虎的牙齒上。

  “這是?”

  杜凌想要撤手,卻如何也做不到,手指像是黏在巨齒虎的牙齒上一般。

  “不能動!”杜凌發現全身仿佛被定住一般,除了大腦還能思考,其余處皆不能動!

  “是黑手指!它在吸收巨齒虎身體的東西!”杜凌心中大驚。

  巨齒虎眼中終于閃現出恐懼之色,少時便篩糠般顫抖起來,兩只虎目鮮血殷殷流出,面相極為恐怖!

  透過手指,杜凌感到一股暖流游走全身,如寒冬中掉進溫泉一般舒適,不多時便感覺到全身骨骼有萬千螞蟻在爬,奇癢無比。

  待癢過之后,杜凌便產生一種飽足感,放佛身上有使不完的力氣,甚至腹中脹得隱隱作痛。

  再看那巨齒虎,瞳孔已經擴散,口中只有出氣沒有進氣,渾身軟趴趴地癱在地上,放佛被抽掉了骨頭。

  杜凌神色復雜地看著跌落在身邊的扳指和那只透著詭異黑色的手指,這根手指竟然能抽掉其他動物的骨頭!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