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7 16:48:48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天機:隱形眼鏡
  4. 第二章—-父親不是父親

第二章—-父親不是父親

更新于:2018-03-16 17:50:01 字數:2174

字體: 字號:
  仿佛有撥不開的霧在夏克面前繚繞,無論怎么睜開眼睛,總是都看不清遠方,前方似乎是一個古代式的宮殿,或者說,更像是一個山洞,周圍一片漆黑,身后似乎是無底的懸崖,只有洞口透出微光,夏克慢慢向前走去,卻發現洞口似乎站著一個人,霧太濃,猛著向喉嚨里面灌,仿佛是要進入自己的血液。夏克泛起一陣惡心,眼前只有一條路,于是只得朝前走,走近了,才發現面前的那個人如此熟悉。那個人微側著的身體緩緩轉過來,左眼只剩下眼眶,是如黑洞一般的黑,仿佛將夏克的整個眼睛都吸進去,這是多麼熟悉的臉!可是如此恐怖,那個人慢慢抬起右手,手里面攤著夏克的那串項鏈,張開嘴想說什么,一張嘴黑色的半凝固的黑色液體從嘴里喉嚨里面流出來。“爸爸~...”可是此時的夏克不敢移動半步,應該說是不能,看著自己的恐怖卻又熟悉的親人一步一步向自己走來。夏克顫栗著,終于忍不住叫了出來。“啊!!!!”結果眼前一片黑,窗外的光亮閃耀又褪去,“只是一場夢罷了,哎。”夏克開了燈,顧不得身上的一身冷汗,坐在死寂的病房里面,一陣風將窗簾刮開來,夏克身上的冷汗似乎溫度又低了幾度。今夜注定無眠了。于是夏克打開了手機,看著電影直到了天亮。住院幾天,在樓下花園逛,窗邊看風景的夏克似乎已經對各種各樣的死法見怪不怪,從樓上在空中自由落體砸在地面的骨頭和肉像花一樣裂開的;迎面過來一把菜刀嵌入骨頭里面的;毒藥下肚內臟腐爛的。。。諸如此類惡心的,夏克都已經習慣。終于到了清明節,夏克軟磨硬泡溺愛孩子的溫雅,終于說服她讓自己去掃父親的墓,夏克的心中興奮又參雜著更多恐懼與不安的期待著將要發生的事。去陵園的人流不亞于繁華大都市的客流高峰,溫雅和夏克被堵在高架橋上,旁邊一輛敞篷法拉利慢慢停在溫雅的車子旁邊,夏克還期待著會下來一個長腿美女去前面看路,然后給自己一個迷人的微笑,結果轉過頭去卻是一個鑲滿金牙的胖子,脖子上的拇指粗的金項鏈在陽光下閃閃發光,手中拿著土豪金某果機大聲的對著電話那頭的人吼著:“對,格老子的多找幾個人去老子父親的目前哭,越像報酬越高。錢不是問題!對,格老子的再多買一些洋房美女燒給他,老子要讓所有人曉得我王大富有好愛我老漢!”說完了金牙男又用食指挖了下鼻孔,向夏克望過來,夏克立馬低下頭,“誰是你老爸誰才倒霉!”夏克心中咒罵著,希望著車能開動。連擠帶塞,終于到了陵園門口,車子停好之后,夏克和溫雅穿過各種賣錢幣洋房美女鞋子的奇葩節日產物,徑直進了陵園,前面一排排年代久遠的,各種彈片飛濺,血肉橫飛,轟炸機呼嘯而過手腳飛出幾米遠的;坦克放出的燃燒彈瞬間灼燒致死的;也有遠方狙擊槍一槍腦漿飛迸的...惡心之種種在夏克看來,除了被為國誓死捐軀的軍人精神深深撼動之外,怎么死的已成忽略點。但是越向后面走,夏克的心就越加快速的跳動起來,手腳不由自主的緩慢起來,自己在怕什么呢?怕什么呢?夏克心中重復這個問題,終于過彎就是父親的墓碑了。抬起頭,望著墓碑上再熟悉不過的名字和照片夏克屏住了呼吸,期待即將發生的無法預測的事情,讓夏克震驚的是不是死因讓他驚嘆,而是,沒有死因,對,沒有任何反應。“是失效了還是。。還是。父親根本沒沒有死,只是藏在某一個地方那為什么不出來找我我們,為什么這么多年沒有消息,為什么?!”夏克心中仿佛是在蜘蛛網上呆了許久的獵物,被疑問和不安團團包圍住。于是不相信的擦了擦眼睛,還是空無一物,只有那熟悉的整潔的穿著軍裝的父親的微笑著的照片貼在墓碑上。夏克皺緊了眉頭,溫雅看出了不對,于是問道:“怎么了,不舒服?”夏克強忍住心中的問題,故作鎮定的回答道沒事,可是心中已經開始盤算起自己的計劃,人不可能憑空消失,無論如何,自己一定要知道父親的下落,或者死因。“對了媽,你說當時和爸爸一起出勤的那個警官叫什么啊?”“怎么突然想起問這個?他叫林漢軒。”‘林漢軒’夏克心中默念了這個名字三遍,便不再說什么,不顧溫雅疑問的眼神,獨自回到了車上。望著車窗外飛快褪去的景色,夏克開始整理起自己的思路來:自己得到超越常識的能力,而自己父親的墓碑卻連一個人的骨灰都不是,是空無一物還是有什么秘密,自己都不得而知。那么,這個和自己父親一起出勤卻安然無恙的人一定知道自己的父親的死因或者下落,當務之急,就是找到林漢軒。但是林漢軒既然是自己父親的同事,那么自己從小在警局玩到大,應該認識,為什么對這個名字毫無記憶?看來是有必要去拜會一下這個林漢軒了。夏克的臉上是仿佛鐵水鑄過一般的堅毅。距離出院的日子也快要過了,本來就期待著出院的夏克更加急不可耐起來。于是在醫院里面溜達起來,夏克走到花園里面,看見長椅上坐著一位白袍的老者,應該是一名醫生,于是夏克定身坐下,瞧了一眼老者正在看的書,是關于既視感的書籍。夏克開口搭訕道:”醫生啊,你不是應該看醫學的書嗎?為什么看科普書籍啊?”老醫生并沒有回答夏克的問題,“即視感(源自法語“Déjàvu”),也可以翻譯成“幻覺記憶”,指未曾經歷過的事情或場景仿佛在某時某地經歷過的似曾相識之感,小伙子,你信不信,人能存在不同時空里面啊?”“相信啊,這樣我就可以擋黑社會老大,當美國總統,征服地球,把想做的事想犯的罪都來一遍."夏克心中笑著醫生幼稚的想法,所以也沒有認真回答。“哈哈,小伙子,我遇見過你,那時我還年輕啊!”夏克一怔,轉身離開,心中無語著這個老醫生,真是越老越糊涂了。神經病吧!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