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1:33:23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九世狂尊
  4. 第0002章 登位儀式的開始

第0002章 登位儀式的開始

更新于:2018-03-18 10:45:24 字數:3121

  天元神界,以武為尊,其中,總共分為五十個大洲,一百八十個小洲,三百四十個國郡,每個國郡都有一個郡王,大千世界,強者如云,數不勝數。若要有一席藏身之地,憑的,便是實力。如果你強,便能生存下來,這是歐陽戰天的畢生感悟。雖然歐陽戰天的實力在烏蘭國數一數二,難逢敵手,但對于他所處的天烏國郡來說,天元境一重只是一只螻蟻而已,在天烏國郡中,就連一名農夫的實力也是筑基境的十星巔峰!而且,天烏國郡只是三百四十個國郡中的一個小郡,由此可見天元神界的強者如云!

  叢林里危機四伏,但每次歐陽戰天都能。化險為夷,不僅僅靠的是他的天元境一重的實力,還有他那驚人的警惕力,那些刺客殺手都被歐陽戰天所殺死,只有娜扎一個人活著逃了出來。

  即使如此,歐陽戰天也不好過,他受了嚴重的內傷,一個月內不能再,使用靈氣。不過好在歐陽戰天依舊離開了森林,來到了歐陽府。

  天烏國郡一個有三個府郡,分別為歐陽府,霓天府和巖武府。歐陽戰天乃歐陽府的新任家主,若不是歐陽夏嚴,他絕不會踏入這片森林半步。因為這片森林一直被周圍的百姓稱為“死亡森林”。不僅是因為那里有許多兇猛的妖獸,更讓人深感恐懼的是,森林是那些殺手刺客的天地,因為那里孤僻,沒有人會發現,但那里也是強者的福地,因為那里生長著許許多多的稀少的藥材,那些妖獸的皮毛也是上等的皮草,妖獸的內丹更是修煉的珍品,但內丹上仍會殘留著妖獸的毒性與氣息,所以妖獸的內丹不能過多的食用,不然會引發內丹里的妖獸氣息的復活,輕則受傷,重則經脈全斷。

  待到歐陽戰天回到歐陽府時,已是中午,丫鬟下人們已經回房休息,大門緊鎖著,烈陽高照,歐陽戰天跨下赤鏈神馬,丟下豹狼獸,使勁的叩打著門環,響起“嗵嗵”的扣擊聲。

  “誰呀?吵什么?!”門突然打開,從里面走出一個穿著打著布丁的灰袍的家丁,家丁見歐陽戰天衣著樸素,渾身傷痕,頭發凌亂,面相平凡,便很不客氣的喊到。“你是誰呀你?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么?——歐陽府!”

  歐陽戰天默默地看著眼前的這個不可一世的家丁,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讓開。”

  家丁并沒有料到歐陽戰天會說這句話,便再次扯高氣昂的喝到:“放肆,你是什么人?敢這么跟我說話!”

  歐陽戰天忍住心中的怒火,冷冷的說道:“我再說一遍,滾開!”

  家丁見歐陽戰天這么跟他說話,勃然大怒,揚起巴掌,作勢要打歐陽戰天,惡狠狠的說道:“找死!”

  歐陽戰天臉色一狠,抽出鐵劍,便刺向那名家丁。

  歐陽戰天的鐵劍削鐵如泥,更別提家丁的左臂,只看見一道又一道的鮮血從家丁的斷臂中涌出,撒在地上,撒在呈古銅色的門上,顯得可怕。

  家丁不可思議的看著自己的斷臂,暫時忘記了疼痛,他不相信歐陽戰天敢斷他的左臂,但真實的疼痛感襲來,使他不能不信。

  “啊!”斷臂之痛有如萬劍穿心,疼痛幾乎令家丁的臉變形,噴撒出來的鮮血撒滿了他的灰袍,而收起劍的歐陽戰天身上卻沒有一絲血跡,仿佛與他無關。

  “怎么了?”從搬遮半掩的鐵門內跑來幾名護衛,護衛一臉驚呆的望著躺在血泊之中的家丁,又望了望若無其事的歐陽戰天,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

  歐陽府挑選家丁也是有規則的,一般招進來的家丁的實力最少也在筑基境兩三重,再凡人之中也算是佼佼者,但眼前的男人看起來最多也只是個凡人,怎么能廢了家丁呢?

  “不管是不是他,捉回去交給夏嚴長老處置!”領首的護衛鄙夷的提了倒在血泊中已經昏迷的家丁一腳,一邊在心里鄙夷的說:“真沒用,連個普通人也打不過!”一邊吩咐其它護衛拿下歐陽戰天,將他領進歐陽府。

  歐陽府很大,到處都是翠綠的樹木,旁邊有幾個湖泊,湖泊中心矗立著幾朵亭亭玉立的荷花,周圍是荷葉,蓮藕羞澀的躲藏在碧綠的蓮葉中,湖泊旁是嬌嗒嗒的百合,迎著微風,歡快的跳起舞來,散發著一股好聞的清香。

  歐陽戰天心中一震,將來自己真的要生活在這了么?

  加快腳步,歐陽戰天走進議事大廳,甩開身后的護衛,腳一跺,便飛到了正中心的大椅上。

  椅子很漂亮,周圍鍍著一層金黃,椅背上雕刻著細致的花紋,花紋有大有小,有彎有直,十分的美麗,其中還散發著淡雅的清香,令人神清氣爽,心曠神怡,使人有一股一直想聞著的感覺。

  “大膽!此乃新任家主歐陽戰天的位置,乞容你這平常人所能坐的?”領首的護衛取出腰間的佩劍指向歐陽戰天,毫不客氣的喝到。

  歐陽戰天沒有說出自己便是歐陽戰天,反而也掏出鐵劍,握在手中,劍尖閃爍著銀光,指向護衛。

  “哈哈,僅憑你手中的這塊破銅爛鐵,也想打贏我們?癡心妄想!”護衛突然一聲大笑,言中盡顯嘲諷。

  “是誰呀?怎么這么吵啊?”正當幾人之間的戰斗一觸即發時,突然傳了一陣蒼老的聲音。

  護衛幾人聽到這陣聲音,連忙丟掉手中的佩劍,單膝下跪,齊喝道:“參見夏嚴長老!”

  迎面而來的是一位老者,雙眼深邃,臉頰蒼白,衣著一襲白色長袍,胸口上還別著一枚徽章,上邊是一鼎丹爐,下面有兩顆星星,這是二階煉丹師的標志,老者還駐著一根銀制的拐杖,一瘸一拐的向議事大廳走來。

  “糟老頭,你終于來了。”見到歐陽夏嚴,歐陽戰天撇撇嘴,不滿的說道。

  “你!”聽到歐陽戰天叫歐陽夏嚴“糟老頭”,護衛幾人幾乎吐血了,到底是面前的這個人是瘋子還是孤陋寡聞?在整個烏蘭國里,敢叫歐陽夏嚴“糟老頭”的人可不多,依照歐陽夏嚴的脾氣,這個人肯定死定了!

  “呵呵。”歐陽夏嚴笑了笑,出乎意料的沒有大發雷霆,溫和的向歐陽戰天走去。“小天子,你終于回來了。”

  “小天子”?護衛幾人長大嘴,不可思議的看了看歐陽戰天,始終覺得傳說中的歐陽戰天的霸氣外表與眼前的這位胡子渣滿下巴的中年男子根本扯不上邊!上天,不帶這么玩人的吧,完蛋了,剛剛我們居然敢這么跟歐陽戰天說話,死定了!

  歐陽戰天沒有說話,也沒有責罰護衛,只是臉色鐵青的站立在大廳中心,一旁的歐陽夏嚴也沉靜了,歐陽府最近多了很多以貌取人的家丁與護衛,就像上次,霓天府來人與歐陽夏嚴談布錦絲綢的問題,卻被家丁阻攔在外,硬是在門口呆了幾個時辰,后來還是歐陽夏嚴出面,當然,這生意又吹了。本來那次生意會帶給歐陽府的利潤會很大,但后來因為生意沒做成,所以利潤也沒了,就連本錢也虧了不少,這就是后來為什么霓天府與歐陽府斷義,與巖武府結盟的原因,而且歐陽府最近被霓天府與巖武府打壓的厲害,特別是霓天府中的府主霓薛炎,更是猖狂,鬧事鬧了歐陽府的許多所以,最近的所以被他們攪的一團糟,生意非但沒有做成,還偷雞不成蝕把米,這些都是那些有眼無珠的下人干的好事!

  歐陽戰天輕嘆一口氣,隨及又立刻說道:“來人,將這些人重杖五十,其他人替我更衣,隨及舉行登位大典!”

  登位大典是歐陽府新任家主登位時的重要禮數,登位大典會邀請很多人來,比如霓天府的霓薛炎,巖武府的赤紫夏,天烏國郡的兵馬部的領士詹無顏,洛蘭家族的宇文小姐等人,都是德高望重,名聲在外的人,特別是宇文小姐,是一個修武奇才,芳齡十七,實力卻在筑基境四星巔峰,是年輕一代的佼佼者。還有霓天府的霓強志,霓薛炎的寶貝兒子,年僅十五,卻已經修煉到了筑基境的三星巔峰,不得不說是天才中的天才。而歐陽戰天的兒子歐陽洛,卻是一個百年不遇的廢材,雖然他才七歲,但實力真的很弱。在歐陽洛五歲那年,曾請過一位算命先生為歐陽洛算命,可結果卻是歐陽洛此生不能修煉,因為他的經脈之處有一個缺口,缺口中有一股神秘的紫光,運氣不能過經脈,即使歐陽洛如何努力,靈氣也運不過那斷斷脈,所以……

  歐陽洛一直是歐陽戰天心中的一塊心頭肉,為了自己唯一的兒子,自己忍辱負重的待到了今天,真的,很不容易。

  歐陽戰天收起鐵劍,緩緩的向自己的房間走去,留個護衛的,就只有一個高傲而又孤僻的背影……

  【新書上傳,希望各位喜歡,順便撈幾張推薦票或月票玩玩······】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