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19:14:33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欲妖蒼穹
  4. 第三章 管好你的“狗”

第三章 管好你的“狗”

更新于:2018-03-16 11:52:15 字數:3087

  清晨,寒羽睜開睡意朦朧的雙眼,摸了摸肚子,自從出來到現在,他一口飯還都沒吃,雖然修士對食物沒有太多的依賴,但是對于靈紋境的武者來說,食物還是必不可少的,進行了簡單的洗漱,寒羽來到客棧大廳,點了些東西,找個空位坐下,便不急不緩的吃了起來。

  “聽說了嗎,華清宗今年要來風鈴鎮入選弟子了,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可能一輩子就這一次啊,據說明天在劉家練武場進行挑選,十八歲以下,均可參加,只要表現優異,就有機會被選中”,一名瘦小男子興奮的說道。

  “小六子,這還用你說,誰不知道最近咱們風鈴鎮人來人往,多了許多的熱鬧,全都抓緊籌集各種武器靈技等,就是為了明天的入選大比了”。

  “店小二話音剛落,又有一名老者嘆聲道:說的容易,華清宗入選必然人人都想進入,像咱們這些平民的子弟,怎么能與劉、李兩家相比,一不小心,還有可能招惹上是非,反倒傷害了自己的孩子。

  話雖如此,可是萬事無絕對,誰知道明天會不會有好的運氣呢,不被收為弟子,就收進去當個打雜的也比在風鈴鎮強啊,明日,我就讓我家大牛前去參加,一個青年大漢不信服的反駁道。

  隨著幾人的一言一語,客棧內越來越多的人參與了進來,紛紛發表著自己的看法。

  一旁的寒羽,聽著眾人的議論,也不由的對這華清宗大選產生了些許興趣,目前自己居無定所,又無修煉資源,暫時拜入一宗派之下倒是個不錯的選擇,只不過聽眾人的議論,似乎想進華清宗很是艱難啊,思索片刻,寒羽低聲對著旁邊的一位長須老者問道:

  “老前輩,這華清宗很厲害嗎?大選是每個人都可以參加嗎?”

  長須老者先是驚訝的看了一眼寒羽,隨后又露出一絲了然之色,“看你眼生,你是外地來的吧,這華清宗可是了不得啊,方圓萬里誰人不想進入,據說進了華清宗,修為會突飛猛漲,壽命也會跟著增加,甚至長生不死呢,本來風鈴鎮過于偏僻,華清宗從不來此招選弟子,可誰知發生了什么事,這次華清宗竟然來了風鈴鎮,這可是鎮子上的一大喜事啊,只要符合條件,有足夠的實力,就可入選”,隨后老者看了一下周圍,又小聲的說道:“據說,劉、李兩位公子都達到了九紋境,在風鈴鎮,能有如此高的修為,也就只有他們兩大家族了,小伙子千萬不要逞強”。

  “謝謝老前輩提醒,晚輩記住了”,聽完長須老者的話,寒羽陷入沉思,從那老者的表情可以看出,老者對華清宗很是向往崇拜,僅僅來此招選,就使得老者如此的興奮,看來這華清宗的確不簡單啊,竟然能讓如此多的人向往,只是這劉、李兩家公子看來是肯定有了,不知道華清宗要多少名額呢?“算了,在此冥想,不如明天到場一看”,寒羽不再思索,起身向外走去。

  交易行顧名思義,是雙方交易的場所,可以買,也可以賣,只要雙方達成一致,即可進行,寒羽來到其門口,還未進去,就聽到里面傳來:“小靈丹,有起死回生之效,買一送一”,“金鱗甲,刀槍不入讓你輕松入選華清宗……”,諸多叫賣聲滔滔不絕。

  寒羽暗道:“果然比以往熱鬧了許多”,以前來到這里的時候,明顯要比今日冷清的多,走進交易場,寒羽并不著急交易,而是左右轉了兩圈,最終來到了一個出售靈獸皮的攤子,攤主是個滿臉皺紋的老者,老者看到寒羽走來,熱情道:“小兄弟,你來了啊,已經好久沒見到你了,這次又帶來什么貨物啦”。

  “趙大爺,這次我就帶來了三件東西,不過我想兌換靈石,你看可以換多少?”寒羽不做耽擱,直接將靈狼皮和爪子還有那燕赤蛇膽全部取出,以前寒羽一直都是在此人這里做交易,雙方都很熟悉,所以直接開門見山。

  老者也不廢話,直接仔細檢查了一番三樣東西,而后小聲驚呼道:“這只九紋境靈狼是你獵殺的?”

  寒羽看著驚呼的老者,搖了搖頭,“趙大爺你太會說笑了,這怎么可能是我殺的呢,我在深山中看到的時候,它就已經死了,我順手就將其剝了”。

  “哈哈,我說不可能呢,你小子運氣不是一般的好啊,這種好事都能趕上,三樣東西,三千靈石吧,這價錢你還滿意吧?”

  寒羽微微一愣,自己估價也就兩千五百靈石,沒想到竟然達到三千,看向老者,寒羽微微點了點頭,“那就謝謝趙大爺了”。

  就在寒羽剛要將三樣東西遞過去的時候,只聽身后傳來,“這位兄弟你的三樣東西賣我可否?我給你四千靈石”,寒羽直接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打斷,趙大爺也是微微一愣,隨后滿臉怒氣,竟然有人來搶生意,指著寒羽后方,剛要破口大罵,可當看清來人,生生壓下自己的話語,憋得滿臉通紅,急忙滿臉笑意道:“劉公子”。

  寒羽回頭,只見一名與自己年齡相當的少年,身穿褐袍,面帶微笑的向自己走來,濃眉彎眼,讓人看了就心生友好之意,其身旁還有著一名護衛跟隨,少年來到寒羽面前,身旁的護衛向前一步直接掏出一大袋靈石遞到寒羽的面前”。

  寒羽聽后搖了搖頭,用手指著身后的老者,“我已與他完成交易,這三樣東西已經不是我的了,你若想買應該找他”。

  “劉姓公子聞言,眉毛微挑,怎么也沒想到得到如此的回答”。

  “……”

  “呵呵,這天底下還有嫌靈石多的呢,真是無奇不有,本少爺覺得裝清高可不是一件好事,給你五千靈石,東西我都要了”一道輕佻的聲音從另一側傳來,只見一名身穿灰色長袍,尖眼低鼻,拿著一把扇子的少年帶著一名隨從悠然走來。

  老者一看,臉色再次一變,堆滿笑容道:“李公子”。

  寒羽看著對面的李公子,將剛才的話再次重復了一遍。

  “我家少爺賞你五千靈石,是瞧得起你,還不謝恩,快滾!”李姓公子的隨從說著便向寒羽手中的狼皮抓去。

  寒羽雙眼微瞇,未見有多余的動作,直接抓住其伸出的手臂用力的一擰,只聽“咔嚓一下”后,一聲痛吼響徹整個交易所,“啊…”,只見那隨從的右臂完全的扭曲,看其樣子應是差不多廢了。

  “管好你的狗”,寒羽冷冷的說完這句話后,轉身看向老者,“趙大爺,東西你收好,賣誰是你的事,三千靈石我收起了”,老者見狀,一臉的焦急,小伙子你闖大禍了。

  寒羽微微一笑轉身就要離開,這時幾名帶刀大漢突然從人群中走出,將寒羽圍了起來。

  “呵呵,我的狗還輪不到你來教訓,打了我的狗,你就把命留下吧,動手”,持扇少年面無表情的說道。

  “慢著”,劉姓公子上前走了幾步,“李兄息怒,三件東西而已,你拿去就是,何必要鬧出人命,被眾人看到,難免會對劉府的名譽有所影響啊”。

  “劉兄,什么時候如此替為兄著想了,這個你就不要操心了,我李府還經得起這點風浪,動手!”

  幾名大漢紛紛拔刀,周圍武者迅速后退,寒羽目露狠辣,掃視著周圍的幾名大漢,低聲自語:“既然你們想死,我就成全你們”。

  “李兄,華清宗的人已經來到風鈴鎮,我可不想因為你的舉動,讓華清宗對風鈴鎮有所偏見,我想這也不是你所想要的吧”。

  李姓公子聞言,眉頭緊皺,“住手,小子今日算你走運,但你記住,傷了我李家的人,你就是鬼,也得付出代價”,李姓公子說完,帶著侍衛憤然離去。

  寒羽眼中一抹寒光閃過,看了一眼離去的人群,又轉身看向一旁的劉姓公子,淡淡說道:“謝謝”。

  “不用客氣,換了他人,我亦會如此,明日便是華清宗大選,今日不如來我劉府一聚”,劉姓公子暖言相邀。

  “謝謝劉公子的好意,在下還有要事處理,不便久留”說完,寒羽便迅速的離開。

  眾人見狀,議論紛紛,這是誰啊,竟然敢惹李家人,真是活的不耐煩了,“是啊,看這少年樣子,也是知道自己闖了禍,急忙逃跑了吧”。

  “少爺,為何要幫那人,剛才讓他們爭斗起來,弄個兩敗俱傷,豈不是對我們最為有利”,那李姓身旁的侍衛不解的問道。

  “那李暮豈是如此簡單就可被傷到的,雖然人品不怎么樣,可修為卻還是不錯的,這少年膽子不錯,只是太魯莽了,依著李家的性子,恐怕這少年是活不了多久了,呵呵…給那老者五千靈石,將東西全數買下,我們也該回去了”。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