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2 08:52:58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怒火神威
  4. 第一章 機智少年

第一章 機智少年

更新于:2018-03-16 19:34:42 字數:2330

字體: 字號:
  琬月世界南域,云想國東南方,風舞城。

  風舞學院里,少年易洛在藏書閣捧書閱讀。

  今天是學院測驗神使修為的日子,身為普通人的易洛無緣參與,管理藏書閣的老師與他相熟,放心地去了幫忙監測,偌大的藏書閣只有他一人。

  一個粉妝玉琢的小姑娘向藏書閣走來,她穿著破舊的鳳尾族衣裙,烏黑的秀發垂至膝彎,隨著輕盈的步伐擺動著,格外好看。

  她叫地妠,有兩個兄長,和易洛情同手足,但是,他們已于去年同一天先后遇害身亡,她的母親也因傷心過度而去世。

  那一段時間,易洛父母的修為正在詭異劇跌,母親已跌出高手行列,父親正頭痛欲裂地臥病在床,無力為地家主持公道。

  小地妠年僅十一歲,精致的小臉,肌膚如脂似玉,是個美人胚子。易洛擔憂,如果父親的修為跌出高手行列,保一家人平安都將很勉強,更是無法守護地家,地妠會遭到不軌之徒的擄掠。

  今天是神使們歡喜或失落的日子,易洛心情難以平伏,手里的書是倒著拿的。

  明天是他的十五歲生日,天神領域將永遠消失!

  雖然學院檢測出他沒有天神領域,而且修煉難度匪夷所思,大約一千年,于近百億人里只有一人能入門,對于人們來說,天神領域就是擺設。

  但是,有總比沒有好,因為絕大多數人都有,如果你沒有,就會收到他人異樣的眼光。

  易洛嘆息一聲,將書放回原處,踱到窗邊,從三樓的窗口望出去,恰好看見,印耀鋒帶著一個青年護衛向地妠沖去,一手捂住她的小嘴,一手攔腰抱起她飛奔。

  易洛頓時目眥盡裂,朝印耀鋒爆喝:“放開地妠!”

  印耀鋒見到管理藏書閣的老師離開,以為這邊沒人,沒想到冒出個易洛來,但他沒放在心上,惡狠狠地威脅:“不要多管閑事,否則打斷你的狗腿!”

  地妠只來得及發出一聲短促的驚叫,她驚駭地竭力反抗,無奈年幼,實力差太遠,根本掙不開,三人眨眼間消失在屋角。

  易洛暴怒,憂心如焚地沖下樓去。

  論個人武力,易洛只有花架子,不是印耀鋒的對手;論家長武力,易洛的父母曾是風舞城頂尖的高手,而現在,修為最高的是印耀鋒的父親。

  但是,地妠是易洛的逆鱗,不管付出多大的代價,都不能讓她受到傷害!

  藏書閣不遠處的小樹林里,印耀鋒將地妠放下,讓護衛控制著她。

  地妠眼里閃著淚星,又驚又怒地道:“你想做什么?快放開我!”

  “閉嘴,再敢叫嚷就弄死你!”印耀鋒厲聲喝道。

  他早就想見識一下,將地妠的頭發剪光,會不會在半個時辰內長回來,維持著及膝的長度,聽說這是鳳尾族女性的奇特之處。

  他站在地妠的右側,攥起一大撮柔軟的發絲,興奮地拔劍要往上面切割。

  鳳尾族女性的頭發幾乎和肌膚一樣矜持,從五歲開始就要維護好,拒絕親人和愛人以外的異性觸碰,地妠怒不可遏,右腳側踹在印耀鋒的小腿上。

  “啊——”印耀鋒痛得慘呼一聲,退到一邊,抱著小腿直吸冷氣,還算英俊的臉都有點扭曲了。

  印耀鋒的護衛警告地用力掐了一下地妠的脖子,斷喝道:“再動就掐死你!”

  “嗚……”地妠痛得差點掉下眼淚。

  印耀鋒扭曲著臉揉了一會兒小腿,兇神惡煞地瞪著地妠大罵:“你個臭小娘們,敢踢老子?”

  地妠漲紅著小臉,一雙橙色大眼里,閃爍著仇恨的光芒。

  風舞城有兇殘的“狂鋒豹宇”四大惡少,來自四大家族中三個家族。其中的“鋒”,就是印耀鋒,他的大哥是“豹”,地妠的大哥不小心碰了一下印耀鋒,遭他污言穢語辱罵,不堪忍受之下與他對罵,結果被他們兄弟倆打死。

  印耀鋒滿腔怒火地走到地妠面前,揚起大掌,正要落在她稚嫩的小臉上時,樹林深處突然傳出學院院長的怒吼:“住手,老子連出個恭都能看到人行兇,你們想死不成?”

  印耀鋒吃了一驚,慌忙扔下地妠,和護衛一溜煙地逃了。

  腳步聲“沙沙”,地妠沒敢抬頭,連忙彎腰施禮:“院長好,謝謝您相助!”

  出來的卻是易洛,他好笑地道:“地妠,是我。”

  如果易洛沖動地上前阻止,只會自取其辱,而且藏書閣位置比較偏,來不及找人,他惟有用精湛的口技嚇跑印耀鋒。

  因為不能修煉,易洛將時間都用在了學習上,掌握的東西,比其他少年都要多。

  地妠驚喜地抬頭,一雙大眼滿是笑意:“洛哥哥!”

  “你跑這邊來干什么?”

  “我父親身體不好,我想查查書,看看有什么好法子……”地妠眼圈微紅,細聲細氣地道。

  “噢……”易洛心酸不已,自從地家發生慘劇,地妠的父親就大病小病連綿不斷,今年才八歲的弟弟年幼不懂事,家庭重擔壓在她稚嫩的肩上,她比許多大人都要忙碌。

  她應該算得上是天才級別的神使,只是最近很少來上學,進步不大,今天也就沒有參加測驗。

  人的身體太深奧,易洛不敢亂提意見,只好講些笑話,逗地妠開心,讓她心里少些郁結。

  印耀鋒跑了一會,覺得不對勁,院長經常訓誡學生不要說粗口,他自己怎么會說“老子”?算他是盛怒之下脫口而出吧,但是,堂堂院長怎會跑到那里去出恭?就算他一時心血來潮,要以親近大自然的方式出恭,但有必要大聲說出來嗎?

  聽說易洛會口技,不會是他在搗鬼吧?印耀鋒想著,眼中閃過狠厲之色,和護衛閃到道旁的觀賞石后去。

  等了片刻,看到易洛和地妠有說有笑地出現,印耀鋒的鼻子都氣歪了,立刻跳出來,滿臉煞氣地撲去。

  地妠見勢不妙,趕緊牽起易洛的大手,掉頭逃跑。地妠雖然嬌小玲瓏,但她是二段中級修為的神使,無論是速度還是力量,都比易洛厲害多了。

  易洛長得比同齡少年都要高,他一步相當于小地妠的三步,但地妠的速度太快了,他拼命劃動兩條長腿,怎么也跟不上地妠的兩條小短腿,被她扯著往前飄,不由心中感到悲哀,自己拿什么保護地妠呢?

  地妠拉著易洛轉彎鉆進小樹林里,印耀鋒有四段中級的神使修為,很快就會追上來,易洛不由心中大急。

  前面低洼處有一只死豬,兩人從死豬上跨過去,驚起一群蒼蠅,“嗡嗡嗡”地飛散開去。

  易洛心頭一動,連忙停下腳步,讓地妠避開一點。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