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1:33:01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巔峰法相
  4. 第二章:劫匪

第二章:劫匪

更新于:2018-03-16 12:41:07 字數:3069

  “孟叔叔,你看那個家伙,都跟著我們五天了。”

  孟叔扭頭看了看,臉上露出一絲笑意道:“萌萌,這個小家伙可是個聰明人。”

  萌萌皺了皺鼻子不滿的道:“難道他比萌萌還聰明嘛?”

  孟叔聞言不禁大笑道:“那你先說說他為什么跟著我們?”

  “哼,孟叔叔小看萌萌,他跟著咱們,自然要去天焱宗了。”女孩兒臉上露出一絲得意。

  “不錯不錯,你這丫頭倒是不笨。不過,他跟著咱們,最少還會安全很多。而且,你看整個商隊,二十多輛貨車,三十多個護衛,加上像咱們這樣的隨護人員,每個人都有坐騎和馬車,雖然山道難走,但速度可不慢。你這幾天坐在車上都感到累,更何況人家在后面跑了五天。此子,不但機敏,難得有大毅力。如果真能進入天焱宗修行,將來也注定不凡。只是可惜,天焱宗招新,十年一次,前年才剛結束,他這次注定要無功而返了。”說到此,孟叔不免有些惋惜。

  天將落黑,商隊終于停了下來,看似是準備宿營了。君夜看了眼遠處忙碌的人群,暗中松了口氣,找了個背風的地方坐下,從包袱中拿出一塊咸肉,掏出匕首切下一塊吃了起來。

  這幾天跑下來,不禁讓君夜想起了許多往事,特種兵營里的負重長跑,亞馬孫森林三百里追殺雇傭兵殘狼,緬甸深山七天跋涉追剿毒梟坤沙,這一切都讓他有一種親切感,甚至心間生出一股莫名的亢奮,像是沉寂了十多年的熱血,正在漸漸蘇醒。

  孤寂長夜,月朗星稀,除了蟲鳥的嗡鳴聲,萬籟俱寂。商隊趕了一天的路,眾人如今早已睡下,只有兩個護衛圍著篝火,正在輪值警戒,空氣中不時傳出干柴燃燒的嘎啪聲。三百米外的小山坳里,本已熟睡的君夜,驟然睜開了眼睛,耳朵稍微聳動兩下,臉上露出了一絲凝重。

  “咔嚓......咔嚓……”旁邊不時響起,一陣密集而又微弱的聲音,落在君夜耳中,不由讓他的身體,逐漸緊繃了起來。時間仿佛在此定格,半刻鐘后,君夜暗噓了口氣,身體逐漸放松了下來。

  “一共四十七人,對方怕是來者不善,不知道九州商隊能不能挺過去。”

  剛一分神,就聽遠處傳來一聲慘叫,隨后就是一片混亂,哭喊聲、求救聲、兵器撞擊聲、呵斥聲不絕于耳。君夜略一沉思,貓著腰也摸了過去。

  只見,遠處人影紛亂,把式和婦孺全擠在了貨車后面,外面卻是刀光劍影一片混雜。不過,有幾對身影,突然引起了君夜的注意,這幾人躲閃騰挪間,全都快如鬼魅,兵器爆發著強光,每次交擊,無不傳出一陣巨大的音爆聲,聲勢極其駭人。周圍的山石樹木,早已被破壞的不成樣子。

  “這幾個人,恐怕就是修士了。好厲害,兵器上那一層光芒,應該就是元力。只是,這威力也太大了。”看著遠處的戰斗,君夜不禁雙目泛光,前世身為特種兵,骨子里就有些血性,見到了修士的強大,讓他不由生出了一絲渴望。

  刀劍無眼,雙方廝殺根本全無保留,一個比一個下手狠。只是片刻間,就死了十幾人。總的來說,還是商隊略微占了一點優勢,畢竟裝備比劫匪精良不少。只是,在高層次戰斗上,幾個護衛隊長卻有些劣勢,不敵劫匪那幾個當家人,特別是那個劫匪首領,完全是壓著對手打,每一次揮刀都帶著龐大的呼嘯聲,氣勢驚人,怕是要不了多久,他的對手就會堅持不下去。這樣看來,還是九州商隊的輸面大。

  只是,世事難測,結果往往出人意料,就在君夜判了商隊死刑時,一道身影突然掠出,來到了劫匪首領身后,一片凌厲的金芒乍現,在劫匪首領驚呼聲中,已然來到了對方身前。

  劫匪首領只來得及偏了偏腦袋,刀光已經斬在了他身上,一只斷臂頓時拋飛了而去,劫匪首領剛要慘呼出聲,護衛首領欺身而至,一雙大錘黃光一閃,狠狠砸在了對方胸口,劫匪首領張嘴噴出一口鮮血,身體被遠遠擊飛了出去,像破布一樣,跌落在了數丈外。有些出乎君夜的意料,偷襲劫匪首領的人,居然是孟叔。估計,孟叔也看出來了,護衛首領一旦死亡,商隊這邊指定兵敗如山倒,而只要女孩兒萌萌在,他就無法置身事外。如此,還不如早些動手,先下手為強。

  “你們……居然有聚元期……大圓滿強者,偷……襲,卑鄙無……”話還沒說完,劫匪首領便沒了動靜,怕是被勢大力沉的一錘,直接震碎了內腑。這一切,只是在電光石火間,讓君夜都有些應接不暇。轉眼間,劫匪首領便已倒地身亡,其他劫匪甚至還沒反應過來。

  “聚元期大圓滿?沒想到聚元期修士,就如此厲害了。”

  當家人一死,不過片刻間,劫匪就被屠戮一空。在商隊管事的指揮下,眾人開始打掃戰場。這也讓君夜暗中松了口氣,否則,他接下來的行程,怕是沒那么好走了。

  經此一事,大家也都沒了睡意。打掃完戰場,天色已經大亮。清點了下人數,護衛隊死了十四人,重傷八人,車把式也意外死了三人,氣氛有些壓抑,大家都變得有些沉默。在商隊管事的指揮下,有人開始生火做飯,有人喂牲口套車,還有人照看傷者,一切看似仍然有條不吝。也是,對方吃的就是這碗飯,這種陣仗應該經歷過不少,只是不久,大家的情緒也就調節了過來。

  商隊營地不遠處就有條山溪,君夜簡單洗溯了下,重新給酒袋裝滿了水。孟叔看到遠處的君夜,眼中閃過一絲驚奇,劫匪來時的方向,他非常清楚,本來還以為對方已經遇害了,沒想到如今還好好活著。略一沉思,他便朝君夜走了過來。

  注意到這邊的情況,君夜眼中露出一絲戒備。對方的狠辣,他可完全看在了眼中,就是不知道對方來找自己,有什么目的。

  “小兄弟,不用緊張,我沒有惡意。只是看你這幾天,一直跟在商隊后面,你這是要去?”孟叔見君夜的反應,不由微微一笑道。

  “天焱宗。”沉吟了一下,君夜并沒有隱瞞。一是沒必要。而且,他也從對方身上,感覺不到敵意。

  “哦,這倒是巧了,我們也是去天焱宗。如果小兄弟不介意,倒是可以和我們一起走,大家相互之間也能有個照應。”

  孟叔如此說,讓君夜多少有些意外,聚元期大圓滿修士,還需要自己照應?恐怕照應自己還差不多。‘天上不會掉餡餅,如果發現有東西砸到頭上,千萬別以為那是金子,更可能是鳥屎’這是當年教官常說的話,為的就是,讓他們不要有僥幸心理,時刻保持警惕。見君夜皺了皺眉頭并沒搭話,孟叔眼中微不可查,露出一絲贊賞,君夜這份心性,更加讓他有些刮目相看。

  “小兄弟,不必多慮。實不相瞞,我這次來,可是請你幫忙的。昨晚一戰,死傷慘重,空余了很多馬匹,商隊人員嚴重不夠手。我是想請你過去,充當下把式,暫時趕下貨車。有馬車可坐,總比跟在后面走路強。而且,此地距離天焱宗,只有四五天路程,明天出了這座山,路面就好走多了。到時,我怕你也跟不上商隊的速度。”

  君夜沉吟了片刻,點頭答應了下來,如果對方別有目的,根本不需要使用這種伎倆。

  當下,孟叔便帶著君夜走了回去,找到商隊管事說了下情況,對方很痛快的同意了下來。對于孟叔的話,對方還是要給幾分面子的。之前,如果不是孟叔關鍵時刻出手,恐怕埋在這里的,就不是那些劫匪了。

  “孟叔叔,你怎么把他帶進商隊里了?”萌萌看著遠處,正在學習趕車技巧的君夜,不解的嘟嘴道。

  孟叔有些唏噓的道:“萌萌,你孟叔這些年,識人無數,從沒看走過眼。這小子性格堅韌,心思敏捷,遇事沉穩,如果真能拜入天焱宗,成就不可限量啊!”

  “拜入天焱宗?你不是說,天焱宗十年一次的招新,前年剛結束嘛?”萌萌還是有些不解的問道。

  孟叔苦澀一笑道:“你這丫頭,世事難料,誰又能說的準,我只是說如果。唉,潛龍在淵,它畢竟也是龍,一朝得勢,怕就會一飛沖天。我這么做,也只是結個善緣,一句話的事,又沒什么損失,何樂而不為。”

  萌萌半知半解的點了點頭,再次看了君夜一眼,深深記下了對方的樣子,她和孟叔一起生活了這么多年,還從沒見他這么推崇過一個晚輩。

  ———————————————————————————————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