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10:53:59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峰回路轉,非你不可
  4. 第一章 引文

第一章 引文

更新于:2018-03-18 09:53:52 字數:3213

字體: 字號:
  秦曉東慢慢翻過身,背對我,他的背部有一絲寂寥之色緊緊環繞,久久不能散去,恍然間想到他以前給我說起小時候的事,他是去媽媽時,是否也是這么傷心,無法面對現實。

  當你失去你所依賴的那個人時,能做的只有忘卻和適應。

  我明白他現今的心理是依賴我的,而我卻是依賴古衡鈺的,唯他不可......

  “我們說好不分離……”從衣服掏出手機,望著銀屏顯示的那三個字,手中微頓,便接了起來,“喂…”

  “妍妍,我到公寓門口了,收拾好了嗎?”

  “嗯,我去給你開門”說完就要起身,手莫名被人拽住,緊緊地被其扣住了手腕,“別走…”他的言語極輕,有點兒顫,像是怕極了的模樣。

  秦曉東的姿勢沒變,我瞧不清他的神色,手卻扣的牢固,于是漸漸坐了下來,舉起沒有掛掉的手機,付在耳邊,“門沒鎖,你就直接進來吧,我在臥室。”……

  皮鞋踩在地板的聲音,淺藍的褲子,咖啡色的V領線衣,一切都那么相似,夢境重現一般,除去那雙略有疑惑的眉目,古衡鈺看了我一眼,轉向床上躺著的秦曉東,再則仔細瞧了二人緊扣的手指,“怎么回事?”

  我抬頭望著他,“能不能給我點時間?”

  “需要多久?”

  “明天,明天我搬過去…”

  “今晚你是預備做些什么?”他漫不經心的問道。

  我轉臉看了床上的秦曉東一眼,“我看他是喝醉了,今晚必須留下來照顧。”

  古衡鈺走到桌前慢慢坐下來,胳膊撐著桌面,掌心輕輕托起一物,一圈兒一圈兒的轉動,我瞪直了眼細瞧他手中的東西,那是一只黑筆,久經歲月的洗禮,筆腳處極小的英語已被磨干,只略略可見微痕,但我知道那個焦略原先是被刻著'formeyou'retheone,你是我的唯一。

  我的心里有些雀躍,竟不知道過了五年這么久的時間,他依然存放我送給他的東西,并且還會帶在身邊。

  “你記得這支筆嗎?”他的指尖停止了轉動,深邃的眼眸專注的敲著那只通體暗黑的鋼筆。

  “記得,是我買給你的。”

  “意思呢?”

  我點頭,示意自己知道,“你不用這么快回答我,這一輩子我都不會忘記他所代表的意義。”

  古衡鈺彎了彎唇角,口中卻是輕嘆“妍妍,我想知道…現在還是不是唯一…”

  真的有點想哭,事到如今還是不曾得到他的完全信任。

  “除你之外,秦曉東也是我所在乎的人,你們對我的意義雖不一樣,可我同樣不想看到他傷心難過,我希望他開心,過得每一天里都能開心的生活,但他今天卻一點兒也不開心……”

  “妍妍,我知道你是心疼秦曉東,也行他已給你說了關于小時候在他身上發生的事,可這個世上又有幾個人兒時都是開開心心過來的…”

  我盯著那人俊美的側面輪廓,“不開心為什么不說出來,這樣放在心里好受嗎?至少秦曉東他會和我說說的。”

  “過去的,說與不說有何區別?最重要的是現在…”

  “想做什么?”他沒有轉臉,用他是黑色鋼筆在桌面原本放有的筆記本上隨意的劃著字。

  “渴望了解,非常渴望了解他,只有徹底了解才能知曉他到底需要什么……這個世上我最不想…就是對自己所愛的人一無所知,其實那是一種悲哀,一種始終無法理解他的悲哀。”

  古衡鈺將動作全部停下,以我的角度可以看出他的身形有些僵。

  “你了解我的事情嗎?知道我的全部嗎?亦或者早已調查過?”在他面前我像個十足的壞蛋,如此咄咄逼人。

  他稍稍點頭“很久以前,就已經熟知。”

  “可我對你半分都不了解…衡鈺,我最想做的就是能夠關心你,卻不知道怎樣打心眼了去關心…因為你的內心我始終看不真切就像一個莽撞的孩子在你的世界里來回亂竄,我不知道何時該走何時該留,依照自己的醫院來去,而你對我只是一味的縱容,無任何只言片語……長久以來,你說我會不會亂想呢?我會以為你原本就是不在乎我的,更別提‘愛’這個字了,一個人心慌時,什么都會感到害怕……”

  我瞬間反握了秦曉東的手,看著他已熟睡的側臉,“我感覺得到他此時就在害怕,以前數不清的夜晚,我獨自黯然神傷,是他一直在照顧我,以一個親人的方式,此時此刻我又怎么能不去管他……”

  室內白燈的暈染下,我和他各自靜坐,時間在流逝,我們的姿勢一直沒變,他未起身,我也不曾離開板凳,人生的界限暫時劃開了彼此的身形,希望彼此的心能一直如初,曾經的曾經他對于我來說那么的遙遠,自己始終想做離他最近的那個人,我說不清楚是他給我的機緣,還是自己努力所得,總之我在他的生命中是存在了,亦是久久的的存著……我的私心告訴自己,希望這份存在能夠久久遠遠,不說一萬年那么長,就一百年好了,只有在這世上或者的每一天我都希望他能掛念惦記我…

  我趴伏在床邊,目光所及之處刺眼無比,迫使我皺眉睜開了雙眼,被褥已掀開,床上沒有秦曉東,連忙轉頭看向桌旁,那里空無人影,只余留了微拉開的窗簾邊角折射出現的一縷陽光,溫暖無比,像是那人的影子在面前晃蕩……

  他給了我溫暖,我更想除去他內心的孤寂……

  慢慢站起來,稍稍活動有些僵硬的身子,走近桌旁,拾起平時隨手放在桌邊的筆記本,翻開,一抹行云流水的黑色文字映入瞳孔,“從遇見你開始,我就開始心慌……”

  漸漸彎了唇角,眼淚卻滴滴答答止不住的往下掉,濕了桌面的筆記本,暈染了哪一行黑色文字,可就算模糊了所有,拿排字跡卻已深深扎根在自己的心底……

  遇見你,愛上你,一直都那么容易,忘卻你卻是不易,更是不能,因你的存在于我而言,已包含了生命里的所有……

  除去你一切都不再有意義……

  拿起手機重新撥通號碼,輕輕貼伏耳際,直到那頭傳來低沉的音調“妍妍……”

  “衡鈺…你在哪兒呢?”我是笑著說的,可眼淚卻止不住的流。

  “沒有,到公寓陽臺的位置就能看見我了,秦曉東也在。”

  我伸手摸干了淚水,吸了吸鼻子,拔腿向陽臺方位跑去,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照在周圍,如同給予他們加了一層光環,其實像他們這樣并不需要什么來特別粉飾,他和秦曉東本該是光環閃耀的人物。

  我出現的時候他們正面對面說話,稍許同時轉過臉望向陽臺的位置,秦曉東對我彎了彎嘴角,“妍妍!!”他用雙手圍住嘴巴大聲喚我,雖說已是快三十的人了,一身黑色的裝束無不彰顯成熟男人的魅力,可他現在卻對著我做了如此幼稚的事情。

  動作、表情像極了十七八歲的男孩站在樓下同自己喜歡很久很久的女孩告白,我暗地里咬緊了嘴唇,拼命強忍住內心的不適,眼角的余光目睹了他在清晨微光下,慢慢向我招了招手,而后轉身離去,步伐很快,同時讓我察覺出一絲倉皇,我懂,我一直都懂他的,他這是向我告別,徹底的告別,亦是下定決心將深藏于心中的蘇妍告別,我對著秦曉東的背影輕輕揮手,直到淚痕掛滿面容,這次的淚水是為他而流……

  以前他說我想哭的時候就對著他哭出來,不管天塌地陷總還有他的肩膀可以給我依靠,這樣難受才會減輕一點,在他面前我愛將眼淚吞回肚子里,可最多的也只是背著他哭,不想讓他多操心而已,我知道自己已欠他夠多的了……

  我在人生的路口遇見古衡鈺,他在人生的路口遇見了我,在自己的人生岔道中是他一直陪伴我,可現在他失意的時候,卻是因我而得……

  一切的一切只因我在心里早已把他看作親人而非愛人,若在我豆蔻年華中所遇見的第一個人是他,也許還會有什么轉變的余地,可如今卻是不能了,那人于我而言就是自己的私心…我的所思所想所念…試問這些動心的緣由怎么能全全轉移到另一個人身上,嘴上說能做的來,其實也只不過是騙騙自己的心罷了……

  我知道在朋友、親人的立場中自己沒有半點對不起他,可愛情里我在他面前卻是永久的負罪者,期限是他重新尋到愛人為止…

  秦曉東,謝謝你這樣愛過我…

  “妍妍…”還未回過神的時候一雙手便覆上了我的眼睫,手中的白色紙巾一路順著臉頰往下輕輕擦拭,“他讓我告訴你若是今后覺得幸福了,從此對你牽掛的心也就可以完完全全收回了……”

  淚眼朦朧中瞧見了俊美溫潤的面容,幽深的雙眸中,呈現擔心,有些不知所措。

  “衡鈺,衡鈺…衡鈺”我反復輕念他的名字,越是念叨淚水就掉的越兇,直到全然沾濕了他手中的紙巾,古衡鈺無奈嘆了口氣,干脆將我擁入懷中,“妍妍,別這樣…”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