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6:43:07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穿越之奧術大陸
  4. 第三章 怪胎

第三章 怪胎

更新于:2018-03-18 21:58:50 字數:2979

字體: 字號:
  時間過得飛快,轉瞬間又是一個月,這天晚上劉氏宅府張隨著嬰兒的啼哭而變得忙碌起來。劉小凡“又”經過十月懷胎,降生在奧術大陸之上。

  不多時,劉天翎就帶著幾位白發老者拿著一個古怪的圓盤走了進來,只見他們其中一人手持圓盤,嘴里念念有詞,不一會兒,一道白光從元盤中射出,直接照在劉小凡身上。可是隨著白光閃過,滿屋人包括劉天翎在內都露出了驚訝的神色,隨后,又上來另一位老者,他也用那白光照過劉小凡,又引發屋內眾人的震驚,最后連劉天翎都忍不住上來嘗試,可他最終卻是失望的退了下去。劉小凡不知這白光照射自己之后他們為何都面露疑惑。

  “為什么?天生無奧之體?怎么會這樣?”屋內,一個白發老者終于忍不住拍桌而起。

  “是啊,天翎,你和青蘭一個是是先天火奧,一個是先天水奧,怎么會生出一個無奧的孩子?”另一個白發老者顯然不能接受這個事實。

  無奧?劉小凡心中一愣,不禁感到驚訝,這大陸之所以叫做奧術大陸,就是因為每個人出生之后都會帶“奧”,這奧就是他將來修習奧術,催動天地元素,釋放奧法的紐帶,奧又有先天和后天之分,先天奧對于天地元素的感知,對于奧術的領悟力是后天奧的千百倍。劉氏一般都為火奧,而劉小凡的父母更是兩個先天奧的奧術天才,卻生出一個無奧之子,這在這片大陸上還聞所未聞,也難怪這些老者和劉天翎震驚了。

  劉天翎坐在宗主的椅子上,若有所思,老者們也不知為何,只能暫時退下商議,老者們走后,劉天翎抱起劉小凡,向妻子青蘭走去。

  “蘭妹......”

  “別說了翎哥,我都聽到了,咱們的孩子雖然天生無奧,可是我既然生下他,他就是我的至親骨肉,我是不會放棄他的。”青蘭堅定的說道。劉小凡聽到這番話,不禁心頭一痛,這個女子就是他的生母啊,原來母愛竟是這種感覺,劉小凡不禁開口叫到,“母親......”

  這聲母親把正在愁思的劉天翎和青蘭都嚇了一跳,難不成是聽錯了不成?劉天翎試著對劉小凡說道:“你知道我是誰嗎?”劉小凡答道:“父親。”聽到這句話,劉天翎和青蘭卻是喜極而泣,他們的孩子竟然才出生就會說話,這是天才啊!劉天翎對青蘭說道:“這孩子雖然天生無奧,可也定是絕頂聰明,我不信我劉天翎的孩子會差!等他長大一點,我就慢慢教他領悟奧術!”

  “我不想讓他驚天動地,只希望他能平平安安,哪怕是做一個平凡的人,翎哥,我們就叫他小凡好不好?”青蘭說道。

  “劉小凡,劉小凡,好,我們的兒子就叫小凡!”劉天翎把孩子高高舉起,眼里滿是關愛。

  正當一家人其樂融融的時候,一個仆人悄悄的從劉府溜出去,跑進了金府......

  金府內

  “什么?劉天翎的孩子竟然是天生無奧?你確定沒看錯?”一個黑袍白發,滿口金牙的老者問道。

  “千真萬確,要不是小人親眼所見,也是不能確信。那些劉氏長老甚至劉天翎都親自出手,卻不見那孩子在探奧鏡下有任何反映。”回答者正是那從劉府中偷偷溜走的仆人。

  “哈哈哈哈,我金氏揚眉吐氣的時候到了。”那老者聽此消息,興奮的拍案而起。“你去把長老們都叫來,還有龍兒,我要和他們商議一番。”

  劉氏和金氏作為海牙城的兩大氏族,矛盾可謂是由來已久。金氏本是這海牙城內第一大氏族,可是劉氏隨著劉天翎這一先天奧的奧術天才的崛起,已經帶領著劉氏產生了趕超金氏的勢頭,金氏對此自然甚為不滿,可是他們家族中,奧術成就最高的也就是如今已經一百三十歲的金鑫,這金鑫雖然和劉天翎都是高級奧術師,可是他已經停留在這個階段快六十年了,而劉天翎卻正值壯年,很有可能進階成為地級的奧術師,這樣一來金氏就徹底喪失了與劉氏爭斗的資本,再也沒有抬頭的可能,因此金鑫一直派奸細暗中觀察劉府,一直尋找機會想要重挫劉天翎,他本想趁著青蘭生孩子的時候去作怪,可是沒想到劉天翎的孩子竟然是先天無奧,這讓他甚是欣慰,而一個惡毒的計劃已經悄悄在他心頭升起。

  第二天,金鑫一大早就帶著他的玄孫金龍前往劉府,昨天他和金氏眾人商議,要通過金龍這一先天金奧的好玄孫,去諷刺下劉天翎,讓他的奧術之路產生心結,進而影響劉天翎以后的進階,這招可謂是直戳劉天翎的要害,實在是歹毒!

  劉府的守衛見金鑫前來,急忙去找劉天翎,劉天翎十分不解,這金氏與劉氏的爭斗已經趨近白熱化了,為何這金鑫還來劉府拜訪?莫非是來下戰書的?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劉天翎作為地級奧術師自然也是不怕,邁著大步錢去迎接。

  “天翎,別來無恙啊,哈哈哈哈。”這金鑫一見到劉天翎就開口道。

  “無恙無恙,金族長進來可好啊?”劉天翎答道。這不知道的人看起來還以為這兩人是多年的舊友,可是這二人知道,在兩人一見面的瞬間,就各自亮出了地級奧術師特有的“奧環”,(這奧環乃是地級奧術師通過奧術所凝結出的一種護心之寶,平時用奧術滋潤,由于所需奧術甚為精妙,是初級奧術師和中級奧術師所不能操縱的,因此能夠凝結“奧環”也就成了地級奧術師的一個標識。)奧環瞬間亮起,又同時消失,這也是兩人彼此的試探。

  “這劉天翎,奧術又有進步,奧環比上次要亮!”金鑫暗中思索著,“必須用這一計了,不然我金氏恐怕要被劉氏所滅!”想到這里,金鑫開口道:“金某不才,昨日聽聞劉府有小公子降生,今日特來賀喜啊!”

  聽聞金鑫此言,劉天翎不禁心里暗罵道:“這老賊分明是來試探,還嘴上說什么賀喜。”劉天翎答道:“多謝金族長的賀喜,劉某收下了。”

  金鑫一揮手,下面兩人抬著一箱藥材走了上來,劉天翎問道:“金族長這是何意啊?”金鑫笑道:“聽聞您愛子身體不太好,這些藥材補補身子,也算是我為賢侄出點力嘛。”聽聞此言,劉天翎頓時火氣上升,小凡天生無奧的事這老賊肯定是知曉了,不然他不可能這樣說話,劉天翎強忍著心中的怒火,說道:“金族長的好意在下心領了,這藥材還請您自己帶回去調養身體吧,犬子不才,也不用至此,我劉天翎的孩子不會比任何人差!”

  “哦?是嗎?那正好,不妨我們來個賭約如何啊。七年之后,由我金氏后人金龍與你劉天翎的孩子來場比拼,怎么樣?”金鑫見劉天翎開始動怒,便把計謀說出。

  劉天翎作為劉氏的領頭人,自然不能不敢與金鑫賭,可是小凡天生無奧,怎么斗得過那先天金奧的金龍?劉天翎立刻陷入了尷尬的境地,而金鑫把這一切都看在眼里,如果劉天翎答應了他的賭注,那七年之后劉氏必敗,劉天翎肯定受到打擊,如果他不答應,那么今日之事傳出去,劉氏在這海牙城必將難以樹立威信,劉天翎也將在心里留下心結,怎么樣,都是他金氏的勝利,想到這里,一絲微笑不禁浮現在他的嘴角。

  “好,我劉小凡答應了。”突然遠處傳來一陣孩童的聲音,在場的人都吃了一驚。只見青蘭抱著一個嬰孩緩緩走出,而她懷里的嬰孩,正在張口說話。見到這一幕,金鑫不禁大吃一驚,這孩子竟然天生就能說話,肯定天資了得,幸虧他天生無奧,不然將來肯定是他金氏的禍害。

  劉天翎見青蘭和劉小凡出來,也就明白過來,他作為劉氏的領頭人,怎能在這里就向金氏低頭,那劉氏還怎么在海牙城立足,他隨即開口道:“本來我劉氏是不屑于爭斗,自然金氏敢來賭,那我劉氏豈能不接,七年后的今日,你且等好!送客!”說著劉天翎隨手一揮,一道烈焰直奔金鑫而去,金鑫身邊隨即有金光亮起,把金氏一行人包于其中,他冷哼一聲,帶著金氏眾人離開。

  幾日之后,劉天翎之子天生無奧以及金劉二家的賭約的傳聞就開始在海牙城慢慢的流傳開,劉天翎知道這是金鑫的奸計,可是他實在不知道該怎么破解,只能日日與族中長老們不停商議。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