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3 01:19:37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仙王臨塵
  4. 第一卷 劍仙傳說

第一卷 劍仙傳說

更新于:2018-03-16 17:10:14 字數:4652

  天上一輪日月,人間幾度春秋。

  長安城中,柳葉上的露水尚未凝干。

  而整座長安城已經開始了熙熙攘攘的叫賣聲,呵斥聲,讀書聲。各種聲音將長安城的繁華展現的淋漓盡致。

  一個約莫十三四歲的少年緩步度走在街道上,一襲不是很奢華,卻干凈利落的長袍。生的一副好皮囊,俊眉朗目,笑起來有股淡雅的氣息。

  而他身旁也有幾名同樣穿著的孩童,其中一個孩童說道:“秦城,你說昨天老先生講的那個故事是真的么?”

  那個被喚作秦城的俊俏少年想了想說道:“我原來看一些書上也有一些這樣的故事,我聽說我們那也有人誤入深山之中。幾年后卻成為了赫赫有名的劍仙,我想老先生總不會騙我們的。應該是真的吧。”

  原來,幾人都是一個私塾的學生。昨天上課的時候,教書的老先生跟眾人講了自己年輕的時候。遇到了一名劍仙,說是那名劍仙腳踏青虹,正惡斗一頭蛟龍。后背綻放五柄璀璨光劍,與蛟龍在湖面上搏殺。

  這個世界從未缺少過各式各樣的傳說,自從上古人士眼見周遭各種天災,山火,雷電,狂風,地震。便有了漫天諸神,仙佛的存在。

  秦城自然是相信的,因為他記得很小的時候。自己的一個舅舅,便被一個神奇的門派給接去了。秦城依舊記得那天舅舅走的時候,一個穿著白衣的人腳踏仙劍將他帶走。

  當然,那名神仙對他們一家都說道,這事不能外傳。所以秦城并沒有說出來。

  幾人來到私塾中,一臉嚴肅的老先生在講著三字經,而幾名學生卻早已神游天外,腦海中全是那遙不可及的世界。

  秦城也是想著想著,便放學了。眾人在大街嬉鬧了一番,便各自回家了。

  秦城家里是開酒樓的,生活算不上大富大貴,也可以說是不錯了。

  回到酒樓便徑直朝后院走來,不過此時已經有一個穿著白衣的男子如一桿標槍一般站在中央。見秦城回來便說道:“秦城,回來了?”

  秦城疑惑的看了他一眼,突然大叫道:“舅舅!你不是去那個仙家門派了嗎?”

  這時從屋內走出兩人,正是秦城的父親秦榮,母親王君儀。秦父滿臉笑容的看著秦城道:“你舅舅這次下山是有任務的,不要纏著他了。回去將功課做了。”

  雖然心中不愿意,秦城也只好提著書袋回自己的房間。只是卻將窗子打開,似乎想聽他們說些什么。

  秦城舅舅叫王沖,離開的時候也有二十來歲,但如今時光如白馬過隙般流去。足有十年了,但秦城的舅舅面貌卻和他小時候的印象一模一樣。

  王沖對著秦父說道:“姐夫,這次下山來不止是為了執行任務。長老們見門派人丁稀薄,便給弟子們每人一個的權限。可以帶一名孩童上山修煉。我看秦城他天庭飽滿,想來也可以修行。我想帶他上山。”

  秦父嘆了口氣說道:“秦城這孩子雖然從小就聰明,但從小到大還沒離開過長安。而且我和他母親若是許久不見他,始終都會想念啊。”

  王沖說道:“這是一種機緣,如果秦城能夠成為核心弟子的話。是可以隨意外出的。姐夫你就讓他跟我走吧。”

  秦父點了點頭:“這事稍后再說吧,來,說說你這十年的經歷。你不知道你姐姐經常會提到你,至于城兒上山的事。待會吃飯的時候我問問他的意見。”

  秦城回到了書桌旁,拿起了一本書。心思卻不在書中,年幼的心對那些神奇的世界有了一絲懵懂的好奇。

  一直神游天外,直到黃昏的時候母親過來叫他吃飯的時候。才反應過來,小跑過去。

  一桌子很是豐盛的菜肴,秦城的父母已經動筷。見秦城來,王沖說道:“小城,過來吃飯了。話說這么久不見,你都那么高了。記得我離開的時候,你還是一個小不點呢。”

  秦城癡笑,拿著碗筷刨飯。

  吃飯當中,秦父突然問道:“城兒,想沒想過以后要做什么?”

  雖然心中很想說出,但還是裝作很隨意的說道:“老先生說我讀書有悟性,若是能夠持之以恒的話。以后中個舉人,甚至是進士都沒有問題。我想,就是讀書吧。”

  秦父露出欣慰的笑容,舅舅王沖卻說道:“城兒,有沒有想過做一名劍仙?仗劍而行,游走天涯呢?”

  秦城雖然很想按捺住那種情緒,但還是眼神放光的說道:“當然想了!”

  秦城父母愣了一下,卻沒說話,只是拿筷子夾著菜。秦城似乎也感覺自己太過激動,也不說話了。

  場面一下子尷尬了起來,王沖干笑道:“城兒你有這種想法是好的,這次我下山,除了師門交給我的任務外,準許我們帶一些有資質的弟子上山去。舅舅準備帶你去,你意下如何?”

  秦城端著碗,望了望父母。說道:“我聽爹娘的安排吧。”

  秦父嘆了口氣說道:“隨他吧,既然他想去。就去吧,不過事先說好。要是受不了苦哭鼻子了,不要回家來。”

  王沖笑道:“當然了,如果他不好好學的話我也饒不了他。姐夫你就放心吧!”

  一頓飯在不冷不熱的氣氛中度過,吃晚飯后秦城回到了自己的臥室。舅舅正和父母說些什么,不過他也沒去細聽了。

  過了一會,舅舅來到他的臥室說道:“城兒,今天你早點休息了。今晚我去將任務完成,明天就帶你上山。”

  秦城哦了一聲,心中卻極其興奮。

  夜晚,當他躺在床上的時候。卻是全無倦意,在想著自己以后進入門派的故事。但漸漸的,只感覺眼皮垂下。睡著了。

  夢中,碧海之上,突然狂風大作,一道粗壯的水柱升起。一聲驕吟聲傳來,水柱中一條如同巨蟒的怪物,全長足有三四十米米,寬度也有兩三米多點。有點像傳說中神龍,但角卻很短,并且只有一只獨角。脖頸處有一道白色的環形,通體為藍色,而且只有一對前爪。

  應該是俗世中流傳的蛟,這頭藍蛟在碧海之上。巨口一卷,一條碩大的海魚便被吞噬了下去。鮮血染紅海域。

  遠處突然出現了一道亮光,一道金色的光芒瞬息來到蛟龍面前。只見一身白衣的秦城腳踏一柄金色長劍,來到蛟前凌空旋轉了一圈。背后升騰起五柄光劍,與蛟搏殺在一起。

  秦城駕馭長劍,不斷的躲閃。雙手化劍,飛出一道道金色的氣劍。

  藍蛟巨尾一擺,從海中騰起。用碩大的巨口不斷的撕咬著,但秦城反應極快。都紛紛躲開。

  戰到酣處,秦城單手指天。背后的五柄光劍一下子飛起,在空中化作一個圓圈。最后合為一柄,秦城一把接住光劍。周身散發著耀眼的金光,如同一輪耀眼的太陽。長劍化作一道流光將藍蛟的頭顱刺穿。

  秦城駕馭著光劍停在空中,藍蛟在空中僵滯了片刻。轟然倒下,只見藍蛟的頭顱都被切成兩半。鮮紅的血液在海面浮起。

  秦城冷笑一聲,最后化作虹光消失在天際。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秦城來到大廳。父親看他過來便說道:“今天你不用去上課,城兒,記住。不論在哪里,都要給為父爭一口氣。不要讓別人看不起。”

  秦城點頭道:“嗯,我記住了父親。無論在哪,我都會做到最好。”

  和父母吃完早飯,一身白衣的王沖便走進來說道:“姐夫,今天我就要回門派了。就讓城兒跟我走吧。”

  秦母將一個包裹拿出來,眼睛有些發紅的說道:“城兒,把這個拿上。路上,還有到山上一定要聽舅舅的話。學不好沒關系,反正咱家還有這個酒樓呢。不會挨餓,受不了苦就回來。”

  秦城抱了一下母親說道:“娘,孩兒又不是不回來了。我會認真學的,修成后就下山。”

  將包袱背上,秦父將他送到門口。

  秦城揚手揮別道:“父親,娘親。你們回去吧,放心吧,到門派里我會聽舅舅的話的。”

  秦城和舅舅王沖步行在長安的鬧市之中,秦城問道:“舅舅,那些仙人究竟是怎么樣的?聽說他們都可以飛天遁地,點石成金。有許多常人不知道的神通,移山填海。是不是真的啊?”

  王沖笑了笑說道:“哪有那么神啊,這不過是一些民間的傳說。既然要上山,我就跟你介紹下吧。修行分為幾大類別,第一個境界被稱為凡體境,而凡體境又分為肉身,真氣,罡氣,暴氣,氣形這五個境界。而在這上還有蛻變境,這個境界的人都是縱橫四海的人物,他們可以肉身飛行,遨游天地。而蛻變之上還有化劫境,這個境界便有驚天動地的威能了。能移山填海,種種大神通。不過這類人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因為世俗對他們來說已經沒有留念的了。唯有不斷的進步,或許才是他們的追求吧。”

  秦城感覺有一扇神奇的大門正在為他緩緩打開,一個充滿了神奇的世界。

  想了一會秦城接著問道:“舅舅,那化劫之上還有人嗎?”

  王沖想了想道:“我在門派的一些典籍上看過,在上古的時候。那時候的人都無比的強大,能手攬群星,摘星逐日。不過現在已經沒這種人了。”

  說著說著,兩人已經走出了城門。來到了荒郊的一座破廟前,王沖走進去說道:“齊躍師兄,可以啟程了嗎?”

  從廟中走出一個中年男子,約莫三十歲左右。一張國字臉顯得極其的威嚴,男子出來說道:“嗯,等其他幾人回來就走了。這就是你侄子?”

  王沖點了點頭:“嗯,他就是我侄子。師兄,怎么樣,是不是一表人才呢?”

  齊躍搖了搖頭:“哎,你怎么舍得用那么大的功勞換取這個機會呢?說不定你跟掌門說拜入哪個長老的門下,也足夠了。”

  王沖只是笑道:“沒事沒事”

  秦城看了看四周,并沒有和他差不多的孩子。又聯想到舅舅的師兄說的話,似乎明白了什么。開口問道:“叔叔,你說舅舅換取了什么機會呢?”

  齊躍說道:“還不就是……”還沒說完,王沖已經打斷他說道:“小孩子家別瞎問,呵呵,師兄。上路了吧。”

  秦城心里已經猜出個七八分了,有種酸酸的感覺。拉著王沖說道:“舅舅,謝謝。”

  王沖愣了一下,哈哈大笑道:“你個臭小子,跟舅舅談什么謝謝啊。好了,這枚丹藥你先服下。等會我們要乘坐方舟回師門,路上有什么不適就跟舅舅說。”

  等了一會,又有幾名穿著白衣的人回來。等所有人到齊后,齊躍從懷中取出一架微型的小船,拋出去后小船迎風見長。很快就和一條真正的船差不多大笑。

  看到這一幕秦城有些興奮,心中越發對自己未來的路產生了好奇。

  眾人都上了船,王沖帶著秦城上船說道:“這就是我們門派天劍方舟,是相當不錯的代步工具。以后你見多了就不會覺得好奇了。”

  等所有人上船之后,齊躍站在甲板上。雙手揮動了幾下,幾道藍色的光芒籠罩了整個船體。

  秦城只感覺一下子差點跌倒,再看四周,景物越來越遠。他趴在船體旁說道:“舅舅,我們飛起來了?”

  王沖笑道:“嗯,這艘天劍方舟是由一些精密的寶物制造的。只要有能量就能飛起來,不用大驚小怪。”

  雖然如此說,但常人何時飛到天上過。秦城按捺不住興奮,望著漸行漸遠的山川。不由大吼了一聲。

  王沖剛想喊住他,齊躍已經來到他身邊說道:“讓他吼吧,當初我們第一次見到這些的時候。也不見得比他好。”

  秦城從出生開始便一直在長安中長大,雖然在書籍中看到過那些關于名山大川的描述。但還是比不起親眼所見

  一道道如同蟄龍的山脈,無數的青山綠水。都如此的讓人癡迷

  到了晚上,秦城來到船上的房內休息。而房內照明的也不是油燈,而是一顆奇異的寶石。問舅舅才知道這叫明月石,是用來照明用的。只要四周是黑暗的便會自動發光。

  一切的一切都讓這個第一次走出家門的孩子如此的好奇,心中的興奮自然是難以言表的。

  夜晚,王沖來到他房間說道:“城兒,既然你要上山了。我就跟你講講我的師門,哦,很快也是你的師門了。”

  秦城一副好奇的樣子,王沖微笑的說道:“我們的門派叫做天劍門,因為我們的祖師自號天劍散人。據說他也是一位化劫境的高手,因為他是劍修。所以我們門派都是以修劍為主,講究的是劍破一切。”

  王沖等他消化的差不多又說道:“我們門派雖然比不上劍宗等一流強派,但我們的掌門也是蛻變境的高手。還有一些你到門派里自然會知道,有什么不懂的就來問我。”

  秦城道:“那舅舅你是什么境界呢?”

  王沖道:“我現在是凡體鏡罡氣期,不過也是才達到不久。好了,今天你就早點休息了。再過一天也快到了。”

  秦城將舅舅送出去后躺在床上,腦海中盡是舅舅的那些話。

  什么凡體,蛻變,化劫。那些大神通者,種種一切。

  想了一會,便睡了過去。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