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2 11:42:35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兩度人世
  4. 第三章 山后小鬼

第三章 山后小鬼

更新于:2018-03-18 17:04:08 字數:2062

  白家后山,山不高,但是基魯濃郁,有山霧縈繞,山下還有一個茶房。茶香和晨霧糾纏在一起,陶醉著每一個為明天奔波的人。

  白茅五歲,經常要哥哥教自己刀法。

  ”哥哥,教我刀法吧,我已經基魯四級了。“白茅平日里非常努力,可是先天缺陷的自己,總是感到力不從心。好在父親母親對自己很好,哥哥也十分老實,白茅并沒有吃很多苦。

  但白茅知道,十歲,吃苦就會開始了。十歲,白家成員會被錄取到各個厲害宗派,當然再弱也會有人要的,因為家族勢力在,誰也不會傻到拒絕學費而去得罪別人。

  白必已經是歸塵境中期,八歲進入歸塵境的,已屬天才,達到歸塵境中期更是鳳毛麟角。白必經常教白茅功法,只是刀法至少需要基魯七級,所以白必只是教他一些功法。

  “刀法我教你一招吧,等你到了基魯七級,我就教給你更多刀法。”白必被纏的實在沒有辦法,只好答應教他一招,只不過白茅肯定學不會了。

  “好啊,哥哥快教我。”白茅拍著手樂道。

  樓檐之上,白虛看著練功的兄弟倆。“不是叫必兒不要教茅兒嗎?這孩子。“白虛暗自搖搖頭,微笑著看著他們。

  “要不,讓茅兒跟我學吧,我們鬼面一族的修行并不需要太多基魯力。“鬼玲看著白茅每天那么辛苦,有些有些不忍。

  ”嗯,也好,能多學一點就多學一點吧。“白虛也這么想。

  日子過得很快,白茅依舊進展很慢。不管是學什么。

  白必到結屢州參加白家小輩檢測,臨別時將刀法圖譜給了白茅保管,白茅決心要讓哥哥回來后大吃一驚,于是晚上偷走了父親的虎魄鋼刀。白茅想,練好刀法當然要用好刀了。

  夜,白茅怕被父親發現,留了一封信后就到山神廟去了。

  山神廟在很高的山上,白茅自然爬不上去,就雇了幾個轎夫。那幾個轎夫看這小鬼這么有錢本來想綁票勒索的,一看到竟是白家的徽章,嚇得不輕,五年前白虛一刀屠龍的恐怖場景早已印入洛州百姓的眼里。

  “你們不要告訴我父親,我到這里來了。”白茅畢竟還小,不知道這么一說反倒會有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感覺。果然那幾個轎夫把白茅送到山神廟之后,立馬到白府報告了這件事,又狠賺了一筆。

  山神廟,破敗的不成樣子,原先面目猙獰的山神雕像只剩下半個身子了。

  白茅點了一根蠟燭,開始研讀刀譜,研讀一段就起身操練一段,雖然很笨拙,但演練的卻十分認真。

  白茅的精力一向很好,雖然才五歲,但經常秉燭待旦地研習書籍,和基魯力的高尚用途。白茅演習到下半夜時,突然聽到小孩的笑聲,很稚嫩的樣子。山上的風也發出怪聲,頗有恐怖的味道。

  ”誰?我是洛州白家二少爺,就算州官都不敢動我,你別裝神弄鬼,出來!“雖然白茅并不相信有人敢傷害白家人,可白茅此刻是擔心有鬼,所以直接宣稱對方是人了,目的只是壯膽。

  ”白家啊,沒聽說過啊,不過我看你傻了吧嘰的,應該不是小虛的孩子吧,還有你剛剛實在是好笑,所以我就笑了,哈哈哈。“從那半塊山神雕像后走出個小孩子,一個年齡和白茅相仿的孩子,身著破爛衣服,有點兒像乞丐。

  小乞丐也點著了一盞燈,破廟里變得亮堂起來。

  ”你是誰啊?你說的小虛是誰啊?你在這干啥的啊?“白茅見是個小孩子,松了一口氣。就算是怪物,也是個小怪物,白茅心想。

  ”你叫我小諾,小宜,小白,都行,這不重要。你剛剛耍的那幾下,簡直在侮辱刀譜啊,你看我耍一遍。“小乞丐伸手拿過虎魄鋼刀,隨手劃過幾個漂亮的弧線,可見的基魯力波動引起了悅耳的聲音。

  “破——”小乞丐猛地一發擊中了那半個神像。立刻,神像炸開,變成了一地碎塊。

  “我滴天,好厲害。”白茅心情很復雜。虎魄鋼刀非常笨重,自己剛剛耍弄時,自然明白耍動虎魄鋼刀需要何等力氣。而且就算自己能熟練操作虎魄鋼刀,也不可能發揮出這樣的威力。

  小乞丐一定比我哥哥還厲害,白茅想。

  “你注意你耍刀時,把基魯力注入刀后再將基魯推至刀尖,而不是將基魯均勻分布刀身,你需要的并不是多大的力,而是多明顯的效果。”小乞丐微微一笑。

  不是大力,而是大效果。白茅恍然間有一種醍醐灌頂的明悟。

  “二少爺,你在嗎?”門外響起了一聲聲呼喊,白虛也火急火燎地趕來了,連白灰犬都帶來了。

  不多時,白虛找到了白茅,白虛松了一口氣。可白灰犬猛然間伏在地上,全身發抖,還發出嚶嚶的叫聲,好像很害怕的樣子。

  白茅看見父親來了,嚇得不敢說話,轉臉一掃,竟發現小乞丐不見了。

  “不知道是何方高人,可否賞臉出來一敘。”白虛面帶微笑,但聲音凝重。白虛從白灰犬的狀態可以看出,神秘人修為在自己之上。白虛自認在洛州無人能及敵,沒想到會在這破廟里感受到壓迫。

  白虛轉睛一看,看到一地的碎石,恍然間有些明了,更是激動起來。

  “管家,你帶白茅回府,我還有些事。”白虛下令所有人回府,白府的人對這位白家家主一向唯命是從,即使有些時候令人理解不了,但依舊毫不猶豫地聽從。

  白家人都撤退后,白虛一人獨自對著碎石跪下,一行清淚流下面頰。

  ”父親,我知道是您回來了。“白虛有些嗚咽。如果有人此時看到山神廟里的場景,一定會覺得白虛大俠瘋了。

  因為此刻,一個穿著破爛的小孩正站在白虛面前,白虛跪著,面色喜悅。而小孩微微一笑,竟有些慈愛的感覺。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