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03:14:52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重生之龍套系統
  4. 第三章 無理取鬧?

第三章 無理取鬧?

更新于:2018-03-16 09:59:02 字數:3403

  “終于成了!”方華大大的松了口氣。

  現在只需要等田海瑞給他發通告信息就可以了。

  只是方華沒想到的是,左等右等,根本沒有信息過來,方華再次想了想便明白過來。

  就算鄭武發給田海瑞交待過,他也不可能主動給自己通告,必須要自己打電話過去,也就是說,必須要方華先低頭。

  想通這點,方華就像吃了個死蒼蠅般一陣嗝應,不過想到龍套系統給出的時間,只能安慰了自己一下,然后找到田海瑞的電話撥了過去。

  電話響了十多聲才接通,田海瑞不耐煩的聲音傳了過來:“誰啊,大晚上的他媽還讓不讓人睡覺?”

  聽到田海瑞的話,方華恨不得狠狠的揍他一頓!

  現在才晚上九點多,正是進入夜生活的時候,而且現在電話里聲音吵得很,像是在KTV,田海瑞這么說,純粹是惡心方華。

  壓下心頭的火氣,方華用盡量平和的聲音說道:“田領隊,我是方華,就是想問一下,明天《天山奇俠》的劇組是不是大早上就要群眾?”

  “媽的你臉皮也真夠厚的,明天早上六點北影廠門口集合,過時不候!”丟下這句話后,田海瑞掛斷了電話。

  這是赤果果的羞辱!

  方華緊緊握住拳頭,在心里將田海瑞全家女性問候了個遍,直到罵到第三遍的時候,這才感覺消了點氣。

  第二天一早天還沒亮,方華就等在了北影廠門口。

  “方華,你也來了?”北影廠門口已經等了幾十人,其中一個年齡和方華差不多的男子,看到方華后打了個招呼。

  方華點點頭,他記得這個人叫李洋,和他關系還不錯,于是走到了他身邊。

  “你昨天差點和田海瑞干起來了?”方華剛走過去,李洋就八卦的問道。

  “你從哪聽來的?”方華白了他一眼。

  “大家都在傳!”李洋說道:“雖然我也看不慣姓田的,但我們只是飯吃,犯不著和他嘔氣,他是小領隊,我們想報戲還得靠他。”

  “我心里有數。”方華不想在這個問題上過多談論,于是問道:“知道這是要去哪拍戲嗎?”

  “我哪知道,隨便唄!”李洋渾不在意的說道。

  看到李洋的表現,方華不禁搖了搖頭。

  京漂太多了,雖然有很多人還做著演員夢,但更多的人,早已經被生活磨滅了夢想,在這里純粹為了混口飯吃,過著得過且過的日子,李洋就是其中一個。

  正想著,一輛大巴開了過來。

  田海瑞趾高氣揚的站在車門邊,清點了一下人數,見人到齊,便讓人都上車了。

  方華坐在最后面,離田海瑞遠遠的,眼不見為凈!

  過了一個多小時,大巴停在楊宋莊村,大家陸陸續續的下車。

  下車后方華也看到了拍戲的劇組,在一個古建筑前,外面隨意停放著幾輛商務車,一群人正在古鎮里忙碌著。

  “都過來都過來,鄭老大要點名了!”田海瑞大聲呼喊了幾句。

  在他身后是人高馬大的鄭武發,他板著個臉,手里拿著份名單,大聲的喊著人名。

  喊到方華,他大聲應了聲‘到’,而鄭武發則是抬頭看了方華一眼,想了想沒說什么,繼續點名。

  點完名后,鄭武發交待了田海瑞幾句,便悠然的走開了。

  鄭武發走后,田海瑞讓大家不要亂跑,然后跑進古建筑里面,不一會,帶著一個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走了出來。

  “胡導,群眾演員都在這里了!”田海瑞諂媚的說道。

  看了眾人一眼,胡導很不耐煩的揮了揮手道:“帶他們去道具那換衣服去!”

  田海瑞領著眾人來到道具組,自己便離開了。

  他給自己報的是群特,是可以露臉有臺詞的,服裝道具自然和這些群眾不同。

  道具組管事的是幾個中年婦女,給眾人隨便套上假發后,又嘩啦扔了一大堆衣服在地上,讓眾人自己選。

  這事方華早經歷過,隨便選了套灰色長袍,聞了聞,還帶著一股子餿味,一看就是被好多人穿過沒洗的。

  不過既然是古裝戲,道具武器自然是少不了,眾人又拿到各式塑料做的武器,方華拿的是一柄長劍。

  有些重量的長劍拿在手里揮舞了兩下,如果不是身上的長袍實在太過膩味,方華覺得自己倒頗有些古代俠客的風范。

  換好了衣服,將身上一些不重要的物品裝進一個密封的袋子里,寫上自己的名字后,一切就準備就緒,他們這些群眾只等著開機了。

  無聊的繼續無聊,睡覺的繼續睡覺!

  方華可睡不著,不停的看著時間,眼看時間到了十點,想到時間只有不到一個小時了,不禁心急如焚。

  他很想問問什么時候輪到他們這些群眾拍戲,可看到田海瑞的臉,知道就算問了也是自討沒趣,便打消了這個念頭。

  “群演的人呢?快點過來!”又過了十多分鐘,就在方華快忍不住的時候,胡導的聲音傳了過來。

  方華只覺得此時胡導的聲音有如天籟,立馬走進了古建筑。

  “快點,自己找好位置!”胡導大聲說道。

  這段戲講的是大反派召集江湖人士以比武大會的形式,推選自己當上了武林盟主,正在古建筑里慶功的時候,主角帶著一批人殺了過來。

  方華扮演的自然是反派一方的人,屬于在影視劇中活不過十秒鐘的人,所以方華很有自覺的站在前面,準備第一時間完成這個龍套任務。

  看了看對面,主角是一個當紅明星,而在他旁邊,則是一些配角和群特,田海瑞也在那里,正努力的擺出一副正義凜然的表情。

  站好了位置,在導演的示意下,攝像機的紅色指示燈亮了起來。

  “《天山奇俠》第三十場第七幕,Action!”場記板啪的一聲拍攝開始,所有演員進入角色,先說話的是反派。

  “真的要決一死戰嗎?”

  “你作惡多端,如今竟想以武林盟主的身份禍害天下蒼生,若不殺你,我豈對得起死去的段盟主!”

  “既然如此,那你放馬過來吧!”

  說到這里,雙方就開打了,看著武器就沖向了對方,而這時田海瑞還喊了一句:“各位俠士,為了天下蒼生,殺了這些邪魔歪道,殺啊!”

  兩方人馬撕殺在一起,除了方華等五十個群眾外,還有一些配角和特約演員,加在一起七八十人,在古建筑里喊打喊殺,倒也十分熱鬧。

  方華也沒閑著,沖上去胡亂刺了一劍后,便聽到一陣風聲傳來,轉頭一看,原來是田海瑞扮演的正派人士,正一刀向揮來。

  “龍套任務要完成了!”方華心中一喜,也不閃躲,任由田海瑞手中的刀劈向了自己。

  “啊!”

  可方華萬萬沒想到,田海瑞這一刀是用刀鋒砍的,更離譜的是,這一刀砍在了方華的臉上,雖然是塑料的,卻讓他仍是不由得發出一聲悶哼,身子也向旁邊踉蹌兩步,差點摔倒在地。

  如果真是摔倒了,方華雖然怒火中燒,但為了完成任務還忍得住,可沒想到,自己沒有摔倒,反倒是將旁邊的一個人撞倒了。

  方華一看,自己撞倒的人竟然是正準備和反派大戰一場的主角。

  “Cut!Cut!Cut!”

  主角被撞倒了還得了,導演一把從監視器前坐了起來,一臉怒火的說道:“怎么搞的?”

  這時主角也站了起來,哀怨的看了方華一眼沒說什么。

  “沒事吧?”助理走過來關心的問道。

  “沒事!”主角搖搖頭。

  導演瞪了方華一眼,對眾人說道:“休息十分鐘繼續,拜托大家好好演,這場戲很多重要的啦!”

  這事已經司空見慣,眾人也沒說什么,走到古建筑外休息。

  “方華,你怎么回事?”這時田海瑞走到方華面前,大聲問道。

  方華沒想到田海瑞竟然敢惡人先告狀,好不容易壓下去的火氣頓時冒了出來,指著田海瑞說道:“媽的我怎么回事?你做了什么心里清楚!”

  “你什么意思?”見方華當著這么多群演的面當眾頂撞他,田海瑞的臉當即沉了下來。

  既然已經撕破了臉,方華也不準備再低聲下氣,指著臉上火辣辣的地方問道:“你他媽看看這是什么?你敢說不是你打的?”

  此時方華左半邊臉已經紅腫起來,一條痕跡更是清晰可見。

  剛才現場一片混亂,眾人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可現在看到方華臉上的傷,眾多群演看向田海瑞的目光頓時變得不友善起來,都是跑龍套的,田海瑞下手也太重了。

  田海瑞目光閃爍一下說道:“一時失手,有什么好大驚小怪的!”

  聽到田海瑞的話,方華更怒了:“一時失手?我看你是故意的,如果是真刀的話,你是不是想一刀砍了我?”

  “方華,你不要無理取鬧,你再這樣鬧下去,我告訴你,多你一個龍套不多,少你一個龍套不少!”田海瑞威脅道。

  這話讓方華頓時沉默起來。

  雖然到了片場,但只要田海瑞在劇組的重要人物面前污陷自己幾句,確實像他說的,多一個少一個龍套根本無所謂,自己很可能丟掉這個跑龍套的機會。

  是命重要還是尊嚴重要?

  自然是命重要,但田海瑞三番五次的針對自己,現在更是下這么重的手,方華無論如何也咽不下這口氣。

  等等!

  那個真話貼!

  方華忽然想起昨晚抽到的真話貼,原本還懷疑它的功效如何,現在正好拿田海瑞試一試。

  再者,龍套系統是方華最大的秘密,里面的物品他也想弄清楚具體用法和效果,現在正是個好機會!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