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08 13:27:39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相戀不問明天
  4. 第一章 回眸一瞬

第一章 回眸一瞬

更新于:2018-03-14 13:44:27 字數:3043

字體: 字號:
  一個忙碌的早晨,這個剛剛睡醒的海邊小城里漸漸吵雜起來。早秋的天空,云彩高懸,陽光爬上了半空,溫暖著早起匆忙的行人。王艾風騎著自行車走在路上,他抬起頭看了看天空看了看太陽,云彩在藍天上繪出美麗的畫卷。太陽閃爍著光芒讓他睜不開眼,但這沒有影響他的心情,他喜歡太陽喜歡晴朗。因為修路,華子棉在一條不同往常的路上騎車去上學,他在這個海邊小城的重點中學里上學,這年他才高一,背負著父母的期望、大學的夢想,每天起早貪黑的忙碌著。溫和的小風微微吹起華子棉的劉海,王艾風吹著口哨邊走著邊看著身邊上學上班的人群,他喜歡看人看他們各種行為話語,有時會悄然一笑,有時會傻傻凝視。他的世界總是很少有人理解,在父母眼里,他是個有主意的孩子;在每一個老師的眼中,他是最聰穎的學生;在朋友眼里,他是不溫不火的人,沒激情很乖;但在他自己的世界里,他是大俠是會各種技能的特工是世界上最偉大的籃球球星,其實他就是個孩子,什么還都不懂的。王艾風總覺得今天心情莫名的好,覺得總會有什么好事發生,他向著四面看著,尋找著什么。一個女孩,從岔路里騎著電動車出來,回頭看了一下,就一下,讓華子棉平靜的內心起了波瀾,就這一下讓王艾風覺得今天一切的好心情都是因為她的出現。這個女孩纖細高挑的身材,瓜子臉,白白凈凈不加粉飾,穿著件小小的防安服,骨子里的清純感染著王艾風,他不知道怎么形容那時的心情,他只是直直地盯著這個女孩的背影,盯著她柔順的馬尾看著她漸漸地消失在自己的眼前。王艾風看到那個女孩穿著他們學校的校服,他有種說不出來的喜悅。過后的很久,他沒見過那個女孩,他每天會想起她會覺的想再看見她一眼,他每天守在教室的窗臺,想看見那個女孩。他知道這些都是奢望,他不知道他是哪個年級的不知道他是哪個班的不知道他在諾大的校園的哪個角落,但是他就是很想見她,甚至和她在一起,哪怕都是幻想,他多希望自己的世界就是真正的世界,他可以帶上那個還不知道名字的女孩走過他們浪漫的路度過他們的最美麗的年代。這個年紀他不愁吃穿不用掙錢,懵懂的年紀,情竇初開,總是會幻想與他年紀不符的事情。他很少參與和別人一起去玩的活動,他一個人最喜歡的就是看著窗外的景色,轉眼葉子黃了,風吹過帶下一片片的葉子。他在窗里看著云起云涌,心里想的都是那個女孩。這一天,他還是守在窗邊,看見云壓得低得,黑壓壓滾滾的密密的,人都喘不過氣來了,天陰沉的像就要哭了。“小風,放學你怎么走啊?”小賤問起王艾風。小賤是王艾風的一個哥們兒,倆個人是在籃球場認識的,當時王艾風把小賤打爆了,他們就認識了。世界很小,當倆個人來到高中報道的時候,他們分在了一個班。于是他們倆個就成了好哥們兒。“不知道呢,應該是騎車吧。”王艾風心里還想著剛看的那個天氣,對小賤說的話也沒太在意。“那就一起走吧。”小賤說。“好。”

  天氣越發的陰沉,此時數學課也越來越難度過,就要窒息一樣。下課鈴響起,每個人都松下了一口氣,這時班主任劉河老師走進了教室:“今天由于天氣原因,提早放學,大家注意安全。”教室沸騰了,所有人都收拾起了東西,王艾風也是,飛快地往書包里塞著東西,背起書包就往外跑,完全忘記了和小賤的約定。一路小跑,跑到了車棚,剛想騎車就走,前面出現一人,王艾風抬頭一看,原來是小賤。“等一下,我們一起走。”“好,外面等你。”王艾風出了車棚,把車停在車棚門口,等著小賤。這個時候他看見了一個人,那個他天天想見到的人,那張他一輩子不能忘懷的臉那個他苦苦尋找的人。他看見她笑靨如花走向了他,他呆呆地望著她,看著她走過來越來越近越來越近,走過了他走到了小賤的車后面坐了下去。王艾風心里的醋瓶子打翻了,他心里想:為什么我喜歡的女孩子會和小賤關系這么好?他倆為什么會認識?他倆到底是什么關系?王艾風回家的路上一句話都沒說,他心里有著這樣那樣的疑問,他看著那個女孩,她低著頭把腦袋藏進領子里,也許是因為冷也許是因為害羞。王艾風的心情非常的差那一天。轉天來到學校,王艾風才知道小賤和豐丹露的事已傳的沸沸揚揚。那個女孩就叫豐丹露。那節語文課上,王艾風和旁邊坐的冬瓜傳紙條。冬瓜是一個很壞的孩子,他總是有壞心眼,但是表面確實很正經的,這個人高高大大卻懶得要死,因為他是王艾風的同桌,就成了一對無話不說的好朋友。王艾風趁老師轉身扔了張紙條過去:“你認識那個豐丹露么?”一會冬瓜又把紙條扔了回來:“五班的,原來我初中同學。”五班?王艾風想:就是那個只和我們隔著一個花園的班么?一個花園讓我等的你好苦啊。“王艾風,你起來回答一下剛才的問題。”王艾風的思緒被老師的提問打斷了,他緩緩地站了起來......一切還是那么平靜,王艾風仍然每天守在他的窗口,等著那個不可能會多看他一眼的她出現在他的面前。不同的是,他有了目標,有了尋找的方向。做操的時候,王艾風會往五班那里張望尋找著即使因為距離太遠他啥都看不見。有一個周一的清晨升旗儀式調整了,班級站隊的位置,五班被安排在他們班的旁邊,而豐丹露就在王艾風的左前方,王艾風的心跳頓時開始加速。王艾風一直呆呆地看著她,那天她穿的一件小碎花的襯衣,穿了一雙小牛皮的鞋,瘦瘦的馬尾辮的盡頭是彩色的小頭花,一切都是那么美那么純潔。王艾風看見了發際下她的耳朵,她的耳朵長得厚厚的,非常有意思,看的他想伸出手去捏捏。最后,他還是沒有敢。他目視這個女孩的一舉一動,捋辮子、玩頭繩、墊腳尖,她是那樣可愛。那是他高中四年的最美的一次升旗儀式。

  因為那一天小賤騎的車馱豐丹露回家,王艾風越來越覺得自己沒有后座的自行車是那么不好,于是他賣了自己的自行車攢了些零花錢又買了一輛帶后座的自行車。他還在希望豐丹露還能坐在這輛自行車的后面。每天放學了他會擦干凈車的后座,看著車亮亮的,他會淺淺的笑一個。王艾風一直覺得豐丹露一點都沒注意他,其實那天回過家后豐丹露也問了小賤:“那個胖胖的男生叫啥名字?”小賤說:“他叫王艾風。”王艾風每天和冬瓜傳著紙條,問冬瓜這的那的,問豐丹露他喜歡什么呀,喜歡什么玩的啊吃的啊。現在的他還不知道怎么和她說第一句話。秋季的風漸漸地刮盡了,樹葉漸漸的落光了,當冬天一點點地到來,當綠色褪盡黃色飄落,這天清晨王艾風看到了一夜之間大地被鋪上銀裝,大自然力量好偉大,王艾風不禁想。這天王艾風在課間去打了雪仗,那個純真的年紀,下雪的天氣變得那么的開心幸福,王艾風笑著樂著瘋著,他穿過了那個花園走到了那片有可能有她出現的區域,他看見了那個美麗的她,在別人的圍攻下打得滿身是雪,她很受歡迎,美人嘛。王艾風看著她玩著瘋著就也扔出去了倆個雪球,看到她躬下了腰笑著躲著王艾風笑了笑,這個女孩是那么美,他心里想著,他咚咚地跑回了教室,心里還撲通撲通的跳著。回到教室王艾風對冬瓜說:“今天看見了豐丹露,被打得好慘。”冬瓜說:“你小子老問她是不是看上她了?”一句話把王艾風說的臉紅了:“沒...沒有...”過了倆天,當王艾風來到了教室,石飛,亞蒙,曉雪都看著他,竊笑著,說著笑著:“王艾風你心思我們都知道了啊。”走到座位邊上冬瓜這小子對王艾風說:“咋樣咱這個勢造的。”媽的,冬瓜這小子就是不干好事啊,王艾風心里嘟囔著呢。小賤氣勢洶洶的走了過來,找到了王艾風:“聽說你喜歡豐丹露啊?”“沒...沒有...”“有沒有你自己知道就行了,反正你別打她主意,她是我兄弟媳婦!”小賤面色憤怒地說完王艾風還挺高興的,終于知道了豐丹露和小賤是啥關系。王艾風這個時候還沒覺的他倆能搭上什么關系,但是不久得未來,他們倆個的軌跡真的就有了交點。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