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19:55:05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夢里逍遙
  4. 第二章 故事開始

第二章 故事開始

更新于:2018-03-17 14:28:41 字數:3022

字體: 字號:
  是夜,兩個同樣皎潔的月亮一東一西的掛著(都有兩個太陽了為啥不能有兩個月亮)柳隨風獨坐屋頂手里拿著的正是那兩片石頭。

  “這玩意到底是啥啊,竟如此奇怪?”柳隨風手握白色石片一股股清涼的能量從石頭上傳如體內,兩個小時后柳隨風體**氣運轉一周后發現自己的斗氣居然提升了一級,魔力也提升一級。

  “呵!好東西啊,有了這玩意我不是就可以省去很多修煉時間了,哈哈…偷懶的實用工具!”

  說也奇怪,在柳隨風吃完飯睡的時候把這兩片石塊放在桌子上,奇怪的事就在這個時候發生了—那塊白色的石頭居然自然發光,當柳隨風拿起石頭的時候以他微薄的功力也能清晰的感覺到一股清泉般的能量在石塊表面流動,隨后幾經試驗發現這玩意只有放在月光下才有此異動。而那塊紅色的石塊柳隨風猜測可能要放在太陽下才會異變。

  “不知這東西除了幫人練功作弊外還有沒有別的好處。”柳隨風不知足的想。

  那塊紅色石頭確如柳隨風所想,能夠吸收太陽能量助自己修煉。有了這兩塊寶貝像柳隨風這樣懶散的人居然也耐著性子足不出戶的修煉了三個月之久……

  正是一月望春之季,本來就夠冷的天氣驟然再冷。

  ......

  “不知那冰雪女神發什么瘋,這破雪都下了一個星期了還下啊!”柳隨風望著窗外漫天飛舞的雪花說。

  “管他呢,反正咱又不缺吃不缺穿的。”對面的奇皖說著自己斟了一杯酒。

  再有兩個月這群混蛋們就要畢業了,因此平時混的都不錯的這四個混蛋特別珍惜畢業前夕的時間。

  因為這是帝都有名的貴族學校,所以這兒的條件不是一般的好每個學生都有自己單獨的住所—當然,這兒的學費也不是一般的貴。柳隨風是帝都有名的二世祖,奇皖是三王爺的孫子,旁邊兩位白瞳、高奇一位是三軍總統領的兒子一位是宰相的獨孫。奇皖**白瞳好斗高奇好酒再加上花錢闊綽的二世祖柳隨風這四個人是臭味相投一見如故立馬交為知己,平時混跡花街柳巷,近日大雪連天無法出戶,就齊來柳隨風的小院喝酒吹牛。

  “我說奇皖啊,這也就倆月畢業了,畢業后你是想去哪混的啊?”白瞳斟了杯酒問道。

  “這我還沒想好,我自己是挺想建個商會的,不過我家老爺子想讓我從政,但是我哪是那塊料啊!”奇皖夾了快脆骨說,“你呢,白瞳?”

  “唉,我哪有選擇啊!老爹發話了,畢業后先去前線當三年小兵,五年后才能結婚的。”白瞳郁悶的說。

  “哈哈,你還真有夠慘的啊!我爺爺是不管我,不論我做啥都是支持我,就是我老爹非要我在禁衛軍和財政部選一個,我是一個都不想選。”高奇言道。

  “那你想干啥啊?”白瞳奇道,“不是想開家酒樓吧?”

  “嘿!我還真有此意!不過我爺爺估計也不會允許家族里出一個酒鬼的。”高奇說,“隨風,別老喝酒,說說你想干啥的。”

  柳隨風放下酒杯撓撓頭說“我還沒想好,不過我覺得這個世界這么大,好多地方都沒去過,我想趁著年輕四處逛逛。”

  “唉,真羨慕隨風啊,有個好老爸,做啥事都很自由。”奇皖說道,“不說了,咱哥幾個在一塊兒的時間不多了,來來來,喝酒!”白瞳端著酒杯站起來說,“今兒個不醉不歸!”

  “靠!喝得都是我的酒,你們倒是真不客氣!”柳隨風嘟囔著站了起來。

  ……

  就在四人喝得滿臉通紅,柳隨風心疼的想把美酒換成白水,高奇想要裝醉蒙混過關時,窗外傳來一聲巨響,直震的四位狼狽差點兒尿褲子。

  “咋了?難不成帝都也會地震?”高奇滿臉震驚的說。

  驀地龐大的氣息傳了過來,四人才驚醒,這是有決定高手在決斗。

  四人均是好事之徒,兼之藝高人膽大—除柳隨風外,但最近柳隨風在作弊器的幫助下勤加修煉已有不錯進步。因此四人震驚的相視一眼齊齊想爆炸處跑去。

  走出住宿區便看到不遠處空中一群人正與一堆怪物戰斗,最為耀眼的是校長先生和一個龍首獅身鷹爪蛇尾的怪物戰斗,看情況校長正處于下風。望其所在像是學校餐廳旁邊的小樹林。

  這所學校的校長是上任皇帝的貼身護衛自身實力不俗,已是十四級頂峰的武圣,一手丹陽劍法威力非凡,憑借比劍法即使遇到一般的十五級武圣也能不落下風。這樣的人為何會來開一間學校那就不得而知了。

  柳隨風四人走近看時才發現經常來逛的小樹林已成了一個大坑,周圍的建筑也被摧毀大半,一群學校老師正與地底冒出的怪物戰斗,而地底仍在不斷向外吞吐怪物。從四面趕來的高手隨即與這些怪物交手。一些學生和柳隨風四人一樣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當然也有一些心神堅定的學生已與這些怪物交上手了。場面混亂不堪。

  “天啊,這都是些什么怪物啊!怎么幽靈也有骷髏也有還都能在太陽下行走!”高奇驚叫著!

  “管他什么怪物呢,有架打就成,上吧!這兩天都手癢了!”白瞳這戰斗狂說著沖一只長像疾風狼卻肋生雙翼的怪物沖去。

  白瞳是天才武者,現在已是九級武者了,有望成為歷史上最年輕的武圣,高奇是八級魔法師,奇皖確是另類的魔武雙xiu者—魔弓手。歷史上的魔弓手沒有一個不是震朔古今的風liu人物。這三個人雖然平時喜歡鬧事但是對于修煉還是非常刻苦的,因為烈焰大陸最近百年出現了難得統一,接壤的武風大路和母神大陸上的強國漢陽帝國精靈聯合酋長國懼怕赤練帝國因而都在邊境屯冰過百萬,小摩擦不斷,赤練帝國國內尚武之風盛行,貴族孩子如果武技不成魔法也不行會被人笑話的,因此白瞳等人從小就被父母督促勤修苦練,這才有今天的成就。

  當然,我們的主角是個另類,小時候忙著過美好的童年了,長大了又急著去泡妞,修煉這事家里人也不催自己也不急,只是進來有了作弊器的幫助近來實力大漲,若只以斗氣魔力而論,已經是八級的大魔法師十級巔峰的武士了,不過學校教授的斗技多是初級淺顯的,除非投拜某位老師門下才能學的更高深的武技,柳家時代從商只這一代才出了柳如鷹這個財政副使,族中人不喜習武并無出色的武圣,也就沒留下什么家傳武技魔法,柳隨風自然不會什么高深的武技魔法,況且修煉武技魔法需要有足夠的耐心毅力持之以恒苦練不綽柳隨風天性懶惰個性隨和,自然不會去練了。最近也是因為靠著那兩塊練功作弊器修煉的速度緩慢下來似乎體內能量快達到了飽和狀態,所以柳隨風也不再去修煉了。

  看著自家兄弟悍然與諸多怪物交手,柳隨風反而默念著安全第一后退幾步,拿出酒壺蹲坐雪地上自斟自飲笑看眾人的生死戰斗。

  “你倒是挺逍遙自在啊!”背后傳來一聲譏笑。

  柳隨風回過頭來只見白雪飄飄中一習白衣的香香飄然而立,胸前紅色的守護寶石映出香香清秀雪白的臉龐一絲紅暈。雖只有十四歲,但香香稚嫩的臉龐已經顯出秀美絕倫的美麗。

  試與雪比白,雪花黯然,且和花媲美,眾花俯首。

  柳隨風一時看得呆了,腦子中只有平時香香野蠻的追著他打的情形。渾沒注意到原來香香也是一個絕色的小美女。

  “咣”

  柳隨風眼前一黑,“沒見過姑奶奶啊!看你那熊樣!”香香惱怒的說。

  柳隨風趕緊站起來說,“我這不是幾天不見發現咱香香又變得漂亮了,一時看呆了么。”

  “油嘴滑舌!”香香瞪了一眼柳隨風說,“你咋不去打類?”

  柳隨風豪氣的說“本大俠一出馬這些宵屑自然灰飛煙滅,不過本大俠本認為眾生平等,暫且給他們一個改過自心的機會。”

  “我看你是害怕吧?還說什么眾生平等,騙鬼去吧!”說著香香沖上去斬妖除魔了。這個悍妞最近斗氣又升了一級,家傳絕學烈陽劍法使出來威力翻了一倍,一大片雪地都被融化了。

  柳隨風汕汕的坐回原地,倒杯酒嘟囔著,真是一群俗人,老子的實力豈是你們所了解的。

  其實柳隨風并非害怕與這些怪物交戰,只是在他心底一直認為就算天塌了也會有頂天的人出來,再大的局面也總有人出來收拾,自己犯不著擔心。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