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2 11:39:58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一劍登天
  4. 第四章:出鞘

第四章:出鞘

更新于:2018-03-16 15:52:16 字數:2786

  翌日,天蒙蒙亮。

  游劍生被懷中的響動驚醒,巧兒不知何時醒了過來,與他貼坐著,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他。

  “差不多了,未免生變,我們還是先去春柳鎮看看吧。”

  游劍生被巧兒看的渾身不自在,佯裝站起,拍了拍身上沾染的草根。

  巧兒杵著腦袋,一臉意猶未盡道:“你身上好香啊……你剛才是在修煉仙術嗎?我還是頭一次見人睡覺盤著腿,像個坐禪的和尚。”

  “香?”

  游劍生詫異了片刻,頓時會晤過來,一定是昨夜練功打開了星府的竅門,讓仙劍勾蘭的香味飄了出來,便說道:“是的,修煉星術入迷后人會進入‘半睡眠’狀態,能讓我保持在一個月內只需要真正睡眠一晚便可。我師尊更厲害,我與她修行了十幾年,還從未見她睡著過呢!”

  “星術?原來修行星術的好處這么多啊!又能變得香噴噴的,還能飛天遁地,劍生哥哥,你教教巧兒好不好?”

  巧兒興致沖沖道。

  游劍生搖了搖頭,苦笑道:“你真當修煉星術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嗎?星術一途,要先開竅,開竅者年齡必須在十二歲后,開了竅才達‘踏星境’的一重天,你若想御空飛行,至少要踏星境十重圓滿才有可能,師尊說我太貪玩了,練了五年才只是踏星境之后的星師境三重天,距離星宗境還有十萬八千里呢,更別談之后的星王境了……”

  “原來這里面門道這么多呀?不過巧兒不怕,只要劍生哥哥你肯教我,就算再怎么辛苦,巧兒也無怨無悔,只要能陪在劍生哥哥身邊,一起做一對神仙眷侶,再苦再累巧兒也能承受下來!”

  巧兒一臉堅定,鄭重其事的說道。

  游劍生拉著巧兒的胳膊,御空而起,說道:“我們還是先去春柳鎮辦了正事,再商量別的吧。”

  “劍生哥哥真的要去么?”

  “嗯,難道你不想回去嗎?如果我沒有猜錯,你的家人也在春柳鎮吧,那妖怪得知我搶走了你,又找不到我們,今天必定來報復春柳鎮的居民。”

  “我沒有家人!我是春柳鎮的鎮長花錢買回來的!”

  巧兒沉默了片刻,突然咬牙說道,眼中淌下淚花來。

  游劍生這才知道外表看起來活潑可人的巧兒,身世原來這么可憐,怪不得巧兒得救之后仿佛一點也不顧及春柳鎮的人的死活,一味想著和游劍生離開這個傷心地,這樣看來,倒也屬于情理之中。

  ……

  這天一早,尚不知情的春柳鎮居民早早開門,成群結隊的扛著躬耕用具,朝鎮外歡快的走去。

  還未來得急走出鎮口,晴朗的天空突然糾集起一團烏云,蓋在了春柳鎮的上方,天地漸黑,又有狂風大作,居民們嚇得抱頭鼠竄,沒走幾步卻被狂風掀翻在地,摔得吐血不止。

  從那烏云中飛出一個穿著黃衣道服的中年道士,身后插著三支黃色的角旗,浮在幾丈高的空中儼如神明般,綠豆小眼迸出精光,猴腮尖嘴一張一合,用粗獷的嗓音厲聲喝道:“本尊賜你黃旗,你們竟敢聯合外人戲弄本尊,本尊今日便要殺一儆百,將你們春柳鎮屠個雞犬不留!”

  “圣尊息怒啊!圣尊!老漢不知本鎮因何得罪了圣尊,招致圣尊如此惱羞!”

  鎮長跪在鎮口的石碑旁,連連磕頭,其他人見狀也跟著跪在地上,在狂風中瑟瑟發抖。

  那中年道士聽罷大怒,大手一揮,又是一陣狂風卷來,直將那刻著‘春柳鎮’字樣的石碑連根拔起,‘轟’的砸在了鎮長年邁的身骨上,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骨裂聲,鎮長命喪當場。

  剩下的居民哭喊成片,一個接一個響頭的磕著,但那中年道士卻依然憤怒難平,又是一揮手,大石從鎮長的尸體上再次飛起,直滾進跪著的人群中!

  “何方妖孽,敢在此放肆!”

  就在此時,東南方飛出一道黑影,是個年輕少年攜著一個紅衣女子如風般飛來,厲聲喝道,腳下一揚,幾片風中殘葉似是被賦予了靈性,包裹著一道銀白色輝茫,刺風而入,‘嘭’的一聲撞在石碑上,將石碑推出十幾丈外,遠離了人群。

  中年道士見狀大怒道:“原來就是你這毛頭小兒搶了本尊的媳婦,本尊現在就把你挫骨揚灰!”

  語音剛落,中年道士一彎腰,從其身后飛出三面金黃角旗,三面角旗如箭矢般破風而入,‘嘯’的一聲飛向游劍生。

  游劍生見狀冷笑,這廝上來便動用法器想要擊殺游劍生,正好省了些拳腳功夫,游劍生將巧兒放下,身體騰空而起,厲聲喝道:“妖孽!看劍!”

  “嗡——”

  一聲劍鳴響天徹底,游劍生體內爆發出一陣炫目的青光,一道水藍色的鋒芒在游劍生體內破體而出,‘嗡!’的射向半空中的中年道士。

  三枚角旗似是十分懼怕這道水藍色鋒芒,欲四散而逃,卻被一閃而過,化作粉末,中年道士眉目大張,法器被毀卻不敢有絲毫的憤怒,身體立馬閃進烏云之中,但那藍色鋒芒又豈容他逃脫,朝上一劃,刺入了烏云之中,眨眼之間又‘咻’的飛了回來,沒入了游劍生的體內。

  在這之后,烏云忽散,像是斑斕的泡影,被絢爛的陽光迅速腐蝕,從中掉下一個黃影,卻是個蓬頭散發,血流如注的狼狽道士。

  “劍……劍道余孽……”

  道士臉色煞白,腹部被穿了個窟窿,雖用手按著,但血水依然潺潺流出。

  游劍生走上前去,揚起手掌便要結果了那道士,未料身后突然傳來喝止聲,道:“休傷害圣尊大人!”

  游劍生回頭一看,傻了眼,巧兒不知何時被鎮上的居民逮住,用鐮刀比住咽喉,已有血印滲出,那握鐮刀的居民驚恐的望著游劍生,底氣不足的喝道。

  “哈哈哈哈……”

  道士見狀大笑道:“你這毛頭小兒空有一身本領,卻半點不懂得人情世故!本尊雖然讓他們納貢,但卻庇佑了此地十年的安穩,你若殺了我,這荒山野嶺一無官府,二無宗門,你一走用不了半年這里便會被山賊踏平,亦或是被新的妖魔接管,本尊雖然好美色,但也有所克制,若下一個是個喜歡吃人的主子,你覺得他們還有現在這般舒服嗎?”

  游劍生聽罷抬起的手緩緩放下,師尊雖然說過只要是害人的妖怪都要誅殺,但是當害人的妖怪成為了地方的支柱,那又該如何呢?在游劍生面前,這些鎮民固然殺不了巧兒,然而游劍生此行正是為了救這些人的性命,卻反倒成為了這些人的敵人,頓時心沉如鉛,如同被打敗了一般的心寒。

  “你這妖怪伙同這妖女想要殺害圣尊!老天有眼,還不快快束手就擒!”

  “把他們綁起來,燒了祭天!”

  “快!圍起來……”

  無數惡毒的字眼從淳樸的鎮民口中吼出,如同一柄柄冰錐子,刺在游劍生的心田,但是他無法對這些凡人下手,只能呆愣著。

  道士知道分寸,這里的人即便乘于十倍也敵不過游劍生一人,立刻打了個圓場,對游劍生諷笑道:“冤家宜解不宜結,本尊大人有大量,不想再計較了,你自是想的明白的!”

  語畢又道:“你們,放了那個女人!讓他們走吧!”

  在道士的吩咐下,鎮民不敢不從,把巧兒推出人群。

  巧兒見游劍生一臉慌挫,似是丟了魂兒,便拽著游劍生朝鎮外走去,上百個鎮民見狀高舉農具,喊聲震天道:“妖魔快滾!妖魔快滾!……”

  一直走到鎮外半里處的河邊,仍然能聽見鎮子方向傳出的吼聲,游劍生看著河水中晃動的倒影,內心深處突然‘咯嗞’一聲,似是有什么東西破繭而出,游劍生瞳孔猛縮,知這是道心受損,將要衍生出心魔的征兆!

  心中再次響起師尊曾經說過的話:一旦滋生心魔,對于修行人來說,修行路也就到此為止了!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