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2 11:44:24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重個生來當美女
  4. 0002章 我是王猛

0002章 我是王猛

更新于:2018-03-16 17:25:13 字數:2451

  毀天暗地這個詞,總會讓人有種生活完蛋的體悟,王猛現在就是切實體悟到了。

  眼前一陣發黑,從床上站起,又突地坐下,站起坐下,站起坐下,一臉的欲哭無淚,偏生倒是胸口累的發渾,募的想起自己胸肌比平時發達了也不知道多少倍,哪里經得起這般折騰?

  慘兮兮的再度栽倒,“我靠,原來當女人這么累?”

  啥叫禍不單行?

  好事不成對,壞事偏成雙。

  就在這個讓人萬般無奈也難為情的時刻,門鈴響了起來,聽那急促的聲音,真像是催命鬼催命來了。

  王猛此時正在氣頭上,見誰誰不爽,擱誰誰倒霉,當即洶洶厲厲的爆喝道:“誰呀,感著去投胎呢,按按按!”

  只是,哎!!!!

  空氣里這寒嗔帶怒的聲音,哪里像是一個暴怒男兒發出的,明明就是一個嬌滴滴的女生,在悅耳的打趣嬌怒般。

  王猛“啊”的一聲,立馬捂住了自己的一張破嘴!

  “嗚嗚嗚·······”這一次,他是真的哭了,哭的那個慘啊,瞥見鏡子里花姑涼哭的那個美麗和酸軟,慘兮兮的別過頭,哭的更歇斯底里了。

  呃,打住,是這一次,她真的哭了!她她她·······

  外面有人聲在嘟囔,“咦,這是我屋嘛,沒走錯嘛,誰在里面說話哭泣呢?”

  這聲音慢條斯理的,充滿了探究真理的哲學意味,不用想,除開王猛老爸王德全還會有誰嘛!

  我靠!

  王猛這一下是真的給嚇到了,她此時這個樣子怎么敢去見親爹?

  首先,小平頭變成了長發及腰,瞇瞇眼變成了水靈杏眼,唯一的尖下巴倒是變化不大,可也是一灣小桃腮,弧度彎曲的恰到好處呢!

  再次,就是這個衣服的尷尬樣。以前的王猛確實不壯啊,身高也才167,文弱書生,文弱書生,自然就說明小伙兒還沒發育完全,可是好歹一個高三的大男孩了,怎么的也比女生粗壯了些吧。

  而現在呢,身高是沒變,比例倒是變的大發了。

  白色襯衣松垮垮的裹在身上,牛仔褲掉扯扯的懸掛在小蠻腰間,乍一看去,此女風姿款款,惺忪動人,當是剛剛睡醒,理解更深刻一點,此女衣衫凌亂,梨花帶雨,好似一幅被強人·····那啥的畫面。

  所以,一切的一切,在最后如同山洪“唰唰唰”雄起了,王猛小腹一漲,聽著王德全一幅大事不妙的敲門聲,節奏跟打蠻頭鼓似的,更坐不住了,趕緊往廁所跑。

  “開門開門開門,里屋是誰呢,在里面干嘛,不會是遭賊了吧!”

  咚咚敲在門上,更像是敲在她的心里。

  一個猛子扎進了廁所,解開褲腰帶,就要順勢一掏,大肆泄洪。

  只是,呃······

  哎,尷尬啊。

  王猛心里一蕩,虛握的右手在下面晃悠了幾圈,也沒像平日里那么輕車熟路的握住某物,好噓噓一番。

  她并不,不愿意相信這一切就是真的,右手繼續在下方揮舞,一馬平川,愣是啥也沒抓到。

  繼續來回舞動,沒有,沒有,就是沒有啊。

  “哎喲!媽,嗚嗚嗚嗚·······”王猛這次是真的傷到心底了,疼的心肝都蜷縮到一處了!

  心力憔悴,心力憔悴,再也把持不住了,恐懼和絕望讓她有了短暫的麻木,下方一暖,雙腿麻麻癢癢,小便就欻欻的給尿褲子了。

  心里一陣悲涼,原來總覺得大小便失.禁離我很遠,等到發現的時候才后悔莫及,如果上天能夠給我從來一次的機會,我定然不再罵天,我,我罵地······

  他好生懷念從前噓噓時的畫面。

  眼看門都快被王德全敲壞了,王猛也坐不住了,興許她此時得了妄想癥,眼前見到的只是她自己的幻想而已,自我安慰大體是表白失敗受到了刺激,神經短暫失常而已。

  打理好美美的臉蛋兒,不管尿濕的褲子,躍躍欲試的就朝門口閃電飛奔,跑了一半,胸口又一陣酸疼,真的不能像以前那么生猛了啊!

  來到門口,升起無限期待的打開門,期望王德全像以前忘了帶鑰匙一樣抱怨他開門慢。

  但見王德全右手握著個塑料大茶杯,左臂夾了幾分報紙,警惕的就朝里走,腳才跨進來半步呢,陡然瞥見王猛滿含期待的眼神,一個哆嗦,連忙啊啊呃呃的擺手,“對不住,對不住,姑娘,走錯門了,走錯門了!”

  杯里的水,被他晃的像個撥浪鼓似的耍橫。

  王德全退出去不到三秒,瞥見自家對聯,將老花鏡給扶周正了,精光一閃,又朝里鉆。

  “這是我家啊,哼!”

  大步邁進來,把報紙往地上一甩,指著王猛鼻子就開始教訓,“你這是誰家的姑娘,怎么混進來的?啊,快說,今天非得把你拉去報警!”

  氣呼呼的把塑料杯子給擱在鞋柜上,一副堵住門的架勢,聲音扯的老高,“青天白日,你們這些賊,就敢往人屋里鉆啦?還有沒有王法了,都得報官,全給抓進去!!”

  還想再說,反而是對面的漂亮女孩一陣委屈,眼圈發紅,再也忍不住了,“哇”的大哭起來,那個傷心欲絕,嘴里還在一個勁兒嘟囔“是真的,是真的,是真的啊!”

  王德全愣上了一愣,妖孽想給我裝可憐。

  并不買賬,再次呵斥道:“少給我裝,現在的小偷個個都是戲劇學院畢業的,欺負我眼鏡厚看不穿人心是吧?”

  一步上前,不由分說的就扯住王猛的皓腕往外拖,“這就叫鄰居們看看,小偷長啥樣,這么漂亮的女孩子,不學好,偏學壞·····”

  王猛被他拽的疼,生疼,感覺自己的手也不似平日里那么經得住整了,就地往地上一坐,開始了自然反應似的潑皮滾街,賴在原地就是不肯動。

  還別說,這小孩子耍潑的一招最是好用,王德全終于拖不動了。

  王猛心里松了一口氣,眼疾手快,趕緊一個側身抓住門邊,給瞬時關了過來,等王德全反應過來,她早一把反鎖了門,一屁股站了起來死死抵住門鎖。

  王德全那個氣啊,小偷還要反天了,同一時刻,心里略微升起不妙的感覺,新聞上都說小偷入室作案基本上是一伙,這女的不會是把風的吧,怯生生的朝里瞟了一眼,難道內屋還有同伙?

  腦子一黑,萬一冒出幾個兇神惡煞的大漢,擰著眉毛暴揍他一頓,那······

  使不得,使不得,立即厲聲疾斥,吃奶的勁都發了出來,說什么也要推開王猛,先把門給打了開來。

  王猛被他推的受不住了,雙方力量完全不在一個檔次,終于軟綿綿的哭道:“爸爸,看我校衣,校衣,我是王猛啊,嗚嗚嗚!”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