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12:25:08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武者圣堂
  4. 第四章 找到了一個爺

第四章 找到了一個爺

更新于:2018-03-17 20:42:34 字數:2530

字體: 字號:
  太陽剛爬上東邊的時候,段寧已經起了床,洗漱完畢后連門都忘記了關,便匆匆忙忙向后山跑去。

  可是在路過村口的時候,碰到了同村的兩位孩童,男孩高高瘦瘦像只猴子一樣,女孩長雖然很秀美,但是高傲的眼神讓人瞅起來很不舒服,段寧正想躲開,誰想黑黑瘦瘦的孩童轉過身來,一眼瞧見段寧。

  “誒喲,這不是段寧么,一大早起來干什么啊?來慶祝我們兄妹當上魔法師啊,哈哈!”這位坐在村口磨盤上的孩童嘲笑道。

  “哼,魔法師有什么了不起,我還不稀罕,段青你要是在欺負我,我就告訴大伯去。”沒錯這位嘲笑段寧的孩童,正是大伯家的段青,雖然說二人算是表兄弟,可是段青從小便欺凌段寧,讓段寧在孩童中很是自卑。

  “你不稀罕,不知道誰小時候整天抱著一本魔法秘辛在院中讀,哈哈一成魔法根基都不到,相當魔法師你做夢吧。”段青更加肆無忌憚,在他眼里也許段寧僅僅是他的樂子。

  “走吧,哥,一會他又告父親的狀了,不要理他,廢物!”段雨厥著嘴,用帶著不屑的眼神看著段寧,本來很清秀的女孩,可是配上那厭惡的眼神,讓人看起來很不和諧。

  “段寧我們可走了,哦不對是廢物我們走了,哈哈哈!”段青帶著段雨扭頭便走,看都不看鐵青著臉的段寧一眼。

  段寧緊緊的握起雙拳,面色鐵青“我發誓,我一定要讓你們跪在我面前給我道歉,”段寧恨恨的道。

  一個時辰的路走起來很是辛苦,還好早上不像中午那樣炎熱,不然又要遭受著太陽的灼烤,當到達大石頭附近的時候,并沒有發現父親,“也許是父親還沒起床吧”段寧暗想

  “哎,不等了,還是抓緊我的訓練,哼哼段青,段雨我一定會讓你們知道誰才是廢物”說罷雙腿岔開一板一眼的半蹲在大石頭旁,三個時辰過后,父親慢悠悠的從樹林中間鉆了出來。手里還拿著各種增加重量的沙袋。走到段寧旁邊并沒有去打擾,而是在旁邊觀察者段寧的極限,終于快到第四個時辰的段寧終于支撐不住,搖搖晃晃的倒了下去,段紀宇將兒子攔腰抬起。

  “不錯,比昨天多堅持了一個時辰,這就是極限,以后極限也會慢慢的提升,所以實力也會越來越強大,來吃點東西補充點營養。”說罷段紀宇將段寧輕輕放下,又把食物遞給他。

  段寧大口的吞咽著食物,對父親模糊不清的問道“喔…父親我扎馬步要扎到什么時候呀!我什么時候才能訓練武者呀!”

  “諾,看見這些沙袋了么,什么時候能將這些沙袋全部佩戴起來且堅持住四個時辰,什么時候就算完成了。寧兒你要記住,武者的根基由為重要,不可急躁,一定要穩扎穩打根基越深,以后的武者修煉也就越容易。”

  “這么多沙袋啊,這可有四五十斤呢?”

  “那么容易練習,武者之路還會那么難么?”段紀宇白了兒子一眼道。

  “嗯,沒問題你看好,一年之后我一定能成功!”段寧拍著胸脯保證道。

  根基,在滴滴汗水中緩緩度過,轉眼一年的時間度過,段寧的身子骨也不變得粗壯起來,膚色也讓太陽曬成小麥色,不像以前那般文文弱弱,個子也長到了一米六左右,雖然在同齡的孩童中不算很高,但是和一年前相比,明顯有所不同,一年的期間段寧從未有一天偷懶,每天清晨都可以看到一個孩童站在暴熱的太陽下深扎的馬步,一年的根基,讓段寧的雙腿也充滿了爆發力。

  “呼,一年了,今天就帶上所有沙袋,來檢驗一下一年的成績吧!”段寧將沙袋套在胳膊和腿上,覺得身體瞬間一沉,大喝一聲,雙腿岔開穩穩扎在大石塊上!一個時辰汗順著發絲留下來,堅持,堅持。二個時辰…三個時辰…時間一點一點流逝,可是段寧卻覺得時間過的異常緩慢,雙腿已經顫抖著像要折斷一樣,兩條胳膊也有些微微的下垂,堅持,堅持,這不是自己的極限,我要超越極限。

  身后的香慢慢燒盡,段寧幾乎是直立的摔倒下來,躺在大石塊上貪婪的呼吸著空氣。“終于成功了呢,一年了,終于…”段寧慢慢的閉上眼睛,是的他太累了,對于一個九歲的孩童負重五十斤又能扎這么久的馬步以是相當不易。

  段寧躺在大石頭上睡的香甜,突然一陣嗷嗷的聲音傳來,段寧揉著眼睛坐了起來。

  ”這是誰啊,打擾人家睡覺“段寧睜開眼睛后,四處尋望,突然樹林里鉆出了一條膚色雪白的狼,這是一級的魔獸雪狼,魔獸分為五級,最低級為一級魔獸,最高則為五級魔獸,乃至更高一層的來說則被稱為神獸。

  雖然僅是一級魔獸,但是對于段寧來說,那可是不可匹敵的存在,段寧立馬從石塊跳下,飛快的向家里跑去,也許父親才能對付這條雪狼吧!

  雪狼看到段寧逃跑便窮追不舍,雖然一級魔獸的速度不快,但是追上紀寧還是很容易的,段寧也只能繞著樹林到處亂竄,用自身的靈活來擺脫雪狼,可是身上的沙袋很重,越跑越慢,眼看就被追上的時候,突然只覺得天空一暗,一塊頭顱大小的東西直接砸到段寧身前,段寧便直接摔倒在地。后面的雪狼看見段寧摔倒,便想撲上去,這是一股可怕的氣息傳來,雪狼覺得只要敢再上前一步可能就會立馬被氣息所湮滅,帶著絲絲不甘雪狼飛速穿回樹林。

  看著雪狼的逃跑,段寧是又慶幸又驚奇,慶幸自己沒有被雪狼咬到屁股,也驚奇為什么雪狼會突然逃跑,想起好像有什么東西砸在自己面前,段寧變帶著好奇心走上前去瞧。

  只見一個像松鼠大小的動物出現在自己的面前,這只動物全身血紅,耳朵尖尖的,四只爪子緊緊的抱住肚子,最讓人奇怪的是后面竟然長著一對翅膀,甚是好看,段寧的好奇心升起,想去上面摸摸這只可愛的動物。

  “把你的臟手拿開,不然爺咬你!”突然一道毫無征兆的聲音傳來,將段寧嚇了一條。段寧緊忙抬頭看了一周,沒有什么人,可能是自己太累了幻覺吧,想罷,又要去摸這只可愛的小動物。

  “爺說話你沒聽到么?手指頭不想要啦?”又是一個聲音傳來。段寧嚇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因為他看到是那只小動物嘴張了張聲音便傳了出來,這可嚇壞了段寧,動物也能說話?

  “你…你是個什么東西?”段寧結結巴巴的說道

  “爺不是東西,爺是…”沒等說完,小動物便直接暈倒過去,段寧這才顫顫巍巍的將小動物碰起來,這才發現小動物的后背一片血肉模糊,血順著血色毛皮低落,很難分清哪里是血,哪個是皮發,段寧害怕小動物死去,便迅速捧起小東西向家跑去。

  “母親,父親,你們快來看看,我找到了一個爺!”段寧邊跑邊喊。

  這一個“爺”字可把上官雪和段紀宇嚇的不輕,連鞋都沒穿便急急忙忙的跑出來。

  當段紀宇看到兒子手里捧著的小動物,面色陰沉,嘴角狠狠的抽了抽。“這就是爺?”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