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08:17:16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武道天人
  4. 第二章 你們給我等著!

第二章 你們給我等著!

更新于:2018-03-16 20:28:17 字數:3726

字體: 字號:
  雨過天晴,山林里面重新煥發出生機,天高云淡,太陽火辣辣的炙烤著大地,地面上早已經曬干了。

  在林翔的帶領下,兩人小心警惕的向著山下行去,雖然不知道那些追殺韓嫣的人走了沒有,不過,林翔還是比較小心,一來萬一有什么情況,還能夠躲避,二來,也為了自己的安全著想。

  牛頭山,說來也不算是大山,只是綿延數十里,山林茂盛,不過,在無山的新都縣也算是大山。牛頭山下的牛頭寨位于牛頭山腳,不過,四周方圓數十里卻沒有別的寨子,這里也算是一處世外桃源。

  自很早很早以前,林翔剛出生的時候,便隨著父親來到了這里,一直打獵為生,偶爾,父親還會教他一些武藝,不過,這都是七年前的事情了。父親來到這里,五年多,便病死了,只剩下林翔一個人在牛頭寨里面隨著鄰居一起學習打獵,學習生活,學習過日子,生活也算平淡。

  不過,林翔卻與牛頭寨里面的眾人打的一片好,鄉里鄉親的也算是比較好,在林翔幼時,幫助林翔,慢慢的學習打獵。

  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何況還是父母都已經不在的孩子。從小,倒也比較乖,父親留下來的武技,林翔也沒有落下,平日里夜間獨自一個人在房間里面按照父親的叮囑,慢慢的練習著,白天出去打獵,倒也能夠很好的生活下去。

  下了牛頭山,一道小溪緩緩流過牛頭寨,環境倒也清幽,林翔站在小溪上的石頭上,大聲的喊道:“二柱子,我回來了……”

  “石三伢子,快出來,迎接我……”

  “張大娘……”

  一番喊鬧,卻沒有一個人出來,林翔的心猛然一顫,快步的跳下石頭,向著寨子里面快速行去,卻聞到了一股有些奇怪的味道。

  林翔的心咯噔一下,不覺渾身一顫,再也顧不得許多,快速的沖進寨子里面,卻看見了一幕令林翔畢生難忘的畫面。

  寨子里面的簡易街道上面,橫七豎八的躺著許多尸體,放眼望去,尸體的肉色上有一些泛白,似乎是被水沖洗過一般。

  灑出來的暗紫色的鮮血已經染得路面上到處都是,暗紫色的顏色已經深入到了泥土之中,在眼光的照射下分外顯眼。

  空中的飛蠅嗡嗡作響,再遠處,還能夠看見幾只禿鷹在街道上啄著什么東西。

  “嘔……”

  剛剛走到這邊的韓嫣,看著面前的景象,臉色刷然蒼白,連忙跑到道路旁邊干嘔起來。而林翔則一個人怔怔的站在那里,看著眼前突兀出現的情景,內心十分難過。

  林翔輕輕的轉過身,慢慢的走進那些尸體堆里面,也顧不得里面的其臭無比,飛蠅,禿鷹,慢慢的走進去,一家一家的看著,那些熟悉的場景,那些熟悉的人。

  突然,遠處傳來響亮的笑聲,使得林翔身形一怔,待到看著遠處一個身穿黑色衣服的人走了出來之后,林翔的眼睛微瞇起來,而不遠處的韓嫣也是剎那間怔住了,那是追殺自己的人!

  “哈哈……我就說嘛,一個小子,肯定是附近的人,”那人臉色微寒,沉聲說道:“既然膽敢破壞大爺我的好事,那你小子就要付出代價!”

  說著,周圍的民居之中突兀的竄出數個黑衣人人,手中持著武器,快速的向著林翔這邊沖來。

  林翔眼睛微瞇,瞬間變反應過來,便是這些人殺害了自己的親人!

  看著對面的那些人沖了過來,林翔沒有過多猶豫,身形迅速往后面快速的退去,雙手也沒有絲毫的停歇,快速的抽出弓箭,搭箭上弦,一個轉身,便對著從民居內沖出來的黑衣人射了過去。

  箭矢劃破空間,竟然發出“嘶嘶”的聲音,林翔面目猙獰,一心想要為牛頭寨的人報仇,也顧不得自己的安危,再一次大力拉開弓弦,射向那些黑衣人。

  箭矢劃破空氣,速度驚人的快,那個黑衣人還在前沖,速度也比較快,眼看這箭矢飛了過來,想要閃躲,卻已經逆轉不過來,身形一頓,箭矢便直接從左胸部穿了過去,一箭穿心!

  林翔眼睛微瞇,雖然眼前已經有人被自己射中,可是林翔也沒有絲毫停留,他知道眼前的這些人若論近戰,自己一個也打不過,可是,有了弓箭,而且關鍵林翔和他們之間還有距離,所以,這便是林翔發揮的余地!

  那些黑衣人已經有三四個倒在了地面上,可是林翔那是那些已經達到了后天七層高手的對手,雖說有三四個倒在了地上,可是終究還是有一個人沖到了面前,手中高舉著武器,狠狠的向著林翔刺了過來。

  林翔眉頭緊皺,要知道手頭弓箭已經蓄力,此時也沒有二心再去抵擋這個黑衣人的攻擊,林翔身形一怔,右手拇指輕微松開,也不顧再次搭弓上弦,便迅速的向著后方飛掠。

  當!

  一聲輕響響起,緊接著一聲嬌喝傳來:“快退!”

  林翔一側頭,便看見了身邊的韓嫣,不由一怔,有些感激韓嫣這個時候擋了一下,若是不汗顏,自己或許真的要被眼前之人殺死,最少也是重傷。

  不過,林翔也沒有過多猶豫,另一首迅速拉著韓嫣。,兩個人向著后面快速的退去。

  而對面的那些黑衣人湊著林翔后退的空當,迅速的前掠,手中的武器便向著林翔韓嫣兩人刺了過來,武器前方隱隱出現絲絲殺氣,使得林翔眉頭緊皺。

  “我們不是他們的對手,快撤!”韓嫣眉頭緊皺,響起前些天自己的大哥便在他們那里殺死,這個時候自己兩人肯定不是他們的對手了,便提醒林翔說道。

  林翔望了一眼地面上的那些鮮血,心頭大怒,自己的親人全被這幫天殺的殺害了,還有心思退,林翔誓死也要報仇!

  但是,眼前的寒芒卻已經越來越近,或許自己還沒有來得及報仇,就要被眼前這些人殺死在這里,不過,林翔轉頭看了一眼身邊的韓嫣,輕輕地搖了搖頭,一只手下意識的拉住了身邊韓嫣的手。

  韓嫣款詫異的望了一眼恩百年的林翔,雖說有些微羞,不過,這等生死之前,倒也沒有多說什么,反而覺得臨死之前還有個伴,心中或許會有些心安吧!

  想著,韓嫣微微的閉上眼睛,眉頭卻依舊皺起。

  眼前的那些黑衣人高舉武器,向著林翔兩人便要砍了下來,林翔也緩緩的閉上眼睛,等待著死亡的臨近。

  “爾敢!”

  伴隨著遠處聲音飛過來的還有一把匕首,匕首直接打在了那個高舉武器之人的熊江口,黑衣人直挺挺的倒下,緊接著,匕首上發散出來一道寒氣,向著旁邊的那些黑衣人身上直直的射了過去。

  那些黑衣人明顯一怔,身形立刻止住,迅速的后退。

  正在這時,遠處牛頭山麓那邊數十個人影快速的向著這邊飛掠過來,牛頭寨里面的那個零頭黑衣人看了一眼遠處的那些人,暗罵一聲,低聲說道:“隔空發力?已經進入先天之境了?”

  “我們走!”黑衣人快速定下決定,趁著遠處那些人還沒有到來的時候,快速的發下命令。

  “大哥,他們快死了……”一個屬下明顯不想放過眼前這那個漏網之魚的最好時機。

  “你不想死就趕快走!”領頭的那個語氣已經變得寒冷起來,“再說,我們有的是機會,他們韓家總是要為以前的事情付出代價的!”

  說完,黑衣人帶領著手下快速的向著牛頭寨的另一方飛掠而走。

  林翔等待半天卻依舊沒有感覺疼痛,剛剛睜開眼睛,卻又看見遠處那些黑衣人已經漸漸遠離,立刻大聲罵道:“你們給我等著!今日之仇,日后必定十倍百倍報之!”

  “小子,你躲得過一時,躲不過一時,這一次算你幸運!”說著,那些人已經漸漸遠去。

  林翔不由大怒,渾身顫抖著,提起弓箭便要追趕上去。

  “你追不上的。”一個聲音淡淡的從后方傳了過來,林翔扭頭看過去,只見十多個人已經快速的趕了過來,林翔心中一驚,卻想到可能是這些人的緣故,那些黑衣人才走的,便立刻說道:“多謝……”

  正作揖的時候,聽見身邊韓嫣一聲嬌呼:“二叔?你怎么才來啊?”

  那個種男人眉頭微皺,緩緩的走到韓嫣身邊,韓嫣這才反應過來,連忙松開了林翔一直拉著的手。

  “嫣兒,你沒事就好,”韓志邦看了一眼那些已經漸漸消失在天邊的人,輕聲問道:“你大哥呢?”

  聽到韓志邦問起,韓嫣鼻子陡然一陣酸,撲在韓志邦身上,哭著說道:“大哥……大哥他……”

  韓志邦一怔,狠狠的說道:“真TM狠……”

  過了一會兒,韓志邦輕輕拍了拍肩膀上的韓嫣,指著遠處的林翔,輕聲問道:“嫣兒,這是?”

  韓嫣一怔,這才反應過來,擦了擦眼淚,說道:“二叔,是他在山林里面救了我,可惜,他們寨子卻被那些人……”

  說著,韓嫣感覺到若不是自己,這個寨子或許……不由有些內疚的看了看林翔,卻見林翔也正在望著那些寨子里面死去的人心傷。

  “男子漢要有男子漢的氣概!”韓志邦走到林翔的身邊,接著說道:“既然自己活著,就要為了自己的親人報仇雪恨,你敢不敢和我們走?”

  林翔一怔,回頭看了一眼韓嫣,見韓嫣也正在望著自己,又看了看那些人,知道眼前的這些人知道那些黑衣人的來歷,若是自己想要報仇,便只有他們能夠知道,而且,自己也真的沒有地方可去了。

  林翔思襯一會,輕聲說道:“請等一下!”

  說完,林翔轉身,向著寨子旁邊一處丘陵慢慢行去。

  身后面的韓志邦等人也猶豫了一下,緊跟林翔走了過去。

  丘陵下面,一處有些低矮的墳冢坐落在這里,無名無姓,卻沒有多少雜草,顯然是有人經常清理。

  林翔猛然跪在了這座墳冢前面,低下頭,強忍著內心的悲痛,說道:“父親,不是孩兒不遵教誨,實是那些賊人作惡多端,牛頭寨百余眾人卻都不幸罹難,此仇不報,怎么對得起父親教導,牛頭寨諸人對我恩重如山,父親從小教導孩兒,知恩圖報,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

  “現牛頭寨眾人被奸人所殺,獨孩兒茍存,若不報此仇,孩兒還有何臉面在這世間生存下去!”

  ……

  語氣有些悲壯,不過,林翔自始至終確實沒有哭泣出來,眉頭緊皺,看著面前的墳冢。

  說完,林翔重重的磕了三個響頭,然后起身,對著身后面的這些人走了。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