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18:25:15
  1. 愛閱小說
  2. 歷史
  3. 宋江記
  4. 第一章

第一章

更新于:2018-03-16 13:07:49 字數:2151

字體: 字號:
宋江記目錄
共1章
  梁山眾人扎寨在山間。

  “宋大哥,你坐。”李逵隨意的坐在地上。

  “不,我不坐了。”宋江站在火堆旁,眼睛卻望著遠方。

  “看什么呢?”

  “你不覺得這星空很美嗎?”宋江指著天空中一顆星:“那是晁蓋大哥在對我笑呢。”

  “他死了。”

  “我知道他死了但是死和不死有區別嗎?”

  “死了就是死了。”

  “你知道人死了會去哪嗎?”宋江沒繼續說下去,轉頭問坐在馬車旁的武松。

  “不知道”武松答。

  “也許他們都是去了自己想去的地方,而留下我們在這塵世讓世俗纏繞。”宋江笑了笑。

  幾人都低下了頭。

  “大哥你別說了。”魯智深站起身抖了抖:“方臘已經被抓了,這不是你的愿望嗎?”

  “我的愿望?我的愿望是做一只鳥,奈何世間無常,先做一只虎,又做一只狗,我不求其他,只求死后做個人。”宋江笑著說,也不知道是真笑還是假笑。

  “哈哈哈...”旁邊幾人笑作一團。

  躺在囚車中的方臘也大笑:“哈哈哈....”

  “哎,小個子,你笑什么?”李奎問。

  “我笑你們的無知,將我關在囚車里面就以為萬事大吉,俗不知你們也在囚輪中,只不過我是在小囚輪中,你們是在天地的囚輪中。”

  “啊呸!你別說的這么高深,不就是階下之囚,你以為你是什么?”李逵罵道。

  方臘快要笑出眼淚,指著宋江:“你以為這樣就能保全你的兄弟?俗不知那狗皇帝荒淫無道,不理政事,手下蔡京、高球、童貫、楊戩哪個不比你在他眼里重要?”

  “喔...”宋江怔怔的看著遠方。

  方臘拍打著囚車:“宋江,你以為你是為了大宋,你以為你是為了黎明百姓,俗不知那些狗官只是把你當作戰爭的機器。”

  宋江還是怔怔的望著星空,不知是在想梁山死去的兄弟,還是在想自己那光耀的未來或者過去。

  “我們都以為自己可以為了大宋赴湯蹈火,但是我們都錯了,”方臘一屁股坐在了車內:“上天荒淫無道,我們以為我們是大人物,能擰轉乾坤,能將大宋的倒去拉回來,其實根本不可能,我們只是一個小人物,我們只是人家手里的兩顆黑白棋子罷了。”

  “是啊,我只是一個普普通通有血有肉的普通人。”宋江轉過頭來,問方臘:“方兄,你我都是為了什么而堅持這么多年?”

  “為了什么?哈哈哈,”方臘站起身大笑:“當我還是個小孩子時,我娘對我說過一句話,上天不公,所以你爹死了,上天不仁,所以我也只能離你遠去。”

  “也許,是你娘錯了。”宋江面無表情:“當年如果她不離你而去,或許你現在還是一個種地之人,朝出幕歸,有著和睦的家人,無憂無慮,也不會死這么多人,你說對嗎?”

  躺在草地里的林沖插了一句:“是啊,死了幾十萬人,有意義嗎?有的只是我們梁山好漢的名頭,有的只是你方臘的蓋世罵名,除了這些,我們還有什么?”

  “不!不!我娘沒有錯!”方臘狂笑著:“錯的是那天,是那荒淫無道的大宋,是那壓榨著百姓血肉的貪官,我娘錯了什么?”

  “方兄,如果我們沒有生在大宋,或許,你我會是好朋友,你說呢?”宋江笑了。

  “好朋友?”方臘盯著宋江:“你沒資格。”

  “喔..”宋江不置可否。

  “你只不過是個階下囚罷了。”

  “但在我看來,我比你自由。”

  宋江嘆了口氣,轉身回到火堆前,也許方臘說的對,但是自己有退路嗎?

  “大哥,別和方癟子說話,我覺著那廝已經瘋了。”李逵撕著肉。

  “也許是我瘋了。”宋江喃喃一聲。

  兩人就這樣對坐著,誰也不再說話。

  魯智深站在湖邊,輕聲道:“我看著這湖,就想起阮家幾兄弟了。”

  “是啊,阮小二那廝抓魚真的是專業,我跟著他吃了十幾年魚沒斷過...”說到這,李逵突然停了下來。

  宋江望著火堆,燎燎之火映在他的臉龐,不知從何時起,他的臉上多了幾道皺紋,或者是滄桑。

  “但是,”魯智深忽地發出哭聲:“阮家兄弟都死了,秦明也死了,董平也死了,死了足足七十二人。”

  李逵也不笑了,“可是,死了這么多人,換來的是什么?”

  “換來的,是名正言順,是我們的蓋世功名!”宋江站了起來,“為了大宋,我愿意付出一切!”

  沒有人回應他,只有李逵嘟楠了一句:“只是再也沒有梁山泊了。”

  所有人都低下了頭,在他們的心中,永遠都有一個梁山泊。

  那里沒有戰爭,沒有世俗,沒有勾心斗角。

  更沒有所謂的阿諛我詐,大是大非。

  只會有著好酒好肉,快活人間。

  有著阮小二的天真,有著晁蓋的義氣,有著孫二娘的蒙汗藥,還有著和他們在一起的快樂光陰。

  他們不想要這所謂的大宋,不想要這所謂的護國之名。

  他們只想要繼續過著梁山泊的悠閑日子。

  但是,這些都破碎了。

  “大哥,你覺得我們現在過的好嗎?”李逵問。

  “好啊,怎么不好。”

  “你說好就好吧。”

  “怎么?”

  “你是大哥,我李逵既然認你做了大哥,你說什么就是什么,我聽你的。”

  “萬一我是錯的呢?”宋江問。

  李逵怔了怔:“這世間有對錯嗎?”

  “怎么沒有?”

  “狗皇帝做的對嗎?他還不是九五至尊?蔡京做的對嗎?他還不是當著太師,左右著幾十萬的人生死。”

  “你說的也對,對錯也許真的不重要。”

  “不,在我看來還是重要的。”

  “為什么?”

  “世間沒有對錯,但是對錯還是重要的,它在我們心間。”

  這時,天邊已經泛起了白肚。

  宋江站起了身,大喊:“兄弟們,走了!”

  “去哪?”

  魯智深站在湖邊,一動不動,望著那平靜而又不平靜的湖面。

字體: 字號:
宋江記目錄
共1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