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4 20:36:31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晉圣殘途
  4. 第六章 尸不換的真實實力

第六章 尸不換的真實實力

更新于:2018-03-17 07:36:06 字數:3895

  第六章尸不換的真實實力

  老人臉上垂涎欲滴的笑容慢慢擴大,枯皺的老臉像是一朵綻開的菊花。他仿佛已經看到了自己奪舍成功后重歸年輕、延續壽命的樣子。

  “來吧,來吧......孩子,你將獲得新生......”神秘老人輕輕吟唱著,更羽身體上一道虛影慢慢坐起來,那是更羽的靈魂!

  更易驚駭到了無以復加的程度,更羽是他的兒子,是他世上唯一的親人,他怎能眼睜睜看著更羽被人奪舍!

  然而更易剛欲有所動作,神秘老人就似有所感應一般,隨手向身后一揮,立時更易便被禁錮在了原地,動彈不得!

  神秘老人的頭顱以一個詭異的角度扭過來瞥了他一眼,淡淡道:“年輕人,你身體有古怪,我聞到了危險的氣息。可是......呵呵呵,這不代表我不能殺你。好自為之,呵呵,好自為之!”

  說罷,神秘老人身軀開始微微顫栗起來,不只是興奮還是耗費精元過劇,而更羽的靈魂也已經大半在外。顯然,奪舍已經到了最關鍵的時刻!

  “不!不要......”更易目眥欲裂!

  神秘老人不管不顧,靈魂迅速從自己那蒼老枯干,早已失去生命活力的肉身中輕而易舉地鉆了出來,沒有絲毫眷戀,顯然是迫不及待想要入主那一具充滿著無限潛力的身體,再將更羽的靈魂吞噬,那時候,修為何止暴增一重天,說不定就此超脫生死,長生于天地間!

  大地仍在抖動,府里府外陷入一片混亂之中,不斷有亭榭樓臺坍塌,哭聲喊聲與寒風糾纏在一起,誰都不知道還能否見到明天的太陽。

  神秘老人的靈魂迅速從更羽的額頭沒入了進去,想一舉逼出更羽的靈魂,這在他看來已經是手到擒來的事了。

  而此時更易已經絕望了,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他無比自責,自責不該使用琥珀玉!

  可就在更易以為一切都已經結束的時候,異變突生!

  “啊!啊......”神秘老人猛然傳出一聲慘叫,“該死的!該死的!怪胎!怪胎!”一道黑影如喪家之犬,急急從更羽額頭遁出,迅速躲進了那具被拋棄在地上的破舊身體,氣息已是萎靡不振。

  更易身體一輕,瞬間恢復了身體自由。

  反觀更羽,不知道到什么時候靈魂已是全部重新附體,瑩瑩流光在他身體上流動,倒有幾分寶相莊嚴,連帶著皮膚也更加光滑嫩白,身上骨骼傳來咔咔作響的聲音。再細看,更羽睫毛微微顫抖,像是快要醒來的樣子。

  更易大喜,看來兒子沒事,反倒是神秘老人受創頗重,更羽還像是得到了莫大的機遇和蛻變!

  緊接著,隨著一聲巨響,琥珀玉分崩離析,化成一道道蘊藏著強大精元的液體涌向更羽丹田,輕車熟路,仿佛是久別的孩子重新找到了回家了路。

  誰都不知道的是,與此同時,世間的某個群山環繞的角落里,與之一脈相承的一股強大力量盡管被七重封印,卻有所感應,在歡呼,在雀躍!

  九重天之上,黑海深處,是一個九宮八卦圖陣形的的島群,一直平靜了上千年的海平面此時隨著更羽的蘇醒掀起道道百米波浪,海底深處,一道被粗重鎖鏈重重鎖住的強大魂影突然醒來,盡管沒有意識,但本能讓他開始掙扎,開始反抗!

  神秘老人貪婪地舔了舔嘴唇:“強大而純凈的力量啊,可惜了,可惜了......”

  以他活了數百年的見識和修為,何嘗不知道眼前所發生一切的不凡,可巨變讓他已經無力奪舍,更不用說去爭奪更羽的本元力量。

  就在這間破舊的房間里,改變未來修煉界格局的大事正在發生,見證者卻屈指可數。

  更羽終于悠悠醒來,他并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么,更不知道從人間界到九重天因為他天賦的覺醒,已然是翻天覆地!更羽茫然無知的從床上坐起來,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就像是剛剛從春秋大夢里醒過來。

  神秘老人見狀無語,垂頭喪氣咕噥道:“......臭小子得了便宜還賣乖。”

  更羽嚇了一跳,這才注意到房間里不知道什么時候多了一個孱弱的老人。而父親則古怪的站在那里,臉上似笑非笑,又像是悲傷又像是激動。

  突然,更羽像是想起了什么,猛地跳到地上,渾身開始亂摸:“媽的,我想起來了,琥珀玉在吸我血!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更羽很快發現,自己不僅完好無損,竟連手上的刀傷也跟從來沒有過一樣,而且連過去跟街頭被街頭混混欺負后留下的傷疤也都神奇的消失了,整個皮膚變得無比光滑。

  “奇了怪了......”更羽嘟囔道,抬起頭望著父親。可偏偏更易就是一言不發,但神色卻很激動,嘴唇微微哆嗦。

  無奈,更羽又把注意力放到了那個他從未見過的老人身上。“呃......老爺爺,你是誰啊,為什么坐在地上?會著涼的。”

  神秘老人:“......”

  李府正門外的局勢也已經到了一觸即發的地步,眾多門派虎視眈眈,尸不換陰笑不斷,一雙微綠的眼睛如蛇蝎般盯住了李敖天一眾人。

  在其身后,已經影影綽綽聚集了大批黑影,氣息與尸不換相仿,只不過弱了許多。顯然,尸劍宗已經按捺不住,想要趁今晚變故的機會渾水摸魚,一舉殲滅李家。

  “爹爹!”一道淡紅色光芒閃現在李敖天身旁,裙裾微飄,淡淡香味彌漫開來,少女青澀活潑的氣息迎面而來。正是李家小姐李婉兮!借著月色,在場的年輕修士都不由伸直了眼睛,咽口水的聲音此起彼伏。

  “胡鬧,你來這里干什么?”李敖天低聲呵斥道。

  李婉兮歪歪頭,輕輕挽住李敖天的胳臂,道:“爹爹,聽管家說來了個老妖怪,我是來幫你忙的呀,嘻嘻。”

  李敖天氣的吹胡子瞪眼,現在這是什么狀況,隨時都可能爆發大戰,寶貝女兒若遭遇不測,他也不想活在世上了。

  正欲再斥,李婉兮突然湊到李敖天耳邊,神神秘秘甜甜糯糯地說道:“老祖宗出關啦!”

  李敖天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道:“真的?”

  “嗯!”李婉兮可愛地點了點小腦袋,笑的賊兮兮。

  “哈哈哈哈哈哈......”李敖天猛然放聲大笑起來,在場的眾多修士面面相覷,懷疑李家家主是不是因為壓力太大而失心瘋了,就連一向冷酷的李家三長老面頰也明顯抽動了一下,顯然摸不清自己這個大哥到底在搞什么鬼。

  尸不換先是一陣驚愕,莫不是這后輩被自己嚇傻了吧,也跟著狂笑起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安靜,無比的安靜,圍堵李家的眾多門派的修士屁都不敢放一個,場面太詭異了。

  只聽到一道渾厚和一道嘶啞的笑聲此起彼伏,一只靜立在紫杏樹上良久的烏鴉似乎再也受不了,“呱呱”兩聲,騰空而起,迅速掠過樹梢。

  良久,兩人的笑聲終于停了下來。“你笑什么?”“你又是笑什么?”

  尸不換冷笑著,而此時府內琥珀玉的震動突兀的停止了,尸不換耗盡了耐心,殺氣畢露,他緩緩抬起奇長無比的手指,嘶啞道:“去!”同時,一道強大無比的音浪籠罩了整個極北城:“今夜,便是我尸劍宗踏平李家之時!助我者,李家寶物、女人任爾等取用!如若膽敢相助李家逆我者......老夫來日必滅其宗族!”

  “嗚嗚嗚.......仿佛是來自地域的陰風,尸臭彌漫,怪叫連連,尸劍宗開始發動了攻擊!

  “哼!好生猖狂!”李敖天冷哼一聲,身上衣袍無風自起,強大的元力洶涌而出,化形為一把鬼頭大刀,直接就粉碎了沖在最前的幾名尸劍宗弟子,腥臭的血液四下濺開,血液浸染進土壤,使得土地微微發黑。

  大戰正式開始!

  李敖天與尸不換如兩道閃電在在云端短暫交匯,隨即又急速分開,急速閃回原地。一來一去,如電光火石一般,普通修者只覺眼前一陣恍惚,什么都沒看清。

  數十里外,月下一朵黑云正在悠閑地飄蕩,忽然,一陣能量波動快速襲來,黑云瞬間粉碎!

  李敖天立于臺階之上,面色平靜,但卻悄悄地把顫抖不已的右手藏進袖袍,暗道這老不死的果然厲害。尸不換倒是真的什么事都沒有,不過也暗暗嘆服后生可畏。

  而此時,二長老已經帶領李家后輩與尸劍宗混戰在了一起,一時間鮮血飛濺,元力凝練而成的波動四處亂飛,慘叫連連。

  在場其他門派的修士一退再退,生怕戰火燒到自己頭上。李敖天宗縱身躍起,周身淡紅色的元力逐漸實質成一道鎧甲護住要害,他右手虛空一抓,掌中頓時出現了一桿銀色方天畫戟,人戟一線,化成一道光束向尸不換急速去!

  “好!好膽魄!哈哈哈哈......”尸不換怒極反笑,身形卻是巋然不動,百年傲氣不允許他在眾人面前狼狽躲避一個小輩的沖擊。

  在場修士驚呼,難道尸不換要硬接這一擊嗎?李敖天至少是二重天中階的強大修士,他的致命一擊,三重天級別的高手也需要掂量一番,即便尸不換是成名已久的高手,在場的修士們仍認為他過于托大。

  呼吸間,方天畫戟裹挾著強大元力狠狠刺到了尸不換腰腹之間,緊接著便刺了個前后通透,頓時光芒大作,難以目視,在場低階修士忙以袖遮眼,低頭閃避。

  李婉兮拍起小巴掌,跳了起來:“爹爹好厲害!”

  在場的年長修士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尸不換......就這樣被干掉了?!

  稍許,光芒漸斂,一副詭異的畫面展示在眾人眼前。銀色方天畫戟真實地穿透了尸不換的身體,但詭異的是,并沒有一滴血從傷口滲出,尸不換臉上仍帶著邪異狂熱的笑容,緊緊注視著身前手擎方天畫戟地李敖天,如同注視死人。“怎么會......”一股極端危險的氣息在李敖天心中升騰而起。

  “嘭!”李敖天只覺得身體像是被一頭蠻獸撞擊了一下,接著便極其狼狽地倒飛了出去,重重摔倒在地面上。

  “噌!”方天畫戟隨即落下,斜插在其身側土地上。

  “爹爹!”

  “家主!”

  李家眾人紛紛欲上前,李敖天忙喊道:“不要過來!”強撐著想要站起身,可剛剛一使力,喉嚨一甜,一口鮮血便噴在了地上。

  眾人大駭,尸不換自始至終都未有任何動作,可李敖天卻已經受了極重的內傷,難道雙方的差距真有這么大嗎?

  “小輩,你能傷的了一個死人嗎?”尸不換嘶啞著緩緩道。遠遠圍觀的各門各派修士背后都不由升騰起一股寒氣......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