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12:27:08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全能工人
  4. 第一章民工事件(1)

第一章民工事件(1)

更新于:2018-03-17 15:13:56 字數:2387

  夏日炎炎,在一處高樓工地上,每一個農民工都干著自己的工作,陽光照在他們背上,烘烤著他們的背,灼燒著他們的心。

  每一個都是裸著背,他們的背被曬的黑黑的,汗水順著肌肉的線條流下。一伙人組成一幅畫面。

  時間臨近中午,對他們來講,時間的概念是沒有意義的,唯一讓他們關心的就是他們中午的午飯吃什么。

  “老劉頭,你咋了,怎么一直不說話?”一個個子矮小的三十多歲人說道。

  老劉頭似乎沒有聽見話,他麻木的開動機器,將鋼筋切成一條條的。眉頭皺著,黝黑溝壑的臉也是看不出一絲陽光。

  “我看他一定怪我們昨天沒帶他找小姐。”一個三十多歲的漢子插嘴道。

  這一句玩笑話,一下子引起了大家的哄笑。

  老劉頭搖搖頭,從包中抽出廉價香煙,放到了嘴上,卻一直忘記點燃。此時,大家覺得事情不對了,這老劉頭怎么回事,以前要是跟他開玩笑,他也不生氣,憨憨的跟著大家笑。

  “喂,二國。這老劉頭怎么了?不會有什么心事吧?”三十多歲的叫做梁賓的問矮個子。

  “哎,誰能知道呢。”二國嘆氣道,然后對著老劉頭喊道:“老劉頭,就這樣,夠了,也快下班了,鋼筋夠用了,你先歇著去吧。”

  聽見這話,老劉頭居然動了,他停下自己手頭的工作,一個人開始朝著工地外走去,他吸了一口煙,卻發現沒有點燃。一時間有些失神。

  下班的時候,大家都是魚貫而出,朝著工地的帳篷過去,每個人都拿著自己大號的碗,過去盛飯。

  工地上大多數人文化低,只能干些力氣活,而此時,一個青年卻從工地樓層電梯走了出來。

  他的迷彩服上都是灰塵,臉上也是布滿了灰塵,一雙眼睛紅紅的,看樣子是眼睛有些發炎。他個頭一米七五左右。這樣不高的身高在工地里,算是高海拔了。

  單手扛著打孔機,嘴里叼著煙。樣子是十足的霸氣。

  一般情況下,要是一個小青年敢在工地上這樣的得瑟,說不準會被幾個看不慣的人說道一下,甚至演變一場沖突。

  可是,當這個青年來到帳篷時候,每個人的臉色都是浮現笑容,笑容中摻雜各種味道。

  “吳頭兒,今兒下來晚了啊?”梁賓喊道。

  小青年對著一個三十歲的漢子討好的語氣,沒有任何的別扭,安然受之。

  隨著梁賓的話,所有的工人都是看向了這個小青年,每個人的眼睛里都是帶著一種火花。

  看著大家這樣的眼神,小青年將嘴里的煙頭吐掉,然后說道:“大家趕緊吃,下午繼續干活,距離交工還有半個月,要是工期內完不成工程,就是違約,你們的工錢也是拿不到了。”

  聽見小青年說工錢的事情,一些人就有些不耐煩了。

  “吳頭兒,這都什么時候了,我們跟你干這工程都三個月了,一分錢也沒有給我們,我看你要不給我們一些工錢,也好讓我們消除疑慮,要不工程完了,你拿錢跑了,我們那里找你去。”

  一個工人對著小青年說道,他不在乎得罪這個小青年,對他來說,錢才是最重要的,要是沒錢,一切都扯淡。

  “老李,你他娘的長本事了。你愛干不干,不干就滾,一個子你也別想拿到。好好的將工程做完,一分錢都不會少你的。”小青年罵道。

  “我不管,今天我就是要錢。要是不給我錢,我就鬧,我鬧到政府去。”

  對著這個人,小青年也是嘴唇扯動一下,露出一個完美的弧度。笑著道:“好,你去鬧,當初是誰瘸著腿過來求我賞份工作的,是誰他娘的說就算是沒錢也干,誰他娘的說管飯就行。”

  對著這個小青年,大家都是有些畏懼,不單單是他身上那種說不清的氣勢,還有他是包工頭,掌握著他們這些人的命運和經濟。

  老李有些氣弱,他天生殘疾,一般的工作,也輪不到他,就是工地上,他也不適合,可是,沒工作就沒收入,就只能等死,尤其是他這樣的瘸子。所以,他被幾家工地拒絕后,死賴著在這不走了。小青年也就順勢留下了他。

  “話是這么說,但事不能這么干。”老李喊著。

  工地所有的人都是看著他們兩個人,他們的心里也是擔憂,這三個月沒發工資,一直都是他們心里的刺。

  以前,拖欠他們的工資,他們也不會這么擔憂,因為以前跟著別的包工頭干,都是熟悉了很多年。而他們這次跟這小青年是第一次,說不準這小青年的為人。之所以跟小青年,是因為開始他給的錢最多。誰不想多掙幾個錢,所以,這些人就推了原來的工頭,跟著小青年干了。

  可現在,一直不給工資,還有半個月工程就完了,大家的擔心是越來越嚴重了。

  “吳頭兒,這老李說的對呀,這錢是不是適當的給我們一些。”有些人就幫腔道。

  小青年看著這些人,眉頭開始緊緊的發皺,于是,他就嘆了一口氣說道:“大家的想法,我知道的,不過,你們放心,欠你們的錢,我一定會給你們的,只是現在分工程的趙總不在公司,而且這合同也是完工后付款,你們讓我去哪里找錢呀。只要一完工,我一定會給你們討錢的。”

  聽著小青年這樣的話,很多農民工臉上都是失望之色。此時,他們的腸子都悔青了。

  都是第一次跟著這個小青年包工程,這小青年看樣子也是第一次當包工頭,什么也不懂,要不是他給的錢多點,誰會跟他干,結果這錢到了現在還沒有消息。

  這小青年說的對,沒有完工,哪里有錢,以前他們也能夠接受,但是眼前,他們還是對小青年不信任,擔憂自然也厲害。

  小青年看著大家一張張疲憊的臉,他的心里也是有些不忍。

  “放心吧,這錢我一定會給你們的,只要一完工,馬上就結賬,你們再堅持半個月。”小青年喊道。

  大家雖然擔心,但也沒有辦法了。只能默默的等著了,希望這小青年包工頭說的是真的。

  午飯后,工作繼續,大家都在想著工錢的事情,然后就是麻木的工作,誰會在意此時老劉頭在哪,干什么。說不準又去哪里偷懶去了。

  不過,小青年卻發現了異常。

  在高層打孔的小青年,嘴里叼著煙,雙手扶著打孔機,吱吱喳喳的聲音刺激著耳膜。

  突然,他停止了手頭的工作,看向了樓窗。總覺得有什么不對,他就朝著那里走了過去。

  老劉頭一個人盯著樓窗下面,拿著煙的手不停的顫抖,而他的腳下的煙頭卻是二十多根。

  發現這一幕,小青年臉上頓時變色了,他知道可能要出什么事情了。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