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10:54:42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契緣卷
  4. 第二章 龍鳳笛鳴 (一)

第二章 龍鳳笛鳴 (一)

更新于:2018-03-16 10:21:19 字數:1673

字體: 字號:
  悠揚悅耳的笛聲充斥大半個森林,原本安靜的森林,充滿了生機。此時此刻,一個女子正吹奏著笛子,精致的五官,如雪班的肌膚,加上長長的紫色秀發,宛如天仙。

  云軒無聊地看著外面的風景,他不知為什么,自己看著書不小心睡著后醒了變在這女子手中的笛中了,經過幾天的觀察,云軒終于確定他無法干涉外面的事務。每天就在聽這女子在吹這笛。自己不能說說話簡直無聊死了。

  “倩兒,又在這里啊!”一個身穿鎧甲的男子出現,滿身爆發性的肌肉顯示了他威武霸氣的身材。身上已經干涸的血跡,有力地證明了他是從沙場下來。而被稱為倩兒的女子笑盈盈地看著面前的男子道“玄哥,歡迎凱旋歸來”“哈哈,我就知道倩兒最貼心”

  男子名玄華,是年輕一代中的佼佼者,當然,只限在這塊無極大陸的一角上。年紀輕輕就有了元嬰的實力。女子叫聶倩,同樣的是元嬰。

  (等級劃分:筑基,靈境,靈動境,金丹,元嬰,分神,合體,渡劫,大乘

  )

  云軒無語地看了他們又有說有笑的聊了幾下,男子便去洗澡了,女子目送著男子的離去,眼中波瀾不驚。在這么美的女子前是男人當然會被迷得不得了,可偏偏云軒就是一個咧外,因為他已經被感情傷透了。被社會壓得如木乃伊一樣。而且他也不明白為什么出現在這里,所以沒思考過什么,只是靜靜地看著。

  忽然,又聽到笛聲想起,不過這次的笛聲是低沉而充滿悲傷的。剛充滿生機的森林仿佛一下子變得死氣沉沉。聶倩聽到笛聲,頓時騰空而起。云軒也不覺得奇怪,因為他早已知道,這是一個武林世界。

  聶倩的身體如精靈般跳躍,幾個跳躍已經出現在百米之外。

  而在一處名為斷心崖的山崖,一個男子白衣飄飄佇立在d斷心崖上。修長的手指握著一支笛。站得筆直的,無形中透露出王者風范。聶倩來到白衣男子背后,白衣男子悄然回首。聶倩驚訝得捂著嘴巴。而更是讓云軒驚訝,因為白衣男子的樣子與自己一模一樣。除了氣勢不同外。真的一模一樣。只不過就算他現在怎么驚訝也沒有辦法。

  “真,真的是你么?”聶倩捂著嘴問。

  “沒錯,正是我,好久不見”白衣男子淡淡地回答。

  星月城,一座擁有極其歷史的城,在天啟國具有重大的意義。星

  星月府,“什么?讓人逃了?廢物,廢物”一個頭帶衣冠,身穿著華麗的長袍中年男子,滿是怒氣的看著面前的人。

  “影一,你給本座一個解釋,唐唐影秘衛十個去追確回來七個。”男子看著影一道。

  被稱作影一的就是中年男子面前的人。“報,因為敵人太過強大,功法也極其詭異,屬下等人拼盡全力只能把他的武器毀了,也傷到了他”

  “哦?毀其武器也算不錯了,接下來你們去做別的事吧!通知,玄華,讓他務必帶回暴君的人頭,”

  “玄華?他一個人能行嗎?要不要……”

  “哼!不需要,你以為玄華像你們那么沒用,不需要你們去,退下”

  沒等影一回過神,中年男子便早已不見。他名流云風,星月城城主。接到天啟皇朝命令,務必抓回暴君。但暴君哪有那么好抓的。

  “羽,真的是你嗎?你回來了?”聶倩問著面前的白衣男子,。而白衣男子聽到聶倩的話虎軀微微一震。

  “請叫我陸羽,我可沒和你那么熟”陸羽沉聲道。

  。“羽”聶倩邁出腳步剛想接近陸羽,一個無形的屏障擋住了她。“你?”聶倩不敢置信地看著陸羽。十年前陸羽只是一個靈境,現在的修為竟然可以擋她去路。說明陸羽用十年的時間敢超她。十年從靈境到元嬰是覺對不可能的,。。。

  “很驚訝嗎?”看著聶倩的眼神,陸羽笑道“當年因為實力懸殊你不喜歡我,那現在呢?實力真有那么重要?”

  十年前,同樣的地點,但人物的位置卻不同,“倩兒,難道真的不行嗎?我真的好愛你。”陸羽看著眼前宛如仙女般的聶倩。聶倩背對陸羽“羽,我們先不要談這個好嗎?”

  她沒看到陸羽的眼神現在是多么可怕,“呵呵,不就因為我修為低下嗎?那好,既然你那么想,從此我們任無瓜葛,去找你強大的玄華吧!”說完陸羽一陣風似的不見了,一消失就是??十年之久,直到今天。終究聶倩還是做了玄華的未婚妻。

  聶倩笑了笑,絲毫沒有理會陸羽的譏諷“你遇到了什么傷心事?”

  記憶中,眼前的男子每每遇到傷心的事情就會吹出非常悲傷的笛聲,別人聽不出,但聶倩會聽不出?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