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23:49:11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晤天
  4. 第一章 緣起

第一章 緣起

更新于:2018-03-16 19:15:17 字數:4304

  “唉,不知何時凡俗界竟成了這般模樣。這一路過來,所見餓死于道者已不下百數,流離失所者更是不知凡幾呀。”

  萬丈高空之上,一位白袍老者腳踏丈許長蒲扇徐徐而來,所過之處一方天地盡收眼底。

  “數百年修道,老道我不說已為道中之翹楚,卻也修得了那移山倒海之能,怎奈這心境……呵呵,些許凡間疾苦,也惹得我心生憐憫、感嘆出聲,數百年前的凡間記憶都隱約浮現。”老道語聲中滿是嘲諷意味,面色中也略微透出苦澀。

  心潮起伏間,老道體內法力竟不能順暢運轉了,腳下蒲扇也微微晃動。老道一聲苦笑,手掐個清心訣,立時心如止水周身法力亦運轉自如。

  此時老道但覺索然無味,體內法力催動,就要御使蒲扇破空而去……

  “嗯?為何此處靈氣中毫無死氣,反而充斥著勃勃生機?”自語間老道已散去了大半法力,反而停在了當空,如炬雙目遙遙望下,“有一個小鎮。莫不是鎮上有什么奇物奇人不成?既然遇上了,說不得要去探上一探。”

  竟然能夠護佑得一方天地不受死氣侵襲?!物非是常物,人絕非凡人呀:老道滿心驚異,當即向小鎮降去。

  此時小鎮上有一個地方正分外熱鬧,那是鎮上卜家施舍粥飯的時間到了,很多衣衫襤褸、面黃肌瘦的人都在朝著卜家府第哄跑而去。

  卜家老爺樂善好施,而其老來所得一子,更是生就一副菩薩心腸,因此這卜家老爺、卜家少爺很為鎮民們所稱道;又據說那卜家少爺誕生之日伴有天降異相,于是有那甚者直管那卜家小少爺做降世的菩薩。

  卜家少爺叫做卜風,現在已經十來歲年紀。卜風降生之際,卜家滿室生香,其香聞之讓人忘俗,當時卜家上下莫不嘖嘖稱奇。

  卜老爺老來得子,更想不到兒子降生竟異香盈室,顯然是不凡之兆,因此心底里的高興直溢上了眉梢。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卜風的體質竟是出奇的孱弱,十來年間有好幾次幾乎夭折了去。更讓卜老爺揪心的是,大夫換了一個又一個,可一個一個都說“貴公子并沒有什么病癥,就是身子比平常人虛弱些。”,每當此時卜老爺都禁不住責問“身子虛弱也有個原因吧?也有個治法吧?”——可就是誰也說不出話來。

  每次見著自己的孩子死去活來,卜老爺心疼不已,卻也無可奈何,只有一次次祈禱上蒼保佑,然后待到卜風好過來之后更加盡心地照顧。或許是卜老爺的祈禱靈驗了吧,卜風的“虛弱病”已經有三年沒有患過,而且身體也日漸好轉,卜老爺總算能夠略展愁眉。

  為了讓卜風好好休養,卜老爺可謂煞費苦心,竟是特意在府中花院旁邊為卜風造了房間,并且禁止府中人等靠近花院,只讓一個小丫頭住在其中服侍。

  此時小丫頭正在花院中澆花,腳步矯健而輕快,櫻桃小嘴中還哼著愉快的歌調,紅潤而健康的臉上泛著微微的笑。

  卜風靠在窗邊,癡癡地看著忙碌中的小丫頭,明亮的眸子里綻放著羨慕的光芒。

  “三年了。已經過去三年了。應該沒有了吧。”卜風喃喃自語,蒼白的臉色因為強烈的期待和希望一時變得微紅,清秀的面龐也得以從病態的蒼白中脫穎而出。

  要是……要是再來一次的話……真不知道我還能不能挺過去:這樣的想法掠過腦際,卜風禁不住打了個冷顫,單薄的身材讓他更顯得孤獨、無助。真不知道這小小少年十來年間經受的是怎樣的痛苦,只是一想而至于戰栗和害怕?

  “少爺……少爺……”

  “嗯?怎么?”卜風回過神來,見小丫頭正扯著自己的衣袖,滿臉焦慮地看著自己,趕忙又說道,“我沒事。怎么?小紅,你有事?”

  聽到卜風說話,小丫頭忙不迭地退了開去,囁嚅著說:“我沒……哦我有事……那個、那個小黑又受傷了。”

  看到小丫頭的反應,卜風啞然失笑,卻也不再說什么,只是邁步向花院走去,一邊走著一邊說著:“小黑這家伙!真不知道它成日里都干些什么去了,每次都弄得一身傷才知道回來。”

  “小黑,小黑。”卜風一路叫著出現在了花院。“唧唧”“唧唧”,就見一只黑色小鳥從一個樹杈上飛了起來,晃晃悠悠地向卜風飛去。卜風急忙上前幾步,趕在小鳥掉到地上之前把它接到了手中。

  “哼!這小黑真氣人!每次我要抓它都是不要命似的給我一陣亂飛亂扇。我抓你還不是拿給少爺為你治傷,傻小黑!”看著小鳥在少爺手中的溫順樣,小丫頭恨得牙直癢癢。卜風卻聽得心里邊喜滋滋的,得意的“嘿嘿”笑。

  卜風把小黑受傷的翅膀一陣摩挲,說了一聲“好了”,就攤開了手;小黑翅膀一振,倏忽間在花院里飛了一圈,果然好了。

  “風兒,你又給小鳥治傷了?”

  “老爺”“爹爹”

  卜老爺走近來,慈愛地看著卜風,苦口婆心地說道:“風兒呀,爹爹跟你說過多少次了,這樣做會傷到你自己的。唉,你怎么就是不聽?”

  “爹爹,小黑受傷了,很痛很可憐的。”卜風可憐巴巴地說;小黑也落在卜風肩膀上,“唧唧唧”地叫著。

  “你呀……你們呀……”卜老爺大搖其頭,“好了好了,記得以后再不要了,知道嗎?現在,跟爹爹去前邊施粥吧。”

  “嗯。爹爹,今年又有很多人沒有飯吃么?”

  “是呀,很多,比往年都要多。”

  “為什么會這樣?那我們的粥會不會不夠呀?”

  ……

  卜風跟著爹爹來到府前,正好看到一條長長的隊伍不甘心地散開,各自的碗中都是空空如也,哀嘆聲此起彼伏。

  卜老爺覺得奇怪,喊過來一個仆役詢問情況,才知道原來是趕來領粥的災民又多了,府里邊準備的不夠。

  因為卜老爺、卜少爺的出現,很多災民都停了下來,一雙雙無神的眼睛都漏出一點點希冀。

  “爹爹,不夠的話,可以再做呀。”卜風覺得眼淚馬上要涌出來似的,尤其當他見到一個小女孩慢慢地癱倒在地的時候,“我記得……我記得前邊不遠有一個包子鋪,我們……我們……”卜老爺把滿眼淚花的卜風攬到身邊。

  “謝謝卜少爺”“謝謝卜老爺”……

  小女孩癱倒在地,一只跛腳小狗舔舐著女孩的小臉,奶奶目光渙散地坐在小女孩身旁,枯瘦的手梳理著小女孩枯黃的頭發。

  附近,有一個正吃著粥的人動了:“看把這孩子餓得。吃我的吧。”又一個動了:“吃我的吧。”又一個:“吃我的吧。”……

  奶奶坐在地上,慈愛的看著懷中的小女孩,枯瘦的手梳理著小女孩枯黃的頭發。小女孩懷抱著跛腳的小狗,偶爾偏動一下腦袋躲避小狗濕答答的舌頭。

  “這是你的狗?”見到小女孩沒事,卜風懸著的心放了下來。

  “這不是我的狗。我和奶奶在路上走著,就看到它趴在泥地里起不來。我看它好可憐,就把它抱了出來。”

  “它喜歡你。”卜風蹲下身子,摩挲著小女孩懷中的小狗。

  小女孩仔細地瞧了瞧小狗,很認真地對卜風說:“它也喜歡你。”

  收回了手,卜風笑了。小女孩探出小手,輕觸著卜風的面頰,無邪地說:“哥哥,你笑起來真好看。”;卜風笑著為小女孩拭去嘴角的一點粥。

  看著蹣跚而去的卜風,隱身一旁的白袍老道陷入沉思:此鎮我已尋了個遍,也就這小家伙有點奇異之處。以凡人之軀而能驅動天地靈氣為狗治傷,若是修道……只是以此子心性,即便資質如何出眾,怕也不能在修真道上走出多遠,一個不慎甚至就……

  “唉,著實讓人難以決斷呀。想當年我……咦?”老道捻須的手都為之一停,“呵呵,他有他自己的道路,卻是我著相了。老道只管給他指一條道,到底如何卻是看他的造化了。”

  老道通達了心思,于是不再停留,向著卜家府第飄然而去。

  “唉,你這孩子,怎么說都不聽。”卜老爺坐在床邊,愛憐地撫摩著兒子更顯蒼白的面龐。

  “我就是想為那小女孩兒做點什么。”卜風強擠出一個笑容,細聲細氣地說,“爹爹,我沒事的,休息一下就好。”語聲漸低,至不可聞,卻是已經睡著了去。

  “傻孩子,都這樣了還逞強。”卜老爺為兒子掖好被子,默默地退了出去。

  不一會,白袍老道在房中現身出來,看到沉睡中的卜風,徑直就是一道神識掃了過去。

  “嗯?為何此子竟是這般虛弱!靈力反噬?不是。他確實是一介凡人,體內一點靈氣都沒有。卻不知道他是怎么驅動得天地靈氣的?當中古怪,卻是我也探之不出。”老道收回神識,面色凝重地看著卜風,“將他喚醒再說吧。”

  老道袍袖輕揮,一道精純法力已是緩慢度進了卜風體內,就見卜風的面色逐漸變得紅潤,緊皺的眉頭也慢慢舒展開來。

  “嗯……舒服……好舒服……從沒有過的舒服。”卜風愜意地伸著懶腰,睜開眼來卻看見自己床前站了位陌生的老者,“老人家,你是誰?怎么會在我的房間里?哦,你是爹爹請來的大夫么?怪不得我覺得這么舒服。老人家,你可真厲害,沒有哪個大夫比得上你。”

  “我不是大夫。不過倒是為你而來。”老道含笑說道,“貧道守正,乃是修道之人。”

  卜風連忙翻身下床,恭敬作禮道:“不知仙師大駕,小子失禮了。”

  “呵呵,小家伙還蠻機靈。”守正老道倒是一怔,料不到窮鄉僻壤之地一個小小孩童竟是知曉這修真之事。

  卜風壓下心中莫名的激動,向老道細細訴說:“小子生來體弱多病,看了多少大夫都不能醫。后來爹爹探知這世間有修道的仙師,個個法力通天、無所不能,經過多方尋訪終于發現了一處修真之地。爹爹曾帶著我前去求診,只可惜被拒之門外。”

  體質虛弱是天生的么?不至于十來年都不能調養得好呀。心中生疑,守正老道就問卜風:“還有別的什么事情發生在你身上吧?”

  卜風聽得佩服無比,想著是不是把自己的秘密告訴這位厲害的仙師,然而冥冥中仿佛有一個聲音阻止卜風這樣做,最后卜風只是說道:“是的,確實還有別的事情,就是自出生以來每隔一段時間我就會頭痛無比,直到近三年才沒有過。”

  “果然如此。”天生體虛,本是后天可補,只是再加上這頭痛之癥,卻是把那后天所補生生消耗了去,如今他已不再頭痛,再費些時日他這體虛之癥自然也不藥而愈了;現在還剩這最后一問了,“那你又是如何給那小狗治傷的?”

  這也知道?!太神奇了吧。卜風都要對老道五體投地了,忙不迭地說:“就是叫這些飄在周圍的小東西到小狗的傷腿上去。小黑也是這么讓我給治好的。只是治好小黑之后沒有這么累。小狗太大了,這些小東西又不是都聽我的。”

  果然是能夠感應到天地靈氣,真是修道的好苗子呀。若是修道,他的進境必定是一日千里,那時他的心性或許也不會成為問題吧。好了,我還是做好我的事吧。守正老道放下心頭思緒,問卜風道:“小家伙,你可愿隨我修道?”

  因為老道突然的沉默,卜風正感局促不安,完全不料老道再一說話竟是問自己要不要隨他修道,卜風一時愣在當場。

  修道?修道,法力通天無所不能。修道,或許能解開深藏在自己心底的秘密。然而修道……

  “家有老父,不敢遠離。”卜風輕聲然而堅定地說。

  守正老道面色復雜地看著卜風,最后取出一枚玉符和一個玉瓶,給了卜風:“你頭痛之癥既除,好生調養身體自然會好起來;此瓶中有一些養生的丹丸,最是滋養身體。至于這枚玉符,他日若你有心修道,可持此符一路望北到丹霞山尋我。”

  花院中,老道破空而去,很快消失了蹤影。

  佇立良久,卜風收回了仰望蒼穹的目光,同時緊了緊攥在手心的玉符。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