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7 16:50:14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沉默的時間
  4. 第二章 初生之念(上)

第二章 初生之念(上)

更新于:2018-03-18 18:18:47 字數:2989

字體: 字號:
  公元2013年。D市第四中學。

  下午的陽光還算明媚。不過此時正在教室里面趴著的陳洛翎不這么認為。

  “嘿嘿嘿,這傻**還在這趴著呢,看他一副慫樣,估計也只能腦補一下揍我們的場景咯~哈哈哈哈哈!”一個體型微胖,身材高大的男生一邊走進教室,一邊做出一個鄙視的樣子對他旁邊的那些小弟們放肆大笑。

  等著。我會把你們踩在腳下的。一群螻蟻。

  陳洛翎趴在桌子上在心里默默地咒罵。

  “算了,大哥,你不覺得收拾他挺沒意思的么,也不還手,不還嘴,打他打完了他就這么趴著,也不做什么表示...”

  “這樣才有趣啊,沒聽說過柿子要挑軟的捏嗎?再說了,你看看他每天那嘚瑟樣,跟人家欠他多少錢似的,看著就煩人,而且...”

  “而且你看上的女人還看上了他?”

  “會不會說話呢你?”高大微胖男一巴掌扇在剛剛那個小弟的頭上,“明明是他看上了我的女朋友!”

  “是是是,大哥的女朋友都敢打主意,這不就是找打嘛,嘿嘿嘿”

  淡定,淡定。千萬不能發作。跟這些人打交道,認真你就輸了。

  腦子里這么想著,可是陳洛翎卻不由自主的握緊了拳頭。

  我要變強。比他們強。

  “你們說這貨傻X吧,他每次考試還都是我們班第二,每次和第一名都差四五分,真的是想想就來氣啊!所以我不打他,打誰?”那個“大哥”說著站了起來,拎起書包準備往門外走。不過他卻沒能走出去。

  張玨堵在教室門口,一張臉氣的紅撲撲的。

  “李瑜!你又打洛翎了?”

  “我哪有,你不要誤會我好不好,我只是放學走晚了點而已,要不一起去吃個飯?”“大哥”瞬間滿臉堆笑,之前的霸氣蕩然無存。

  “謝謝你的好意,你自己去吧,我還有事。”張玨虎著臉,不理他就直接往教室里面走。

  “誒,你就不能賞個臉陪我們大哥吃頓飯嗎?”李瑜倒是沒說什么,倒是一旁的一個小弟開始起哄。

  “算了,她不愿意就算了,我們走吧,去吃飯。”李瑜擺擺手,帶著他的小弟頭也不回的走出了教室。

  張玨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著假裝看書,不理會李瑜一行人,等他們走了她才站起身來,走到陳洛翎旁邊坐下。“唉,他們又欺負你了?這些人真是的,他們憑什么欺負你嘛...還疼嗎?”她看著陳洛翎,卻只敢說話,不敢做些其他的動作。

  “嘖...我沒事,他們欺負我也沒什么大不了,和你無關,你沒必要在意。”陳洛翎抬起頭,臉上隱隱還有淤青。“怎么會沒事?而且...而且我關心你都不行嗎?”

  這女人。有趣。

  “沒必要。我說了,我對人類沒有任何興趣,包括你,,做個普通朋友就夠了好不好?”陳洛翎不耐煩的道,他抬眼看了看張玨,“喂喂喂,你哭啥,別鬧,淡定,我不提了還不行么?話說你來找我是有什么事么?”

  “我...好吧,說正事了,晚上能賞個臉陪我去個地方嗎?”張玨把眼淚擦干,故作鎮定的道,不過眼眶還是紅的。

  嗯,實在有趣。值得仔細觀察。她是想干什么?

  “好吧好吧,大小姐,不過我先說,我晚飯還沒吃呢,等我吃了飯再去吧,OK?”一臉無奈,開始收書包的陳洛翎此時內心感覺一萬頭草泥馬狂奔而過。

  陳洛翎是這個班里成績第二好的學生,而第一是張玨。整個四中里面,他們倆都是名列前茅的存在。按理說他們兩個就算談點小戀愛也沒什么,但是陳洛翎就是不樂意,哪怕是人家女生倒追他。而張玨也是沒誰了,不管其他任何人的追求和風言風語,只是對陳洛翎死心塌地的喜歡。她也不知道為啥,就從一開始見到他就喜歡上了似的。這就是所謂一見鐘情?而她的追求者里面,李瑜是攻勢最猛烈的,開始的時候,送花,帶早餐,請吃飯,簡直是面面俱到,但是并沒有什么用——張玨甚至沒有正眼瞧過他。后來他也不再正面追求,反正就是誰敢追張玨,他就帶人把誰揍一頓。老師也不敢找他麻煩,畢竟人家是富二代,家里又有關系,惹不起。

  張玨也算是一個白富美了,但是畢竟是初中,大家都情竇初開的時候,張玨也不例外;她感覺自己像無可救藥一般喜歡上了陳洛翎。她的臉蛋精致,身材嬌小,屬于那種可愛型的女生。但是陳洛翎不知道為啥就是對她一點表現都沒有,這讓她也很是郁悶。

  .

  .

  陳洛翎回到家打開門,坐下嘆了口氣,撩開衣服看身上的傷。不出所料,已經好完了,心里想著,打開臺燈開始做飯。陳洛翎家境貧寒,一個人在學校附近租了一間單間的房子讀書。他其實也是喜歡張玨的,但是理智總是在他心里占上風:我沒有能力去保護她,沒有能力給她想要的生活,甚至還要依靠她,所以我沒有資格和她在一起。

  匆匆吃完飯,收拾完碗筷他就開始寫作業。畢竟中考臨近了,不努力就很尷尬了。

  等到他做完,才發現已經八點鐘了。“我是不是忘了什么?”

  這小子真夠遲鈍的。忘了什么?我要不要提醒他一下呢。

  “算了,天都黑了,洗洗睡吧。”說著就要準備洗漱睡覺。

  我去!這貨是有多遲鈍!“你要放人家妹子的鴿子嗎?”我不禁說出聲。

  陳洛翎一個激靈。“誰?”

  我去這貨能聽到我說話?

  陳洛翎環視一圈房間,確認沒有其他的人在,這才想起來約了張玨晚上陪她去個地方的。他趕緊打開手機,一看十多個未接電話!還好只是剛剛打來的,上面的備注是“玨”。他這個老式的諾基亞鈴聲太大,他嫌吵,于是一般都開的靜音模式,所以沒聽到電話,連忙打回去給張玨。

  “喂!你終于肯接我電話啦?”電話那頭傳來的聲音帶有微微的怒意。

  “我這不是開靜音了嘛...一看到就給你打過來了。”

  “你不會忘了你下午答應我的什么吧?”

  “......還好,差點就忘了。”

  “真是的,你快出來吧,我在學校門口等你。”

  “...哦,馬上。”陳洛翎說著飛快的換了套干凈的衣服,然后出門把門鎖上,拉了拉鎖。

  “那你快點咯,我都等了你半天了!”

  “哪有半天,下午不是才見面么?”

  “好了好了,先掛了,你快過來吧。”

  掛了電話,陳洛翎連忙朝學校走去。

  呵...這個晚上要發生些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呢?我頓時好奇心大開,跟了上去。

  到了校門口,陳洛翎看到張玨在向他招手。張玨穿著長袖搭配緊身褲,而且還做了發型。陳洛翎感覺自己似乎臉紅了,但轉念一想,反正是晚上,臉紅她也看不見。

  “可算來了,站的我腳都酸了...”

  “我來了,所以說是要去哪?為啥非要我陪你去?”

  “跟我來就是了,走吧!我們打車去!”

  “我先說我的金錢和時間一樣少...”

  “我去,我請你來陪我難道還要你付車費嗎?”

  “哦...好吧。”

  “車來了,走吧!”張玨拉起陳洛翎的手,“司機,去小十字路口!”

  “額...我想說我自己會走,干嘛拉著我?”

  張玨這才意識到自己拉著陳洛翎的手,不由得臉上一紅。“呃...不要在意這些細節,上車吧!”

  我看著他們兩個上車,車開走了,我沒跟上去。

  其實我是準備跟上去的,但是正當我要跟上去的時候,我感到有一雙眼睛在看著我。是陳洛翎那小子?還是張玨?

  我更加好奇了。陳洛翎能聽到我說話,他們中的其中一個能看見我。我是誰?我都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游蕩在這個世界很久了,有多久呢?我自己都數不清。我只記得最開始我醒來時,周圍的人穿著鎧甲,拿著長的或短的武器,刺入同類的身體,或是把同類分尸。

  按照我最近的調查和信息收集來看...那個時候似乎是在一個戰場上?戰爭的雙方被稱作黃帝和蚩尤?我不清楚。

  算了,不要糾結這些問題了。我連我是誰都不知道,糾結這些也沒有意義。

  我還是找地方沉睡一下吧。有種不安的感覺,但是我覺得不用在意。反正不會有什么影響。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