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2 11:42:23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我是匹夫
  4. 第三章 蠻牛與小兵

第三章 蠻牛與小兵

更新于:2018-03-17 09:03:56 字數:2507

  “沒想到這地方,竟然還有這樣一頭蠻牛!”

  許三還尚未看清楚那擠進來的壯漢,一個聲音突然飄到了他的耳邊。

  這聲音雖然很輕,微若未聞,不過聽在許三耳中,卻熟悉無比。

  “你這路人,什么時候又鉆了出來!”

  那聲音的主人,自然就是方才一起在屋檐下避雨的那個貌似路人的家伙,他雖然一個人鉆進了小巷,不過陳陽不大,就那么點地方,征兵這里這么熱鬧,稍有好奇心的人都會被吸引過來。

  “我叫陸仁,不是路人!”

  那家伙對于許三的稱呼很不滿意,丟了一句話,擠進了人群里。

  是路人?不是路人?是陸仁?不是陸仁?取個名字也這么拗口,卻還好意思擺臭臉孔!

  許三哼哼一聲,發覺身上的水漬已經沒那么重了,應該不會再沾到別人身上,索性也擠進人群里,借著眾人腦袋間的縫隙,查看著那突然冒出來的巨漢。

  那的確是個大塊頭,甚至直接就可以當成一頭蠻牛來看待,虬結的肌肉在粗布麻衣里隱隱跳動,一股爆發的氣息深蘊其中,讓見到人不自然的就能感受到那種震懾感。

  中年軍漢本來一直坐在那木牌前,起先那幾個過來報名的家伙,并沒有引起他的興趣,依舊還坐在那里,對于那何有財羅二蛋幾個人,他雖然欣慰著,但終究還是有些看不上眼。這幾個人比之最先的那個小書生,是好了許多,不過還是有點單薄了,即便進到行伍里面,也是添個人數,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不過這蠻牛樣的壯漢一擠進來后,他的眼睛頓時為之一亮。

  長得壯實的人,或許不一定有多大的本事,但哪怕他是個傻子愣子,什么都不會,什么也不干,單單就站在那里,那些不知底細的人,膽氣也會不自然的降低不少。

  更何況這家伙,單就那股子震懾感,就已經表明著他的不簡單。

  一個傻子愣子,你能指望他霸氣側漏?

  “你也是來報名的?不錯不錯!壯得像頭蠻牛,上了戰場,一定能大殺四方,殺得那些蠻夷聞風喪膽!”

  中年軍漢從那木牌旁站了起來,揮著手臂,有種想要上前去拍拍那虬結肌肉的沖動。

  蠻牛壯漢哼了一聲,對于軍漢的夸贊,并沒有怎么在意。

  “你就是軍頭?這次征兵是你負責?趕緊的,把爺記上,爺要上前線,最前的那種,娘的一群狗日的紅毛怪胎,惹得小妹不高興,飯也不給我做了,害我餓了兩天,不狠狠干翻他幾個,心里憋屈得覺都沒法睡!”

  壯漢說的興起,伸出蒲葵樣的大手,突然搭到旁邊的羅二蛋肩膀上,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胳膊與羅二蛋,完全不是一個比例,即便是輕輕一拍,那羅二蛋也有些承受不住的意思,被拍得一個踉蹌,差點站立不穩。

  “小子,原來真是個殼子,名字叫倆個蛋,卻是個虛蛋,里面沒蛋黃,哈哈!”

  那蠻牛壯漢見狀,不禁打趣了一聲,立時引得圍觀眾人嗤笑而出,氣氛為之一緩,那幾個原本因為這蠻漢突然擠過來被推攘了一下的不滿也一掃而空。

  許三看著也有些忍俊不禁,對于這蠻牛,好奇心更重了些。

  中年軍漢也笑了笑,道:“那漢子,叫什么名字?沒錯,我便是這次招兵的軍頭,你只要在我這登記造冊后,便可以上陣殺敵,狠揍那些蠻夷匪人。”

  蠻牛壯漢似乎依舊沒有什么好感,蒲葵樣的大手晃動一下,準備又拍一下羅二蛋的肩膀,不過羅二蛋早吃過小苦頭,不傻不笨,見到他的胳膊晃動,又準備拍下來,連忙在那大手落下之前,極其靈巧的向后退了一步,堪堪躲了過去。

  手掌落空,蠻牛微愣了下,很快明白過來,心中有點好笑。

  “羅成虎,怎么樣?這名字可還可以吧?小妹取的!”

  羅成虎?成虎?倒的確像一頭老虎!

  中年軍漢心中又嘖嘖連連,連忙向后面小兵吩咐道:“那誰,過來,趕緊記上,羅成虎,一頭壯壯的大老虎!”

  小兵聽到吩咐,連忙捧著冊子過來,提筆記上了“羅成虎”三個字后,隨口問道:“報上籍貫——”

  籍貫?蠻牛愣了下,才醒悟問的是哪里人,他歪著頭想了想,看了看旁邊的人,突然問道:“嘿,你們這是哪里來著?是不是什么陽?”

  眾人愕然,心道這家伙是在耍寶呢,還是無聊得拿軍爺開唰呢?他們也學那蠻牛歪著腦袋看著,看他到底是怎么個意思。

  中年軍漢也滿臉愕然的樣子,他在軍營摸爬滾打這么些年,每天跟那些大頭兵打交道,算得上閱人無數,看了這蠻漢半晌,沒發現他有什么跟自己開玩笑的意思,猶豫了下,還是吶吶接口道:“這里么?陳陽!”

  “陳陽?”羅成虎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我就說什么陽來著,陳陽陳陽,果然是什么陽,看來我記性還不錯,竟然記住了!”

  眾人聞言有種吐血的沖動,什么陽?陳陽!這也叫記性不錯,記住了?這蠻牛不光手臂粗,原來臉皮也不是一般的厚!

  “既然這里是陳陽,那籍貫就記上陳陽吧,反正也就砍翻幾個紅毛鬼撒口氣,之后走人,隨便記個就成了——你這軍頭,你倒是快點,弄完以后趕緊上戰場去,你這破爛地方,我可是不怎么想待!”

  “哪里來的野蠻人,把軍營當成什么地方?”

  那小兵卒終于按捺不住了,突然怒目而喝。

  這軍營里,他雖然年紀不大,但卻已經是個三年軍齡的老兵,不過很可惜的,因為長得太過單薄,幾次征調,都把他留下來守營,幾年的老兵,卻連一次戰場也沒上過。

  這幾年,每次征召,他都跟在那中年軍頭后面,做一些記錄造冊的事,眼巴巴的看著每一次的新兵,上陣殺敵,而他卻只能有一次次作為留守,說不羨慕是絕對的虛偽。

  他上不了戰場,這軍營自然就是他的戰場,容不得有誰不當回事!

  似乎是為了顯示他的軍威氣勢,那登記的冊子已經被甩到了一邊,他挺直著不算厚實的身軀,一副初生牛犢的意味。

  初生牛犢不畏,即便你真是一頭老虎,我卻也不忤你!

  羅成虎微微有些發愣,過了半晌才醒悟這小兵竟是對著自己而言,不由瞪大了滿是迷惑的眼睛,心道你這小鬼頭,好端端的竟然一副跟我掐架的意思,算是挑戰嗎?

  他長得魁梧,而那小兵卻也單薄得可憐,相差何止一倍兩倍?他這一瞪眼,那情景看起來,就像是一頭下山的猛虎,見到一只小貓咪,眼神里滿是好奇。

  眾人不由得吸了口氣,想象著這蠻牛暴怒的樣子,不期然的向那小兵投去憐憫的眼神。

  “這小兵也有意思!以后只怕還不定就真不比那頭老虎差!”

  貌似路人的陸仁,又不知道從誰的后面鉆了出來,沖許三擠了擠眼,滿是感慨。

  許三也點了點頭,這頭蠻牛是大殺器,而這小兵只怕就是繡花針,大殺器自然是大殺四方,可繡花針扎起人來,那也是一扎一個準!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