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05:54:33
  1. 愛閱小說
  2. 二次元
  3. 李小龍傳
  4. 第三章 異世風情

第三章 異世風情

更新于:2018-03-16 14:47:04 字數:3464

  一天前,日本東京,空手道“合忍”道館內。

  中田著一身白色練功服,神色凝重地面對一位戴金邊眼鏡的政府官員樣的男人,聽他說起這樣的一件奇事:

  李小龍的寓所以及他經常出入的場所,都被日本政府間諜機構安裝了竊聽裝置。

  其中一段他和師弟張學健的談話引起了日本方面的注意,《龍脈九訣》中所描述未來通道打開的時間和地點,也盡被他們所掌握。

  無論是真是假,極善于投機鉆營的中田在得知這一消息后,決定去看個究竟。

  所以,自百年前進入2078年的,除了李小龍,還有一個叫中田的居心叵測的人。

  且說李小龍,在進入時空通道后,強烈無比的白光淹沒了他整個精神世界,無邊的蒼白和極度的漆黑原是同一概念,沒有內容,只有空虛。

  而在這虛空中,漸漸有絲絲縷縷的內容出現,細節在漸漸地萌生后裹住了李小空的感覺。

  一種被纏繞的窒息的感覺寫照在他靈魂中,細微的物質聚集、運化的過程正在極速地發生。

  五臟六腑、肌膚毛發如雨后春筍般呈現,直到一股強大的重力在足下凝重地產生,李小龍的視界里出現了一片夜空和大地,月光透過樹林映入他初生的眼簾。

  這是一個新世界,莫非,這就是2078年的時空?

  “先生,打車嗎?”隨著一聲轟隆墜地的聲音,一輛藍色流線型轎車,自上空落樹林邊緣的地面上。

  剛剛走出樹林的李小龍鎮定地接受了這陸空兩用的出租車,向與他招手的出租車司機微笑了下,便輕松地躍上了副駕駛的位置。

  “師傅,今天是2078年吧!”李小龍對自己的提問雖覺得有些冒昧,但他很急切,不能壓抑自己探究的欲望。

  司機長相很奇怪,是個童顏鶴發的人,他斜睨了身邊的乘客一眼,看他上身穿了對襟白色短衫,下身是條褲腳拖沓的黑褲,最讓人大跌眼鏡的是腳上著了雙方口布鞋。

  整個人就像是剛從土堆里挖出來的古尸。看來此人不是在玩兒cosplay便是有精神障礙了。便回道:

  “先生,您大概出門前忘記吃藥了吧,不是78年能是哪一年?”

  對司機的調侃,李小龍忍不住笑道:

  “讓你說中了,我出門之前還真的吃了藥,但那只是一片止痛藥。”

  聽得此話,司機放慢車速,向李小龍正色問道:

  “先車,帶足車錢沒?要不,您自己下去溜達溜達?”

  “一九七三年的瑞士表,還是名人的,別說車費,買你這破車也夠了!”

  司機看了看乘客“啪嗒”一聲扔在擋風玻璃下的一塊手表,看指針似乎在動。

  心想今天自己和這個特二的乘客必須有一個是冤大頭,無奈地嘆了口氣,按李小龍的要求向市區“人多”的地方駛去。

  跟據司機所提供的信息,李小龍知道他正身處一個叫亞盟的國家內,也叫做亞共體,其成員組成為歷史上中、蒙、日、韓、朝五國。

  除亞盟外,實力第二的歐盟和美國共同組成了世界三大政治勢力。聯合國組織則凌駕于三大勢力之上,成為平衡國際關系的中堅力量。

  司機把他扔在一個廣場上,在李小龍向將要駛離的司機打招呼時,對方卻忙不迭地關上車門,神色慌亂地加了油門,逃也似地急馳而去。

  這個世界正值七月流火的季節,廣場上人頭攢動。有在座椅上納涼聊天的;也有小商小販叫賣的;還有搭起臺子做歌舞表演的……一片喧嘩熱鬧的景象。

  既來之,則安之。

  他邁著和來來往往的路人一樣悠閑的步子,在人群中徜徉。

  這個世界的人和百年前對比似乎沒有太多的變化,只是穿著比較怪異一些,對他這個冒然闖入的不速之客,似乎也沒太留意,大概人們觀念比較開放和多元化,對李小龍這種異裝癖早已見怪不驚了。

  廣場的中心是兩只透明閃亮的和平鴿造型的雕塑,每隔一小段時間,這兩只鴿子便幻化出無數只四散飛去,映亮了整個廣場的空間。這也是廣場上比較藝術化的照明方式。

  在這中心雕塑附近,還有一個造型怪異的人形塑像。

  這個塑像中的人的形像是正反兩面的,面向東方的是漢白玉材質,而他的背部則是黑色。

  東向的一方是他舉起雙手微笑著擁抱天空的樣子,而背面的他則是一副兇神惡煞表情,手里揮了把長刀,刀鋒上隱隱有凝結的血滴。

  李小龍心想,這是個什么人物,似乎讓世人又愛又恨。

  他走上前去,蹲下身來仔細閱讀著雕像底坐上的說明文字。

  原來,這人叫埃布爾。是五十六年前諾貝爾特別獎獲得者,他的研究成果被學術界稱之為基因鑰匙。

  “是他的這把鑰匙打開了人類長壽之們,在短短的一年中,通過他所創立的“元恒”公司,整個人類的壽命值整整提升了一倍!但是……”

  李小龍看到東向的石碑上的文字只留下了省略號,便轉到雕像的西面,尋找下文,果然不出所料,石碑上的敘述繼續著:

  “埃布爾的公司極為成功,不幾年時間,他聚攏了世界上近乎三成的財富。成為一個不可一世的人物。

  而財富的過度集中會出現兩種結果,一是普惠眾生,二是稱霸全球。

  作為一個十足的野心家,他選擇了后者。他與當時世界最強國聯合,連年征戰,試圖統一全球。實現自己做全球統帥的野心。在他的目標幾乎要得逞的時候,卻神秘地消失了。

  據說他用自己的財力聚攏了全世界頂尖的科學家,制造出了達到亞光速的宇宙飛船,并瘋狂地掠奪了全世界大部分的鈾資源,用于支撐飛船所需的能量。

  然后,他攜帶著自己的親信,逃離了地球。

  在他消失了數年之后,自太空中向地球各政治集團傳送了信息:

  ‘地球即將毀滅,我出去避避風頭,祝你們好運!’

  這幾乎把各國元首都氣得炸了肺。人們終于明白了他發動世界大戰的真實目的不是稱霸,而是用于掠奪全球資源,來實現他逃離地球的目的!

  這場戰爭也使全球的政治格局由多元化轉為亞、歐、美三足鼎立,就如原中國三國時代。

  其余所謂的獨立或是中立國,也或明或暗地成為這三大政治力量的附庸國。

  埃布爾是人類歷史中的曠世奇才,他是天使,更是最卑鄙自私的罪惡的小人!”

  李小龍看后,不覺蕩氣回腸,原來在這一百年的歷史中,人類歷史發生了這么大的變故,而埃布爾這種盜世歁人的超能更是讓人嘆為觀止。

  他抬頭望了望埃布爾的雕像,見他四十來歲的樣子,禿頭。三角眼里透出靈狐般狡黠和玩世不恭的神情。他臉上的肌肉隆起且糾結著,嘴角略歪斜,一副很緊張的神經質的樣子。

  正在入神間,忽覺身后一陣風襲來,李小龍不由側躍躲閃,但身體卻覺得很沉重,所以動作打了個折扣。

  “砰”地一下,一個球狀物體砸在他背上,勁力十足,竟使他有些疼痛。

  李小龍內心納悶,什么東西這么重,像鉛球一樣,自己初來乍到,沒得罪誰啊?

  回身望去,只見一個約五六歲的小女孩,正接住在自己身上反彈回去的皮球,笑嘻嘻地望著李小龍。

  李小龍拍了拍背,迎上前去,笑問:

  “小姑娘,你幾歲了。勁兒可真大!”

  “五歲了,小哥哥,沒打疼你吧?”

  李小龍對這種稱呼很不習慣,一個五歲的小姑娘竟然叫自己小哥,但轉念一想明白了,在這個人人長壽的世界上,自己三十三歲的年紀,可能相當于百年前的十七八歲吧。

  這時,一對夫妻走了過來,女士抱起小姑娘責備說:

  “蓮兒,別淘氣。”又對李小龍說,“不要介意哦,她是要用球打埃布爾那個大壞蛋呢,沒想到誤打了好人。”

  李小龍大度地笑笑說:“沒關系,正好舒筋活血。”

  等夫妻和小姑娘走后,李小龍試著跳了一下,身體像灌了鉛一樣沉重,又試了幾次后,最終得出了結論:

  現在的地球重力幾乎增加了一倍,剛才小姑娘的皮球擊向自己的力度至少有500公斤,并非她天賦神力,而是地球重力改變了人類的體質所致。

  看來,像自己這樣百年前的武林高手,由于先天不足,在這個世界上,充其量也就是一個普通武者了。

  想到這里,心里不由有些若有所失、忐忑不安。

  他自懷中掏出了《龍脈九訣》端詳了一會兒,看著周圍歌舞升平的影像,這個世界真的需要自己嗎?

  他不由地懷疑起自己拯救世界的使命的真實性。深怕自己像古代的唐吉訶德一樣,在太平盛世妄想著騎士之夢。

  但他已沒有回頭路,在百年前的世界他已成逝者。在這個時代,他還不能確定自己到底是怎樣的一種生命形態,在以后的人生中將在社會中扮演什么樣的角色。

  他曾是譽滿天下的李小龍,武術宗師,影視巨星。而在這里,他只是一個迷茫孤單的流浪者,帶著自己偉大的夢想,卻被淹沒在人群之中。

  正沉思中,一陣歡呼聲吸引了李小龍的注意。

  只見稍遠處有一個開闊的場地,其周圍被人群圍成一圈。場地內有刷刷的舞棍聲傳來。

  雖然相隔一斷距離,但僅憑耳力和感覺,他就能判定,是有人在使雙節棍!

  原來這個世界也有武術,而且最不可思議的是,竟有人習練雙節棍。

  這種兵器是自己在百年前于故紙堆中搜索出來,使它發揚光大的,否則它只能是古時候絆馬腿的工具。

  熱血重新在他體內激蕩起來,他急急地沖過去,擠進圍觀的人群之中。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