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22:47:34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被殺之后
  4. 第三章 仙峰究極 天臺之秘

第三章 仙峰究極 天臺之秘

更新于:2018-03-17 16:29:41 字數:5281

字體: 字號:
  陳小容漫步而來,問道:“這幾天怎么不見小風了?”

  劃永恒漫不經心道:“也許在某個地方精修的吧。”

  “哦。”陳小容輕聲。不知道在想著什么。“對了永恒,現在……”

  話還未出口,一個宏大聲音穿過重重仙峰,直至劃永恒腦海:“前來仙峰圣地。”

  “馬上就到。”劃永恒恭敬回答道。轉身對這陳小容急速道:“我先出去。”

  一陣魅影,便不見了劃永恒身影。

  仙峰圣地,便是仙峰的真正所在。

  一座宏大山峰,化永恒看都沒看,直接進了去。

  “峰主。”

  “嗯。你來了。”

  沉穩。

  “不知峰主找我來是為了……”化永恒不解道。

  “明天又是十年,這次巡查天臺峰,就由你帶領前去。”

  “這…恐怕不太好吧。以前都是劃山帶頭前去的,這突然換成我,怕劃山……”

  “你下去吧。”峰主擺了擺手。

  “是。”

  除了仙峰圣地,化永恒自言自語:“這樣也好。就是不是為什么不讓劃……”搖了搖頭,回去

  準備一番。

  第二天。

  仙峰圣地前,化永恒身后九人,全部灰色長袍,頭發花白,估計年齡也不小了。

  “出發!”

  十人快速奔向天臺峰去。

  其中一人,看了看身旁的以為長老,見他速度不減片刻追上了自己。他銀牙一咬,使出周身

  天地之力,硬要追上。

  一人奔,一人趕。

  大家見了,不由向周圍比去。

  一片云霧,看不清虛實。

  高過萬丈,一股股特異氣息傳來。

  天臺峰,到了。

  “大家上去。”化永恒看了一眼周人,心里哼了一聲,先登山而去。

  “呼!”

  “呼!”

  天臺實力。

  天臺峰之名,便是由此而來。

  “進去。”

  到了洞口,化永恒開口了。

  其余九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猶豫了。

  “恩?”化永恒轉身看向他們,道:“還是怕昏厥?哼,都一個個不是天臺實力,就是天臺以上

  ,還為這猶豫,仙峰有你們真是對不起仙峰二字。又死不了。!”

  說完,不管其他人,獨自進了去。

  “啊,仙珍啊,可惜只能看。”走進了洞里,長老們一個個嘆息道。

  走了片刻,依然臨近血淋淋的仙字前。

  “永恒,前面就是仙字了。”

  “那有如何?哼。”繼續前進。

  “啊!”

  “啊!”

  “啊!”

  …

  接連九聲。九位長老一個個昏厥了過去,躺在地上。

  “不行,我得趕緊。”

  化永恒見此情況,額頭汗珠雖然不斷滑落,但還未至于昏厥狀態。

  想罷,便穿過仙字,從旁繞了過去。

  眨眼間,有出現了仙字面前。

  “沒有。那,小風既然不在這,究竟去那了?”轉過身,看著面前的仙字,雙眼疑惑:“我雖

  然感覺腦袋有點暈暈的,但還不至于昏厥,為什么最后我卻沒有…”

  伸手觸摸那個一片血紅的字。手還未到,眼角不經意一撇,赫然發現其字下,竟有一個拳頭大的

  石碗,三滴鮮紅血靜靜不動。

  “這?這是什么?天臺峰上從未聽人可以再這洞里可以呆上片刻,這血液,不是劃家的!”

  那,究竟是誰?

  仙峰,外界傳聞仙峰乃七圣之首,曾經是三打仙峰,而其雖大量傷亡,卻也沒傷到根基。可想仙

  峰底蘊,更客觀看到仙峰的防范實力。

  那究竟是誰,在這里留下了血液?

  沒有人,峰主實力難想恐怖,誰能入得仙峰?

  難道?

  想到這里,不由望了望那血淋淋的仙字,,

  難道曾經真的有人成仙?

  百萬年來,誰又能成仙?

  難道是?

  他?

  難道他真成仙了?

  成仙?去了哪里?

  不對,不對,世界已無仙。

  那這洞里的一切,又是誰做作?

  誰能一手遮天?

  小風!

  小風去了哪里?

  “啊!”

  “啪!”

  化永恒身體一倒,昏了過去。

  一股看不見的天地之力,充斥在整個洞中,呼的,十人不見了蹤影。

  一天后,十人醒過來。

  “都回去吧,”

  片刻,只有化永恒在這里,獨自望著天臺峰。

  這時,他想起了仙峰二字。

  仙峰,傳聞萬年前并不存在。相傳有一人用莫大無上威力,移山填海,成就了現在仙峰。

  但是,誰會無緣無故大費周章?難道,地勢?

  究極地勢,可滿天過海。是了,

  仙峰圣地,整個仙峰唯一。為何不在這仙峰中央?

  天臺峰,不過只是高過萬丈而已,為何占據這個地勢?

  地勢?地勢?

  化永恒來回走動,想著地勢這兩個字。

  “現在好了?”

  一個漫不經心的聲音陡然想了起來。

  “嗯。”簡潔而有力。可惜沒有什么實質力。

  “現在知道那鏡子的好處了吧。當初還不要?哼哼。”老頭有點陰陽怪氣。

  “怎么才能重塑我的身體?”

  “想必你也知道,修煉者,為的就是爭奪一絲天機。身體,乃是修煉者基礎。你可知道,修煉

  一途,共分幾層?”

  “幾層?”

  “第一階段,星辰。共分四層。”

  第一階段,乃是吸取天地微量之力,開發自身身體。才有機會沖擊第二階段。

  “那第二階段,?”

  鏡子里傳來一聲疑問。

  “丹田。”老頭接著道:“丹田,肚臍下三寸。這一階段,只要突破到丹田的,其中好處,需你

  自己慢慢理解。”

  “第三階段。就是心臟!”

  ‘這下你可知道修煉一途,身體最為重要了吧?”老頭講解道。

  “那你的意思是說,我曾經不能吸取,難道原因就是這身體?”

  “不是。”

  “那是?”

  老頭沒有接話,而是呢喃道:“吸星辰,開丹田,辟心臟,登仙臺。那一階段無不是對應身體

  結構。以天地為輔,身體為主。踏上仙臺,成就巔峰。可仙路漫漫,誰能走到盡頭?”

  看了一眼鏡子,微微嘆息道:“可你這,身隨道消,恐怕以后。。”

  “什么?!”能聽出他呼吸短促,“不能!我一定要修煉。身為仙峰之人,哪一個不能修煉?

  不行,我一定能修煉。”

  “還是用辦法的。”老頭話鋒一轉。

  “什么辦法?”

  “你知道不知道,你已經死過兩次。”老頭石破天驚。

  “兩次?”

  “是的。算上這一次,就是兩次。如果不是這鏡子,恐怕你這次真的死了。”

  “那先前一次呢?”

  “還是你想辦法怎樣最佳化現在的情況吧。”

  “老頭,我想讓你幫個忙。”

  “什么?”

  “我仙峰天臺峰頂,有一石洞,里面全是仙珍神兵。憑你實力,可拿回幾樣,幫我重塑身體

  。”

  “我拿不了。”:

  “什么?難道你也?”

  “是的,我也會反彈出去。”

  “難道想重塑一個完美對應天地的身體就不行嗎?”鏡子發出一聲感嘆。

  “什么?”老頭一驚:“你還想完美?哈哈,小兒,你太癡心妄想了。可聞天下,誰是完美?

  天地之下,五完美身體!”

  “老頭接著道:“修煉者,本是求長生不死。這依然違反天地法則,越是完美,那么你遭受

  的反噬也越大。”

  “天地還有法則?”

  “法則你看不見,摸不著。那些仙臺人物,無不是逆天。處處與天作對。爭奪一絲生機。所

  以。”老頭接著道:“小子,你們仙峰快要破山了吧。”

  “破山?”一時不解,忽然想起了什么,同意道:“的確快要破山。那個劃山已經背叛了仙

  峰。”

  “哈哈,所以,你要想辦法復原。通知仙峰峰主。以作不防之策。”

  “可是,我現在……”

  “只要你要求不苛刻,我可以幫你,”老頭笑嘻嘻的看著那破鏡子。

  “先謝謝了。不過,我一直有個疑問。”

  “說來聽聽。”

  “你為什么要幫我?”鏡子里終于問出了這個問題。

  “因為……”

  “你只是,只是很相似我一個朋友。僅此而已。”老頭慢慢道。

  “明白了。”鏡子里沒什么情感因素。

  “那你就幫我吧。”

  “恩。好。為了修煉,依然死過一次。也可以了。”老頭微不可聽的呢喃著。

  “不過……”;老頭轉過身來,對著鏡子道:“劃風小兒,雖然幫你重塑身體不難。但是……”老頭話鋒一轉。

  “不過什么?”

  這個鏡子,就是當初老頭強迫送給劃風的。這次他被劃山粉碎,身體不存,原本曾經的一切也不復存在。

  “其他我老頭都可以弄到。但是還是缺少兩樣東西。:”

  “哪兩樣?”當初劃山先是泯滅劃風精神,后世粉碎身體,如果不是這鏡子內儲存一絲精神本源,后又經老頭出手,現在的劃風,也許真的泯滅了。

  “

  “其中一樣是皮肉。”

  “皮肉?”沉默了片刻,劃風接著道:“皮肉,我天臺峰上倒是有。只可惜。。”

  “哈哈,那天臺峰頂的洞內,我也曾經去過,里面的奇珍真可謂自上古以來無不是頂尖的好東西。得一樣,便可傲視群雄了。只可是那‘仙’字鎮壓天臺峰。任你風華絕代,笑傲古今,進去后也拿不走一樣。”

  “什么?”劃風一驚,不解:“里面奇珍全被‘仙’字鎮壓?你說的是那個血淋淋的仙字嗎?”

  這實在是驚天秘聞,誰能想的到,里面仙珍奇兵,全被鎮壓?

  每一樣都是自上古以來絕品,誰有能如此逆天實力可鎮壓他們?

  “哈哈,接下來便是血!”老頭笑了一聲,接著說出了第二樣。

  “血?血不好找嗎?”劃風想不明白這血到底有什么奇特之處。

  “哈哈,你可不能小視。重塑身體后,你就如那畫中人似的,有其型,無其神。終究不能活在世上。”老頭說道。

  “有其型,無其神。”劃風喃喃道。

  “我只是先告訴你而已。我現在取東西。十天后,便可重塑身體。

  老頭說完,便不見了身影。

  “傳說,上古時期,曾有一逆天人物,雖然距離百萬年,但其名聲,仍存留世間。他的不死皮肉,如果能得到,那該多好。“劃風呢喃著。

  不死天皇?

  已然是傳說。

  距離百萬年。

  雖有名聲,但還是不能跟萬年前的天才人物相比。

  搖了搖頭,劃風微微嘆息。

  “地勢?”化永恒仍在天臺峰下,來回觀看。但終究不得要領,對風水地勢一脈的確不是了解。

  無意中,看到了不遠處的仙峰圣地。

  仙峰圣地,以前是否圣地,不得而知。自從劃家誕生以后便把這里為圣地。

  仔細品看,圣地并不如何出眾。主要是劃家人經過長期裝飾,刻世間之紋,聚天地之力,。但是要從地勢來講,除了天臺峰上,也是它最為挺拔。

  自古以來,山地之勢,兩山之間,必有川也。

  但現在哪里還有川?

  化永恒雙眉緊皺,

  不對。忽然化永恒像是想起來什么,抬頭一看,天臺峰最是高,足過萬丈。再觀其他。四列九山。

  四列九山!

  四大湖波,九大山脈,為其一圈。究竟要表達什么?

  天臺峰,圣地。仙峰。

  十日后。

  一個洞內傳來大笑:“哈哈,老頭出手,必屬傳奇。小兒,現在你已經恢復。但是那兩樣東西,,可需要你自己找去了。”

  此時看那劃風,因無血液,全身發白。那稍微薄的嘴唇更是白的如爆裂一般。臉色看上去,純是像大病未復原之人。

  “多謝老頭你了。”劃風感激道。

  老頭微微點了點頭,接著道:“現在你雖復原,但你也知道你此時的狀態。”

  劃風一活動身體,像是散了架一樣,搖搖晃晃,站立不穩。

  “這是……”劃風睜大眼睛看向老頭。

  “身無血液,就如有其型,無其神。身無皮肉,內地崩亂,活躍不堪。就是你現在的樣子。如不是我送你續命燈,即使你重塑身體,也是活不過三日。”老頭講解道。

  “活不過三日?那,現在呢?我能活多少?”劃風不由開口道。

  “約二十年左右。。”

  “二十年?”劃風心情有點沮喪。好不容易復原,原本可以至少活個百八十年,結果。。

  “小兒,看你還不如意?你可知道,這續命燈乃上古流傳下來的,又因經不起歲月的沖刷,才變成了如此。但即使如此,你可知道,能讓人續命二十年,也算逆天了。”

  劃風點了點頭。

  老頭接著道:“我還要告訴你,這續命燈本是逆天,經無數歲月洗禮,已然大不如從前。你在這二十年內,不可突破星辰階段。實力越大,就會越發壓制續命燈,如果突破了,那續命燈也會隨之滅掉,那時你便真正的死了。”老頭嚴肅道。

  “我明白了。”

  “走吧。雖然你現在如此摸樣,但有我傳授你的‘攝心術’,也可以抵擋片刻。”話落,也不見了老頭身影。

  “抵擋片刻?”

  走路一搖一晃,臉色發白,拄著木棍,一步一步的艱難走著。

  “哈哈,這不是那個廢物嘛?”

  不知從哪冒來的四五個少年,指著劃風嘲笑道。

  “哦,看你臉色蒼白,難道被人重創了?”

  “重創?誰會重創一個廢話?那是教訓。”

  “哈哈”

  “哈哈”

  頓時一篇嘲笑聲響起。

  “呼,呼。”此時經過長途跋涉,已然累的氣喘息息,沒什么力氣可理他們。

  繼續走。

  “哈哈,你看,廢物居然不鳥咱們。”

  “我說咱們至少也比仙峰垃圾群里的那些人要好的多,否則廢物早被打死了。如今碰到咱們,也算他走了狗屎運。”

  “不要下重手嘿,輕點。”

  呼呼的四五個人朝著劃風奔來。

  他們并沒有放出天地之力。

  劃風轉頭一看,銀牙一咬,陡然雙眼鮮紅,“看著我。”

  四五個人反射性的看向劃風,之見五個人,十只眼睛與劃風同時對上了。

  渾渾噩噩。

  這是五個人同時冒出的想法。

  “跑。”

  奈何劃風此時無血無皮肉。在加上剛才的長途,沒跑兩步。那五個人便反應了過來。

  “殺了他!”

  五個人,天地之力同時放出。

  他們五人,三個沒到達星辰階段,兩個星辰二層,但此時也頗有些威勢。

  “怎么辦?”劃風連頭都不敢轉。

  “怎么辦?”

  “怎么辦?”

  …

  “嗯??”

  照我這樣的速度,他們應該早就攻來了,怎么身后一點聲音沒有?

  不解。放慢腳步,趁機扭頭一看,頓時驚了。

  那五人早已沒了氣。

  絕殺。

  心里納悶之時,忽見一個毛肉肉的白色毛發的頭露了出來。滴溜溜的兩只小眼睛胡亂飄著,若有所思的對上了劃風。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