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04:09:39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農戰
  4. 第一章

第一章

更新于:2018-03-17 15:17:19 字數:5831

  引子:公元2013年五月九號清晨七點,從睡夢之中醒過來的我們的豬腳——小吳同志,忽然之間發現自己擁有了眾多小說迷們夢寐以求的超能力:異能。

  作為長期奮戰在網絡小說閱讀第一線的超級書迷來說,種地、星戰、修仙、游戲。。。全部都是小吳同志了如指掌的東西,在滿足了眼睛的需求之后,也不自禁的有了更高的追求——希望哪一天,哪一位神仙姐姐能夠施展超級無敵的法力來搭救自己一把,神器仙器之類的東西可以不要太多,修煉功法不要太復雜,最好就是能夠忽然之間就輕松獲得一種可以自動升級的異能就更好了!異能在手,天下我有!

  當然,小吳同志的‘覺醒’,不是哪位神仙姐姐的搭救,就他那絲毫不起眼的長相,還真的是沒有辦法打動天上那些思凡的小仙女。小吳同志的覺醒,是正常的覺醒,是常見的覺醒,是體內一種能量充斥身體之后自然而然的必然選擇,所以,小吳同志看到在自己面前短短五分鐘時間完成開花結果到果實成熟的整個過程的小小橘子樹時,沒有太多的驚訝和稀罕,只是有著作為職業讀者和幻想主義者的絕對不正常的瘋狂!

  忘記告訴大家,小吳同志,就是我。

  第一章:人生際遇之東西

  一早起來,我下意識的看一下自己的房間,昨天晚上似乎做了一個很美很美的夢,在夢中,我獲得了一種異能——催熟植物。

  夢境之中,我獲得異能之后,帶著滿心的興奮和雀躍瘋狂的催熟自己身邊唯一的一株盆栽藥橘,藥橘在我的異能的瘋狂催生下短時間內經過四次開花結果最后成熟的過程,而我,也在第四次之后,脫力昏睡!

  只是,當我看見滿床的藥橘的時候,我還是不由得下意識的揉揉自己的眼睛,繼而被嚇了一跳!說實話,若是現在眼睛里面看到的沒有這些東西,甚至于看到自己在床單上再次畫出一幅地圖,我也不會感覺到絲毫的意外,長期以來平淡到放個屁都沒有臭味的生活,已經讓我的所有幻想思想全部都沉淀成了床板下面的灰塵,生活在這么一個喧囂而卑微的世間,我已經不再有少年時代的種種奢望了,如果說還有唯一的執念的話,那就是在畢業之后,找一個普通的工作,和小娟結婚,成為蕓蕓眾生之中的一員。

  所以,當我看見出現得特別不合常理且特別詭異的滿床的橘子的時候,我不得不問自己:難道現在您老人家還處于做夢的狀態?為了確認是不是還在夢中,我爬起來跑到里間沖了一個涼水澡,并且快樂的歌唱起來,要知道,一般情況下,在早晨唱歌,驚醒那些還希望繼續沉浸在自己的美夢之中的人之后,都會受到各種各樣的謾罵和攻擊,如果沒有人罵你或者攻擊你,那就說明現在的生活并不真實,簡而言之,就是你還在做夢!

  “咚咚咚!咚咚咚!”兩串兇悍的捶門聲響起,我的歌聲不自覺的戛然而止,這個聲音總是帶著這樣的魔力和威力,我們這一棟房子所有的人,不管是謹小慎微的還是憊懶無賴的人,一聽到這樣的捶門聲,總是會下意識的脖子一涼,然后感覺到兩股戰戰、幾欲先走!這個帶著狂暴因子的捶門聲,只有一個人可以發出來——包租婆!

  包租婆姓包,所以,在《功夫》播出之后,她出名了,當然,脾氣也更暴躁了!據說當年有一個勇敢的前輩在看完《功夫》之后對此女心生敬仰,于半醒半睡之中稱呼對方‘包租婆’的大號,然后自前輩就在一陣鬼哭狼嚎之中成為了本世紀最后的一個太監!當然,也有人說不是太監,而是豬頭,至于到底如何,除了當事人之外,其他人等都只能憑借道聽途說以及胡亂猜測,做不得數,但是,包租婆兇殘暴虐之名,卻是徹底在她所統轄的這個社區里面打響,而且,應該沒有誰敢于挑戰乃至于挑釁!

  “包。。。小姐,你這么來了?”我打開門,滿臉含笑的道,事實上,我正在觀看她那白皙得猶如一塊水豆腐一樣的拳頭(確實是水豆腐,一直在晃蕩個不停),我很想了解一下,她的拳頭到底是啥子物質構成的?既能夠將房門捶得震天響,到那時又絲毫不會損壞大門!以至于有一段時間我都在懷疑,這個‘包租婆’是不是那傳說中的武林高手,竟然可以控制好如此難以控制的力道。當然,‘包租婆’不知道我在想什么,她看著我一直在盯著她的拳頭看,臉色便有幾分不愉,要知道,真給小子住在自己租給他的房子里面快一年時間了,但是多數時候都不能按時繳納房租,總是要自己親自前來催討才最終繳納,加上這小子那一副書呆子的樣,讓老包很是不滿意,所以,看見這個小子‘色迷迷’的看著自己的玉手的時候,包芳芳便不由得更加生氣!

  “我怎么來了?你還問我我怎么來了?”‘包租婆’的脾氣屬于一點就著的火星脾氣,所以,直接對著面前的小子就開口罵道:“你小子上次這么說的?九號交租,九號交租!這都已經十號了,你還想等到什么時候?你是不是。。。?恩?”‘包租婆’忽然之間聞到某種奇異的香味,不由得鼻翼聳動,尋找香味的來源,很快,她就將目光鎖定在我的房間,我不知道她怎么能夠光是動動鼻子就將目標鎖定在我的房間,但是從這個時候開始,我就相信一點,那就是那些胖子吃貨的嗅覺都和狗有的一拼!

  “呵呵。。。我這不是。。。”我不自覺的賠笑道,要知道,為了給小娟買那個LV的包包,我不但將自己小三月的伙食費和房租全部都貢獻了出來,還不得不向家里要了錢,這個時候,哪里能夠有錢交租?何況,買包包的時候,我都沒有想起來這個事情!

  “你小子房間里面放什么東西了?”‘包租婆’審視的眼光看著我:“我怎么聞到一股什么水果的味道?你小子嘴巴上說沒有錢交租,怎么還有錢買水果、搞腐敗?”說著,她肥碩的身體一抖,便將我甩到一邊,然后,那和門一般寬的身體便從門中間擠了進去,然后,一眼就頂住我還沒有來得及收拾的滿床的橘子上面。

  “這個。。。”我正準備說話,她直接撲床上一把抓起一個橘子,皮都不剝直接就塞進自己的嘴里面,狠狠的吃了起來!以前我一直都不知道什么叫做惡狗撲食和狼吞虎咽,今天,我算是全部都見識到了!

  “恩!好吃!好吃!真的是太好吃了!”三兩口吃完一個半個拳頭大小的橘子后,‘包租婆’再次將魔爪伸向我的橘子,同時嘴巴里面含含糊糊的道。

  “別!”我心中念頭電轉,一把將床單卷起,順帶將所有的橘子都包了起來,這才對滿臉悻悻的‘包租婆’道:“真橘子可是我們實驗室最新的科技水果!要不是看我沒錢吃飯,我們導師還不答應讓我拿出來賣呢!你要是都給我吃了,我還拿什么去賣呀?賣不了錢,我可沒有錢交租給你!”

  “啊?哦!原來是這樣呀?”‘包租婆’臉上閃現一絲不好意思,但是瞬間就消失了,然后就是對我手中橘子的深深的覬覦之色,要知道,這給所謂的新品種的橘子實在是太好吃了!‘包租婆’雖說不是大富大貴,但是也算是小康有余了,但是,自負已經吃遍半個華夏的美食的她也從來沒有吃過如此好吃的橘子!所以,她對于所謂的新品種科技水果一點都不懷疑,反而可憐巴巴的問道:“那你這些橘子準備怎么賣呀?”

  “十塊一斤!”我順口道。

  事實上,現在的水果雖然貴,但是橘子的價格還是達不到這樣的價格的,一般都在兩元多三元一斤的地步,之所以這么說,就是試試她的態度,因為我自己也對橘子的品質還不是很清楚!

  “十塊?!”‘包租婆’先是一驚,然后就點點頭:“這個水果,確實是值得這個價格!”

  “啥子?”我心中一咯噔,沒有想到,‘包租婆’竟然給出這樣的評價,很顯然,不過是吃了三個橘子,就已經折服了她!而且,在我的心里面,甚至隱隱覺得,這個橘子的價格絕對不會是只有這么一點!

  “那您先等等,我現在去賣橘子去,到時候給你交租!”我不動聲色的從床下拿出來兩個泡面箱子,準備將所有的橘子全部都拿出去賣掉,賣不賣得掉不說,但是至少今天可以暫時擺脫‘包租婆’,至于明天怎么辦?那就明天再說吧!

  “反正是賣,不如賣給我吧!”‘包租婆’顯然是經過一番心理斗爭的,雖然說橘子很好吃,但是,畢竟只是橘子,不比那些著名的稀罕物,花十元一斤買橘子吃,她還是有點舍不得的,但是,這橘子的味道又實在是太好了一點,剛剛吃過幾個之后,現在又饞起來了!特別是看著這小子將一個個紅彤彤的橘子碼進泡面盒子的時候,‘包租婆’感覺到自己的心中仿佛是有一只小貓爪子在不斷的撓,他放一顆,就撓一下,再放一顆就再撓一下!所以,憋了一小會兒之后,她就忍不住出聲道。

  “你?要不我送你吃兩個吧!”我看著‘包租婆’咽口水的樣子,不由得感覺到這個家伙有點可愛,說道。

  “兩個哪里夠呀!”‘包租婆’站起身來,對我道:“全部八元一斤賣給我,我拿現錢給你!以后還有的話,我也要!”

  “這。。。不行!”我想了想,最終還是拒絕了!雖然說看上去似乎也沒有吃虧,但是此時已經對橘子品質有點信心的我,迫不及待的想要去試試市場的反應,所以自然不會答應全部賣給她,當然,包租婆也不是吃素的,為了美味的橘子,她豁出來和我在這里糾纏了小半時辰,最終還是從我手上買走了十五斤,正好是我該給她的一個月的房租!看來,這個家伙也是早有預謀啊,要不怎么就剛剛好要十五斤呢?

  送走包租婆之后,我提著滿滿的兩箱子橘子,向天橋走去。

  天橋下面,有一條小街道,正好每天下午的時候都沒有陽光,而且大家多數都習慣在這里散步,所以,自發形成了一個小市場,又被我們稱之為‘地攤街’。

  ‘地攤街’有三百多米長,除去兩頭少有人擺攤之外,里面幾乎全部都擺滿了小地攤,有專業的地攤攤主,有自主創業的學生妹,還有不少附近閑得無事的村民,都喜歡在這里擺上一個小攤,不只是為了買賣,更多的是為了這一份熱鬧!

  之前剛剛進入學校的時候,我也是地攤族之中的一員,對于這個地攤街自然是熟悉得很,況且,這個地方就在住處不遠,想不熟悉都難!

  “小吳!來這邊!”我還沒有找到位置,一個三十歲左右的年輕人就在那頭喊了起來,卻是我之前結識的小胡,一個專業的地攤族,靠著一個小地攤,每個月也能夠有一千多兩千塊的收入,甚至于還在我們校園里面找到了一個漂亮的女孩做女朋友!所以,對于我這個‘半個校友’,他也是非常熱心的。

  “今天怎么樣?收獲還不錯吧?”我看著還是稀稀拉拉的人群,公式化的問道。現在還只是上午,離十二點都還差小半個時辰,所以,根本就不會有太多的人來逛街。

  “我也剛剛來,”小胡無所謂的道,然后,他盯著我手上的兩個箱子,不由得笑了:“你真有才!竟然來擺地攤賣泡面!”

  “不是泡面!”我也臉紅了,這才想起來,自己隨手拿的是兩個泡面盒子,自己提著還不覺得怎么樣,經過他這么一提示,我才發現自己有多搞笑:“這是橘子,最新品種!”

  “是橘子呀!我還以為你真的提兩箱子泡面來賣呢!”小胡無所謂的打趣道。

  “汗~~”我無語的看著他,“這個倒是一個好辦法,一箱泡面小賺三塊,每天賣個十來箱,也能夠我生活用度了!”

  “得!”他也知道我在開玩笑,不再糾結這個,而是隨手撕開我的泡面箱子:“我來看看,這個最新品種到底是啥子品種!”

  “先吃一個吧!”我隨手摸出來兩個,剝開一個的皮,順手王自己的最里面塞去,另一個遞給他。

  “嘶——!”“真香——!”一陣香味鋪散開來,我才發現,在我們的身邊不遠處的人們,幾乎都停下自己的腳步,一邊鼻翼聳動一邊眼神掃視尋找香味的來源!

  “媽媽——!我要吃!”一個小姑娘拉著自己的媽媽的手,撒嬌道。

  “好吧!”年輕的媽媽也被這味道誘惑了,所以,根本不用女兒再三哀求,直接走過來:“這橘子怎么賣的?給我來幾斤!”

  “這個是新品種,二十塊一斤!”我抑制著自己的心跳,淡淡的道。

  “二。。。二十塊一斤?”不止是這個少婦,其他所有人都驚呼起來,連小胡都是一樣的神色!要知道,二十塊,幾乎能夠買十斤普通的橘子了!

  “小伙子,做生意不能這樣!”年輕少婦看了看我,然后冷著臉道:“二十塊一斤橘子,虧你想得出來!”

  “我說了,這個是新品種,市場上現在只有我一家,二十塊一斤,不講價!”我看著年輕的少婦幾乎要發火,于是道:“當然,看在小姑娘這么可愛的份上,我可以讓你先品嘗一個,吃完之后你要是還覺得貴,那就請去別的水果店買一點,我什么都不用多說!”說完,從箱子里面摸出一個來,隨手遞給她。

  “恩,不管味道怎么樣,我都會買一點!”年輕的少婦聽到我夸獎她的女兒,臉色瞬間變得好看起來,不冷不淡的說了一句,也算是變相的對自己之前的話道歉了,畢竟,不買東西不要緊,到那時不能壞了別人的生意!所以,少婦打定主意就算是不好吃,也權當做慈善買一點!

  “吃完再說吧!”我無所謂的道。說出二十塊一斤這個價格之后,我已經預料到了后果,對于少婦的想法自然也明白,只是,經過包租婆和剛剛眾人的反應,我十分清楚自己手上的橘子的吸引力!二十塊是很貴,但是并不排除大家會想要買給新鮮!華夏大地有錢人還是挺多的,特別是喜歡新鮮的有錢人!

  “好吃!比家里的橘子好吃多了!好吃一百倍!”少婦剝開橘子,塞了一片道小女孩的嘴里,自己隨手撕下一片還沒有來得及放到嘴巴里面去,就聽到女兒清脆的聲音:“媽媽!我還要!”

  “哄——”人們有瞬間的釋然,如果是少婦說橘子好吃,大家還會有點顧忌,擔心是有人請來的拖,但是這個天真可愛的小姑娘,看著她那小饞貓一般的樣子,加上萌萌的神態,以及那由于她吃橘子的時候濺射出來的汁水上散發出來的香味,使得眾人一下子就相信了她的話!

  “我要一斤!”

  “我要兩斤!”

  “半斤賣不賣?不賣?那我要一斤!最多晚飯省了!”

  。。。。。。

  一瞬間,我的攤子面前擠滿了人,滿口饞涎的眾人也顧不得矜持了!看著眾人爭先恐后的往袋子里面裝,然后箱子里面的橘子漸漸減少,不由得心中擔心起來!

  “讓讓!讓讓!”少婦一邊護著女兒,一邊嚷嚷道:“先來后到!先來后到!”

  “這是你的!”我拿過一個袋子,裝了六七個在里面,遞給她。畢竟,要不是小姑娘誤打誤撞的幫我宣傳一下,估計就算是有人買,也不會這么快就全部賣光!要知道,兩個箱子里面可以差不多四十幾斤呢!

  “秤呢?小伙子,你這么賣東西不帶秤的呀?”將最后幾個橘子抓在手上,一個老大爺看著我,再看看各自都或多或少提著一些橘子的人們,不由得樂了!

  “這個。。。我還真的沒有帶秤!”我不好意思的撓撓頭,好在一邊的小胡趕緊從別人的攤子上面借來一個小天平。

  “小兄弟!這是我的名片!要是以后還有這樣的水果的話,可以聯系我!二十塊一斤,我全部都要了!”等到大家都帶著水果離開之后,一個大漢來到我身邊,一邊吃橘子一邊遞給我一張黑色名片。

  我一看,上面很簡單的一個名字:林虎。然后就是一串電話號碼。

  “恩!好的!一定一定!”我想到某個人說過的一句話:越低調的人,越是奢華!像這樣名片上不帶職位的人,都已經不需要用這些爛俗的職位來給自己加光環了!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