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2 08:52:52
  1. 愛閱小說
  2. 靈異
  3. 鮫人珠
  4. 第二章 第一幕(1)

第二章 第一幕(1)

更新于:2018-03-16 13:43:55 字數:2365

字體: 字號:
  ”我聽我妹妹說你來這里的時候被人劫了道?“這位保安團的隊長也是沒忘記緣由,將空碗放下后倒是一臉的疑惑。盯著我到讓我有點心虛,畢竟過縣城的時候也聽說過兒的商道算是最太平的,已經有好多年沒出過客商被害的事了。

  道是一句謊話要用很多句謊話來圓,我仔細的想了想,只好一臉苦相的自嘲,”過細水澗的時候的時候,一時小解,回來之后就發現貨被別人給挑走了。“

  所謂大事是劫殺,小事則是偷摸,我衡量了下輕重,決定避重就輕將此事給遮掩過去,畢竟人家這么的熱情的把我當作客人,我再有所無理就有點不講道理。

  ”那還真是不小心。“田大哥面上稍稍點難堪,畢竟小偷小摸的要找出來,可比找劫匪要難得多,而且這事情的嚴重性也低了許多。倒是我不好意思了,卻也是打算岔開話題。

  ”我丟失的也只是一些宣紙,一個畫架和一些顏料罷了,值不了幾個錢。下次回省城在補些就是。“

  貨郎背的扁擔里竟然沒有山貨這也是不合常理,這田大哥卻也是見過世面。

  “你是學生?”畢竟畫架一類的西洋品會出現在這地方,除了野游的學生找不到其他人。我也是準備端著著這個身份,之前倒也算入省師范,有一份學生證明,便也是順手拿了出來。

  深秋慢慢的快沉入黑暗,女孩卻是端著蠟燭小心翼翼的放在桌上,讀書人,這也是個蠻稀少的職業。

  聽到她哥的話,女孩臉上似乎有了一點拘謹。她的影子倒映在墻上倒是有點瘦削的虛幻,像是舞動的爪子一樣。沒合攏的窗戶突然吹進來一陣疾風,將蠟燭的光影給嘩的吹滅。

  “呀!”女孩子好像不小心被蠟油燙到,似乎沒有拿穩,蠟燭掉到了地上,黑夜中倒也是有幾分夜光,我立馬開始戒備,門卻吱呀的被拉開,僅僅只是一場虛驚。

  “王家出事了?”進來的是個人,他也是沒注意到我這個客人,上氣不接下氣的喘氣對著保安隊長說道,“王家的大女兒摔到了井里,大伙都在幫忙救人,可是繩索不夠!”

  “大女兒?’田大哥似乎有那么幾分懵然,可是救人要緊,他遲疑了片刻便立馬站起來,跑去后屋取出一卷麻繩直接背在背后匆匆的趕了出去。

  這男人倒是不怕我和他妹妹孤男寡女的在一起出什么事,我還是真像老好人。可惜危險并不只來源于我,這世間最大的恐懼便是未知,風聲中能夠聞出點腥臭,那是腐爛到極致的味道。

  “你到底是做什么的啊?“女孩終于摸到了蠟燭,點開來,卻也是一片蒙蒙的。

  到底是吊腳樓,坐西向東。呆著的地方是堂屋,從外面隱約能看到點點亮光,更遠的地方模糊成了一片。

  ”學生啊,省師范學美術的。“我答過之后卻是準備下樓去王家看看,到底是直覺,我覺得王家很有可能是這場禍事的源頭。卻是不經意,一陣冷風從窗外呼來,迎頭澆的我有點透心涼。

  嗚嗚嗚的風聲像是小孩的嗚咽一樣,時斷時停,山風邪,山里的人在往常這時候倒也算會緊閉門戶,畢竟這是雨水要來的先兆。快入冬的時節,這兒常常會有凍雨,一下起來就會冷得很,所謂落水成冰,這水灑在身上絕對會認為自個像個傻瓜。

  似乎少女還問了我什么,我卻并沒有仔細的聽清楚,轉過身去,差點駭然。我到底還是多管了閑事,從口袋中取出一卷鮫綃慢慢的沿著少女眉眼擦下去。

  少女卻有點羞惱,臉紅紅的,卻也沒有阻止我的意思。倒是我毛手毛腳的好像冒犯了姑娘。這是煞氣,詛咒開始的預兆,我機警從模糊的影子中看到少女的影子下面還有一副重影,張牙舞爪的慢慢要和少女的影子重疊。我倒是多事,慢慢沿著鮫綃慢慢的將重影抹去。

  回過神卻是發現自己的手放在人家大姑娘臉上,擦完之后手拿開也不是,接著畫也不是,有那么幾分尷尬。

  ”你臉上有點蠟。“我也是不好意思去找個借口,女孩子瞪了我一眼卻也沒說話,手上的鮫綃卻是慢慢襲來一陣幽香。

  兩人靜靜的坐在堂屋,聽著山風,聽著秋雨淋漓,都是默不作聲。我也是稍微懊惱之前的唐突,把打開的鮫綃慢慢的折卷重新放入口袋。

  少女顧盼之間,明眸善睞,欲言又止。我也不好解釋,總不可能第一次見面就說關心愛護什么的,那么太失穩重了。卻是鬼影幢幢,詭異橫生,窗外的明火一下子全滅掉了,反而門外傳來砰砰的敲門聲。

  “丹丹,開下門。”傳來的是田大哥的聲音,然而看這模樣卻不像活人,我剛想起身阻止,卻是兩眼猛然一黑。到底這具身體我并不是唯一的主人,在這個封印中,人偶會代替我去做一些事情。

  “你不該和詛咒有瓜葛的,一旦陷入詛咒,你也只能找到詛咒的開始才能脫困。”我睜開眼睛后已經是白天,倒是自然醒卻還是有幾分疲憊,人偶的話我還是聽不進去,雖然人偶是另外一個我,但是我并不喜歡按他的意思去生活。

  屋內倒是空無一人,太陽照進來有點懶洋洋。起身之后卻是看到堂屋的桌椅都沒人收拾,亂糟糟的還像是昨天的架勢。看樣子人偶操縱了我的身子也讓鬼物認為我是死物卻沒將我拉進詛咒,少女還是將鬼物迎進了屋子于是自己也陷了進去。

  這個村子里的人都要死絕嗎?我扶著干欄一腳從臺階上跳下去,山里的小屋并不高,所以不耐煩的我卻也不想拾階而下。下了一個晚上的秋雨地上倒是濕漉漉的,踩下去鞋子黏著土終究有點難看。

  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所謂珠,指的便是鮫人泣珠。剛好我還是留了一盒珍珠,品質恰恰也是上好,在這里布陣倒是能將這個村子徹底的隱藏起來。

  我不干涉詛咒的殺戮,因為死寂才是最好的安眠之所。每過百年我就要長眠一次,算了下上次長眠的時間,到底還差了十年的光景。

  古墓是最好的長眠之所,然而我并不喜歡,畢竟海市蜃樓才是海族最喜歡用的手法。我在吊腳樓下安放了一顆珍珠后,到底還是將珍珠重新納入盒內。

  “你真的打算解開這個詛咒嗎?“人偶似乎有點悲傷,這里到底隱藏了什么秘密,我終究還是不知道。

  越是靠近村子中央,死氣也越濃厚,即使是不小心踩到泥水都能看到褲腳上的血泥的鮮紅。秋雨果然蕭瑟,肩膀卻是有人猛地拍了下我。

  ”你怎么來了?“田大哥倒是一臉的詫異,他后面跟著一個道士也是滿臉肅然。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