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4:11:56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海中花
  4. 第二章 接引

第二章 接引

更新于:2018-03-15 21:06:48 字數:2149

  這是一方神奇的世界,凡人可以修行,不借用其他物品可以飛翔于天際,與古中國中的世界極其相似。

  而且,對于李痕幾人的到來,這里的人并不感到奇怪。

  “人族是百族中最為弱小的種族,先祖很早以前就在其他星域布下了傳送陣法。為的就是接引有天賦的人族天才,從而補全種族上的差距。”

  李痕醒來不久,一名白衣青年出現在木屋中,縹緲的氣息撲面而來,出塵的氣質不染一絲塵埃。

  “想我們這樣的人還不在少數?”李痕非常吃驚,難道這就是世界上常常有人莫名失蹤的真正原因不成?

  “不錯,傳送陣法千年啟動一次,只有真正有天賦的人才能傳送中幸存下來,其他的失敗者將會打入輪回回到原來的世界。”白衣青年耐心解釋,并沒有因為修仙者的身份而看輕李痕四人。

  “哦買噶,難怪這樣的失蹤連歐盟都無法解釋,原來失敗者都進入到了耶穌的懷抱。”泰龍也震驚了,這里面的信息太過龐大,幾人一時還難以消化。

  “傳送結束后,各門各派都將接引適合自己門派的天才回歸本門,我是你的接引者!”白衣青年對李痕道。

  李痕吃驚,難怪白衣青年對自己很是親近,自己所問的都一一詳解,竟然是自己的接引者。

  “不知我將前往何處?”

  對于用一生冒險的旅行者來說,接引者所說,對李痕來說并不是自己想要歸宿。門派,一聽就充滿了約束性。一只翱翔的魚鷹,最怕就是有朝一日被‘抓捕’。

  “我們不會強迫爾等,若不愿隨我們而去,爾等可選擇平凡的生活。”白衣青年聽出李痕話中的意思,卻并沒有強硬的態度,反倒比四人還自然,說明幾人可以如凡人一般平凡度過一生,沒人會強迫他們。

  “歲月匆匆眨眼而逝,凡人的壽命不過雙甲而已,如果你實在不愿,我也不會勉強。”

  “我能與你而去嗎?”泰龍思量片刻,抬頭望向對方。

  然而,白衣青年卻搖了搖頭:“爾的道,非此道!”

  傳送而來的人不止李痕四人,白衣青年此來只為李痕一人,言明只為接引李痕一人而來。

  “不過,爾等不會擔心,百族門派萬千,道法萬千,爾等自稍慢等便是。”

  李痕心中更加震驚,這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世界?

  聽青年話中的意思,這里不止有人族,還有其他種族。而且,李痕心里明白,他話中的百族,不是地球上已膚色化分的種族。

  而且,自己并不是唯一的傳送者,這樣的人也不在少數,百族只選對應自己種族天賦的傳送者,其他的傳送者他們不會帶走,也不會加害。

  這樣的世界讓人吃驚,傳送陣千年開啟一次,說明傳送者雖然不是唯一,卻也很是稀少。

  “我們可以商議一下嗎?”李痕四人相視一眼,大家都是冒險者,然而這一次卻要一起商議才能最下決定。

  “可以。”白衣青年點頭,而后走出木屋。

  木屋位于一座高山之巔,這是一個獨立的院落。傳送陣就是院中的槐樹之下,青年出去之后,木屋中就是一個獨立的空間,從外面探聽不到一絲屋中的聲響。

  “我決定選擇一個門派加入,我很向往他口中所說的世界。”泰龍第一個表態,神情前所未有的認真。

  “不錯,這樣我才能去更多難以想象的地方冒險!”麥克也有這樣的想法。

  “我……我也是這樣認為……只有……只有成為修仙者,我……才能……見到上帝!”杰森眼中第一次閃爍著復雜的光芒。

  李痕眼中卻出現了迷惘,這樣的一個世界讓人著迷,可同樣讓人心顫,那是一種難以描述的感覺,其中絕對還有其他難以說明的狀況。

  未知的事物令人著迷而向往,同樣讓人望而生畏。

  最終,李痕拒絕了白衣青年,“我還要在考慮考慮!”

  白衣青年眼中有了失落,不過一切還在預料之中,走前對李痕留下了最后的忠告:“如果,你要選擇,最后選擇‘蜀山’。”

  “好,我記下了!”

  如同白衣青年所說,接引者并不止他一位,在他走后半個小時,另一位接引者來臨。

  這是一位全身都籠罩在黑袍下的人,看不清面貌,就連聲音都充滿了神秘感,。

  “你可愿跟我走?”黑袍人走進木屋,就對杰森開口。

  李痕本以為杰森就算要跟對方走,也會開口詢問一些信息,哪知杰森只是點了點頭,就起身隨對方出走了木屋。

  “放心吧,我們還有再見之日!”

  雖然很意外,可杰森回頭之時,李痕還是很肯定的向他握拳,讓他加油。

  半個小時后,泰龍被一位壯碩的大漢帶走,又過了半個小時,麥克也跟著一會頭有獨角的中年人離去。

  “希望,在生命的路途中,我們還能相會!”

  獨坐在床上,李痕掃視一圈空蕩蕩的木屋,心中第一次竟然產生了一絲孤獨感。

  半個時辰后,另一位接引者出現在木屋中。

  白袍獵獵,背負古劍,黑發如墨,一張俊俏的臉頰上劍眉橫張,冷冽的氣質讓人望而生畏,當笑容出現時,卻又感覺沐浴春風。

  “可惜,可惜!”

  來人一見床上的李痕,邊搖了搖頭,好似失去了很貴重的東西一般:“好不容易遇到一位身懷‘劍膽’之人,卻出現潰散之象。”

  “劍膽?潰散?”隨著中年人的話語,李痕心中的那一絲孤獨感,竟然消散了。

  “咦?”中年人劍眉一豎,氣質在變,整個人如同一把出鞘利劍,懸于李痕頭頂而不斬下:“我乃蜀山劍修,爾可愿隨我走?”

  李痕心中一凜,那一抹孤獨感消散一空,下意識點頭:“我……愿意。”

  “好,天生‘劍膽’雖然脆弱不堪,隨時都有消散可能,但只要入我蜀山,定能大放異彩。”白衣中年身上的氣勢消散開去,滿意的朝李痕點點頭,道:“不錯,這次千年才俊竟然我接引道身懷‘劍膽’之人,當我人族大興啊!”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