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22:15:02
  1. 愛閱小說
  2. 武俠
  3. 鬼語江湖
  4. 第二章 棲霞晚照歸云里

第二章 棲霞晚照歸云里

更新于:2018-03-18 13:48:33 字數:3126

  天邊夕陽垂掛,山風也漸漸的涼了。

  天將黑之際,我收拾好行裝,戀戀不舍的告別待了十六年的山廬。

  天晚山野無人,下的崖峰后,我和老孟均放腳狂奔。我習得師父的鬼影蓮花步十年,天天腿上綁得鉛塊練習腳踩蓮花,攀崖登峰,雖不能說比

  的上師傅,但也比師父差不到哪里去,這剩下的距離就只能靠日后在不斷的使用過程中揣摩生巧了。看的老孟腳步轉換騰挪的姿勢也是習得師

  父的鬼影蓮花步,但是腳步轉換間的方位寸距及呼吸氣運間的配合和我所學的都有些許的差異,他踩三步的距離我兩步就可達到,所以一路行

  來我頗為輕松,而老孟就氣喘的有些厲害,臉也有些憋紅,快接近大道的時候,我們就放慢了腳步,朝城里行去。

  在路上聽老孟講了些師父年輕時的事情。原來師父家世代都是富商,而師父在不到十歲的時候被一個路過的異人收去做了徒弟。十年學的一身

  本事歸來,年少氣盛的師傅在江湖上闖蕩了幾年,也闖出了一個響亮的名號。但是師父卻一直不愿娶妻生子,直到師父的二老都逝去之時也沒

  能等到師父給送來一兒半女的。直到二十年前師父卻突然回的家來,并且說以后都不會在離家而出了,在城南的山峰外尋的那處地方結得草廬

  而居,只有老孟每月兩次去草廬送平時生活用品及看望師父。每次去都會發現師父比上次蒼老幾分,而且越來越頹廢,整天無精打采的,本來

  好好地風流倜儻的一人只用一年的時間就成了一個像是經歷滄桑巨變的老人。老孟看著只能干著急,卻不知道師父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在草廬

  蹲了一年之后的一天,師父突然說他要出去尋個資質好的徒弟回來,以繼承他的一身本事。這一出去就是三年才把我帶了回來。

  我聽了這些之后直乍舌,師父尋了三年才碰到我,乖乖,這三年的時間他得跑多少地方,找尋了多少人啊,怪不得師父當年見了我之后高興地

  手舞足蹈上蹦下竄。三年的苦苦尋覓,終于找到了一個有希望能接過他的恥辱,幫他了結半生遺憾的人啊。在想碰到師父那時的寒顫樣,一個

  被兩只大黃狗追著狼狽逃竄的小乞丐,呵,師父這慧眼也賊亮了,要是多眨下眼把我給瞅漏了,這不就和師傅擦肩而過了么。那我說不定這時

  還是個乞丐,而師父還不知道啥時能找到一個令他滿意的接班人呢。唉!天意啊,一切皆是天意,既然老天選了我,自然會幫我完成師傅的遺

  愿的。

  又向老孟問些師父當年闖蕩江湖時的事情,老孟所知不多,年輕的時候倒跟著師傅闖蕩了兩年,后來就回了老家來幫師傅打理家業。而師父對

  他以前的事情卻是只字不提,我也旁敲側擊的打聽過,甚至有時候是趁人之機,趁師父喝醉的時候纏著他讓講些他以前的事情,可是連個屁都

  沒弄出來。師父一身武功是出神入化,想必他以前肯定是個響當當的人物,更是會有很多膾炙人口驚心動魄的經歷,就是胡老頭講他的乞丐生

  涯時光彩的事跡都可以吐沫橫飛的講個三天三夜講不完,更何況是師傅這么個英雄人物,但到底是為什么師父從來不講他的過去呢?

  一路就這樣聊著,不覺間就跟著老孟進得城來,城里的街道就是不一樣,對于我這在山里呆了十六年的人來說,整天和些只會拉屎的鳥呆一起

  ,早就淡出鳥來了。要不是整天埋頭沉浸于苦練,我早就偷跑下山了。城里的感覺就是這么的熟悉,繁華,熱鬧。我望著燈火斑斕的街道,眼

  光逐漸有些迷離起來,老孟走在前面把我落下老遠我都沒感覺,就像是一個離家走失十幾年的孩子然后又回到了家門口一樣,那種感覺......

  我正在努力用心的去感受迎面撲來的那種熟悉又陌生的感覺時,突然一只手拉著我就往前走,差點沒把我的感覺給整岔路了。老孟一邊拉著我

  往前趕,一邊說道:“少爺,天不早了,咱們還是趕緊回家吧,我一早出門這么晚還沒回去,家里會亂成一團的。”我就這樣被老孟拖著往前

  趕。我則忙不迭的用兩眼收裝滿大街的燈火通明,花花綠綠,鶯鶯燕語,連在賣的臭豆腐都直直的撇去兩眼。

  拐了幾條街道之后,停在了一個大庭院門前。我還沒來的及打量一下,老孟就拉著我上前敲門,馬上就有一個老漢打開了門,看是老孟,慌忙

  讓開路,說道:“孟總管總算是回來了,這么晚,家里都急壞了!”

  老孟嘴里應了一聲“嗯”,然后轉身對那老漢介紹到“這是咱們老爺的徒弟,李天無少爺,以后就是我們新的老爺了!”“李天無”,呵!這

  老孟可真會安,這剛認識半天就給我安個姓,不過這想來倒也不錯,他可能本就知道我是一無姓孤兒,跟著師傅姓也沒什么,或者這是早就打

  算好了的,只是不知道這是師父的意思還是他個人的意思。可見這老孟幫著師父打理這么大家業幾十年也不是無能之輩,只此就可見他必有過

  人之處,老孟在我心里的形象分立馬又漲高了不少。

  說完,老孟馬上側到一邊引手讓我進去,開門老漢也忙在邊上躬身說聲“老爺好!”,充滿了敬意。我也不客氣的挺了下腰桿,大步垮了進去

  。入得門來,才知庭院的廣闊,外面高墻大院,不知里面深到幾許,一旦入得門徑,滿眼皆是庭閣環廊。這么多房子能住的完么,多浪費啊。

  這有錢的富戶就是不一樣,我以前乞討的時候朱門大戶倒是見了不少,但是里面到底是啥樣的,連老胡這么個資深老乞丐都不知道。這一旦入

  得富貴門還真是不知是人間啊!要不是身邊站著倆老頭,我還真以為我是進的天庭了呢,天庭肯定不是用老頭看門的。

  呆立了一會,老孟在邊上催促我進去,忙從癡呆中拽回彌游得神識。深呼吸一口氣,跟著老孟進去了。心里暗罵自己一頓,見了這庭院就驚呼

  不已,真是讓人見笑,但又轉念一想,自己這二十多年來要不是乞討,要不就是在深山中度過的,哪有機會進的這樣的深庭大院啊,并且這些

  又都是屬于我的了,哪能不驚呆一下。這樣一想,就把剛才的窘態感覺拋到了九霄云外,心里樂不可支。一路上也碰到不少家丁用人,老孟把

  我都一一向他們介紹,那些人也都滿心敬意的向我打著招呼,可見平時老孟的管理有方。

  老孟把我帶到一間朝南的房前停下,然后推開房門讓我進去,說是十幾年前我被師父帶回來的時候,他就準備好了這個房間,隨時等我回府。

  問我看還有些什么需要添置的,有什么不喜歡的,他都會馬上添置調換。說完這些就下去給我安排洗澡水換洗衣服了。我進屋在房間里循望了

  一圈,外面是一個廳,里面是臥室,廳的中間擺放一張紅木小圓桌及四個小凳,做工精致別樣。上邊懸掛一盞紅木八角方燈,外面罩著薄薄得

  白陶瓷燈罩,燈罩上描繪的山水圖案,配上精美的鏤雕牙板,紅色的垂穗。而吊燈在我們進來之前就被點上了,朦朧的燈光籠罩在燈罩內,映

  的上面的圖案極具動感,十分的漂亮。

  正在我觀注精美的吊燈的時候,兩個大漢搬來大的澡盆,已經準備好了洗澡水,水冒著熱氣,讓廳里頓時籠罩在了一片霧氣中,變的朦朧起來

  。旁邊的椅上放著疊放整齊的白色長衫,東西準備的真是迅速。我脫掉穿了不知多少年,破舊不成樣子的衣服,跳進澡盆里,水溫正好合適,

  一陣舒適感立馬襲遍全身。我長這么大還真沒洗過幾次這么舒適的熱水澡,以前在外行乞時想也沒想過,在山中都是在瀑下的水潭里解決,夏

  天時還想整天泡在里面,但到了冬天時就徹寒欺骨,師父說,練武之人不畏寒暑,逼的我往里跳,一開始時都逮著我往里扔,隨著武功基礎的

  不斷建立,慢慢也能一年年的適應了。不過,大冬天哪個人不想洗舒適的熱水澡啊,就是畜生也想啊,這一想不對,不就等于說師父連畜生都

  不如了么。呸!呸!剛才無意褻瀆師父的啊,師父您老人家可要莫怪,童言無忌,童言無忌。在心里默念了兩聲。這一想起師父,心里就有些

  難過了,師父他老人家把我養育成人,教了我一身本事,就算死了還把龐大的遺產交給我,我要是不能完成師父的遺愿,一雪師父半生恥辱,

  就真對不起九泉之下的他老人家。

  由于這幾天的悲痛,加上這半天的趕路勞累,不覺想著想著就在澡盆里睡著了。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