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20:36:30
  1. 愛閱小說
  2. 歷史
  3. 諦鳳珠
  4. 第一話:鳳鳴于山,回響于世;

第一話:鳳鳴于山,回響于世;

更新于:2018-03-18 16:53:29 字數:2143

  01開篇:鳳鳴于山,回響于世;

  天道寥寥,天下亡;

  聚散無常,長空望;

  七世之道,百家唱;

  長歌朝安,吟悲桑;

  “豈哉!豈哉!……”

  黃沙滾滾,邊疆之境,黃昏之近處,城墻之威嚴;一輛馬車緩緩地向著前方的城池行駛而近。“吁!……公子,我們已經到了秦國的地界,是否要進城?”駕馭馬車的是一位白發老者,樸實的穿著打扮,卻是神采非凡;在馬車的左側邊窗口,那一紗布之簾隨之被掀起,那半張臉孔,卻如此的俊美動人!

  “進城吧!”聽馬車里頭之人的談吐舉止間,盡顯的如此的平凡,安靜!

  “是,……!”

  就這樣子,在黃昏的落日余暉下,馬車緩緩地行駛進城了。

  翌日,晨起之日,出于東方;炎日之熱,正于午時;巍巍王城,屹立而起,;在這王城之高處,正有一人俯瞰著整個天下之前后。

  “大王!該用午膳了?”一太監微微言道;涼風習習,吹過那人頭頂上的官冠,那一排排的碧玉名貴珠子吊墜,沙沙作響。

  “退下吧!”

  那人手勢輕輕的揮擺了一下下,名貴的絲綢手袖,隨之飄搖而起;

  “俯瞰天下之道,觀之天下之仕臣;

  仰空長望而輕嘆,卻不知為何我傷;”

  看著遠方,那人始終不肯離去;

  眼神郁郁寡憂,思念之遠方之親。

  正午時分;

  正所謂,葉落知秋;在一閣院里,那一片片落葉,隨風而飄逸,紛飛;一少年站立于樹下,抬頭仰望于長空。靜而久之,久而靜之,葉落無聲而知,思而后言之。落葉滿天,終歸于根底。良久,少年方才緩緩伸出一手來,等待著那一片春秋,囊入手中。

  “天下之道,吾分七家;不知所云,爾等之主;”

  看著掌心之落葉,少年淡然之神情,竊竊而言語著。“寓言;天下世間之道,一切都原于法則之規矩。”

  風悠然而起,那一白色發帶隨之跟風飄然而動之;

  “公子,已經到了午膳的時間了,請公子到偏廳用膳吧。”一樸實穿著打扮的白發老者輕言細語著,自若生怕驚擾了少年的賞閱之心。

  “落葉之至,起風之處,觸人之心,感人之悟。”少年回眸之間,一抹淺淡之笑容,一掠而過;只是,那俊秀之臉頰間,那一雙不沾世間之凡塵的雙眼,透露著淡淡的聰穎。一身青色的文仕禮服,在風起之時,輕輕地飄動著。

  “知道了!......”

  平淡的言語間,少年回身邁步而行往走于閣院之中。只是身后的那一揮袖回首之間,仿若三秋之事,隔至于世間上。

  白發老者,隨跟而去;

  剩下空寂的閣院里,風幽幽深長,那一片落葉,漂浮于人世間之道上。

  晚間,城門之燈火,照亮了黑夜。王城之內,宮廷之深幽。月色如皎,夜空如色,烏云如布,繁星如燈火;那一處皎潔之明月,映照在閣院之中。一少年寂靜的坐落于閣院之內,觀看于天下之憂。晚風之秋,思故而過于悲傷。

  朗朗之夜,楚楚清風,一清朗的腳步聲,回響于閣院之中,越來越近。黑夜里,閣廊中,一如皎月之般美麗動人的女子出現于此。

  “蓮姨(蓮衣)你來啦!”

  黑夜里,明月之色,少年淡然而道之;閣廊之暗,掩埋了女子之色;

  “你終究還是來了!......”

  “天下之道,分之七雄,亂世之秋,決戰于中;你為何要卷入這其中?”

  閣院之暗處,女子緩步而出;月色之嬌下,貌似之美艷。

  “呵呵!......”

  淡淡的笑之,少年起身而行走于閣院之中;止步不前而望于夜空之月色;舉止的優雅,動作之為規矩。

  “天下之道,分之七雄?亂世之秋,決戰于中?......”

  少年仰望于夜空之眼神,更是專注了幾分;

  “天下之久,分之必合,合之必分,這,是自然之法則。......世間之事,分分合合,合合分分,一切都只不過是它的規律之道而已。蓮姨,你又何須多慮?”

  少年回眸于女子之身上片刻,又長仰于夜空而輕嘆之;

  “踏破長空停于此,觀之天下心為之,不為虛名而為心,他作繁星尚人間。”

  少年之輕謠,女子緩步而齊肩來;齊破于夜空,道于之心。

  “恩師之教誨,曾有此之曰;鳳鳴于山,回響于世。天下之憂,長生于留(柳);你終究還是走上了這天下人之道。”

  女子之言,故其之名;與其之道,同其之心。

  “若恩師還尚在人世,想必他也會同意的。”少年之言,頗感之深情。

  “明日,落花亭一見;與君之道,共君之事,你可熟悉。”

  女子之話,在黑夜之中卻掩埋了它真實的一面。

  “伴君如齒唇之邊緣魚肉,慎知之重;我已然。蓮姨,你多慮了!”少年之言道,輕輕回首于眼前之人。

  “站立于此時之久,我始終沒能滲透,你為何擇秦而棄于其國?”

  言談之間,女子回身于輕步而離之;

  晚風涼席,夜簾于枕;故夢作玄,遺留之世;月色之皎潔,明亮于人心;

  少年看著女子消失于閣院中,卻又輕輕仰望于夜空;

  “天道寥寥,蒼生涂涂,大地之道法,我心已然;木已成舟,玨已成杯,水色之酒已,天下,便沒什么可難之事了。”

  少年,揮袖留影,寂空之靜,晚風之夜,一輪秋月落于閣院之中。

  此番之語,言談于世,他們的故事,要開始了嗎?

  尾聲:

  戰國之春秋,分子七雄;亂世由起,郡侯各政,各位其主,瓜分于天下;七雄之爭霸,戰立于中原。吾已為君,爾已為侯;如你之名稱,動息之天下皆戰。

  以一人之心,橫量于天下之輕重!

  本故事純屬虛構,并非于事實;

  如有雷同,純屬于巧合之作;見諒!

  歷史之路,長久而遠之,虛擬于真真假假之中,不必過于較真!且望君汝海涵啊!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