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07:40:37
  1. 愛閱小說
  2. 武俠
  3. 大明淚
  4. 第二章

第二章

更新于:2018-03-16 16:31:45 字數:3464

字體: 字號:
大明淚目錄
共2章
  此時林劍南在翠紅樓正春風得意,一手摟著那陳情情,讓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一手端著酒杯喂陳情情一口酒,自己再喝一口,那陳情情此時也是半推半就,但也只是讓林劍南摟著腰,只要林劍南想更進一步,那陳情情總是有更多的辦法推脫。此時枉費林劍南一身功夫,但是碰到陳情情這樣的女子,也是有力無處使,竟然也沒有用強。

  真當林劍南心猿意馬的時候,突然外面傳來嘈雜聲,緊接著門被“砰”的一聲踢開了,一個昂藏七尺,眉清目秀,劍眉星目,身穿白色長袍,那長袍一塵不染,手持一桃花扇,更映得此人相貌堂堂,當真是鶴立雞群。那人見到陳情情竟然被人摟坐在腿上喂酒,合上扇子,便向林劍南打去,只是這人雖然一表人才,但哪里是林劍南的對手,只是一眨眼功夫,就聽“啪啪”兩聲,那扇子竟然被林劍南奪了去,臉上還多了兩道扇印,顯然是被林劍南用扇子打了兩巴掌。

  那人突然被林劍南這么一打,也有點蒙圈,呆呆在那呆住了。林劍南打開那扇子一看,那扇面竟然是唐寅真跡,微微一笑道:“我這人最討厭有人在我快活的時候打擾我,這扇子就當是你的賠罪了。”陳情情看到此人,大吃一驚,掙脫了林劍南的手,說道:“哎呀,公子怎能如此魯莽。”就在這是**也不偏不巧地趕了過來,之間她蘭花指一點那人說道:“哎呀,范公子啊,我就說啦,這人脾氣不好,你看,可吃虧了不是。”

  那人這才回過神來,大怒道:“你,你!你竟然對本大爺動手,我可是周府的大管家范進忠,你是誰,敢不敢報上名來?”

  林劍南眉頭微微一皺,問道:“哪個周府?”

  **接口道:“整個蘇州城能這么囂張的也只有信王妃的父親周仁的周府了,客官吶,您還是把扇子還給他吧。”

  林劍南打開扇子,看著扇面上的桃花笑道:“桃花庵主的真跡,好不容易得到,且能說還就還回去?剛好,我真要去周府辦點事情,這下好了,有人帶路了。”然后對范進忠道:“走吧,帶路去吧。”又回頭看了一眼陳情情,用扇子托住陳情情的下巴,柔情道:“美人,我去辦點事情,待會就來,可記得等我喲。”說完便拎著范進忠走了出去。

  那范進忠本在蘇州城里也是一有頭有臉的人物,而且長的一表人才,哪受過這等氣,只是看林劍南那表情,范進忠知道此人來頭不小,而且范進忠本就是個七竅玲瓏心的人,不然如何能在年紀輕輕之時,便當上的周府的大管家?

  那范進忠此刻雖然臉上火辣辣的疼,但是還是一副笑臉把林劍南帶到了周仁面前,那周仁雖然已經年過半百,但是紅光滿面,精神奕奕。夜深依然沒有上床,而是在案前看書。見到范進忠帶來林劍南。有些生氣,微帶責怪的口氣道:“范管家,深夜為何帶生人入府啊?”

  范進忠低頭哈腰,作揖道:“這公子有重要的事情,所以小人才連夜帶他入內。”

  周仁看著林劍南,沒有說話,林劍南也看著周仁。兩人默默打量了對方一會,林劍南還是開了口道:“周大人,我奉家師雪山老仙的命令,前來拜見你,希望單獨跟你聊聊。”

  周仁屏退范進忠抿了一口茶悠然道:“雪山老仙我也不認識,他有什么事情要找我?”

  林劍南走上前去,低聲道:“難道你不想信王離開京城?”

  周仁一聽這話,放下茶杯,疑惑地看著林劍南,心想這小子到底是誰呢?

  林劍南從懷里掏出一個玉佩和一封密封的信遞給周仁。周仁仔細一看玉佩,那正是信王妃大婚那天自己送給她的家傳寶玉,連忙拆開信,信上的筆跡雖然潦草,但也是信王妃的筆跡,信上只有寥寥幾句,可見當時寫信的時間很倉促。只見信上寫到:“家父見信可信此人,如今信王完全被監視,我也不能傳遞任何信息,情況危機,忘父親能想辦法讓信王離開京城”周仁看過了信湊上前去,低聲問道:“閣下有方法讓信王離開京城?”

  林劍南道:“如沒有方法,我家師也不會讓我來拜見你,眼下信王即將年滿十八,皇上照例會給信王封地離京,只是魏閹肯定不會讓信王輕易脫離自己所能控制的地方,一旦信王離開京城,以信王皇上胞弟的身份,加上自己的封地,就可以發展自己的實力,魏閹也不能拿信王怎么樣了。所以魏閹肯定想方設法留下信王,在京城,信王只是一個名號而已,沒有任何實權。當今皇上體弱多病,還沒有子嗣,到時候,信王是最有可能繼承皇位的人,魏閹一定想皇上一旦駕崩,那信王在眼皮下面,魏閹肯定不會讓信王繼承王位的,那么信王就危險了。”

  周仁點頭道:“不錯,閣下說的我也知道,只是信王如何才能脫離魏閹的掌控呢?”

  林劍南低聲道:“裝瘋賣傻,荒淫無度,我想魏閹一定會在信王身邊安插親信,只要魏閹的眼線告訴魏閹,信王沉淪為酒色之徒,讓魏閹相信,信王可以被玩弄于股掌之上,我想信王脫離京城城也就指日可待了。”

  周仁聽了之后,不由得大拍手掌,高興的合不攏嘴,笑道:“我怎么把這么簡單的方法給忘記了,只要讓魏閹相信信王變成酒色之徒,對魏閹不構成威脅,甚至看上去被魏閹玩弄于股掌之上,魏閹又為何不會做一個順水人情呢?”

  林劍南抿了一口茶說道:“不過,魏閹向來生性多疑,一般的裝瘋賣傻肯定不起作用。不過好在家師也在魏閹那安排了親信,加上今天來蘇州見到一個人,那事情就簡單得多了。”

  周仁不禁好奇問道:“什么人?”

  林劍南笑道:“一個女人,一個值得男人放棄一切的女人。不過這也要周大人胸襟開闊才行,當然也需要周大人一些銀兩。”

  周仁食指輕點桌面問道:“需要多少銀子?”

  林劍南默不作聲伸出一個手指頭在周仁眼前晃了一晃。

  周仁微笑道:“一千兩?”林劍南搖搖頭。周仁眉頭微皺:“一萬兩?”林劍南依舊搖了搖頭。

  周仁忍不住站起來,顫抖著說道:“十萬兩?什么女子值這么多銀子,我哪里搞到那么錢嘛。”

  林劍南收回手指,低頭玩弄著從范進忠那搶來的紙扇說道:“一個小小的管家就能持有桃花居士的真跡扇面,我想這十萬兩對你來說只是小意思吧?再說,你倒是不擔心你的好女婿會不會因此冷落你的閨女而擔心你的銀子。嘖嘖,不過嘛,到底是銀子重要還是你女婿的前途重要,眼下你的富貴可是因為你的好女婿得來的。我不知道有一天魏閹抓到機會廢了信王,你還能不能這么風光?”

  周仁背著手在林劍南面前走來走去,走了好久,又坐了下來。說道:“可是天下間哪有一個女子值十萬兩?”

  林劍南不露任何表情地說道:“女人是不值錢,這十萬兩只是我和家師要的,我千里迢迢地從關外來到這里,幫你想辦法,我總不能一點好處都撈不著吧?何況家師安排在魏閹身邊的耳目且是一筆小錢就能搞定的?”

  周仁還是不太舍得這么筆錢,不死心地問道:“那能不能少點?老夫上哪里弄這么多銀子,你也知道,我每年俸祿才兩千兩,我真沒錢那,你看我雖然身居要位,但是我清廉愛民,真沒那么多錢……”

  林劍南聽周仁這話,不由泛起一陣惡心,打斷了周仁的話說道:“周大人的臉皮真是薄得狠那,天啟五年七月,吳縣知縣的位置被你賣了八萬兩銀子,十月揚州府知府的位置被你賣了二十萬兩,天啟六年……”

  周仁一聽林劍南的話,腦門子上的冷汗直流,心想這本都是隱秘的事情,他是如何得知?看來此人來頭必然不小。只得打斷他的話說道:“哎呀,這這這也是老夫一心為國得到的一點點回報嘛。這十萬兩老夫出了就是。”

  林劍南看著周仁,心想這老狐貍臉皮可真厚,這種事情都被說的好像天經地義一樣,大明朝果然像師傅說的那樣,病入膏肓。

  不一會,周仁便取來了十萬兩銀票,滿是不甘地交給了林劍南。但是又想一想,保住了信王,就是保住了自己。

  林劍南當然不會跟周仁客氣,一把拿過銀票竄到懷里,說道:“既然周大人慷慨,那在下必然幫周大人辦成此事,在下先行告辭了。”說完便離開周府,又前往翠紅摟去了。

  再說那陳情情見林劍南離去,心想今天總算可以早點休息了,不要再去陪那臭男人裝下去了,便打算卸妝歇息了。正卸到一半,林劍南又來了。陳情情有點不太高興,**是個精明人,知道眼前的主是惹不得的,說道:“客官怎么又來了?”

  林劍南看這**,反問道:“此刻天亮了沒有?”

  **被問的摸不著頭腦說道:“沒啊”

  林劍南又問道:“天沒亮算不算還是沒有過一天?”

  **疑疑惑惑地答道:“當然沒有。”

  林劍南又道:“陳姑娘是不是被我包了一夜?”

  **說道:“沒錯啊。”

  林劍南道:“那你問我怎么又來了,既然今夜是我包的,我愛進進出出多少次就進進出出多少次。”

  **陪笑道:“倒是我的不對,給官人賠禮了。”說完便勾肩搭背往林劍南身上靠去。

  林劍南一見**那擠眉溜眼的神情就泛惡心,連忙躲避道:“別,別,其實在下來還有一事要跟媽媽商量商量。”

  **這下更疑惑了道:“什么事情,官人只管說,只要我能做到的,那肯定做。”

  林劍南不緊不慢地說道:“我要帶陳情情走,你開個價。”

字體: 字號:
上一章
大明淚目錄
共2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