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6:49:07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水流今生
  4. 第二章 離村

第二章 離村

更新于:2018-03-18 20:22:37 字數:3175

  李志身體被這黑氣所入侵,只覺得身體中如同受了百蟲撕咬一般,身體不禁蜷縮起來,口中痛的嗷嗷直叫。過了差不多一個時辰,李志才從這痛苦中解脫出來。

  只見李志此時渾身上下竟附著著一層厚厚的黑色雜質,周身遠看仿佛是一個黑色的蟲繭一般,竟發出一種令人作嘔的臭味來。

  李志此時也顧不得太多,立馬跳下旁邊的小溪中,擦洗起身子,邊擦邊嘔,實在是不知道自己身體里,為何會有如此多的臟東西。等他洗完再看李山時,只見李山已從一開始初見的中年模樣變成了一副白發蒼蒼的老年模樣,仿佛在這李志疼痛的一個時辰里,他竟度過了幾十年一般。

  “我時辰不多了,你隨我看看這天。”此時李山的聲音竟也是有氣無力一般,他說完便不在發話,只是一直看著天空,李志不敢造次,取了一個鏟子,便開始挖墳。

  等李志挖完之后,已經是兩三個時辰之后的事了。“前輩,前輩。”李志大聲呼喊著李山,見李山毫無動靜,確認李山已然逝去。死者為大,李志便將其埋入坑中,立碑之時,李志想了又想,刻下了“無族人李山之墓”,這是李志第一次見人身死,以前的人死時,李志只在遠處,而今近前看到一個人的生死,不禁感嘆生命之短暫,李志想起李山說的仙人之能,便在心中立下了長生不老的愿望,在李山的墓前拜了三拜,收好李山交給他的三件東西,便撐了竹筏回家去了。

  時間已是黃昏,野雁成群亂飛,正如李志此時的心智一樣,不知如何向養育自己多年的義父說出自己想要放棄去京城趕考,而去踏上那未知的仙路的事情。但不知不覺間,已到了村門口,李志心想不如走一步算一步,但這一路走來自己求仙之心不覺間竟愈發堅定起來。

  “老頭子,我回來了”,李志摸摸了自己身上的儲物袋,便獨自回房中去了。村長看見了李志這個樣子沒有搭理他,獨自抽著水煙,吞云吐霧起來。李志回到房中,在一個抽屜中取出一個碧綠的玉佩,那玉佩是某一年李志在山上某個地方撿的,李志一看就是一個好東西,便取回家中藏了起來,準備以后變賣了當做孝敬老頭子和去京城的路費。如今遇到這個所謂的仙人李山,就像是上天讓他追隨自身的命運一樣,去尋找父母丟棄他的證據。至于那血誓飛蟲他并不當心,凡人不過百年壽命,遇到一個大病,或者一個饑荒,也差不多是四五十年的時光,同樣是死還不如拼上一拼。他雖未成年,但幼年的顛沛流離的生活,使得他的心智比起同齡人可說是堅毅百倍都不止。

  說完他離開房間,盯著村長老頭子不知該如何開口。村長看到李志這躊躇不定的神態,問道:“過了一天你怎么如隔壁家王寡婦的女兒一樣,扭扭捏捏的,不似個大男子漢啊。”李志知道自己是逃不過這一天的,索性把心一橫,說出了自己這一天的巧遇那儒生道人,并被其下了蟲蠱之事,并答應那道人為其復仇的事情。

  不料村長聽完之后,卻哈哈一笑,摸著李志的頭,說道:“我們羅云村從三百年前起便有了仙人之說,如今你親自遇到仙人,便是你自身有這緣分,我與你相逢也是緣分,你又怎可因為我這緣分,放棄你這緣分呢,爺爺明白這小村子留不住你,今晚我帶你去見個人,不過在此之前我們得先把這壺酒喝完,哈哈。”

  李志心中不覺得奇怪起來,這村長老頭子自打撫養自己起,便未曾和自己說過修仙之類的事情,唯一有些關聯的就是自己的父母拋棄自己尋仙之事了。今日自己本以為,不說是棍棒相向,起碼也得是一頓罵才是,他都準備若是老頭子不信,便帶他前去李山墓前,不想老頭子竟一口答應了下來。

  到了夜深之時,沿著蹣跚的山路,二人一路走上了羅云山,夜間的羅云山此刻卻是格外的冷,但竟不覺間有些仙氣繚繞之感。李志不由得打了個寒顫。村長手中提著一個皮袋,布滿老繭的雙手依然緊握著那個皮袋子。李志心中滿是疑惑,從他到這村長老人的家中已有足足十二個年頭,但不從未記得這布袋。

  李志不禁發問:“老頭子這破袋子從哪里摸出來的,這么寶貴,拿的這么緊。”村長老頭子答道:“到了那里我再告訴你。”看到村長老爺子難得的正經起來,李志只好按下自己好奇的心,接著看路了。

  到了一片松樹下,老村長從那個布袋中取出一個畫著八卦符文的竹筒,將其中的八個竹簽一次按著方位立于土中,等著做完這一切,按著李志的頭便是三個大響頭,口中念道:”不孝子孫李鵬海,攜義子李志見過老祖宗。”

  這是李志第一次知道村長老頭子的真名,之前并不是沒有問過,但是每次一問都被老頭火惱的打斷了。李志不由得重新打量著這眼前的松林,只見地面突然顫動起來,李志一不當心摔了個大跟頭。這羅云山的山頂上竟然時一片墓穴,只見那碑上書寫著金丹道人李志英之墓。這墓穴很是講究,李志不敢造次,立馬跑到村長老爺子的身后,道:“這是我第一次知道老爺子你的真名,不想老爺子你還有這神通啊?”

  “這哪是什么神通啊,只不過是祖上傳下來的祖墳的開門口令進去吧。”說完便拉著李志走到碑前“我之前不告訴你我真名并不是我不愿,而是我這祖上有規矩,但凡未找到祖宗傳人,便永不顯露真名,修仙之路,步步為艱,稍不當心,隕落入土,仇家上門,這是常有之事。修仙與人斗,與天斗,與地斗。我這一脈原也是修仙世家,只可惜后輩人丁不旺,到了我這輩更是斷了香火,我原想繼承,但奈何天不從人愿,修仙需要逆天的資質,百人莫存一,千人莫存十,你可知仙路之坎坷?”村長李鵬海看向李志那堅毅的又稍顯稚嫩的面孔,只見李志堅定著朝著自己點了點頭。

  “我本來原以為你不肯入仙路,也不愿勉強與你,奈何你仙緣深厚,竟然有此一劫,此乃天數。我雖未踏上仙途,但也有好好參悟祖宗留言,自知天命不可違,你我也算父子一場,我便給予我這家傳吧。我祖上也曾出過金丹老祖,留下數本修仙功法,但這八百年來也都慢慢遺失,靈石丹藥也未有留下太多,你小時我喂你吃下的便是最后幾粒,那乃是“培元丹”,有固本培元之效,你以后邁上仙路便知其可貴,這是其一。其二便是我這手中的乾坤袋,也叫儲物袋,這小小袋中有足足十米見方的空間,這儲物袋就是凡人也可催動,以后收好,記住財不外漏,等閑不可視人,明白了吧。爺爺教你這儲物袋口訣之后你便可自由收納物體,但其中不可留活物,只可存死物。其三呢就是這靈蟲袋,這袋中有我族中留下的黃級三品的死人蝶,此物需要人血喂養,一月一次,此物乃是我李家家傳密寶,五步之內取人性命不是難事,但要小心別被人將這死人蝶毀了去,以后你身入仙路不免爭斗,此物需好好保管,不過需得我李家的口訣才能催動這群蝶蟲,你要記好。”

  說罷,拿出一把刀,取了一些李志的鮮血涂在那袋子上,口中念念有詞,念完,臉上一白,口中吐出一口鮮血吐于袋上,“好這靈物已經重新認主,以后別人也動不了你這袋子了,那乾坤袋中有著些許銀兩,本事留著讓你去京城趕考成家立業只用,而今便原你這仙夢吧,我解了這靈物袋的血印,怕已是時日無多,你我雖不是親生父子,但我是一直把你當親兒子看待著的,往后你的路爺爺再也不能陪你了。”村長用力說完后,便也去了。

  李志心中不免悲慟不已,早年吃遍百家飯,直到遇到李鵬海,才過上有個家的生活。而今又只剩他一人了。李志將靈物袋,乾坤袋都一一歸好。抬頭一看這松林竟也是個鳥語花香的僻靜之處,索性就近讓村長入土,在墳前拜了三拜,又取了些野花種子埋在附近,道:“不孝子李志未能報答養育之恩,只得望義父死后在這松林花草只間有個好歸宿吧。”說完這片龐大的墓穴又沉于地下,李志拿起乾坤袋中的鏟子用泥土將這一切埋了起來。李鵬海并未傳他開啟這墓穴的口訣,李志心想估計是不想自己過于痛苦,值得在墓穴所在的松林呆了七日,心想守了頭七也算是還了村長老頭子的養育之恩

  干完這一切,已是第二天清晨,他又問村中的鄉親拿了些蘭花種子種在那儒生道人李山的墓前,在道人墓前莊重立誓,必修得真仙為其報仇云云。拜了幾拜,便獨自回到居住了十二年的家中,取出所有能用之物,一把火把,將其屋子點燃,離開了羅云山。李志拿出道人給予自己的地圖,看了看日出之地,認清了方位,尋著圖上的地址便出發了。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