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19:49:18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皇朝重鑄
  4. 第一章 爺孫夜談

第一章 爺孫夜談

更新于:2018-03-16 21:52:14 字數:2407

  雨夜,伸手不見五指的長街少年顯的孤寂的背影有近到遠向長街的盡頭走去!冰冷的雨滴不見任何憐惜的落在少年單薄的身體!雨水的冰冷刺激著少年,少年瑟瑟的發抖。

  長街的盡頭是一個破落的房子!房子內沒有這個年代熟悉的電燈只有微弱的燭光在那里支撐這整個房子的光明!屋內床上躺著白發蒼蒼、滿臉皺紋的老者。他在笑,可是他笑的是多么的猙獰又笑的如此的灑脫,好似自己即將解脫了世間所有的牽掛..........

  門開了,渾身發抖的少年進來把手緊緊的靠在微弱的燭光下,小小的燭光又怎么能溫暖少年的身體呢?隨著少年的少年雙手掩蓋著燭光,屋內一片漆黑,仿佛這里是無人居住似的!

  小天.....小天........躺在床上的老者不停的呼喚著!

  “在呢,爺爺我剛回來!”屋外的少年很快的跑到老者的床邊。

  老者慈祥的看著小天“天兒,已經十五了吧!”

  “是的啊!爺爺你不會忘了吧!哼哼.爺爺竟然忘了小天的年齡,再也不理爺爺了”盧天很氣憤的坐在床頭不說話。

  “爺爺怎么會忘記天兒的年齡呢!”老者輕輕的撫摸著小天的頭部“天兒、爺爺恐怕不行了轉眼間你都這么大,爺爺也放心了”。

  “什么不行了,我要爺爺一直的陪著我”!盧天帶著哭音的聲音,完好無缺的暴漏了他的年齡。

  老者會心的一笑“對、對、對爺爺要一直陪著天兒”

  “天兒,爺爺今天給你講個故事好不好”

  “好”小天最喜歡聽爺爺說故事了。

  風,慢慢的從外邊侵蝕著屋內,隨著燭光的閃閃爍爍顯得屋內格外的孤寂!

  老者說著說著思緒飄到了很遠~很遠~

  盧霸龍今天看你死不死,霎時間一百多人擋住了盧霸龍逃走的道路

  “龍哥我們殿后你們先走”這人很是焦急。

  盧霸龍看著跟著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我盧霸龍創建皇朝已有二十年,這么多年走來!我發現自己變了,不再是你們經常念叨的龍哥了,成了高高在上的皇爺,我自認為在我的威懾下,能夠主宰一切,我現在才發現我錯了,而且錯的離譜,今天就讓我再做一次你們的龍哥吧”!

  盧霸龍說完舉起雙槍飛速的往前走去!嗖...嗖.....前面幾個人瞬間倒地!“小文,小武,我們來世在做兄弟!你們快走!今后看到皇朝重鑄希望你們能夠助他一臂之力”。

  “小文小武”,那兩個人笑了“龍哥你回來了!”

  “可惜太晚了,想我為皇朝出生入死,卻的不到你的重用,今天的一切都是你自找的!”黑衣人大吼道。

  “魏英我盧霸龍自認為沒有對不起你!我做事對得起天地良心”而你只是叛徒,叛徒”盧霸龍嘶叫似的吼著。“小文,小武快走,記住我的話”。

  “開槍”!魏英滿臉猙獰的大吼。

  無數顆子彈化成小雨~嗖~嗖~朝盧霸龍射去!l

  “小文,小武快跑”盧霸天邊躲閃邊叫到。

  “龍哥皇朝重鑄時,我必拿魏英的狗頭祭天”小文攔著暴怒的小武“別辜負了龍哥。

  “走”

  隨著小文小武的逃離,盧霸天愈戰愈勇一百多個叛徒還剩下三十個不到。

  ~嗖~嗖~兩槍貫穿了盧霸龍小腿。

  魏英非常玩味的看著躺在地上的盧霸天,嘴角似笑非笑。

  突然,他抬起腳跺在盧霸龍那受傷的小腿,邊跺邊罵“你不是很牛嗎?你不是很厲害嗎?你不是皇爺嗎?怎么起不來了!啊!啊!”。

  盧霸龍躺在地上沒有說話,任由魏英一腳一腳的跺在他的身上,他靜靜的看著魏英。

  魏英看著盧霸龍那條廢了的腿“早知當日又何必當初呢!那件事誰都不能做到的,安安穩穩的做皇爺,不好嗎?你不為兄弟們著想,我得為他們著想”。

  盧霸龍看了看魏英“我不做那件事,誰還會做,雖然觸碰了他們的底線,但我不后悔,而你只是他們的一條狗,是皇朝的叛徒”。

  “我是狗怎么樣,但是我還活著,以后還有榮華富貴,而你將看不到這個紅燈酒綠的世界,我最后在叫你一聲皇爺,過了今日,你將逝去,而我則繼續享受這個多姿多彩的世界”。魏英舉起他手中的槍對準盧霸龍的心臟“永別了,皇爺”。

  ~砰~砰~

  盧霸龍最后一句話想說出來,但他恍惚了。

  “盧霸龍已經被我打死了,今后世界上沒有皇朝沒有皇爺,今天的事誰要說出去,他就是你們的下場”。魏英瀟灑的走了!

  剩下的三十多個人看了看盧霸龍又看了看魏英的背影,然后跟著魏英的腳步走了...........

  走出這棟房子魏英看了看“放火!”

  “是,英哥”。

  看著大火瞬間把房子吞噬,魏英感慨良多,一代梟雄就這樣損落了,那件事誰都不能碰包括他自己。

  “爺爺,你怎么了,怎么流淚了”盧天天真的看著自己的爺爺。

  老者看了看小天“天兒,是灰塵進入爺爺眼睛了,沒事”。

  “爺爺小天幫你吹吹,”盧天迅速的吹著老者的眼睛,

  老者笑了,笑著看著小天“天兒把柜子里的鐵盒子拿出來”。

  “恩恩,好的,爺爺”。盧天慌忙的跑著去拿鐵盒里的東西,心里卻想,今天爺爺怎么了,那個鐵盒子不是不要我碰嗎?

  拿到鐵盒,小天跑到老者跟前“給,爺爺”。

  老者打開鐵盒拿出一張紙“小天你也不小了,你明天去武陽市按照這個地址去找個人,然后把這塊玉佩交給他”。

  “爺爺,我走了你怎么辦啊!”盧天迫切的問道。

  老者慈祥的看著小天“爺爺這把老骨頭會照顧自己的,不用天兒擔心,”。說完老者又從鐵盒拿出一打錢給小天說是路費。

  “爺爺,這錢是哪里來的啊!你怎么不早拿出來,這樣我們就不會挨餓了,”盧天很生氣的。“這錢是爺爺存下的,就是給小天做路費的在餓也不能用啊!”老者慈祥的說著。

  盧天好像理解了老者,趴在床上慢慢的慢慢的睡著了!老者看著熟睡的小天布滿了慈祥的神色,不一會就陷入了沉思。這樣做,對不對,對不對呢?老者反復的問著自己,忽然他堅定了,身為盧氏子孫這他必須得承受。

  晨曦慢慢的拉開了序幕,太陽緩緩的從東邊升起,雨后的早晨是多么的清新。

  “爺爺,小天走了啊!你要照顧好自己啊!”小天背著小包往車站走去。

  老者坐在床上朝小天擺了擺手沒有說話。

  盧天走后老者坐在床上陷入了沉思;突然屋子的門開了,從屋外進來兩個穿著黑色衣服的人。

  “來了”老者一直沒有睜開眼睛。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