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05 21:18:05
  1. 愛閱小說
  2. 靈異
  3. 我在黃泉當掌柜
  4. 第二章 財源茂盛

第二章 財源茂盛

更新于:2018-03-15 11:02:57 字數:2010

字體: 字號:
  算算日子,我們客棧每月總有那么幾天有進賬的日子又快到了,為了迎接這幫客鬼,我打算給黃泉客棧裝潢一下門面。

  首先門面上,除了正門口頂上有一個黃泉客棧的匾額以外,門兩邊也應該帖一副像樣的對聯才是。

  換個樣子也能換個新鮮感,可以增強客戶對我們客棧的滿意度也說不準,貼副對聯會顯得有文化氣息,大家畢竟都是文化鬼。

  但是說到寫對聯,這對聯上應該寫點啥呢?

  我問阿牲,“阿牲,你覺得我們客棧如果貼對聯,應該寫點什么呢?”

  阿牲說,“哞,哞!不知道!”

  “哇擦來,你說不知道就不知道,哞哞個毛啊,你沒上過學我不怪你,也許阿春不會讓我失望的。”于是我把目標鎖定向阿春,我問,“阿春,你覺得對聯上該寫點啥呢?”

  阿春略做思考,便說道,“就寫‘黃泉客棧朝南開,有理沒錢別進來’老板你看怎么樣?”

  “阿春果然是讀過書的,不過,這對聯雖然字字都是真理,但是,這樣貼出來真的好嗎?會不會太直白?會不會顯得不太押韻不講平仄什么的?”

  我把問題拋出來以后,阿春就又開始思索新的對聯去了,但是我總還是覺得讓阿春這樣的打雜小伙計參與這樣的事關客棧形象以及運營方案的策劃的工作有點不合適。

  這個對聯應該我來寫,無論如何都應該我這個掌柜的拿主意。

  所以我說,“你們不用想了,我已經想好要寫什么了!”

  阿牲和阿春都問,“是什么?”

  我便把對聯告訴他們,是,“生意興隆通四海,財源茂盛達三江!”

  阿春是見過世面的,他說,“這不是和普通的人間客棧一樣了嗎?”

  我說,“是啊,一開始我就說過的,雖然我們的這個客棧和其他的客棧有一點不一樣,這不是一個普通的客棧,但是同時它又和極普通的客棧沒有什么不同。更何況來我們客棧的都是還很有些人氣兒的新鬼,做到和人間客棧一樣,能讓他們有賓至如歸的感覺!”

  這一席話說的他兩個都很嘆服,萬事俱備之后,客棧就靜等著那個日子的到來了。

  我們客棧的客官大都是勾魂使者帶來的,但其實我們客棧最大的客官也就是勾魂使者本人而已,因為勾魂使者帶來的新鬼沒有錢,而勾魂使者都是當差的,當差的自然是有工資的。每到勾魂使者的發薪日,就是客棧能很進一筆賬的進賬日。

  偶爾,勾魂使者們也會請他們勾到的鬼魂吃一頓,當然鬼魂被請吃的這一頓飯是會在他們有錢了的時候連本帶利很還回去的。

  在有勾魂使者先給墊付的情況下,新鬼們出手都是很闊綽的,他們似乎并不怕還不上錢,因為據說他們的錢都不是幽冥界統一發放的,他們的錢都是孫子們燒出來的。

  據我還活在人間時候的記憶所及,我記得那時候我若是干什么事情出手太闊綽了,我的父母或者我的朋友就會問我,你的錢是大風刮來的嗎?或者問我,你的錢是燒來的嗎?

  我知道人間的金錢都是很辛苦的一滴一滴汗水換取的,同時也讓我知道了原來有兩種來錢很快的路子,一種是大風刮,一種是燒。

  大風刮自然就是撿錢,這種快活似神仙的方式恐怕是天庭那幫仙人享受的掙錢方式。燒錢自然是燒給死人,也就是活鬼的。

  眼前這些出手闊綽的新鬼們,只要他們跟著勾魂使者入了鬼門關,進到酆都城,讓崔判官在鬼籍上填了他們的名字,不出意外的話,他們立馬就會有一大筆錢進賬,這筆人間燒來的錢在地府所有錢莊柜臺都是立等可取的。即便這筆錢不多,還一頓飯錢還是綽綽有余的。

  如果出了意外,那就什么也不好說了。這個世界總是有那么多的意外存在,比如阿牲和我。

  阿牲本來是頭牛,所以他沒有后代,即便阿牲有后代,也不會有那種會燒紙錢的后代。而我,卻是在崔判官的鬼籍上不具名的野鬼,甚至我和阿牲都是限制隨意進出鬼門關的那一批。

  然而,有人燒錢,有鬼花錢,我們就可以安穩的掙錢。這樣也蠻好的。

  但是也有那么一種鬼,總是不肯花錢。客棧若總遇見這種的,早晚都要關張的,我們客棧就遇見了一個。

  這種鬼如果活在人世必定是那種綠色性格的老實人,但是現在已經謝世為鬼了,吃頓飯都不肯嗎?錢又不用你花,你家孩子自然大把大把的燒,勾魂使者也肯先墊著。

  但這鬼就是不為所動,他的勾魂使者在隔壁桌子上大魚大肉吃起來了,他就只獨自坐在那里,低著頭似是想著什么。

  出于職業道德,我上前問他,“客官吃點什么嗎?”

  他說,“不吃!”

  我又問,“那,喝點什么嗎?”

  他說,“不喝!”

  我說,“看你坐著怪無聊的,要不來碗鹵子嘗嘗咸淡?”

  他說,“不用!”

  我說,“鹵子不要錢!”

  他這才抬起了頭看向我,那是一雙炯炯有神的大眼睛。

  我一招手,叫來阿春,我說,“阿春,去,盛碗鹵子過來!”

  阿春問,“是盛人肉血湯面的血鹵還是鹵水點豆腐的石鹵?”

  阿春畢竟是新來的,很多事情都需要我的提點,但是從他已經清楚的分清血鹵和石鹵這一點,我對他的業務能力還是很放心的。只不過,在他的思想上,仍然不懂得為客棧的收益著想。

  我認真的告訴阿春,“清湯蕎麥面,清湯!”

  阿春招呼了一聲,“得嘞!”便往后廚去了。

  卻見這鬼重又低下了頭,萎靡地說了句,“不用!”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