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6:47:41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傭兵教師
  4. 第一章 應聘

第一章 應聘

更新于:2018-03-18 21:51:08 字數:3418

字體: 字號:
  “我看是教學生怎么行賄撈錢吧!”掌心向上的右手,大拇指在煙蒂頭上輕輕一點,旋即燃得七七八八的香煙在空中劃出個優美的弧度,準確地落在了簡介上的一寸免冠彩照上,將其融出個大洞來。

  陸遷的這一番話不可不謂語驚四座,在場的面試工作人員都用著猶如看怪物的眼神看向了清理一空的教室中央。那里,是一個男人的舞臺。

  沒有現代小青年快可以用來作雞毛撣子的劉海,也沒有某搖滾樂隊夸張的長發,有的只是給人精明干練的如初春柳芽的青蔥頭顱。這不免讓人覺得有些滑稽,但配上他那對無形中散發著彪悍之氣的劍眉,充斥著自信光芒的黑色瞳孔,還有那在電影中常見的英國老牌貴族的鷹鉤鼻,不需要多余的動作,只是安坐在那里就足以讓人收起了蔑視之意。但這顯然還不足以影響到專業上的藐視。

  深黑色的西裝只是從隔壁酒糟鼻老頭那里殺價買來的,值不了多少錢。但當陸遷踏入教室的一瞬間,還是讓所有的老師以為是德國黑手黨來了。

  “你不要血口噴人!像你這樣的人怎么配當一名人民教師呢?你給我滾!我們學校不需要你這樣顛倒黑白的老師!”陳大寶那臃腫的身材痙攣著,一張圓潤的臉已分不清是怒火還是氣色好了。其他面試工作人員則是憐憫地看著陸遷,心道,你得罪誰不好非要得罪眥睚必報的陳副主任!這下你的工作黃定了!

  而身處這場風暴漩渦中心的陸遷則是不以為然地點著了一根黃山,輕蔑地看了訓導主任一眼。教室里出奇地沉默!

  讓我們把時間撥回到十五分鐘前。

  “請用英語描述一下你對教師這個職業的理解!”面容看似古板的中年高三英語主任照規矩辦事翻看著陸遷的個人簡歷,隨著閱讀的深入,本就快連成一條直線的濃眉幾乎快沒有間隙了。

  抱著對恩師的尊敬和感恩,他決定還是給陸遷一個機會,但,他是在開玩笑嗎?高中畢業后干過搓澡工,清潔工,修車工的人居然想要來應聘教師這個神圣的職業,還是高中英語教師!

  面試的工作人員人手一份簡介,也抱著與主任同樣的態度,用審視死囚的目光看向了清理一空的教室中央。

  “蘇霍姆林斯基曾經說過,教師要像對待荷葉上的露珠一樣,小心翼翼地保護學生的心靈。所以我認為,教師不應單單是學生知識的引導者,更應該是學生心靈的守護者,靈魂的塑造者……”

  深知自己有多少斤兩的陸遷避開了自己的短處,沒有大弄文騷,而是在拿手的口語上大展鋒芒。張不露齒的嘴皮子下,巧如彈簧的舌頭靈活地配合著發音。高三年級主任嘴巴張得老大,其他工作人員亦是如此,這是一個搓澡工應該有的能耐嗎?恐怕英國皇家的發音也不過如此吧!

  約莫過了五六分鐘,陸遷終于結束了他的演講,微笑著摸了摸發青的胡茬,若有所意地對著主任道:“主任,您覺得我的發音如何?”

  一干面試工作人員還沉浸在倫敦街頭上沒回來呢!連問了三聲后才驚愕地點頭稱好,那模樣顯得有些呆滯。個別原本還打算諷刺一下的英語教師不由得老臉一紅,虧咱還是專業的呢!連個搓澡工都比不過。

  將眾人的表現盡收眼底的陸遷哪里會不知道他們心里的小九九,也不放在心上,自顧自地點了一根黃山,安然地吞云吐霧起來。

  “陸先生的發音實在是很地道,我相信你一定能夠勝任我校的職位。各位老師覺得怎么樣啊?”問是這樣問,但主任的紅旗牌鋼筆已經開始在錄取文件上勾勾畫畫了。俗話說人逢喜事精神爽,就是說的主任這個情況。

  撇開陸遷和恩師的父子關系不說,就是他這水平,也讓主任心中竊喜。

  這次市里的英語比賽第一名,我們拿定了!

  陸遷眼看著主任就要在文件上填上錄取兩字的時候,一個怪里怪氣地反對聲突然響起:“主任!我覺得他不可以錄用!”

  陸遷眼睛微微一瞇,將慵懶的目光鎖定在了一個臃腫的身材上,從他桌上的牌子陸遷得知,他是高三年紀副主任,叫陳大寶。是這里的二把手。要說不想扁他那是說假的,可是現在自己是要來應聘成為一名人民教師的,怎么能夠隨便打打殺殺呢!想到這里,陸遷淡然一笑,準備好了看他的把戲。

  主任不易察覺地皺了皺眉頭,旋即似笑非笑地問道:“還請陳副主任給我解釋一下?”念到副字的時候,他還特意加重了語氣,無形中在提醒著他,誰,才是真正的主事人。

  顯然陳大寶并沒有將他的警告放在眼里,鄙夷地對著陸遷笑了笑,指著簡介上的一欄道:“秦主任,這上面明明白白地寫著他沒有教師從業資格證!我們學校可是私人貴族學校,市里的重點中學!如果讓家長知道了我們就是用社會上不知道哪里崩出來的鬼馬神蛇來教導學生,他們會怎么想?教育局的領導又會怎么想?”

  好家伙,這么大一頂帽子蓋下來,倒還真讓人難以反駁。不過秦主任是打心底里不想放棄陸遷,不為別的,就因為他從陸遷的身上看到了市級英語比賽冠軍的希望。心中雖然恨不得啪唧給陳大寶一巴掌,但他還是得好言相勸道:“陳副主任,時代在進步,我們的思想也得跟得上步伐嘛?陸先生是沒有教師從業資格證,但人家有真本事嘛!俗話說真金不怕火煉,陸先生會拿出事實來證明他能夠勝任的!”

  “陸先生的授課水平我不清楚,但陸先生剛剛也說過,教師是學生靈魂的塑造者,我擔心的是個人的思想道德問題!像這位趙玉樹先生,名牌師范大學畢業,接受過良好的知識教育,雖然英語上有一點小小的瑕疵,但這完全可以忽略不計,人無完人嘛!我認為還是錄用他會比較合適,這樣對于學生的成長來說才是最有利的!”陳大寶拿起桌上的另一份簡介,說出了自己的真實目的。

  聽到這里,要還不能聽出他的意圖的話,那在場的人都該找塊豆腐去撞死了。不過面試工作人員也都沒有點破他,畢竟這事,不是你干,就是他干,誰不想從里邊撈一點好處。

  別人不戳破他,不代表著陸遷不會。于是便有了之前的一幕。

  “我有沒有血口噴人,陳副主任心知肚明。”邊上的秦主任朝陸遷猛打眼色,示意他別再說下去了,否則就算進了學校,以后作為同事共事,臉面上也不好看。

  秦主任有他的打算,陸遷也有他的想法。對于這個職位,陸遷今天是志在必得,既然陳大寶非要往槍口上撞,那也怨不得誰了。“不過我倒還真希望陳副主任是秉公辦事!”說到這里,陸遷臉上帶著一絲玩味地看向了陳大寶,直看得陳大寶頭皮發麻!

  “我這么做自然是公事公辦了!所以就請陸先生……”雖然不知道陸遷打得什么主意,但由于心虛的緣故,陳大寶下意識地接過了陸遷的話茬。豈料,正中陸千下懷!

  “既然陳副主任是從學生,家長,學校的利益出發,那么我相信,你一定不會拒絕我參加教育局一個月后在貴校舉辦的教師從業資格證考試吧!”說到這里,陸遷的臉上的笑意更濃了。

  有人歡喜有人愁,陳大寶那張肥肉顫動的臉,綠得跟王八似的。可是他偏又沒辦法說出我不同意這四個字來。

  所謂的教師從業資格證考試,是教育局特意為一些有能力勝任教師職業但又不是從師范大學中畢業出來的人成立的。例如一些八十年代山溝溝里的老教師,有能力,但是沒有證書。

  為了不放過任何一個人才,這所貴族學校特意向教育局申請批準,令這類教師可以在考試前一個月內在該校任職,一個月后如果通過了考試,那么恭喜你,三險一金,簽訂賣身合同。沒通過,隨便給你發點工資,哪疙瘩涼快哪疙瘩去。

  顯然陸遷就在這一類人中。話已經說到這個份上了,如果陳大寶再反對的話,無疑是把自己脫個精光,然后再到大街上奔跑:“大家快來看啊!這就是我陳大寶,一個徇私舞弊的高三年紀英語副主任!”

  “我……當然不會拒絕,陸先生能夠這樣做自然是最好的!”陳大寶眼神帶著不甘,手中的鋼筆攥得老緊,咬著牙從嘴巴里擠出了這幾個字。

  “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告辭了!”輕蔑地瞥了陳大寶一樣,陸遷頭也不回地走出了教室,扭頭的時候僅是不著痕跡地看了秦主任一眼,眼神沒有絲毫的情感波瀾。這倒不是說陸遷狼心狗肺,而是這時候不宜跟他打招呼,畢竟,有心人在那里看著呢!

  秦主任惋惜地嘆了口氣。打從陸遷進門起,他就對陸遷十分的滿意,陸千最后的那一眼,他也明白。只是,這樣有才華的人卻要在一個月后離開,實在是不得不叫人扼腕嘆息啊!

  有人就要問了,不是說一個月后考試通過就可以了嗎?事實的確如此,但讓你在一個月之內熟讀數理化外加古文詩經,心理學,神仙都沒辦法。故此,所有人都是抱著不看好的態度目送著陸遷離開。

  “就讓你再得瑟上幾天!”陳大寶在心中冷笑道!

  “可惜了!這么地道的英語,學生居然無緣受教!”秦主任無奈地在文件上寫下了試用二字!

  “走了才好!你來了我們還吃個鳥飯啊!”一些心理陰暗的家伙暗自偷笑著。

  走出教室的陸千可不知道里面的眾生百態,他也沒空回頭來看他們的表情。因為這個時候,他的磚頭手機響了!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