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1:34:04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御神之初
  4. 第四章 血信引人丶白影救生

第四章 血信引人丶白影救生

更新于:2018-03-18 09:26:08 字數:4674

  咕咕兒……

  一聲嘹亮的雞鳴打破了早晨的寧靜!

  賣包子嘞……又酥又大又甜的包子……炸..油..餅!炸..油..餅!

  ‘咣’不知是誰踢倒了鐵皮桶,傳出一聲‘哎喲’的慘叫。

  ‘啊嗚’……睜開朦朧的睡眼,孩童揉著自己的魚泡眼,對著窗外的行人發出了另一聲‘啊嗚’,看來還沒睡飽。

  “少爺,醒了啊!”藍伯走到孩童身邊,揉了揉他的小腦袋,然后轉身給他打洗漱水去了。

  ‘啊嗚……為什么外面的世界那么吵,比在家早起了1小時,啊嗚……啊嗚……呼’

  洗漱完畢,松垮的眼皮又想合上了,揉揉,再揉揉,啊嗚……

  “少爺,醒了啊,我們來了。”

  ‘啊嗚……啊嗚……’

  琳看到少爺打著哈欠的可愛模樣,在年輕人身后捏了捏他腰側的軟肉,引得年輕人轉身看了她一眼,看到琳呶呶嘴在年輕人耳邊說到“好可愛,我上去抱抱他不知道他會有什么反應,額呵呵”“你去試試啊,干嘛要問我,小心吃不了兜著走。”“一點情調都沒有,看我去抱抱他。

  輕輕的走到孩童身邊,然后一只手順著腳彎,一只手放到身后,正面把孩童抱了起來,感覺到有人好像抱住了自己,孩童伸手1雙小手捏著琳的雙腮然后手臂伸直,好像想看清楚這人一樣,琳感覺到小手捏住了自己的臉頰,然后把臉頰一鼓,小手仿佛沒有捏緊一樣順著耳朵下側劃過,順帶2個腦袋狠狠撞在了一起‘啊喲’一聲慘叫!‘咪嗚’一聲迷糊。

  站在門口的男子右嘴角不自然的跳動了倆下,那聲慘叫太迷幻了,迷糊音好像又舒爽過頭了……。

  聽到慘叫,一股風擦過年輕男子,藍伯站定在躺在地上的琳身邊,少爺已經爬倒在了琳的胸脯上,估計再不說什么就要睡著了。琳纖細的小手摸著自己的鼻子,痛苦的發出嗚嗚聲,眼淚花已經滾滿了眼眶,馬上就要順著眼角滾落在地板上了,看來是強忍著。

  “飛,過來扶我一把,好痛……”琳躺在地上無助的喊道,隨著話音一落,本來快睡著的小腦袋一抬,‘嘣’‘哎喲’‘咪嗚’……

  飛扶起琳,撫摸著她的后腦讓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哭著‘嗚嗚……痛!’‘都告訴你了,小心吃不了兜著走你不信’‘你為什么不攔著我,光說有用啊’飛無奈的聳聳肩膀。琳摸著自己被撞的鼻子和下巴,傷心的‘嗚嗚’細哭。

  “姐姐怎么哭了,是不是大哥哥欺負你了,一下我幫你教訓他。”經過這場鬧劇,孩童終于醒來,被藍伯抱在懷里。

  “沒,沒什么的,他不敢欺負我的。”斜眼瞪了一下飛,飛無奈的把琳更緊的擁抱進自己的懷里,剛估計真的痛的不行了。

  看到倆小擁抱的在一起,藍伯咳嗽了倆聲,這里還是還有少兒的哦,那種少兒不宜的事情不能那么早的讓孩子接觸到。聽到咳嗽聲,擁抱的倆人趕緊分開,無奈的對視一眼,然后轉頭看向讓自己早上來找他的小主人,不知道一下他要和自己說些什么。

  “姐姐哥哥,你們的事情處理好了沒?”

  “恩,已經好了,那些伙伴也不想我們走的,不過考慮到昨天大哥說的話,我們也橫算了一下,看來真的不能既然和他們一起了,雖然很對不起他們,不過這就是人生吧,那我們現在過來小主人要和我們說什么呢?”飛開口說道,看來昨天的傷估計是找了祭祀醫療過了,雖然看著還有些虛弱,不過做點輕活說說話已經沒什么事了。

  “我就是覺得出門在外無聊啦,你們陪我去悟神學院好不好,我們走著去,然后呢,我去上學,你們和藍伯幫我去搜集財寶,雖然昨天和你們說不想你們去冒險,不過你們也都事武者了,藍伯帶著你們去會比你們自己去冒險要更安全一些,這樣我在學院也不會太無聊,你們要多去和我說說冒險的經歷,聽說無神學院進去了會無聊死人的,除了學還是學。”小主人邊說邊埋怨的說。

  “那,好吧,我和琳就跟隨小主人了,反正我和琳現在也無家可歸了,就在小主人手下做點事吧。不就是去尋寶,這是我們的家常便飯。”飛直接開口答應到,一點也沒含糊。

  “你們找到了好的寶物,藍伯會看的,到時候你們也有錢拿的,這樣大家都有宜不是嘛!呵呵呵”孩童聽到他們答應了自己,開心的笑了起來。

  中午時分,4個人走在不算高,不算密的丘林中,時不時看到一些0-1級的小動物們跑過飛過自己的眼前,陽光透過稀疏的樹葉,讓林中更多了一點點的迷幻光彩,走在前人開出來的山道中,也多了一些安全的感覺,至少這里看起來是不會遇到什么高級的動物或者魔物。

  孩童開心的走在前面,手里拿著一根細小的樹杈,邊走邊舞,時不時還發出‘哼啊’的聲音,孩童突然站住不動,小眼睛盯著前方不遠處,只見一只毛茸茸的雪白毛球在哪里滾動,好奇的走上前,用小樹枝捅了捅,‘咿唔’雪白毛球發出一聲,然后迷幻般的消失在了眾人眼前,孩童轉身迷惑的看了下藍伯,希望他給自己解答一下迷惑。

  呵呵,看著孩童祈求的目光,琳好心的充當了解說員,因為孩童的樣子實在是太可愛了,忍不住說道:“那是幻雪,一種1級聰明的小東西,現在很少見了,因為太過可愛與幼小,早年被抓去做寵物,現在已經很少見到他的出現了,不知道為什么剛剛會出現在這里!”

  “真可愛,我也想有一只。”孩童撅撅嘴不高興的說到。

  一個小樹的腳下,一團小小的白色緊緊的盯著遠處的幾個人,絨毛在風中輕輕的舞動,白球中一對小眼睛時不時的忽閃出精光,好像在想什么事情。

  看著山頂下那一望無際的丘陵,估計每個2-3天走不出去,幾人只有抓緊時間趕往林中的一些補給點。

  傍晚時分,眾人進入了林中的補給點。

  “好冷清……”孩童抱怨到。

  “是有點冷清,估計現在走路的都是窮人了,有錢的騎馬一天就過了丘林何必在這種中途的補給點補給,人少也正常。”

  “去那家小店吧,我看了一下,這里連過夜的店都沒了,去問問吧。”琳埋怨的說道,這里太冷清了,冷到好像人都沒有。

  走進小店,一股血腥味撲鼻而來。

  孩童趕緊靠近藍伯身邊,小手緊緊的抓著藍伯的后衣角,小腦袋四處張望。很怕突然出來什么怪獸一樣,緊張的氣氛推到了極點。

  孩童盯著墻角露出來的一節肢體,扯了扯藍伯,指了一下那個方向,藍伯感緊靠近那個方向,只見一中年男子斜靠在墻角,七竅流著血跡,雙眼無神的看著眾人,就算救治也不行了,看來是有什么事困擾著他讓他堅持到了眾人的到來。

  “咕……”一聲咽東西的聲音出自中年人的喉結,然后細不可聞的聲音在他的喉結蠕動了幾下之后終于能聽到了一點,藍伯趕緊湊近他,想聽到中年人到底有什么要說的。

  “老…人家,這里有寶…寶物出世!那些人武力很高,沒能得到寶物,見人就殺,生怕寶物被不經意時帶走,趁現在……咕……他們剛走沒多久,你們趕緊離開吧,以免遇到那些歹人。我有一事相求,請老人家幫幫我,我快撐不住了,求你……”說完,中年人顫抖的手捂過胸前,多了一封帶血的書信,和一張影像照片,眷戀的看了一眼照片上的小可人,中年男子伸手把東西遞給藍伯,藍伯敢想伸手去接,中年男子頭一低,手也緊隨垂下,東西占上了男子身旁更多的血跡!

  藍伯彎腰撿起東西,看著照片上笑得燦爛的女孩子,應該是中年男子的女兒吧,孩童看到藍伯把照片遞給了自己,也看了一眼,真可人,這是孩童腦海里出現的第一個想法,順手把照片遞給跟隨的人,大家都看了一眼。

  看著倒在血泊中的中年男子,估計他就是為了這個孩子,讓他堅持到了其他人的到來。

  書信被打開了,藍伯輕輕的念叨,只有周圍人能聽到的聲音緩緩的傳出:“恩人,如果你看到了這封信,請你幫幫我,到悟神學院去找苗月兒,她是我的女兒,天賦極佳,被保選到了悟神學院,家里很窮不能負擔她的開銷,她應該在那里會受苦的,請恩人把我積攢的錢給孩子帶去,我1年多沒見到她了,去了2次都沒能見到她,請幫我!店里還有一個小家伙,是我給月兒的生日禮物,可是,我不能親手送給她了,我把它放了,好希望能把那小家伙給月兒送去,那是月兒從小最想要的幻雪,可我沒錢給她買,好不容易遇到一只肯主動跟隨我的,可我,卻不能給最愛的孩子送去,我,愧對于天,對不起孩子了。恩人,代我和我女兒說一聲,父親不能再為她擔憂了,要堅強的活下去,實在不行就去求那女人吧,父親對不起你,找了一個不能給你愛的母親。對不起……”念完了書信,藍伯捏了捏手里的7張金卡,看來這就是男子一輩子的積蓄了,轉頭把東西放好,然后領著孩童和其他倆人趕緊離開這里,畢竟少一事會更好一點。

  眾人最快的速度離開了補給店,看來今天晚上要在林里過夜了,大家緊了緊衣領,看著漸漸黑下來的天空,但愿不要下雨,眾人腦海中都想到了一起去了。

  “站住……”

  藍伯停下來看著前面的黑衣蒙面的眾人,眼神中透露出迷惑!

  “你們怎么那么晚了還在趕路,后面的補給站難道沒地方住嗎?是不是又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蒙面人中體格比較高大的一位發出詢問,看來這個人是這伙人中的首領。

  “各位大人,小的剛剛路過那里,那里已經不能住人了,小的害怕,隨爹爹孩子內人一起連夜趕去下個補給店,求大人高抬貴手!”飛緊張的看著前面的蒙面眾人。

  “原來是一家子,給我們搜了身,如果沒那東西就過去。”蒙面大漢隨眼多漂了一下琳,琳雖然算不上多出色,不過該好的地方都已經不錯了。

  “大人,我內人是女子,放她一馬吧,求你了。”飛低聲下氣的和蒙面人打著商量。

  “女人更要搜,女人藏東西可是一流的,給我自己搜,特別是哪女人,看她一臉不驚的樣子,估計就在他們身上。”蒙面大漢盯著鎮定的琳向周圍的眾人發出了命令。

  琳鎮定的看著蒙面大漢走向自己,如果不是面紗擋著,估計都能看到大漢的yin笑了吧!琳捏了捏自己的衣領,終于臉色有了變化,無助的看著飛,飛眼紅的看著琳,好像在傳達出訣別的意思,寧愿他死也不讓琳受到委屈。

  ‘啾唧唧……’一道白影飛過蒙面大漢的額頭,大漢捂著額頭一聲慘叫,眾蒙面人趕緊圍上來查看,只見大漢的額頭裂開了一道眼睛大小的傷口,都能看到骨頭了,白肉翻卷,一滴滴血珠參透出來。

  眾人看向白影消失的方向,只見一道寒光在林中黑暗之處一閃!一股可怕的氣息壓向眾人,蒙面人感受到那彌漫的殺氣,打了一個寒磣,扶起頭領趕緊脫離氣息范圍,藍伯也趕緊拉著小主子脫離開去,飛拉著琳默默的跟著藍伯快步跑在林間小道上,心里感激那道白影,如果沒有它,估計剛才他就要上去拼命了,感覺那些蒙面人應該都是高級武士吧,就算自己去拼命也拼不過的,自己只有頂峰武士的能力。

  跑了一陣后,看到蒙面人也沒追來,眾人拿出預備的水喝了幾口緩解一下干燥的嘴唇和喉嚨。

  藍伯看著大口喘著氣的情侶,想想剛才飛的眼神,估計那白影不出的話就該自己出手了,要不準出人命,那些蒙面人能力最高的也就高級武士,不足畏懼。以防后面還有高手追擊,眾人稍作休息后繼續趕路,不過這次不敢走大路了,抄了一條小道向另一個方向走去,如果繼續向前估計會遇到其他攔路的吧,這是藍伯的一種預感,他不想去惹太多的事,只好轉道向一個相反的方向走去,如果自己沒記錯的話,那里應該有一個小村落,世代在那里種植農務。不過按大家的腳程,沒2-3小時的小跑估計也到不了,不過總遇到那些麻煩比較好。

  跑了好久,終于看到了那個小村落,比以前大了不少,藍伯想到。

  眾人沖進小村,這里沒有一絲光線,農家都按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規律運作著,這么晚肯定沒人的,都在休息了。藍伯輕輕的走到一家比較大的小屋旁,伸手輕輕的敲了一下門。眾人焦急的等了一會,‘吱’門開了一條縫,一個花甲老人看了眾人一眼然后打開門讓大伙進去。

  “細佬,我是小藍,好久沒過來看你老人家了。今天遇到了一些事來這里暫住一夜。”藍伯趕緊和老人說道。

  “噓,小聲點,快去休息吧,明早一起跟我們下地去,找個機會就走,這里今天有人來查過,估計出了什么大事了。”老人不驚的說道,看來他也知道眾人是為了什么躲避到這里。

  ……一夜無話……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