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1 20:12:00
  1. 愛閱小說
  2. 短篇
  3. 殘陽陂
  4. 第一章 荒草枯墳

第一章 荒草枯墳

更新于:2018-03-18 10:42:13 字數:2320

字體: 字號:
殘陽陂目錄
共52章
  大巴迅馳,窗外的景色一閃而過。

  科技為人類建設加快了步伐,但我依舊喜歡慢節奏的生活,看一朵花如何盛開,看一片云如何散去,看一滴露水如何凝聚成形而又被太陽蒸干,只要用心,就能在生活中發現各種美好的事物。

  時間在走,思想在飛。家鄉的一切在我腦海中激蕩,村頭的那棵老槐樹應該還活著吧,上面的鳥巢恐怕早就被那些無良少年一鍋端了。

  小時候,我也算是無良少年中的一員,斯文的外表下隱藏著一顆幼稚邪惡的心,也曾捕過老鼠,抓過斑鳩,端過鳥巢。轉眼間十幾年過去了,每當看到這樣的情景,總會忍不住想起那段年少輕狂的歲月。

  一起玩耍的人很多,但我的朋友卻極少,他——柳明序,是唯一的一個,從幼兒園到小學結束,我們都在同一個班,上課時各自認真聽講,到課后就成了哥倆好,整天黏在一起。

  每當他說起自家的故事,都使我深受觸動,天下間的人情冷暖,都被他們無一例外地嘗遍了。“有這么夸張嗎?跟譜小說似的。”我全然不信他所講的一切,直到我親眼目睹之后,才明白這個世界并不像我想象中的完美。

  “如果現實中真有這樣的素材,你愿不愿意替我把它寫進書中,一來可以了卻我的心事,二來也可以借此引發人內心最深處的省與悟,畢竟忠孝禮義永遠不會過時。”明序這樣建議我,仿佛他已經能預料到,未來的我將會與寫作結下不解之緣。

  “倘若現實中真有其事,我一定接受你的建議。”這是我對他的承諾,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就為我今天留下了一個大大的難題。

  車子急剎車,乘客們被撞得頭昏腦漲,同時也將我徹底拉回現實,山路崎嶇不平,生在農村,就應該有受顛簸的覺悟,我揉了揉眼睛,正看到滿山翠綠,與冬天蕭條肅殺的形容毫不搭調。

  大雪過后,麥苗青青,像是吃飽了養料,以可見的速度瘋長。山路彎轉,景象陡變,一片墳地被道路隔開,白茅草順風擺動,數千座枯墳如小山般,有的野草蓋過墳頭,年久塌落,有的卻白紙飄揚,威武氣派。

  買不起墓碑的人家,就連墳頭都顯得冷冷清清,光禿禿的墓地什么也沒留下,有錢人家就不一樣了,高大的墓碑迎風傲立,鐵鉤銀劃的字跡說盡他們家庭的榮耀與輝煌。

  一塊空地上,兩座新墳甚是搶眼,既沒有高大的墓碑,更沒有任何描述生平的文字。之所以說它搶眼,是因為新的有些落魄,除了各種顏色的紙錢外別無它物。

  “誰家辦喪事,真小氣。”車上有人大發評論,附和之聲也此起彼伏。

  幾分鐘后車子進村,當我拖著沉重的行李箱走出時,遠遠就看到兩個熟悉的身影,老媽和明序早就知道我要回來,特意在此等候。

  “塵兒,你回來了”,老媽臉上掛著幸福的笑容,無論生活有多艱難,她總是一個人扛起,把最美的笑留給我和姐姐。

  我笑著點了點頭,還未等逐一問候,明序走上前來徑直在我的胸口捶了幾下,我們是鐵哥們,這樣的招呼方式彼此都不會介意。“走,塵哥,難得相見,咱們一定要‘會須一飲三百杯’。”明序倒也爽快,只怕他醉翁之意不在酒。

  一壺清酒,兩碟小菜,很快地,我們又像小時候那樣開懷大笑,時間并沒有帶走什么,多年的感情依舊還在。只是有些人、有些事增添了彼此的追憶。

  從少年聊到成人,從云山聊到霧海,大家都有些心不在焉,但是卻沒有說破。黑夜如幽靈一般,吞噬著人的靈魂,一張張老照片,仿佛把我們帶到從前。

  最后,明序含淚請求,要我為他已逝去的爺爺奶奶寫點東西,家道清窘,無法為他們樹碑立傳,唯有這樣才能讓二老長存在記憶中。

  我沒有拒絕,這本是我對他的承諾,多年前種下的因,釀造了今日的果。為死者歌頌倒也罷了,生者呢,為什么不放過那些悲辛往事,這樣做無疑只會給活著的人留下無窮無盡的傷痛。

  “如果老天能再給我五年時間,哪怕三年就好,我也能讓爺爺奶奶過上好日子。”這是明序的自信,同時也是他對“孝”所做出的承諾。

  爺爺奶奶的死對他打擊很大,即便與他沒有關系,但他卻終日自責,恨自己沒有出息,恨自己不能早早賺錢,如果能做最好的治療,或許爺爺奶奶還能多活幾年。

  東山墳場,明序雙眼猩紅不動如山,望著兩座新墳呆呆發愣,我還能說什么,再多的勸諫也起不了大的作用。

  “塵哥,你知道奶奶彌留之際說了些什么嗎?”明序問道。

  “哥們,剛回家的我哪里知道那么多,即便說謊也一時間編不出來,你還是直接告訴我吧。”我沒有隱瞞,在好兄弟跟前沒有必要藏著掖著。

  “慢些走,等我……再相見,黃泉路上,我怕你一個人太過孤單。”明序說完,淚水在眼眶里打轉。

  “趙奶奶是抱著必死的念頭,要下去陪柳爺爺啊。”我一下子怔住了,老病纏身,生活的重壓并沒有將他們拆散,生要一起,哪怕是死也要不離不棄。

  一時間,我感覺鼻子有些酸痛,我向來是不太相信所謂的輪回、不相信有黃泉路、奈何橋之類的存在,畢竟是受過高等教育的知識分子,整天接觸的都是唯物論、辯證法,至于鬼神一說,從來就覺得幼稚可笑。然而,二老的死卻讓我心酸之余多了幾分莫名的感動。這便是書上所寫的“死生契闊,與子成說”。

  見我有些心不在焉,明序無奈地笑了笑道:“事實就是如此,那可是爺爺奶奶的約定……”五十年風雨飄搖,即便生活帶給他們無限創傷,老來被病痛糾纏,但他們始終沒有抱怨。

  聽了明序的話,我又一次陷入沉思,我們的上兩輩人都“中毒”太深,封建思想的遺毒害人不淺,即便科技改善了現代生活,上天也沒有剝奪他們規劃身后事的權利,黃泉路上見,若真有靈魂鬼怪之說,我倒希望他們能夠并肩上路。

  枯墳荒草,在風中擺弄柔姿,我與明序并排站在墳前,為死者獻上一杯清酒,寒冷的風吹打在臉上,卻感覺不到絲毫的涼意。

  看著枯墳,我思緒萬千,究竟是什么樣的約定,能讓一個瀕臨死境的老人深深記掛。意念稍縱即逝,我似乎心有察覺,但卻琢磨不透。

  陰陽難測,生者永遠猜不透死者的心,但愿我的理解不是自作多情。

字體: 字號:
殘陽陂目錄
共52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