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19:51:08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云龍佩
  4. 第二章 飛雪城、秦氏

第二章 飛雪城、秦氏

更新于:2018-03-17 08:47:52 字數:3382

字體: 字號:
  秦榛聞聲,睜開眼睛看著眼前的中年男子。他穿著一身青色的長袍,長袍上向著一些風華貴的黃金色絲線,配上中年男人俊逸的臉龐,看起來顯得十分的合身。不過他給人的印象最深卻又不是他俊美的外表,而是一身散發出來的無盡威嚴,即使他出去大街上隱藏在人海的摩肩接踵當中,普通的人也可以察覺到他迥異于普通人的氣場。

  此時秦秘脫去了平常作為飛雪城城主是散發出的威嚴氣勢,取而代之的是初為人父天生的對兒子的愛護。秦秘看向躺在自家夫人旁邊哇哇大哭的秦榛,不由地露出了一絲慈愛地笑意,眼神里秦榛看到了掩藏著激動。

  秦榛也是看著眼前的這個陌生男人,“這應該就是我的父親了。”

  秦榛黑溜溜的小眼睛對視著這個男人,很快就從他眼神里的疼愛和激動中確認了自己的想法。不過他烏黑的眼睛里還有這一點點的淚水,看起來十分的可愛,頓時將正要抱他的秦秘逗樂了。

  “嘿!這個小家伙,難道剛出生就學會了認人?”秦秘一臉的歡心,他與妻子都是超過三十歲的人了,早就盼望著有一個兒子來為這個平靜已久的家庭增添一絲熱鬧。畢竟他現在是事業有成,還有一個相愛的妻子,自然也想要有一個孩子,這樣才像一個完整的家庭。

  秦秘抱著自己小不點的孩子,輕輕地搖晃著。秦榛則是一邊嚎啕大哭,一邊用力的努力地會起來,小手觸摸著秦秘下巴的胡子,不時地停下哭聲發出咯咯歡笑。他也是格外珍惜歷經兩世,而等來的這份來之不易的父愛。

  “孩子,舒服嗎?”秦秘抱著秦榛搖擺著手臂問道。

  其實這也就是秦秘一問而已,沒指望秦榛可以聽懂。沒想到懷中的嬰兒秦榛還真的就眨了眨黑溜溜的眼睛,好像是在說自己很舒服。

  “哈哈。夫人,你看到了沒有,這小家伙居然還能聽懂我說話,而且他好像是很喜歡我的胡子,”秦秘頓時激動了起來。

  凌玉真無時不刻地盯著自己的心肝寶貝,這么會沒有看到?

  “夫君,這孩子還真是聰明,快扶我起來,我還沒有抱一下這我們的兒子。”凌玉真也是很激動。

  秦秘將凌玉真扶了起來,凌玉真抱起秦秘遞過來的孩子,看著這個剛剛來到世間的小生命,而秦榛也是看著抱著自己的美婦人,對著他揮了揮手,也眨了一下眼睛。

  秦秘夫妻逗了秦榛一會兒,便停了下來,因為秦榛好像要睡覺的樣子。

  “好了,你么都出去吧,等下我命人給你們分別送去賞禮。”秦秘對著還在旁邊躬身等候的幾位丫鬟還有吳媽淡淡道。

  吳媽等人大喜,城主大人送的賞禮肯定是很豐厚,畢竟如果是飛雪城的一城之主送出去的禮物太寒酸了,那完全就是掉城主府的價。

  “是。”她們躬身道。

  等她們出去之后,凌玉真這才提醒道:“夫君,我們還沒有給孩子起一個名字呢。等下宗人府的人很快就過來,為我們的兒子登記造簿。”

  所謂的宗人府就是秦氏家族專門管理宗族譜的機構,他們會將秦氏宗族里的每一個人從一出生就登記在冊,并且在他的一生之中記錄下曾經對家族做過的杰出貢獻。而在所登記的人死去之后,秦家的后人會根據宗族譜中記錄的生平主要功績以及最后做出的評價,評定最終會以怎樣的安葬等級。這一切都是十分的嚴格,宗人府的人都是經過精挑細選的一些族內德高望重的老者,全族成年人一人一票選舉產生。所以不管誰死后,即使是秦家的族長也不能干涉死者的評價標準。

  秦秘雖然是日理萬機,但是怎么可能將這一茬給忘掉,他對著妻子道:“呵呵,夫人莫急,這事我早就想過了,但是我還是去問了一下族長。”

  凌玉真有些驚喜道:“哦,難道族長為孩子取了什么好的名字。”

  “族長對我說,自古幾千萬年以來,榛木花一直就是代表著無盡的氣運,更是象征著冥冥之中的無上至尊,所以族長為我們的孩子取了一個寓意著以后前途一片光明的名字,叫秦榛。”一提到秦家的老族長,即使是作為秦家第三高手的秦秘也是顯得十分的崇敬。

  秦家的族長不但是整一個秦氏宗族的掌控者,更是在他成為族長的上百年日子里,用他的品格影響著這一個秦氏宗族,贏得了所有人的尊重。他所用引用的榛木花是一種十分有名的花,同時也是代表著靈魂的高貴,自古的幾千萬年間,榛木花就一直被看作是祥瑞的代表。

  本來差不多就要入睡的秦榛一聽到父母要為他取一個名字,而且新為他取得的名字還不是一般地熟悉,頓時硬是止住了睡意聽著父母的交談。從秦榛內心來說,他自然是很希望叫回他以前的名字,除了有對于前世的懷念外,其實更重要的是,如果是其他的名字他必然不習慣,甚至是有很強烈的抵觸心理。

  “秦榛?”聽到這個名字,凌玉真也是頗為欣喜,她雖然只是第一次聽到這個陌生的名字,但是卻沒有一點兒的陌生感。

  “族長說這只是他的一個參考,最后要取一個什么樣的名字還是要我們拿定主意。”秦秘接著說。

  “夫君,我認為這個名字很好聽啊,而且寓意也是很好。依我看,不如我們孩子就按族長取的名字,叫他秦榛吧。”凌玉真對著秦秘道。

  秦秘本來就十分的喜歡這個名字,他這樣一問,除了要看下夫人有沒有什么意見,還有就是這也是尊重自己的老婆的意思。

  “那好,我們以后就叫他榛兒吧。”

  自此,秦榛在來到了這個陌生的世界后,最終還是被叫上了熟悉的名字。

  在秦家,整個家族的體系有些復雜。秦家掌控著這一個飛雪城以及其周圍的三千里領域,成為這方圓幾千里范圍內的絕對霸主,上萬年以來,自從秦氏的祖先統領了飛雪城始,在這看似漫長的時間里,秦氏族人一直在壯大,雖然近幾千年來其壯大的速度十分的緩慢,但是不可否認的是,秦氏對周邊的影響力上升了很大的一個臺階。

  而飛雪城則是秦氏宗族的大本營所在地,秦家的嫡系子孫一般都是住在飛雪城中,受到秦家的庇護。當然也是有其他的嫡系宗族子弟不在飛雪城中生活,有的人是因為不想再飛雪城被秦家的規矩所束縛,還有些是因為要在外面闖蕩,接受風吹雨打的考驗,還有的是因為要經商,不得不常年生活在外。

  秦家是一個傳承了上萬年的大氏族,什么都要有人干,有的宗族子弟負責秦氏全族的護衛工作,有的人則是負責運轉整個家族的日常運轉,因為每一天秦家各方面的消耗都是十分的驚人,要維持秦家的繁榮,家族的生意也是遍布了方圓幾千里地。

  到了秦榛他們這一代,秦氏宗族的傳承已經是超過了三百多代。但是不要以為秦氏的嫡系弟子很多,事實上,整一個秦氏嫡系弟子只有一萬多人,只是相當于秦氏廣大的領土上最小的鎮子人口的一半而已。但是也正是這一萬多的人組成了秦氏的棟梁骨干以及最上層。秦氏的嫡系子弟每一年不是由血統來決定,而是由能力來決定的。

  在秦氏上萬年的屹立當中,歷經了數代族長以及族中長老的改革,形成了十分嚴謹的選拔人才制度。在族內的每一個孩子十歲之前,那些孩子可以生活在父母的羽翼下,但是只要一到十歲情況就完全不一樣。在

  每一年的年末,凡是年滿十歲的小孩子,必須要接受族中的天賦測試,而且是以后的每一年都會有考核,直到十八歲。當然每一次考核的標準是不一樣,但是只要到了十八歲的最后一次考核都通過了,方才會被允許成為一個嫡系弟子。

  在這樣的大前提之下,族中的人才制度也體現靈活的一面,族規中明確規定,只要是成為先天武者,不管年齡大小,一律自動成為嫡系弟子,其原先的待遇也是提高到與地位相符合。

  但是,但依靠秦氏弟子和后代,其力量和發展規模終究會受到限制。所以在三千多年前,秦氏家族在遇到了一次幾乎滅族的危急中,但是秦家的族長橫空出世,幫助秦氏度過了那一次危機。隨后,他在長老團的會議上,力排眾議,拿出了莫大的魄力強行要求族內設立護法制度。

  這是一次很偉大的改革,幾千年以來一直被認為是影響最為深遠的改革之一。

  其所謂的護法并不是由秦氏的族人擔任,而是在秦氏周圍三千里的蒼茫大地上選拔。通過選拔的人就可以成為秦氏的十大護法之一,當然其選拔的條件十分的苛刻,但是一旦成為了其中的一個護法,不但可以一人得道雞犬升天,還可已有很多的資源修煉,以進一步提升自己的修為。

  而這些護法平時有很大的自由,幾乎不受到什么約束,但是只要是秦氏宗族遇到了生死存亡的危機,護法們必須盡會同秦氏高層,盡最大的能力保住秦氏的根基。

  這幾千年以來,即使是強如秦氏這樣的大宗族也是屢次陷入了滅族危機,由此可以想象一下生存在天陽大陸這塊不知邊際的浩瀚闊土上,又將會是多么的不容易。

  而那幾次的危機證明了三千多年前的那次偉大的改革是正確可行的,因為那些曾經被認為是浪費資源閑養著的十大護法,在最關鍵的時機點上爆發出了令人驚奇的實力,最后保得秦氏得以繼續生存下來。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