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12:24:13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神侯
  4. 第二十章 先發制人

第二十章 先發制人

更新于:2018-03-16 17:37:36 字數:2259

  聽到杜云禮的這一聲暴喝,“刷”的一下從那亂石堆后跳出四個人來。均是身體強壯的大漢,穿著厚厚的雪衣,手里都提著把大刀。

  為首一人向前一步,橫刀說道:“你們是干什么的?”

  杜云禮這才知道,這四人應該是這附近的山賊,這些山賊一般都是被那些門派驅逐出來的,也有是從軍隊里退役出來,然后又加入了這些草寇。別看眼前這四人樣貌普通,應該都是修煉之人,只是到底有多高的修為則看不出來。這并不是說對方修為比自己高深,而是若沒有修煉過特殊的功法,根本就無法透視修為的。

  “四位好漢,我們只是路過此地,身無分文,還望高抬貴手,行個方便!”杜云禮一抱拳,客氣的說道。

  “哼!路過?我們遇到的人,哪一個不說自己是路過的?廢話少說,趕緊將身上的錢物留下,免得惹上無妄之災!”為首一人冷冷說道。

  “四位好漢,我們確實是過路之人,你看他們兩個還都是孩子,再說此去數十里,你若將我們身上僅有的一點的財物都取走了,那我們如何活?”杜云禮不慌不忙的說道。雖說以他的修為,他自信可以輕而易舉的將這四人放倒,但是他心里還有著別的想法。那就是杜宇和秦飛年紀尚小,毫無江湖經驗,今天恰好借此機會,讓他們好好看看江湖的險惡,即使你不去招惹別人,別人也會來招惹你,對付這樣的流寇草莽,由不得手軟,否則哪一天丟了性命都還不知道呢。

  “巧言令色,不要再廢話了,把你們的包裹都留下,對了,還有那把弓應該也是好東西,就留給我們打獵吧!”為首大漢嘴里呼著白色,指著杜云禮身上的包裹和杜宇背后的黃楊大弓說道。

  杜云禮剛才和山賊的談話已被杜宇和秦飛聽在耳中,心中不禁怒火中燒,想不到剛一下山就遇到這樣難纏之人,果然世事險惡啊!這些人完全是毫不講理,若是真把自己身上所有財物都留給他們,那自己三人如何吃住,如何趕路?如何在五十里外的鎮子打尖住宿?真是欺人太甚!

  杜宇心中涌上一股熱血,他不喜歡這些人。同樣,秦飛的手也不知不覺的伸到了裹著單刀的布袋中,看樣子,他比杜宇還要忍不住。

  杜宇雖然心中憤憤,但看父親的意思似乎還不急于和這幫人動手,自己也慢騰騰的將背后的黃楊大弓取了下來,向著那四人揚了揚,不急不慢的說道:“你們是想要這把弓嗎?”

  為首的大漢看了看杜宇,心中暗自吃了一驚,以前遇到的少年,在見到他們之后哪一個不是嚇得渾身發抖,可眼前這位卻不一樣,不僅一點不害怕,而且還能如此平靜的和自己對話,一股不好的預感涌上大漢心頭。不過仗著自己這邊人多,大漢點點頭,說道:“不錯,扔過來!”

  看著大漢的警惕的神色,杜宇心中覺得好笑,難道這四個看起來威風的人竟然還怕自己使詐不成?

  “這位大叔果然是好眼光,我這把黃楊大弓可是個寶貝,不光黃楊大弓是個寶貝,我這里還有其他的寶貝,若是這寶貝和這黃楊大弓一起使用,那可就真是一個大寶貝了!敢問大叔,你確定要我這寶貝大弓么?”杜宇臉上帶著一絲戲謔說道。他指的另一件寶貝自然就是箭了!

  聽到杜宇的調戲之意,為首的大漢微微一怒,指著杜宇罵道:“一個半大的小娃娃,也敢戲耍你家爺爺!少在那里寶貝這寶貝那的,若是再有遲疑,定要將你捉了拷打,讓你知道沒有規矩的下場!”說著,四人同時朝前踏出一步。

  秦飛見狀,立刻抽出過在布條中的單刀,同時也學著四個大漢一樣向前踏出一步,以此表明態度。

  杜宇看秦飛忍不住了,一把拉住他,朝他使了個眼色,秦飛立刻領會的退了回來。

  “幾位大叔息怒,我這就把這黃楊大弓奉上!”一邊說著,一邊左手舉起黃楊大弓,同時右手神不知鬼不覺的從身后取出一支翎羽箭,以最快的速度搭在弓弦之上。

  “幾位大叔,我這就將寶貝送給你們,不過那得看你們能不能接住了!”話語剛落,就只聽“嘣”的一聲弦響,一支箭已經射出。

  那四個大漢沒有想到這么一個半大的少年,居然敢對著自己放箭,立刻亂了分寸。也正是因為這樣,他們才敢所要杜宇身上的那把大弓,若是換著杜云禮持弓,就算他們再自大,也不敢如此咄咄逼人。不過眼見箭只就要到跟前了,四人立刻握緊手中長刀,隨時準備抵擋箭只。

  要說對杜宇的這番搶先下手的動作最為出乎意料的還是杜云禮,他本來是想讓杜宇多學學江湖的險惡,然后在教他如何應對這種事情,可事與愿違,哪知道杜宇才剛說了兩句話就出手,心中不禁感嘆:“哎,看來這些事情根本就用不著我教啊,原來他對這種事情的處理居然如此果斷。”

  杜云禮的這番心思若是讓杜宇知道的話,那他多半會嗤之以鼻,杜宇早就把這四個山賊當做狩獵時遇到的猛獸看待了,若是在遇到猛獸之時還拖拖拉拉的廢話半天,那恐怕早就將小命兒給丟掉了,對付這樣的動物唯一的辦法就是搶先出手,一擊斃命,否則惹得對方反撲,那才會吃大虧呢!即使是杜云禮先前和山賊的交談,杜宇都覺得太無聊了,因為那根本就不會有任何的效果!當斷不斷反受其亂,這是杜宇從狩獵中學來的,根本就無需杜云禮來傳授!

  杜宇射出之間直奔為首的山賊,當箭只剛近身前,那人揮刀一擋,恰好從中間將箭削斷。大漢心中冷哼道:“區區一支冷箭也想傷我?笑話……”隨即臉色一變,下意識的低頭往左邊肩胛看去,只見箭頭帶著半只被削斷了的箭桿已經深深的插入了自己身體,而且傷口處還傳來了一陣針刺般的劇痛。

  “啊……”大漢發出一聲慘叫。

  “四哥,你怎么了?”旁邊三人立刻發現了大漢的狀況,一邊警惕著杜宇三人,一邊扶住大漢問道。

  中箭的大漢怨毒的望向杜宇,一臉痛苦的低聲說道:“這箭頭上有真氣!那把弓有古怪!”

  三人同時望向杜宇手中的黃楊大弓,不禁倒吸一口涼氣,難道那是法器不成?不然為何連大漢這等聚氣八層的高手都承受不住這一箭?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