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23:47:10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夜陵傳
  4. 第二章:金色的騎士

第二章:金色的騎士

更新于:2018-03-18 08:05:53 字數:5673

  “當——”猶如山間清晨寺院的鐘鳴一般清脆的聲音響起了,夜晨艱難的睜開了雙眼,此時出現在他眼前是一位金色的騎士。厚重的金色盔甲,寬大的金色盾牌,近兩米長的金色大劍,金色的頭發,金色的胡須,一切都是金色的!那附有沖擊力的形象使人第一眼看見就不由聯想到教會里的圣騎士。

  巨大的金色盾牌擋住了怪物的襲擊,這金色的騎士一手拿著巨大的盾,一手拿著接近兩米長的騎士大劍站立在夜晨的面前與那怪物交力。“一會我有許多的問題要問你,現在待在這里別動。”他說下這句話之后,一個蓄力就將那一直頂在盾牌上的怪物頂飛了,之后他向那怪物沖了過去與它站成一團。

  金色騎士的身高大約有兩米多高,但在那怪物4米多的體型下也依舊如同幼兒一般。但是明顯是他占據了上風。每當怪物的巨爪揮向他時,他都如同事先預知到一樣躲避了過去,實在躲不掉的他就用那巨大的盾牌擋住,那金屬的利爪每每擊到盾牌時都會四濺出紅色的火花,而這時他也會用那巨大的金色長劍向這怪物砍去并帶起一道道黑色的血液滑翔在空中,他們兩就這樣快速的戰斗著。

  由于他們動作太快,在夜晨的眼里只能看到金色與黑色的光影在不停交鋒、碰撞,紅色的火花與黑色的鮮血在四處的飛濺。不知為何他們兩又突然的分開了,那怪物的身上雖然被砍了很多劍,但身上卻沒有任何受傷的痕跡,它那纖細的身軀被他的那把大劍砍一下就應該成為兩段的,但是在身受了數劍之后身體上卻沒有絲毫的傷口。

  金色騎士的眼神好像變得犀利起來,之后像下定了什么決心似得將大劍高高的舉了起來,“勢·真魂”大喊出了類似于招式名字的東西之后,劍的身體開始發光了,發出了人的肉眼所無法直視的光輝就像太陽一般的耀眼。將劍向怪物的方向揮去巨大的金色的光柱如破曉的晨光一般,向前襲去。毀滅了那怪物的身軀之后也沒有絲毫的停止,沿著之比直的大道向那處在地平線的月亮沖去了。

  怪物總算是被消滅了,忘著那金色的騎士的背影夜曉的意識開始漸漸的模糊了,他開始慢慢的合上了雙眼,在徹底昏迷之前他好像聽到了些有趣的聲音:

  “本小姐才不會像你們這幫笨蛋道謝的呸~~(吐舌頭的聲音)”這是?手機鈴聲?

  “是!我是加羅特。”這位金色的騎士的名字的叫加羅特嗎?“抱歉,這次的依然是使魔,沒有找到本體。”他好像很抱歉的樣子,但現在他說話的樣子就好像是公司里的小職員在討好上司一般。“啊!那是不可抗力啊!就算是使魔,不知道為什么力量到了第六感覺醒的狀態,只靠第五感的狀態完全無法凈化啊!”小職員向上司闡述自己錯誤的樣子。“不不..我當然沒有質疑大人你的能力了!”小職員生怕不小心惹惱上司的樣子。“在這次的任務當中,有一個地球人類少年闖入了次空間戰場。”小職員想向上司轉移話題的樣子。“嗯?是嗎?交給我好了,我會讓他成為出色的戰士的!”小職員終于從上司的手中逃脫出來的樣子。

  加羅特將手機掛掉之后終于松了口氣,他朝這此時已經完全昏迷的夜晨走去...

  “如果有什么東西可以讓我的人生變的有趣一點就好了!”在這個正值7月的盛夏的夜晚,這個算不上愿望的愿望實現了,之后在夜晨面前的所展現的是他無論怎么幻想都無法想象的奇妙世界。

  漸漸的夜曉睜開了雙眼,腿部斷裂的巨大痛苦和流失了過多的血量讓他昏睡了很長時間。“這里是?”剛剛蘇醒的夜晨這樣喃喃的低語到,環顧四周之后他才發現這里是他自己的房間。“是夢嗎?”雙腿還完完整整的長在腰下,但那清晰的記憶依然在夜晨的腦海里不斷浮現,一切都是那么的虛幻,那么的真實。

  就在夜晨還在發呆的時候他房間的門被打開了。金發,金胡須的,酷似圣騎士的,兩米多高渾身肌肉的大叔出現了,而且冒著熱氣沾著水珠,只是在腰部圍了一條毛巾的,一邊用手上的毛巾擦著頭一邊對夜晨說:“終于醒了嗎?恢復的太慢了!”

  “你..你..你是..那個....”過于強大的沖擊感讓夜晨暫時的喪失了一些語言的組織能力。“自我介紹一下,畢竟從現在開始我們就要一起同居一段時間了!”

  “在下是東天區陵帝揮下的騎士團,第二大隊隊長卡斯達爾·陵·加羅特。以后為了幫助你的覺醒和修煉,讓你成為一個出色的戰士我會和你同居一段時間。”就這樣一邊翻著夜晨家的冰箱一邊介紹到的加羅特徹底將夜晨對怪異事物的幻想擊碎了一大半。

  “同居?”總算反應過來的夜晨開始發出了疑問。“我從現在開始要將你訓練成一位出色的戰士,最起碼要讓你成為第五感的覺醒者我才會離開,所以在這之前我會與你一起居住一段時間,就是這個意思你能明白嗎?”說完,加羅特終于從冰箱里找到了自己想喝的飲料“百事可樂”2L大瓶,十分自覺的喝了起來。

  “這個......”一陣詭異的沉默。現在的情況夜晨大概的明白的一點,這個現在在他家里毫不客氣的男人是屬于非現實世界一邊的人,也就是說這個男人是會帶領這他走向和現在的生活完全不一樣的人生,那么這個還有有什么猶豫嗎?

  “師傅在上,請受徒兒一拜!”剛一下定決心的夜晨就從床上爬起,跪在地上五體投地行了拜師大禮。“噗——”正在喝飲料的加羅特明顯被嚇的不輕,一口碳酸汽水就噴到他臉上了。

  “你這是什么情況?”

  “拜師啊?”

  “你是那個年代的人了啊?”

  “21世紀四有好青年!”...........

  將身上的汽水擦干凈的夜曉和終于穿上衣服的加羅特坐在了桌前,“那個你是怎么找到我家的?”在夜晨的記憶里他最后應該是昏倒在地才是,而是在這個到處都是高大住宅樓的郊區加羅特竟然可以一下子就帶他到自己的家,這一點也十分的令他感興趣。

  “那個?簡單的很啊!有這個就行了。”說著加羅特將短袖的衣領拽開從里面掏出了一大串鑰匙,找出里面一個最普通的一把對夜晨這樣解釋到,還有就在此時夜晨對所謂空間道具的幻想也順帶破滅了。“這個?不就是一把十分常見的鑰匙嗎?”的確是一把十分普通的鑰匙,如果到配鑰匙的店里去看著大概就屬于那種3塊錢最便宜的那種了。

  “‘迷途者回歸’由陵帝大人親手打造的法則型道具,全天區可只有5把哦!”加羅特十分自豪的向夜晨解釋到,但是在夜晨的腦海里此時正充斥著一堆問號。

  “陵帝?天區?這些又是什么東西?”看來這也許是一個龐大的設定也不一定哦。“忘記了你什么都不知道啊?算了我從頭開始解釋一遍給你聽好了。”

  “陵帝呢!就是東天區的守護者,也是整個天區僅有的四位第八感覺醒者。其他的三位分別是西天區的塵王、北天區的獄皇、南天區的赤君。當然他們也是相應天區的守護者。”

  “第八感覺醒者?那是什么?”接二連三出現的奇怪名詞讓夜晨更加的迷糊了。“不要插嘴!”被狠狠的訓斥了,“我會從頭解釋給你聽的,好好聽好就行了!”

  “生靈的定義就是擁有魂魄之物。每個人的魂都是獨一無二的,所以每個人都會擁有獨一無二的能力。不斷的挖掘、修煉,直到可以使用出自己那獨一無二能力的人就被稱之為第五感覺醒者。第五感覺醒者既肉體達到五感通徹,自身力量可以達到完美巔峰并可以清晰感覺到自己魂的存在而且可以加以運用的人。”

  “而第六感覺醒者是在第五感覺醒后,魂進一步的壯大,可以使用魄的人。魄更加簡單的說明就是力量的來源,是宇宙根源所產生的最基礎的力量,是一切生靈存在的最基本動力。用樹葉來比喻就是,魂使每一片樹葉都各不相同,魄使樹葉充滿了活力。沒有了魄的樹葉只是快枯死的腐物罷了。覺醒了第六感的人能用魄來強化自己的魂,如果說魂是槍的話,那么魄就是彈藥,而且只有足夠多的彈藥,槍就可以發揮出相應的力量。輸出足夠多的魄就算是普通的小火球,也會變成滅世的火焰流星,這可是完全對等的交換,魄越多,魂越強大。”

  “魂是獨一無二的,世上不可能有完全一樣的魂。而魄是構成宇宙萬物的基本力量,所以會有許多人會擁有相同屬性的魄。而且大致上只要是宇宙中原本就存在的物質都可以成為相應屬性的魄。不同屬性的魄也要不同的效果,就像游戲里角色所專修的屬性的樣。”

  “第七感覺者,是在覺醒第六感后,一種對魄的理解,一種對宇宙本源的感悟。是量的變化,覺醒了第七感之后才能稱之為真正的強者。在地球上人類對第七感的理解是阿賴耶識。阿賴耶,一切生靈的潛意識結的感悟也可以理合體,是可以與宇宙中所有星球意識的結合體蓋亞相抗衡的存在,神靈中的神靈。覺醒了第七感的人也的確可以被稱之為神靈了。對宇宙本源解為架起了通往根源的橋梁,無限制的使用魄,無限制的強化自身的魂,擁有不會枯竭的力量,及時是毀滅一個星系,毀滅一片星域也是十分容易的事。”

  “還有順帶提一下,我也是第七感的覺醒者,如果不是因為陵帝的封印,力量全開的我毀滅這個宇宙也不在話下!”加羅特是這樣說到,但是夜晨可是完全的不相信,因為在怎么說好不費力的毀滅這個無限的宇宙也太夸張了。

  “為什么陵帝要在這片設下封印?”雖然想問的是別的問題但是很明顯,夜晨打不過加羅特而且他也不想找抽。

  “那個…是因為陵帝大人怕麻煩。”加羅特在回答這個問題的時候感覺很是羞澀。“麻煩?”

  “該怎么解釋呢?”貌似連加羅特都無法完美解釋這個問題,他一只手摸著那金色的胡須一手掐著腰思考了很長的一段時間......一陣嚴肅的沉默的過后。

  “不要小看這個星球啊!”加羅特突然這樣說道,“地球?”“沒錯!就是這顆蔚藍的星球!這個處在東天區邊緣的超低等級連最低評級都無法達標的文明星球可是圣地啊!如果就從另一種角度去看這顆星球的話完全可以算作傳奇級的存在了。”

  “千萬不要小看這顆星球,各個天區各個星球上的強者都會來地球上進行修行,去領悟由那兩位大人所留下的印記,其中不乏有些強者的年齡比地球誕生的時間更為久遠,但是他們還是會從這浩瀚星空的各個角落來到這顆偏遠的星球。你看要是他們不小心發生了什么矛盾,就算是稍微的發一下火,也不是這個實質上連等級判斷都沒有的星球可以受得了的,也許銀河系都會一下子被毀滅的,所以當然要設下封印之類的東西了。從顆星球開始半徑為200億光年的星域最多只能使用第五感覺醒的狀態,所以我在對付那個邪神的使魔時我才會花費那么多精力啊!”加羅特不斷的抓著頭發著鬧騷,看了那可真是一個討人厭的封印。

  “整個東方天區的守護者,全天區唯一已知的根源實體化——暗。這兩位就居住在現如今的地球上啊!他們在這個星球上隨意所留下的痕跡,他們所到過的地方,都會因為他們曾經存在過那里而被附加上了可以領悟根源的因果,只是曾經路過的地方都會成為圣路一般的存在!”加羅特狂熱的說到,充滿了那難以描述的敬仰之情。

  “那個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抱歉!太過于激動了。”整理好了情緒的加羅特開始重新解釋起來,“為可以之前不是說過嗎,在這無限的宇宙之中所謂的第八感覺醒者只有四位,東天區的陵帝,西天區的塵王、北天區的獄皇、南天區的赤君。他們可是堪比神話一般的人生,已經完全不能用強大來去形容了,如果說第七感的覺醒者是活著的神靈的話,而那四位大人的完全可以成為宇宙的本源了,他們的意識就是這個宇宙的意識。第七感強大的原因是可以無限制的從根源之中提取魂加以使用,那將第八感就是稱之為那根源也不為過,總之是難以形容的強大。”

  “而根源的實體化,是指在那宇宙深處記載著一切的,擁有著一切,創造了一起的萬物之源,有一部分實體化了,以可以與生靈交流的形式從那概念上的存在形成,實實在在的降臨到了我們所存在的空間里來了。而現如今地球上的這一位就是實體化的根源——暗,全天區一切魄的屬性是暗的人,他們力量的源泉,他們一切存在的記錄都在那位大人的身上。”

  “是這樣嗎?”夜晨也學加羅特的樣子摸了摸下巴感嘆道,“這樣解釋你就能明白了嗎?”對于夜晨可以迅速理解這些設定加羅特也感覺十分的驚訝。“嘛~只是理解了一點點而已。”“算了,反正現在和你解釋這么多以后對你也不會有什么用處的,如果你真的能走到哪一步的話就用自己的雙眼去理解這世界上的一切吧!”

  “接下來就帶你去看一些有趣的東西吧!”話音剛落,加羅特又從剛才拿出的那一大把鑰匙當中挑出了那把在普通鑰匙店只值3元的法則型道具“迷途者回歸”,向空中伸去,這時從鑰匙的頭部伸出了許多的光的線條,這些光以某種很奇特的規律在空中四處的游走,然后組成了一扇門。那鑰匙正好插在了門的鑰匙口處。加羅特就像普通開門一樣的扭動了鑰匙,門就這樣在虛空中打開了。

  之后他抓住夜晨的衣領就向里面跳去,柔和的光頓時充滿了整個世界如懷抱一般讓人無法脫離,當光輝撒去夜晨大概看見了他那短短17年人生之中最為壯麗的風景——浩瀚星辰!!!

  無盡的宇宙,無盡的空間。當人們提起地球以外的生命之類的話題大概都會一笑而過,地球之外的空間是多么的寬廣,地球所存在的這片星空是多么的浩瀚,大概許多人都無從得知。這樣說也許過分,畢竟這世上還是有很多的人在不斷的探尋著星空的奧妙,但是他們的能力也是有限的——200億光年,以地球為軸心向外半徑200億光年的距離就是現在地球人類所能看見的宇宙邊緣了。

  在這顆湛藍的星球上居住了60多億的人,而太陽所存在的銀河系之中就有1000億顆以上與太陽類似的恒星,在人類所能觀測到的200億光年之中類似與銀河系的星系更是數不勝數,如果再將眼光放到那無數人類所無法觀測都的宇宙之中那這個數字就不是用言語可以形容的了。

  在地球上居住的人類并不是不知道這世界的寬廣,而是無法理解。居住在只有十幾萬千米的星球上的人們怎么會理解1光年94605億千米的距離啊!居住在只有50億年歷史的星球上的人們怎么會理解連光都要永不停息疾馳百萬億年的旅程啊!不是不知道而是知道了卻無法理解,這就是的人類的悲哀!

  當一個人真正的站在了一個星球的面前會有這樣的感覺?現在的夜晨大概充分的理解到了,比螻蟻還要渺小的無助感。哪怕那是已經死亡的行星也一樣.....

  灰色構成了這里的一切,視野里可以看見的一切都如以死去一般。金色的巨大氣泡保護住了夜晨讓他在這一切都已經死去的宇宙空間之中存在著,加羅特的衣服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變成了與夜晨剛開始見面時的那套盔甲。站在氣泡外面的加羅特凝視著這片以死去的星空許久,而夜晨也因為無數星球的巨大壓迫感而呆滯住了。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